菠萝网目录

乡野小神医 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私了

时间:2019-02-22作者:贤亮

    “我抗议,纵然被告律师罗列的相关问题乃是事实,但这些问题也跟本案无关 !”这个时候闫律师还在努力。想把刘静拖出张振东的律师设置的陷阱!

    “靠!还真是个蛇蝎妇人啊!”不过闫律师不说那句话还好,他话一出口,人们可就认定了刘静是蛇蝎心肠了。

    因为“乃是事实”这几个字,算是把刘静打入了道德的深渊!

    “抗议……有效,请问被告律师,你还有要问的吗?”审判长公正的说道。因为刘静的道德问题,的确是跟这起医疗事故没有关系。

    “审判长先生,我还有两个问题。”张振东的律师,对审判长弯腰行礼道。

    “请问。”审判长面无表情的点头。

    “刘律师,请问你丈夫是怎么入狱的?”让人想不到的是,张振东的律师,居然问出这么不靠谱的问题。因为在大家看来,刘静的丈夫跟这个案子肯定没有关系。

    刘静仇恨的看了张振东一眼,便低头回答道:“我不清楚,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一次,刘静听出了张振东的律师的险恶用心。

    “请问你弟弟,也就是李进,又是如何退役的?”张振东的律师再问。

    “这个,我也不清楚。”刘静微捏粉拳,看样子如果张振东蹲在她的胯下,她会一拳把张振东的脑袋给砸进肚子里面,然后和米田共同呼吸共命运。

    “但是我清楚。”张振东的律师,看向法官,一字一顿的道:“李家的没落,跟我的辩护人有一点点的关系。所以这个案子已经很明朗了。刘秀,为了给夫家报仇,把治不好的公爹送到张振东的医院里,张振东手下的医生本着医者父母心的原则,哪怕是发现病人无法被治好,可还是接收了他,且尽心尽力的治疗,成功为其延寿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最后公爹死了,她就来打官司了……”

    “我抗议,辩方律师只是在猜测,并无实际证据。”闫律师苦苦支撑,艰难抗议。

    “我有证据。”张振东的律师挥挥手,一个助理又把一个文件袋递上来。“这是刘静女士,收买记者,污蔑我的辩护人,蛊惑人心的转账记录,以及邮箱往来的聊天记录。”

    显然,刘秀事务所的律师,也买通了一些被刘静买通的记者,然后从那些记者那里把刘静发给他们的电子信件给打印了出来。

    虽然那些记者被牵扯进来,会损失一些记者的“公信力”和形象,但只要刘秀给的钱多,他们也愿意出卖自己。关键是,受害者张振东只要不控诉他们,他们也不会承担法律责任。所以,他们最终就把刘静给他们的邮件打印了出来,卖给了刘秀的律师事务所。

    “证据有效,刘静女士有蓄意报复的嫌疑。”看完那些证据,审判长说出这样的判断。

    然后审判长又问道:“经过双方律师提问,被告人和原告人的答辩,以及相关证据的辅助,现在我们对此案已经有了明确的掌握。只是在最终商议判决之前,双方可愿私了?”

    听到“私了”这两个字,张振东一愣!

    为什么要私了?这个官司,自己明明输了,不管刘静报复不报复,闵怜春那一刀就是失误!至于自己的律师所罗列的那些证据,也只是证明刘秀有诬陷张振东的嫌疑而已。

    “难道审判长也不知道该怎么给我判罪?”张振东自信的摸了摸下巴,觉得自己如今很牛逼,连审判长都要给自己面子。

    不过“私了”这两个字,也是张振东最想要听到的两个字。

    因为当初提到“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的这句话的时候,他就想到了一个妙招。

    那个妙招既然可以报复刘静,也可以利用她。

    因为刘静身上有他想要的东西。

    当然了,他想要的并非是刘静本人,而是刘静的连锁药店!

    现在张振东有了制药厂,但却没有药店。药品拿到人家的药店去卖,自己要被剥削掉很多钱不说,还会苦了老百姓,所以张振东早就想要有自己的药店了。

    “不用私了。”李静脸色铁青的回答道。

    “愿意私了。”虽然不明白上面为何给自己“私了”的机会,但张振东还是抢着答应私了。其实他的招还没用完。按照他自己安排的剧情,应该是他巧舌如簧的争辩一番,最终获得一个私了的机会……

    现在直接就有了私了的机会,张振东求之不得。

    在法庭上,当遇到一些纠纷复杂,违法又不太严重的案中案之时,审判长会在宣判之前,给出一个双方调停、私了的机会。

    现在张振东和刘静之间的情况,就是挺复杂的。他们的案子也变成了案中案。

    &nb

    sp; 刘静有蓄意报复,阴谋构陷张振东的嫌疑。

    张振东的医疗事故又情有可原。

    双方都有错,但这个错可大可小,如果硬要继续审的话,半年内就别想出结果。

    所以法院综合考量,才给了双方一个私了的机会,其实他们根本就没有偏袒张振东。

    华夏的法院,那还是很可靠滴!

    当审判长问是否愿意私了的时候,若双方都不同意私了,那么审判长会汇同众多法官,依据法律条文来对案子进行了结。但若有一方或者是双方都愿意私了的话,那么双方就要先行私了。

    私了的这个过程也不是固定的。有的是法庭先出面调节,然后给双方一个谈判的空间。

    有的是双方自己先谈,等遇到问题,法院的人员再出面调停。

    云海市法院对张振东和刘静的安排就是,让他们先自己谈判。

    而这个时候,两人就被带进了一个安静的房间里面。

    这房间中间隔着玻璃,人坐在玻璃两边,面前都有麦克风,就那么面对面坐着,互相的交流。

    不过张振东和刘静互相对视着,谁都不愿意先说话。

    一直过了五分钟,张振东低头看着手表,语气轻蔑的道:“八婆,别担心,这里没有监控!也没有通话录音!”

    “你叫我什么?”刘静气的猛然站起来,手撑着桌子,那一双妙目,似乎要喷出火来。

    “八婆……”张振东盯着刘静的脖子下面。口水本能的多了一些。

    “看着我,你再叫一遍试试!”刘静咬牙怒吼道。

    “我不是看着你么?”张振东眼睛都不眨的看着。

    “我说你要看着我的眼睛!你个混蛋,都这时候了还骂人,占人便宜!”

    刘静拍拍玻璃喊道。

    “哦。”张振东抓了抓脑袋,乖乖的看着刘静的眼睛。

    “告诉你,我是不会跟你私了的!这个官司我赢定了,而你付出的代价,除了赔我家钱之外,还有可能被法院封了医院。不过你最大的损失,就是名声上的损失!”刘静咬牙切齿的说完这番话,就露出胜券在握的冷笑。

    “哈哈,说得好,说的不错!”

    张振东竟然丝毫不生气,反而手掌对着刘静的俏脸,不断的拍着……

    “你个无耻的……”刘静刚要骂人,张振东却是摇摇手指头笑道:“别生气,你听我说。”

    “看你能说出什么屁话来!反正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放过你!”刘静狠狠的坐下去,却是疼的她嘴巴一抿。

    “怎么?砸疼了?砸哪儿了?要不要我给你按按?我可是中医呢,最擅长推拿!”张振东满脸笑意的把眼珠子往下瞟。

    “我不和你交谈了!”刘静被气的再一次站了起来,就要按桌子上的按钮。

    那个按钮一响,法院就会进来谈判专家劝两人私了。

    而张振东就会彻底失去和刘静密谈的机会。

    所以张振东脸庞一寒,怒喝道:“你按一下试试,找死是吧?”

    这个时候张振东的目光明亮刺目、歹毒无比;面部线条硬朗的如刀砍斧劈一般;神情更是阴冷的可怕。所以骤然面对这样的张振东,刘静被吓得娇躯僵硬,如同被冻住了一般,手放在那按钮上面却是迟迟无法落下来。

    “你,你居然恐吓我?”过了一会儿,刘静还是没有按那个按纽,而是不甘心的收手,隔着玻璃捣了捣张振东的额头。因为她也有些好奇,张振东想要跟自己说什么。

    “恐吓你是轻的……”张振东眼睛下移,忽然邪邪的一笑。“你他妈别跟我装蒜了!如果你好奇我在私了的时候会怎么跟你谈判,你也不会这样单独跟我见面吧?你会直接拒绝这样见面,让谈判专家涉入我们之间。”

    “哼!”被张振东看穿了心思,刘静很是郁闷的冷哼一声,双手抱肩,眼神桀骜的看着张振东。

    “根据我的调查,你出身在一个很穷的人家,从小都有偷东西的习惯。”张振东嘿嘿笑道。

    “你,你住口,否则我告你诬陷!”似乎是被张振东用无情的爪子撕碎了漂亮的裙子,自己的内在完全暴露,所以那刘静崩溃的捶打着桌子怒吼起来。

    “告我诬陷?我可是有证据的。”想到从公孙家带出来的三个美女黑客,张振东淡漠的一笑。“我不仅知道你从小到大都品德有问题,还知道你嫁给李明富,其实是一个阴谋。要不然,你为何明知道李明富不是男人,你还要嫁给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