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乡野小神医 第七百八十四章 告状?谁怕谁!

时间:2019-02-22作者:贤亮

    “考,考虑什么?”不仅李霸,和其他四个兄弟傻眼,就是那杨寡妇,也满脸雾水的看着管小彤。

    “考虑做我李霸哥的女朋友呗!”

    管小彤嘻嘻笑道。

    “啊,女朋友么?”杨寡妇原本是个极其有头脑的女人,可这一下,也被管小彤给弄麻木了,脑子转不过圈儿来。

    “是啊,女朋友,先聊聊,然后就结婚。我李霸哥,真的很仗义,而爷们儿。还有,他的收入很高哦……跟着他,你就不用给人犁地了。”

    看到管小彤一脸真诚其期待的样子,事主李霸算是明白了。

    感情这小丫头太善良,一是跟他李霸投缘,想给他找媳妇儿;二是看杨寡妇可怜,想给她找出路。所以就当起小媒婆来了。

    只是你这丫头能用点儿脑子么?难道大哥说你是人头猪脑没有冤枉?

    这才刚碰面,都谈婚论嫁了!吓跑人家,我以后看都看不到了。

    不过说实在的,这娘们儿中!养眼!

    这四肢有力!

    这屁股状的!

    摇摆起来,撞击起来,那是嗷嗷的!

    “小姑娘,你开什么玩笑!”杨寡妇脸庞泛红,皱眉看着管小彤。

    “杨大姐,我没开玩笑。我李霸哥真的是个光棍儿……”管小彤很认真的强调说。

    李霸的脸庞更黑更红。什么光棍儿啊,说那么难听干嘛?直接说单身不好吗?

    有这样的心思的李霸,则证明他对寡妇真的很动心,很认真。

    面对她,李霸几乎变成了完美主义者。

    连“棍儿”这两个字,他都不想被冠名在自己的头上。

    “小姑娘,别闹了,俺要下地给人犁地了。一天能挣两百呢。这过年期间,人家给的钱多。”杨寡妇摇摇头,就要绕过去。这李家洼会犁地的人,就她一个。所以,几乎从正月初二开始,有些人就开始请她。

    因为要是都感到农忙时节再请她犁地,那可就来不及了,到时候排队等她。

    还有的就是,土地翻开之后,要润几天,把里面的草籽,草根晾死,才能播种庄稼。否则的话,会让杂草丛生。

    “大姐,你犁什么地啊。这大正月初二的,你就别辛苦的,看的人怪心酸的。”管小彤怎么会让她走?为了她的复仇计划,也为了她的善心,她是一定要撮合李霸跟这寡妇的。

    帮李霸找个媳妇,这寡妇有着落了不说。以后或许还有机会分离李霸和张振东的关系。

    这么做,就是给张振东制造麻烦。

    他不开心,她就开心。

    所以她也不嫌弃这寡妇要下地,专门穿的是脏烂衣服,就那么一把抱着寡妇的胳膊。

    “小妹妹,俺不能歇啊。俺还有个女儿要养活呢。这眼看着,她今天夏天就要上学去了。虽然国家政策好,农村孩子读书不要学费,但书本,文具,漂亮衣服,零食总要花钱吧。”

    听到杨寡妇的话,管小彤鼻子一酸,差点就没哭出来。

    这个时候,她忘了自己的阴谋,而是恨铁不成钢的怒视李霸:“李霸哥,你,你是死人么!”

    “我,我怎么了?”李霸抓了抓脑袋,面对杨寡妇那黑亮的眼睛,他心神一颤。

    “你倒是说说话啊。”管小彤都急的想要尿遁了。

    “我说什么?”

    李霸的木纳,不开窍,死板,终于把管小彤给气哭了。

    “好啊,真好,你这个臭木头,哼哼,人家不帮你了。气死人了!”管小彤哭着松开杨寡妇,转过身去。

    杨寡妇摇摇头,就要离开。

    可走了两步,听到管小彤嘤嘤嘤的哭泣。想到这小姑娘虽然胡闹了些,也不懂事,但刚才的所作所为,终归是发自一片善心。这杨寡妇就不忍心的放下犁耙,又回到管小彤的面前。

    “杨大姐,你答应做我嫂子了?”管小彤惊喜的破涕为笑。

    “答应什么答应啊。俺就是想要告诉你,俺现在不想改嫁。因为俺有俺的生活,俺有女儿要养,改嫁未必有现在的状况好。万一继父虐待俺女儿呢?俺也是跟妈妈改嫁过的,俺经历的那些事情,俺不能让女儿在经历。刚才谢谢你,俺知道你是好意。”

    杨大姐手抖着摸了下顾小天的额头,就转身离开。

    默默的看着犁耙,拉着她的大黑牛。

    这一下,连李霸都想哭了。

    因为他觉得这女人可怜。

    可就是这样,他仿佛被激发出了狼性和勇气,所以忽然大吼一声:“妹子,这都是真的!”

    杨寡妇浑身一颤,但脚步未停,继续前行。

    “我会好好待你们的。”李霸的话,始终无法让她停步。

    “就算你走了,我也会把你搞定的!”

    李霸的发誓,让杨寡妇的脚步加快。而管小彤抹干了眼泪,对李霸举起大拇指,吐舌一笑。

    李霸没好气的对管小彤翻了个白眼,耸耸肩膀:“俺不是懦夫,只是妹子你太心急了。”

    “喜欢就追啊,这也算心急?”管小彤不服气的叫道。

    “如果你遇到了自己喜欢的男人,难道马上就嫁给他?”李霸无奈的问。

    “我……”不知道为何,管小彤这个时候,忽然想到了张振东。

    “才不是!”崩溃的摇摇头,管小彤嚣张的冲到那个在晾衣服的李嫂面前。

    “说,李家洼的光棍儿都去哪儿了?”

    管小彤冷着脸,把心头的烦躁情绪,全都发泄到那战战兢兢的李嫂身上去了。

    “怎么又是棍儿?”李霸现在对这两个字都有仇了。

    “说吧,这李家洼的那些单身汉,怎么一夜之间都不见了。”李霸不去看管小彤,而是严肃的看着李嫂。

    “他们去告状了。”这李嫂吓得脸庞惨白。“我把知道的都说了,你们,你们难道还要打人?”

    “告状?”李霸提高声音,怒问!

    “是啊,他们去镇上告张振东了。说张振东跟他们抢女人,把他们打残了。还要屠了所有的单身汉。”那李嫂,被李霸的声音吓得猛然后退。

    “要告状吗?”管小彤脸色铁青的看着李霸。“这些家伙太可恶啦,恶人先告状,扭曲事实,倒打一耙!”

    “妹子有什么主意?说实话,二蛋他们不再,遇到这样的事情,我就没辙了。我只擅长揍人。”李霸很是没主见的看着管小彤。

    “那我们也去镇上告状。昨晚我被欺负的地方,我的碎衣服还在,只要搜集起来,就是证据。”管小彤充满正义感的说到。

    可这话说完,她就后悔了。

    那些人要告张振东,让他们告就是了,我干嘛要帮他呢?

    但她后悔都来不及了。因为李霸直接带人,就近去到后河沟,找到张玉翠母女出事的地点。

    “等等!”看到李霸要直接去见张玉翠美女的碎衣服,以及完好的内“衣”裤,李茂忽然出声阻止说:“这些东西既然要当证据,那你们就不能直接用手碰。”

    “不用手碰,怎么拿?”李霸不解。

    而李茂在周围看了看,发现了张玉翠勘察地形用的画夹。以及管小彤的一只红皮手套,于是他就走过去,带上那手套,把两女的衣服用带手套的手捡起来,然后塞进画夹里面,紧紧的绑好。

    “这样,就不会破坏歹徒在上面留下来的指纹,皮屑,甚至是口水了……”李茂简单的解释了一句,就自己小心的拿着画夹。

    “有文化真可怕。”管小彤郁闷的嘀咕了一句。

    原本她还在希望这些家伙不懂得收集证据,会破坏犯罪分子在上面留下来的痕迹。

    谁曾想,这个队伍里面,却出了李茂这么个文化人。

    不过让管小彤更惊愕的是,这李茂收集好了证据之后,居然就立刻给张振东打电话了。

    他这是越权李霸呀,难道是想要在张振东面前表现?

    “大哥,李家洼的那些光棍儿倒打一耙,去镇上告你了。理由就是,你和他们抢女人,还把人打伤,还要弄死所有的光棍。”

    打通了张振东的电话,李茂就不卑不亢的禀报说。

    这个时候张振东还在开车,他刚刚过了镇子。

    “告我?我半路上怎么没有看到他们?”张振东勃然大怒。

    “他们天没亮就出发了,可能是在你前面,赶到了镇派出所。”李茂推测说。

    “那我回头去收拾他们。”张振东咬了咬牙。

    “不用劳烦大哥了,这事情,我们可以解决。既然他们要告,那我们也告,告他们强奸。我们已经在擅长,收集到了他们作恶的证据。”礼貌严肃的说到。

    “收集证据?就李霸那些笨手笨脚的家伙,只会破坏案发现场吧?”张振东满脸不信任。

    “这个大哥你放心,证据是我收集的。我找到了管小彤的手套,戴着手套,把她们的衣物,收集到了张玉翠遗落的画夹里面。保证能让警方查出那些人债的指纹,头发,皮屑,甚至是口水。”李茂把自己做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哈哈哈,好!好啊!没想到你还有这两下子。听声音,你似乎是李茂吧?好,我记住你了。等回来就给你升职加薪。”张振东很是满意的挂了电话。

    多余的他也懒得交代了。

    有李茂这个懂刑侦,懂法律的家伙在,就那一群土包子人渣,怕是要倒大霉了。

    果然不出张振东所料,在镇派出所的警察要来桃花村找张振东问话的时候。

    李茂这群人,也杀到了镇派出所。

    “什么?还有这样的事情?”听到犯罪的是李家洼的光棍儿们,所长眉头一皱,

    “这是证据。”李茂面无表情的把画夹,放在那所长面前。

    “从这里面,能取到张玉翠母女的dna,也能找到那些光棍儿的。但绝对找不到我大哥的痕迹。所以,他们说我大哥抢女人,这简直是颠倒黑白!还有,各位都是我大哥的朋友了,我大哥是缺女人的人吗?”李茂又气定神闲的说到。

    这个时候,李霸他们很是自觉的在外面,把跟警察打交道的任务,交给了很有文化的李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