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乡野小神医 第七百三十三章 灰头灰脸

时间:2019-02-22作者:贤亮

    “不错,今天的事情就是个误会。绝对是,误会!”

    虽然李冰距离二代有些远,再加上他是近视眼,看不清楚二蛋的视屏画面,但他刚才说的那句话,却是从二蛋的手机里面传了出来。

    李霸拦路,以此要挟,逼迫他承认了今天的事情是误会。而二蛋更为精明,直接把他方才一系列的表现。给拍摄成了视频证据。

    就见二蛋的手指在屏幕上一滑,又一个视频出现了。

    那是李冰和小蝴蝶握手的视频,通过它,可以情绪的看到李冰对小蝴蝶是不规矩的,他的手指在摸小蝴蝶的守备,他的眼睛在看小蝴蝶的胸口!

    “这是那家伙非礼小蝴蝶的证据吗?好你个小子,看你霸夜不废了你!”李霸看了一眼那视频,表情忽然变得残暴起来,从身边一个农民手中抢过一把镰刀,暴冲过去,就朝着那李冰的下面勾去!

    这绝对是断子绝孙的招式。

    李冰大吃一惊,猛然跳着后撤,虽然狼狈的那自己绊倒在了地上,但却险之又险的避过了李霸的一击。

    不过李霸却怒吼一声,要继续去割李冰的蛋。

    “霸爷,别闹大了。”为人处事虽然不太有头脑,但一向很冷静的帅伢子惊叫一声,便要扑上去阻止李霸。

    可就在这个时候,帅伢子又被二蛋给一把拉了回来。

    “蛋哥,你干嘛?李霸要闯祸了。”帅伢子怒吼道。

    “闯个篮子的货!霸爷的身手你还不知道吗?他要真想割李冰的蛋,第一下就得手了!就李冰那种肉都没有二两的稀松货色,也躲得过咱霸爷的一击?”二蛋没好气的在帅伢子的头上敲了一记。

    “你的意思是?”帅伢子推开二蛋的手,不过也没继续冲出去阻拦李霸了。

    “我的意思是,他在演戏呢?当然了,也是在听大哥的吩咐,刁娜那几个兔崽子呢。”

    二蛋一脸闷坏的舔舔嘴说。

    “这样啊。那蛋哥你说,咱是霸爷是不是变聪明了?我刚才想了很久,才明白他逼迫李冰承认误会的真正用意。”帅伢子低声问。

    “这还用说?自从龙傲天那老小子绑架了大哥的女人之后,霸爷、包括我们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无能,没保护好老大的女人。所以这些日子,我们训练都很刻苦。而霸爷更是开始用脑子了。”

    二蛋脸庞阴冷如冰,对着地上吐了口唾沫,眼中闪烁出一股恨意。

    是东子哥给了他们这些人不一样的生活,让他们感受到了人上人的尊严和快乐。可他们没有保护好东子哥的人,这就让他们觉得到,刚刚到手的尊严又没了!

    可以说,他们现在跟着张振东,最想要的不是钱。因为张振东给的钱,已经够他们风光生活了。他们真正要的是面子!是地位!是人人瞧得起的一个身份。

    起初这些家伙们没有明确的人生目标。可是跟着张振东,有了个人样之后,他们就想要自己变得更好。

    不过他们心里也清楚一点,想要变得更好,那就得跟着张振东,而想要永远跟随下去,就要表现出他们的价值。

    不然的话张振东越活越优秀,他们越来越龊,就算他们相信张振东不会背信弃义,可将来他们自己还有什么脸面跟在张振东身边?那时候,他们能力太弱,张振东已经用不上他们了。

    所以,对于已经有了人生目标和尊严的这些家伙们而言,龙傲天的行为,不仅激怒了他们,也侮辱了他们。他们发誓,只会让自己变得更强,更优秀,将来在张振东麾下,发挥更加明亮的光芒。

    就连李霸都开始用脑了。

    且说,这个时候的李冰颇有些气急败坏!想他被李霸追的到处乱闪,每次都是以险之又险的方式避开。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疏忽,闪避不开,就要断子绝孙。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李霸忽然不追他了,而是恶狠狠的隔空指着他的额头:“小子,今天算你走运!我知道你仇恨小蝴蝶刚才对你做的事情,但我明确的告诉你,有我在,你伤不了他。”

    原来李霸演了这么一出让李冰不断死里逃生的戏,就是在恐吓他!

    现在已经被吓得三魂七魄都走丢的李冰,对张蝴蝶哪里还有什么念想了?

    李冰露出比哭还难堪的笑意,摇摇头叹了口气:“好吧,李霸,霸爷,我怕了你了。今天的事情,真是误会。至于刚才那个姑娘,放心,我也不会对她秋后算账的。”

    李冰不服软不行啊。李霸逼迫他承认了今天的事情是误会,二蛋拍摄了他亲口承认,以及“非礼”小蝴蝶的视频。再加上李霸刚才那番“追杀”,已经把他吓得魂分魄散。所以这李冰是真正的老实了。

    “记住你说的话!好了,你们可以进去了。帅伢子,你给他们带路。”李霸挥挥手,所有的兄弟让开道来。

    然后,帅伢子带着一脸纠结的古田,眼神阴毒、但表情平静的周怀安,以及那三个法院的人,来到了张振东买的小洋楼前面。

    “就是这里了。我大哥就住这里,你们自己进去吧……”帅伢子对这五个人皮笑肉不笑的点点头,就转身离开,可走了几步,他忽然回头一笑:“对了,忘了告诉五位,其实我大哥现在并不在家。”

    “什么?他不在家?”古田郁闷的问道。他原本还在盘算着,等见到张振东之后,随便问几个问题,如果张振东违规施医的情节不严重的话,他就打算只走个过场,然后打道回府。

    有什么样的奴才,就有什么样的主子。尽管小蝴蝶和李霸他们不是张振东的奴才。但通过他们的表现,古田已经清晰的认知到了张振东的难缠,秉性不坏但胆小怕事的古田,是最害怕麻烦的。

    “是的,我大哥他不在家。刚才被这那些事情闹的我都忘了提醒先生。我大哥下午就进山去了。”

    帅伢子绝对没有得到张振东的任何指示,他就是个天生的话痨,所以居然就这么的和古田聊开了。

    “进山了?”古田头疼的揉着太阳穴问。

    “是啊,进山了。”帅伢子掏出一根烟点燃,不过他毕竟是个比二蛋懂礼貌的人,所以就问古田他们抽不抽。结果没有一个男人抽,倒是身材极好,面容一般的周怀安却是拿了一根过去点燃。

    “很难看到女性抽烟。”帅伢子赞叹的笑了一声。

    “怎么?男人能做的事情,女人为何不能?难道我就不能抽烟吗?”周怀安喷出一个漂亮的眼圈,瞪了帅伢子一眼。

    “呵呵,我没有那个意思,我想要表达的是,你抽烟的样子挺好看的。”帅伢子真诚的喷出一口烟雾。这一男一女,就对着烟雾瞭望起来。

    这双狗-男女。——李冰咬牙暗骂。

    古田哭笑不得。他只知道,周怀安之所以不嫁人,是因为她没有生育能力,没有男人愿意娶她。但她还是向往爱情的。

    可是一个太向往爱情的31岁女人,她就是个女吊丝,或许对谁都能来电吧?

    可古田他们不知道的是,这帅伢子,不可能对周怀安有意思,他只是以正常男人的目光,在看周怀安那成熟的身材罢了。

    “你们大哥进山做什么?”郁闷的古田,不得不打断周怀安和帅伢子的对视。

    “哦,前些天,我大哥带回来了一个得癌症晚期的女人,那女人还是白鹤乡派出所的副所长吴诗漫。之前大哥也说过他,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治好那吴诗漫。而今天,吴诗漫的病情加重了,所以大哥只好进山去找他师父了。”帅伢子绝对是个话痨,他说的这些话,张振东没有丝毫的指示。

    因为张振东不屑于指示这些人,把这些话传到周怀安他们的耳中。因为他很了解农村人的是非嘴。相信他放出了那个消息之后,古田他们肯定能很快收到。

    至于张振东撒这弥天大谎的目的是什么?

    现在已经见功夫了。

    因为古田听到张振东居然还有个师父藏在深山里,他顿时吓得猛吸一口气,颤声问:“你们大哥,还有个师父啊?”

    能把这行人震慑一下,只是张振东的一个小目的。他需要一个无形的、神秘的、无敌的靠山。这个靠山并不存在,但却有一定的威慑力!关键时候可以使用。

    所以张振东就编造出自己有个师父在深山。

    当然了,这个谎言除了震慑一下这几个人,还有其他的作用……

    “哈哈哈,您老说笑了。如果没有师父,我大哥的那些本事是从哪儿来的?你们也不想想,我大哥如今才二十岁,但论功夫,少有对手。论医术,治好了你们医院搞不定的疑难杂症。”

    听到帅伢子这话,古田更加心惊,失神的叹了口气:“这么说来,你大哥的师父,比他还厉害很多倍啊。”

    “这是肯定的!”帅伢子虽然没见过张振东的师父,但在他看来,师父肯定比徒弟厉害。

    否则,张振东面对解决不了的病,为什么要进山找师父?

    “……”古田纠结的肝肠寸断,越来越后悔趟这趟浑水了。

    “那你大哥什么时候能回来?”古田心里很不舒服,如同吃了苍蝇一般。

    “应该是明天救回来了,毕竟他进山只是求师父指点的,而不是让师父帮忙吴诗漫治病。”帅伢子猜测说。

    “那就等明天吧?”古田看向周怀安和三个检察官。四人无奈的点点头,表示同意等待明天。

    “小兄弟,这里有住的地方吗?”古田又看向帅伢子。

    “有的,你们可以住桃花酒店。吃饭住宿都有。”帅伢子嘿嘿一笑,招了招手,五人对视一眼,无奈跟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