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乡野小神医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情报给警方

时间:2019-02-22作者:贤亮

    “你还没有保证不跟日照神社来往呢。”张振东敲敲桌子。

    “我知道,不来往了就是。”龚晓平睁开眼睛,又闭上。

    “好,现在你告诉我,日照神社的人,把人质关在什么地方。”张振东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和龚晓平之间,有了无法调和的矛盾的。此女会一辈子不原谅他张振东。

    不过张振东也无所谓,自己捏着这女人的把柄,还怕她造反不成

    “在辽宁的一个采石场里,那个采石场,采的是岫岩玉,老板就是个岛国人。”龚晓平说。

    “具体在什么地方辽宁那么大。”张振东着急的问。

    “我怎么知道在什么地方有次公孙冷给我打电话,我发现他的来电地点是辽宁的省行政中心,所以人质有没有在那里我也不确定,不过我猜人质就在哪里。因为公孙冷是个吃里爬外,引狼入室的家伙,日照神社的人是他带进去的,绑架的人质之后,肯定也需要他的掩护把人质带走。”

    龚晓平说的不无道理。

    她知道的事情没那么多。在日照神社针对公孙家的绑架行动开始前,她负责和公孙冷接头,转告日照神社许给公孙冷的条件。且也把日照神社命令公孙冷要完成的准备工作,给转告给公孙冷。

    等绑架结束,人质转移完毕了之后,她才又变成了日照神社和公孙冷之间的传话筒。

    因为这个期间,为免事情败露,引火烧身,没有一个日照神社的人逗留在公孙家,甚至是逗留公孙家所在的长安了。所以这个时候,不管上面有什么指示,都是有龚晓平帮助日照神社向公孙冷传话。

    如此以来,即便是这个能轰动全球的绑架案暴露了,日照神社也能全身而退。

    因为是两个中国人在互通消息的,最后倒霉的是公孙冷和龚晓平……

    要说龚晓平出卖日照神社,可是她有什么证据呢每次接到的短信,过几秒就自动消失了,就算是去电信终端都查不出来。

    日照神社也是有黑客的。

    张振东只能用公孙家的黑客查到龚晓平和公孙冷的对话,但却查不到龚晓平和日照神社的通信,原因就在这里。

    当然了,张振东之所以能查到公孙冷和龚晓平的通话内容,这未尝不是日照神社刻意丢出来的一个破绽。

    要是张振东能直接查到日照神社为非作歹的证据,那他对付日照神社不就简单了

    直接把证据交给刘振国,国际刑警出动,日照神社即便是不死,也嚣张不起来了。

    所以这个破绽卖的好!无意间,又让日照神社避开了一劫。还能把龚晓平当炮灰使用。

    可以说,就算警方找出人质,怀疑日照神社,可是没有证据,也奈何“它”不得。

    何况这还涉及到外交问题。

    华夏方面要应付,不得不更加谨慎,没有证据,是不能把人家怎么样的。

    “现在怎么办她又不确定人质在不在那个采石场。”公孙明雪问道。

    “怎么办只能相信她一次。不过我好奇,龚晓平,你是怎么知道那里有采石场,也知道那个采石场的老板是岛国人的”张振东狐疑的看着龚晓平,不想放弃任何一个漏洞。

    “因为那个采石场,就是在我的情报下,被日照神社买下来的。某次我从一个朋友口中得知,那个采石场的老板非法采石,偷税漏税,我就把这个事情,告诉了松本姬。没多久,那个老板就把他的采石场,廉价卖给了岛国人。”龚晓平神色冷漠的道:“这也是我唯一做的,有些违背良心的事情,毕竟那采石场是我华夏的,却被岛国人占领了。”

    “看来岛国人是用他犯罪的把柄,逼得他廉价出卖采石场。哼!就你这样也算是有良心你这个毒妇……什么,你刚才说什么石头岫岩玉”张振东本来想要挖苦龚晓平,可脑子一转,忽然抓到了一个关键的东西,岫岩玉!

    “我不是毒妇!我一直在拼命的做慈善,我为的是什么不就是行善么!你这样说我不公平。很不公平!”

    听到张振东说自己是毒妇,龚晓平又怒了。

    “岫岩玉这个东西,似乎只有一个地方才有。让我上网看看。”可是张振东丝毫不理她了,而是拿着手机,在网上查起来。——岫岩玉!

    “岫岩玉以产于辽宁省安山市岫岩满族自治县而得名,为中国历史上的四大名玉之一。广义上可以两类,一类是老玉,老玉中的籽料称作河磨玉,属于透闪石玉,其质地朴实凝重色泽淡黄偏白,是一种珍贵的璞玉。另一类是岫岩碧玉属蛇纹石类矿石,其质地坚实而温润,细腻而圆融,多呈绿色至湖水绿,其中以深绿通透少瑕为珍品。嗯,这玩意儿在辽宁安山市岫岩满族自治县啊!”张振东把查到的东西,给读了出来。

    龚晓平气的冷哼一声,双手抱着胸部,扭头看向别处。没想到自己刚才的发火张振东居然视而不见!

    张振东还是不理她,立刻起身,走到阳台上给方芸打电话。

    “龚晓平,你也犯不着这么生气,想你做了那么多错事,他也没把你怎么样不是”沈乐乐看龚晓平的样子可怜,就好心好意来安慰。

    “你走开!”龚晓平郁闷的又把头扭到另外一边。

    “好,我走开,你好好想想吧,他拯救人质,难道不应该么你口口声声说你有良心,有良心就对那么无辜的人质无动于衷吗”沈乐乐果断的跟龚晓平保持距离。但却还是把该说的说了出来。

    “你跟他睡过多少次了”不过龚晓平似乎没把沈乐乐的话听进去,而是忽然问出这个让沈乐乐吓得差点晕过去的问题。她跟着张振东,也就那么五次。

    “龚晓平!你别血口喷人!”沈乐乐为掩饰惊慌,就大声吼道。

    “我有没有血口喷人,你自己心里明白。算了,我就是八卦问一下而已。”龚晓平摆摆手,一脸的无赖。

    “就算我跟他有什么,也不关你的事情。还有,你别以为拿住我和他的事情,你就能化被动为主动,和他相互牵制。因为相比我跟他的绯闻,你的罪,就是死罪,会让全国的人民给喷死,你该知道网民对岛国人是什么态度!”

    沈乐乐也不简单,或许没有龚晓平那么阴险,那么心狠手辣,可是眼力价还是有的,一下子就看穿了龚晓平想要挟持自己把柄的意图。

    “你和他,很开心么他是异能者,我说的对吧你会体会到不一样的美妙。”龚晓平却是没羞没臊,继续欺辱沈乐乐。

    “看来你知道的挺多,你这么好奇,不妨今晚就拿他试试。”申裕蓝看不下去了,所以江湖气息颇重的冷笑道。

    申裕蓝,是眼下这几个女人中,最邪,最贱,最坏的女人。

    她口中说出的话,能有什么好话

    “你们可真无耻!一个失德,一个失德,还有一个呢,居然对另外两个的行为无动于衷。”龚晓平自然是把申裕蓝,沈乐乐,公孙明雪都给嘲讽了。意思就是前两个女的失德,后面那个身为女友,却是对张振东不管不问,不予约束!

    “她太嚣张了。”公孙明雪附在沈乐乐耳边说道。

    不过这话,所有人都听得到。

    “既然她这么嚣张,这么自视清高,自诩圣洁,那我们不妨今晚就揭开她人性的真面目。这个药,只要给她吃下,她等会儿会变得猪狗不如!求张振东。”申裕蓝妩媚又犀利的一笑,从包里拿出一瓶药,里面是粉色的药丸。

    “你,你怎么会有这些恶心的药”沈乐乐大吃一惊。

    “因为她是江湖人,有帮派,有娱乐城,打家劫舍,逼良为娼的事情她没少做,怎么会没有这种迷乱人心智的药丸”公孙明雪不屑的看着龚晓平,故意把申裕蓝说成了十恶不赦的女人。而事实上,申裕蓝也的确是这种女人。

    这一下,龚晓平吓得脸庞完全惨白了起来!

    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引来了张振东这个狼入室不说,还引来了申裕蓝这个大坏蛋!

    打家劫舍,经营帮派,逼良为娼啊。万一自己惹恼了她,她给自己喂了药,然后让自己去和张振东做那样的事情怎么办就算不让自己给张振东做,逼自己去卖,那也是很惨的。

    “各位,各位大姐,我错了!怪我多嘴。我不说沈乐乐了。”龚晓平决定暂时隐忍,所以立刻起身弯腰道歉。

    “明雪,你说她和张振东要是……”申裕蓝的确很坏,看着龚晓平十分甜美可爱的模样,于是就附在公孙明雪的耳边,把她想像的画面,很逼真的描述了出来。

    公孙明雪听着听着,脸庞越来越红,嗔怒的瞪了申裕蓝一眼,心里却是翻江倒海的幻想着那些画面。

    不过一想到张振东是自己的男人,她顿时就深吸一口气,荡平了心头的邪念。

    “不过……”这一冷静下来,公孙明雪一怔,陡然震怒的看着申裕蓝。咬牙问道:“姓申的,你怎么对我男人那么了解你是不是背着我,欺负他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