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乡野小神医 第九百八十三章 众人的原谅

时间:2019-02-22作者:贤亮

    在古代的时候,因为男女授受不亲的死规矩,很多千金大小姐,乃至是达官贵人的夫人都因为一些小小的病,而丢掉了性命的。而在如今这个年代,早就不忌讳那些了。

    所以,楚红婷说的什么名节,尊严。在面对病魔的时候,根本就站不住脚!李莎子就用这个逻辑,驳斥的她久久说不出话来。

    “我们人,被生下来的使命是什么?很简单,无非就是生活。生,就是诞生,活,就是活着!所以,为了活着,我感激他那样帮助我!毕竟,我是病人,他是医生。虽然失去了一些珍贵的东西,但我可以理解为那是手术必须要跨越的一个障碍,必须要毁掉,切掉它。”在所有人无言以对的时候,李莎子慵懒的说出这番话,就在远处对张振东跪倒。

    可这一跪,居然是两秒钟之后,她就趴在地上呼呼大睡了。

    “她说的有道理。人之生死,向来都是最为严肃,最为沉重的一个哲学问题。佛者说,众生平等。面对死亡的时候,她和李真茹更加平等。不分母女,只分活人和死人。为了活着,她们放下,接受,且感恩。我反倒是可以接受。”让人想不到的是,第一个表示理解张振东的,居然是刘月香。

    不过张振东更为惊讶的是,曾经被白村长的侄子拐到这里来的千金小姐,一度表现的那么粗枝大叶,那么刁蛮任性,没心没肺的。可她居然也能说起如此有深度的话来。

    “生死”,对于年轻人而言,这不该是她要考虑的问题。

    她正处在花儿一样的年纪,死亡离她远着呢,她根本不用去想。

    可听她这番话,似乎已经对生死的领悟颇深!

    “不用那么惊讶,我妹妹比任何人都爱读书,这个大书房,几乎成了她的私人空间了,平常没事,就和二妮躲在这里看书。”看到张振东望着刘月香发呆。堂姐刘月竹复杂的一笑。然后又说到:“其实我也觉得发生那样的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那是李莎子和李真茹自己的选择。而她们为了活着,那样选择也无可厚非。”

    “我是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大家都会觉得我很保守,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可是看到母亲既痛苦又感恩的哭泣,听到李莎子那番洒脱的解释之后,我反倒觉得咱东子没有错了。”肖梅脸庞发红的叹了口气,含蓄的看了众女一眼,低头道:“大家可别忘了,东子他不缺美女陪伴,根本不需要做那种事情。要不是被逼无奈,他又会做那样的事情?”

    “听你们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无所谓了。”楚红婷缓缓抬起头来,表情十分复杂的看着张振东,然后又摇摇头道:“不过,我心里还是会别扭,所以张振东,你之后少招惹我,要给我时间。”

    “呃,没问题!”对张振东而言,楚红婷不怪自己,只是对自己有些别扭,这就是他最大的收获了。所以猛松一口气,终于敢抬头和楚红婷对视了。

    “好了,不管怎么说,你回来就好。这个会议,不需要继续开下去了,我们都能理解你。”楚红婷越来越别扭,所以摆摆手,就抢先离开。

    “嘻嘻……”刘月香捏着她的脸蛋,对张振东调皮的笑了笑,便也跟着出去。

    “难道真是能力越强,责任就越大?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现在为了救人,却什么都不顾。我听果儿说,之前你救治那些癌症患者中的一个老大爷,都累吐血了好几次。最后没救活,你还哭了。”刘月竹走到张振东身边,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我不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或许是因为我去过一次地府,知道了阳寿和阴寿的区别,领悟到了我们人命的脆弱。区区几十年可活,而百分之五十的人,从出生到死去,都活的很辛苦。他们要面对贫穷,羸弱,饥饿,寒冷,孤单……所以,在面对患者亲的亲朋友好的绝望之时。我也会心痛了。”张振东拍拍刘月竹的手背,低头叹息道。

    “正所谓人生苦短,几十年光阴,就算是达官贵人,纸醉金迷的及时享乐,也转瞬即逝,努力数十年的一切,也如梦幻泡影。可有些生下来就贫穷,残疾,孤苦的人,更是困苦不堪!众生皆苦!”

    这是张振东行医救人以来,面对芸芸众生,所产生的一丝悲悯。不过今天,他把之前那些零零散散的感悟和怜悯给总结了出来。

    在他看来,任何一个人,哪怕是强“奸”犯,他都活的很痛苦。要不是他穷,要不是他丑,要不是他经历过孤独和绝望,他又会怎么会冒险去图那瞬时乐趣?

    所以在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都不快乐。能够无病无灾,就是最幸运的事情了,可一旦病魔降临。他们会变得更痛苦!

    就比如说这李莎子,为了还能活着,她强迫自己偷换概念,说自己被侵犯,是手术的一种。

    还比如说李真茹,为了自己和女儿都活着,她一方面诱导,怂恿张振东做出那样的事情,一方面,她每分每秒都要承担自责和痛苦的折磨!

    所以,张振东从来不恨她们。因为她们是无辜的,也是可怜虫罢了。

    而对这种可怜虫,他只能尽量的帮助。

    他虽然没有拯救世间,帮助千百众生脱离苦海的能力,但他既然被人尊敬的称之为“神医”了,那他就该做神医能做到的事情。

    他有能力救她们,而她们也要活。那么,他就应该救!

    “你变了。”刘月竹语气复杂的笑道。

    “那你喜欢哪个我呢?”张振东想了想,敲了敲自己的额头:“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万事万物,都在变。只是我们没有发现它的变化而已。当发现的时候,你会觉得陌生吧?”

    “我对你可没有陌生感。我就喜欢你这种心大,气高,比以前更有担当的样子。”刘月竹干净利落,毫不含糊的摆摆手:“你改变的,只是你处事的方式,以及你的脑容量。可你的内核没有变。”

    “嗯。我的内核,永远不会变。”目送刘月竹离开,张振东看向肖梅。

    “我只认你。”肖梅丢下一句话,快速离开。

    “东子哥,你是最棒的。”二妮挥了一下拳头,给张振东打起。张振东有种错觉,这二妮越来越有灵性了。

    这使得他不禁对二妮的背影喊道:“二妮,你跟着刘月香以来,读过多少书?”

    “我不记得了,反正它给了我另外一个世界。我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只知道干活,吃饭,睡觉的村姑了。我懂得了思考。比如说这次你救人的事情,我就觉得你做的最好!东子哥,你是最棒的,最好的。”二妮双手背在身后,转过身来,落落大方的一笑,然后才脚步轻快的离开。

    “不光是我在变,二妮也在变。并且她比我变得还多。”张振东赞叹的点点头。

    “霸爷,你怎么看?”张振东起身,递给李霸和楚子玉一杯酒。

    “大哥永远是大哥。如果我放在你那个位置上,我会为了杨欣,选择看李莎子死去。对李真茹,为了救人。我或许会那样,但我绝对不会救李莎子。”

    李霸和张振东碰了一下酒杯,满脸敬佩的说到。

    “子玉呢?你怎么看?”张振东问。

    “我倒是挺同情李莎子的。所以,若是看着她在你面前死去,我会很遗憾。毕竟,她才十五岁。通过她方才说话来判断,她有是个情商和智商双绝的小姑娘,现在就死掉,实在是可惜了。”楚子玉拍拍张振东的肩膀:“姐夫,你做的是对的,李莎子何错之有?既然能救,那就一定要救。”

    “嗯,我当时和你的想法,有一部分不谋而合。那就是李莎子如此年幼,如此的优秀,不该早夭。花一样的少女,又不是寿终正寝,若见死不救,我会一辈子于心难安。”张振东点点头,神色悲悯的道。

    “那你当时的另外一部分想法是什么?”楚子玉好奇的问道。

    “是因为,她的灵体。这个女孩子,和她的母亲,都吃了十几年调理阴阳,养气强身的名贵药材。所以她们现在的体制,相当于灵体。虽然神经和血液系统紊乱,开始神经衰竭,但她们的好根骨还在。”张振东说出当初必救李莎子的第二个原因。

    “你是说,她们稍加指点,就能变得和我一样?”李霸的手一会儿,远处书架上,就有几本书被他的掌风击落。这是灵气所致。

    “对,很容易她们就会变得和你一样,不过她们的根骨,比你好了十倍都不止,一旦蜕变,十个你,都打不过一个李莎子,或者是一个李真茹了。你说,这么好的苗子,我怎么舍得见死不救?”张振东把剩下的一口酒喝掉,体验着舌尖的辛辣,喉咙的火热,眼神陶醉了一下。

    他不喜欢喝红酒,一直以来,还是喜欢喝最土的,最烈的,不是什么名牌的白酒。

    特别是自酿的,那种名为“酒头”,度数超过六十的白酒!

    以前桃花村,也有个酿酒的老大爷,他酿出来的酒,是张振东的爷爷一直喜欢的。也因为这样,张振东也喜欢那种自酿的头酒。

    随着实力的增强,张振东对爷爷的思念,其实是有所增强的。

    喝着这种烈性白酒的时候,精神稍微眩晕的瞬间,他似乎就能看到爷爷当年脸色涨红,不断的颤抖,砸吧舌头的样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