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乡野小神医 第九百一十九章 江百合受伤

时间:2019-02-22作者:贤亮

    江百合依然没有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实则是张振东变得太快了。

    他居然,还跪了……

    所以,此时的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放心,我一定会把那些老女人找出来,好好教训她们一顿,妈的,老子辛辛苦苦的奋斗,可不仅仅是要提高桃花村的物质文明,还要提高村民的精神文明,那种中伤别人,满足自己扭曲心灵的长舌妇,我一定不会轻饶。”张振东惴惴不安的抬起头,看了江百合一眼,见她没有发脾气,只是眼睛红肿的盯着自己发呆,便也稍微松了口气。

    “是啊江姐,你看张振东认错的态度诚恳,能不能原谅他这一次,毕竟,他也是被人误导了。”二妮浑身一哆嗦,回过神来,先帮张振东说了一句话。然后她猛然扭头,掩口嘀咕道“嘻嘻,我见鬼了吗?他居然跪了耶……”

    张振东耳朵贼尖,听见二妮在笑话自己,顿时脸庞一红,差点没有憋出一口老血。

    不过他仍旧没有松开怀中的两条玉腿,今天无能如何,也要阻止住江百合爆发。

    这女人的凶残,张振东可是真的害怕。

    而且还有刻骨铭心的切肤之痛!

    “松开!”终于,江百合回过神来,感觉到那温暖而充满韧度的胸膛,紧紧的锁着自己的腿,她是又害羞,又感觉到异样。这让她紧绷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同时脸庞发烧,心跳开始不受自己的控制。毕竟,她比张振东还年长,却是连嘴都没有和人啃过,说不寂寞。那是假的。

    关键是,张振东低着头,额头就压迫在她那里……

    虽然她穿的是厚厚的紧身裤和牛仔裙,可那里被压着,仍旧让她焦躁不安。

    “老江,让我松开也可以,但你要先原谅我。”张振东岂能现在就松开?就算是低着头,他也能感受到江百合心头的怒意……还有那种针对自己的怨念。又加上她冷冰冰的声音,鬼知道这一松开,她会不会踹的自己断子绝孙。

    江百合除了害羞,紧张之外,心里的确还愤怒着。对张振东也怨恨着。又见张振东混不吝的样子,她便气不打一处来,所以这声音就更冷了,还是吼出来的。

    “你放不放手!”

    张振东手臂忽然发力,也不抬头,连连摇头。

    “不放,除非你发誓不报复我,不准追着我打。”

    这一摇头,额头在江百合那里来来回回的磨啊,蹭啊,揉啊的,顿时就使得这个比张振东还大一岁,但生命里缺少爱情,极其空虚寂寞的美女,有些那个了……说是心猿出现,遐思飞舞也不为过。

    “这样下去也不行啊。”张振东停止了摇头,静静是思考了两秒钟,还是决定放个大招。因为他躲在书房中的时候,总是听到江百合跟二妮说她想去云海市走走。从过年一直盼到现在,可二妮分身乏术,没能陪她去成。所以张振东灵机一动的笑道:“老江,你看这样行不?我过两天就要去云海市公干!然后,你跟二妮陪我去,我们出去散散心,好好的玩玩儿。也让我好好的表达一下我这些年来我对你的忏悔之情。”

    其实江百合已经被张振东给“磨”的没有多少怒意了。她只想立刻的解脱,免得一直被他调戏下去,导致某些分泌物失控吗,到时候丢人的可就是自己了。所以听到张振东的话,她头脑晕晕乎乎,不假思索的点头:“行,那你赶快放开我!”

    “好。”张振东惴惴不安的吸了口气,猛然松开江百合,手掌却是一拍大地,“噌”的一声暴跳而起,又如飞鸿摇曳轻轻落在二妮身边。

    “你,你这是在做什么?”江百合被张振东快速离开的样子惊到,所以就忽略了张振东那鬼魅般的身手。而脸色发红的惊问了一声。

    张振东如释重负的拍拍心口,呵呵笑道:“没什么,就是害怕你忽然一脚踹的我断子绝孙。”

    “啊?这样吗?”江百合一愣,然后“噗”的大笑起来,笑的直不起腰来,气喘吁吁的嗔骂道:“张振东,我以为你成了富豪之后,就变样了,没想到,还是个胆小鬼呀!”

    “是,是,我是胆小鬼。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啊。身为男人,最重要的就是那一坨了。当年差点被你爆碎的心理阴影,注定这一辈子都挥之不去了。”张振东脸庞微红,讪讪的点点头。然后又矛盾不已的傻笑着:“老江啊,说实在的,其实我挺喜欢你,也很感激你当年瞧得起在下。今天有些话,我就敞亮的说了,我会把你当亲姐姐照顾的。”

    江百合的笑意消失,然后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她才不想当姐姐呢!

    “好吧。”不过她暂时没有说什么,继续去喂桑蚕了。

    有江百合在这里值夜班,张振东自然是不敢再逗留了,又说了几句暖心窝子的话,就抓着二妮的手离开温室。然后心事重重的回到别墅,草草的吃了几口饭,便歇下。

    可是到了凌晨三点,睡觉不习惯关门的张振东,便听到卧室外面,楼上楼下,都闹哄哄的。深吸一口气,张振东顿时恢复清醒,就听到楚红婷,刘月竹……和李霸,二蛋他们在说话。

    “那老江怎么会受伤?淑芬去了吗?”楚红婷的声音很严肃。张振东想了想,脸庞一寒,立刻起身。楚红婷也喜欢叫江百合为“老江”。看来是江百合受伤了!

    “淑芬没有去,因为俺们兄弟几个,把她抬去了医疗棚。”李霸在楼下喊道。

    “伤哪里了?严重不严重啊。”刘月竹裹着宽大的睡衣,关心的问道。

    “很严重,就伤在手腕上,兄弟们用力的按着她手腕,也止不住血。”这次说话的,是二蛋。

    “有没有问清楚是怎么回事!难道还有岛国的刺客?”这次说话的,是管小彤,她声音透着忌惮。

    “问了,可是她什么都不说话啊,不过我们看到温室的地面很混乱,有扭打和挣扎的痕迹,并且她也衣衫不整……嗯,有男人的脚印,不过白天的时候也很多村民在温室进进出出,所以那里有大脚印子,也不能说明什么。”这次说话的是李茂。

    这个李茂呢,是李霸的一个堂弟,但血缘关系有些远,他们的太爷爷才是一奶同胞的亲兄弟。

    并且因为李茂读过两年体育大学,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所以他一直都不肯透露自己和李霸的关系,也不让李霸泄漏。就是想要凭借自身的能力,在张振东身边获得一定的地位。而不是靠关系。

    当初在为张玉翠母女报仇。李霸带人杀入李家洼的时候,那群欺负张玉翠母女的单身汉就全部失踪,居然是一起去镇上状告张振东了。

    面对那个局面,保安队的所有人都不知所措,唯独这李茂,直赴现场,搜集了李家洼的单身汉,强奸未遂,而张振东见义勇为的证据。使得李家洼的单身汉现在都还被关在所里。

    “不过,根据现场的痕迹判断,可以排除江百合是自残,而是他伤。因为里面的脚步很凌乱!”李茂又说出一个判断的时候,张振东就披着军大衣走了出来。

    “李茂,说的好,一定是他伤……这江百合,是很坚强的一个姑娘,又有双亲要照顾,还有弟弟需要养育,她是不可能自残的。”

    张振东对李茂竖起大拇指,然后径直走下来,仰头喊道:“大家继续休息去吧,这事情,就交给我了。我先去医疗棚先看看江百合,然后再去现场。”

    “虎虎!”

    张振东一声招呼,大黑狗立刻撅着尾巴,威风凛凛的跟张振东离开。

    “血止住了吗?”张振东隔着帘子问道。

    “嗯,止住了。不过老江失血过多,现在依然昏迷着。”周淑芳声音疲惫的说。然后拉开帘子。

    张振东立刻上去,就看到江百合紧闭双眼,脸庞惨白,就是嘴唇也散发着失血过多的苍白。

    犹豫了一下,张振东掀开她身上的被子,就看到被周淑芳截掉袖子的毛衣显得十分凌乱,似乎遭到过巨力拉扯,有些纤维崩开,露出一片片皮肤,特别是在其肩膀处,还有一道乌青……明显有被人抓的痕迹。

    不过张振东为了进一步确定她是不是被人侵犯,就解开她裤腰的扣子,把裤子退了一截,见到里面的白色秋裤上没有鲜血,这才稍微的松了口气。

    “东子哥,不用检查了。江姐除了手腕受伤,身上也有多处淤青。明显就是被人暴打欺辱,以及她拼命反抗留下来的。只是在挣脱不开的时候,她才割腕自杀……”周淑芳充满同情的指着江百合巨乳的位置。“特别是这里全都是指印,不过还没有失身。”

    “是谁对她伸出了魔爪?居然敢在我张振东的地盘上闹事,简直是找死!”张振东脸庞阴寒,拉起江百合的裤子,头皮震颤的压抑着怒火。

    “凶手的身份,可是说不准。现在的桃花村,除了很多年轻的小伙子回来了,建筑工人也有好几千,蛇鼠混杂,保不齐那些寂寞的建筑工人,见色起意……”周淑芳的意见偏向王海东手下的建筑工人。

    面对张振东好奇的眼神,她嘟了嘟嘴,嫌弃的解释说:“这些天,就有些工人装病,围着李星果,让她给做什么检查。还是负责守卫医疗棚的李茂给她解围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