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乡野小神医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穿越了吗?

时间:2019-02-22作者:贤亮

    下午的阳光,透过半透明、青灰色的屋脊兽洒在了一名正在认真打坐的俊美青年身上。

    这个名为张振东的青年男子,已经在这座道观呆了足足十天了,观主龙阳真人早就卸下了最初对他的防备。

    因为这个男人,是一名真正具备大毅力、一心向道的修行者。

    他每天只吃初阳米做的饭团,喝寒井之水,干最重的活,却从来都不说累。

    唯一让龙阳真人不解的是,自从那个雨夜,浑身是伤的张振东被偶然发现他的山民送来救治以后,几乎每隔一天,他都会在恨天崖弄的浑身是伤,然后奄奄一息的爬回来。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是么?

    “嘿,年轻人,我觉得你应该出去走走,像你这样优秀的年轻人一定会结识很多的道友的。”龙阳真人善意的劝说道。

    闭关中的张振东微微一笑。

    “多谢龙阳真人的关心。我的确要出去走走,只是不知道,今天我的厄运会不会过去呢?唉……”

    龙阳真人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年轻人,你又要去恨天崖吗?”

    “是的。我还有我的责任在身,我要去,必须去。因为我有很重要的东西弄丢了。”张振东扭头看向门外,眼中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坚定。“唉……”龙阳真人露出了难过的神色。“年轻人。我不知道你来自于哪里,也不知道你在找什么,可是,自从这里的历史有文字记载以来,千百年间无数人也如同你一般想要穿越恨天崖,去看一看外面

    的世界。可是……他们无一例外都失败了。这其中,甚至包括了一次男女老幼的全民出动。”“他们立誓要解开恨天崖的秘密。就集合了这里所有的武器刀斧,决定用砍伐森林,挖掘岩壁石阶的方式强行开出一条通天之路来。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进很顺利。人们很快就爬到了恨天崖的半数高度

    。虽然还是一眼望不到头,但人们都相信,终有一天他们能够爬出一条宽敞的道路来。”“可是……就在所有人信心满满的时候,突然天降大火!烧死烧伤了很多很多人,到处都是弥天大火,人们不得不沿着原路返回……于是人们都说,恨天崖的上面是诸神禁区,人类是不该妄图染指的。也

    就在人们撤回崖壁的第二天,之前砍伐掉的树木竟然是在一夜间又长了出来!被挖掘出来的石阶,也全然消失不见。所以,在那以后,人类再也没有踏足过恨天崖。”

    在这将近一年的接触中,龙阳真人是真心喜欢张振东这个勤快,安静,又任劳任怨的小伙子。

    龙阳真人身为道家修真者,一生都在探索天地大道,现在他已经老了,大道却是变得越来迷茫。所以他渴望有人能够接受他的衣钵,更如同所有的老人一样,渴望有一个自己心目中的儿子。最重要的是,每一次张振东从恨天崖回来,他身上的伤势都会更重。第一次他只休息了半天就痊愈了,可上

    一次,他足足两天的时间。

    龙阳真人是多么希望听见张振东说出“我放弃”三个字。

    然而,张振东依然只是歉意的笑笑。

    一束阳光斜斜打在他们二人之间。

    灰尘在光柱中肆意翻飞,此时的沉默却已经表明了这个看上去并不强大的短发男子坚决的意志。张振东转身,拉开道观的木门。沉重的吱呀声再次为他身后的那名老人注入了劝告的勇气:“年轻人……留下来吧!哪怕……是为了陪伴我这个孤独的求道者。还有七宝!村子里谁都知道她的心意的!她

    一个女孩子,一次次为你包扎、换药、偷偷流泪……这些你都知道的吧?留下来吧!”

    想到那个瞎眼的古代少女七宝,张振东心中一软。多么希望自己现在只是在做梦,如此,自己可以娶了七宝,简单的过一辈子。可惜,这不是梦。

    所以他回转过身,很感激的看着这名如父亲般照料他十多天的老人。

    随后,他绷直了身体,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军礼。

    然后,头也不回的大步走了出去。

    ……

    另一处,在一个豪华的方型木质大殿中,有一个石质的巨大擂台。

    在擂台上,两名衣裤破烂,身躯上血肉已经模糊了的女人,正喘着粗气,用饿狼般凶猛的目光,看着前些天还是好姐妹的另一个女人。

    而身着暗金长袍,和月白长袍的一些豪门贵族。正在兴奋的欣赏着擂台上那香艳而血腥的厮杀。

    “赵思!砍死他!你是最强悍的女武者!”看台上,有人冲着场中的一女人喊道。毫无疑问,这个叫做赵思的女奴,给那公子哥

    儿赚了不少钱。“哦!上啊!慕容止依!你这个大蠢母牛!狠狠的给我揍那个贱女子!”另一名贵族毫无形象的破口大骂着,因为这一场厮杀那个名为慕容止依的高个子女人的表现实在是太难以让他满意了。他压在慕容

    止依身上的赌注怕是要输光!

    “啊!”高挑壮丽的慕容止依,忍着腿上的一道道伤疤剧痛,狂吼一声,将手中的甩刀,狠狠的甩向了名为赵思的奴隶!

    赵思身子迅速一矮,堪堪躲过擦着头皮呼啸着飞过的恐怖纤薄刀片。她双腿在地上用力一蹬,整个人如炮弹般撞向了扑来的慕容止依!

    对方的短刀入了肩膀,赵思手腕轻抖,她的小刀也在慕容止依的肚子里转了个圈。

    赵思将泛着黑光的小刀送进了慕容止依的腹中!

    “啊啊啊!”慕容止依剧痛难忍,双臂乱挥,一拳将比她矮小一截的赵思打飞了出去。

    一拳战胜!

    赵思的太阳穴被巨力轰的肿了起来,整个人倒在地上,没了动静,似乎昏迷了过去。

    而宏大健美的慕容止依也没能讨得好处。一拳打飞了赵思,却也听得“哧啦”一声,自己被赵思的小刀给豁了个开膛破肚,红红白白的内脏和肠子都差点出来了!

    噗通……

    大块头的慕容止依跪在了地上,垂下了头。同样是昏迷了过去。

    “哦哦哦!”看台上的人们彻底兴奋了!

    “这太刺激!太刺激了!”

    鲜血,厮杀,死亡,和美女,在这样强烈的感官刺激下,那些夫人们旁若无人的达到了一个快乐的高度。

    “快。快抬下来,我的赵思虽然没打赢这一场,但她也尽力了,千万别让她死,否则就不好玩了。”之前叫嚣着让赵思拼命的公子哥儿,立刻指挥一些小厮,上擂台去拯救赵思。

    而那晕过去的慕容止依,也被一些丫鬟抬了下去。那些丫鬟拿出一个又一个的药瓶,一颗又一颗散发着香气的大药丸,就那么被喂进了赵思和慕容止依的嘴里。

    然后一个中年文士,摇晃着折扇,飞上了擂台。那文士微微一笑,宣布道:“下一场,‘新人名武者公孙喜’对战‘小金刚李泉’!决斗规则,不死不休!”

    “哦哦哦!”看台上的人们再次陷入了狂欢。

    不少人急切的蜂拥到擂台专属的下注点,对里面的掌柜吼道:“我买小金刚赢!十个昆仑玉!”

    “我也买小金刚!五十个昆仑玉!”

    “我压上五千个昆仑玉!再加上我所有的仆人和丫鬟!买小金刚赢。”一名贵公子扬声道。

    “我买公孙喜……一个昆仑玉……”一个白白净净的小男孩怯懦的说道。“我……我买公孙喜……”

    他踮着脚,连续说了好多遍,周围的大人们终于听到了这个声音。

    “这是谁家的孩子?一个昆仑玉,哈哈!该不会是从家里偷出来的吧?”

    一名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弯下腰,吓唬他道:“喂!这里不是毛都没有的小孩子来的地方,赶紧滚回家吃.奶去吧!”

    “哈哈!”众人狂笑。

    小男孩却异常倔强:“我要买公孙喜!就赌新人武者,一个昆仑玉!”

    掌柜的笑着摇摇头,也无法做出驱赶小顾客的事情。

    “好吧。你买公孙喜赢,一个昆仑玉。唔……我看看,现在的赔率是一百六十比一,小家伙,也就是说如果这个公孙喜获胜,那么你将获得一百六十枚昆仑玉呢。”

    “哈哈!是啊!小鬼,如果公孙喜真的获胜了,本公子就再送给你四十枚昆仑玉的!喏,因为我刚刚压了四千枚昆仑玉在小金刚李泉身上了,我兜里只剩这点……零钱了。”那名贵公子嘲笑的说道。

    周围的众人哄堂大笑

    “是啊,如果那个娘娘腔一样的‘公孙喜’能够获胜的话!”络腮胡眉飞色舞的说道。

    “小朋友,这枚昆仑玉输掉了也没关系,就当长长见识嘛。不过,我劝你最好还是再长大一点再来参与这项游戏。”

    “哈哈哈……”人群中又爆发出无比欢乐的笑声。

    然而,这些自命聪明的大人却没人看到,小男孩眼中闪过了一丝狡黠的光芒。

    因为,是一个叫做公孙明雪的女乞丐,让他买公孙喜赢的。

    小男孩儿虽然不认识公孙明雪,但因为被她救过,所以就对那个女乞丐公孙明雪的话深信不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