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王请就位 第七十三章 医生和病人

时间:2020-10-26作者:萌萌的神气

    程愚到了高萝的房内,她正挺胸收腹盘坐在榻上。树屋里的突然暴起,对肌肉的负荷很大,此时借着冥想恢复体能。

    玉芋躺在旁边的床上,几个玉盘自动悬浮在她的身周保护着她,像个玉蛹一样。

    见到程愚气定神闲的走进屋,高萝吐气起身,眼神复杂的望着程愚。

    程愚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头,“你别自责,是我大意了……刚才看你势不可挡的一拳,显然是真正的领悟我教你的拳法圣经第一条。不如今天就正式传授你第二条吧?”

    高萝上前一把抱住程愚,头埋在他的胸前,迟迟不愿抬起。

    “好了,不要因为感情变得脆弱。”程愚拍了拍高萝的背,不想一个出拳击飞自己的女子变成了全身心依赖自己的附庸。

    高萝感受到程愚的心意,拉开距离,双拳握紧,“来吧,没有人可以再比我的拳快!”

    程愚双手背后,头微抬,摆出一副高师的模样,“这第二条,说的是出拳的力道。拳需要带动全身,但拳越重,击中目标的时间就会越长。”

    高萝露出了迷茫的表情,“移山难道不需要拳重?”

    “你错了,拳需硬,但无需重。发力越强,且拳越轻,便越能快速的击中对手。而速度就是力量!”

    程愚继续忽悠,“拳术圣经第一条讲发力,第二条讲速度,第三条讲破坏。你先好好领悟我刚才教给你的内容。”

    虽然程愚是个拳法外行,但力的三大定律总不会错,不至于误了高萝。

    高萝悟性极高,听到这些提纲挈领的话,瞬间豁然开朗,抬手就是一拳,迅即无比的停在了程愚的鼻子前。卷起的拳风将程愚带的往后一个踉跄。

    “再来!”程愚眼看高萝就要突破,大声喊道。

    高萝整个人顿时如同风一般飘忽不定,围着程愚转了一圈,连出八十一拳,拳拳不沾程愚的身。

    程愚如同秋风中的落叶般被拳风带着飘起,一百多斤的人在空中随着拳风飘舞,最后又落回原地,如同从来没有动过。

    “我能御气于外了!”高萝高兴的喊道。

    程愚暗中惊叹高萝的天资,有些酸,又有些自豪,“说起来,我可就你这一个徒弟。”

    高萝听到这话,扭身过去,拿出酒瓶就灌了一口。回转过来时,脸不出意外的红了。

    床上突然传来玉芋虚弱的声音,“英雄下凡历练,点化愚钝少女。少女为之倾心,愿以身报师恩。英雄日常操练小徒儿,小徒儿娇羞求爱怜……呜~呜~”

    高萝眼看内容就要奔向下三路,一把上前捏住玉芋的嘴,“让你胡说八道!”

    程愚看玉芋醒了过来,脸上有着病态的红晕,“我是医师,你这伤的不轻,不如让我帮你看看。”

    玉芋一副有种你来啊的表情,高萝微笑看戏。这些日子相处下来,高萝也摸透了程愚的脾性,喜欢口花花,但却不是个下流的人。

    “这瞧病讲究一个望闻问切,咱们从望开始。”

    程愚走进玉芋,“把脸抬起来,我仔细看看。”就差像花花公子一样伸指挑颌了。

    玉芋先是一副愁容,搭眼蹙眉,病仄仄的样子。等到程愚正要说话时,玉芋的表情突然变得迷离起来,嘴唇轻咬,轻嗯出声,撩的程愚的心弦一动。

    “程英雄,人家这病严重吗?”说着还伸手轻轻抚弄心口,眼睛快滴出水来。

    高萝压着上前揉捏玉芋的冲动,“你这是相思病吧?”

    “师姐文雅了,她这是得了阴阳不调的病,猛汉一名即可治愈。”

    玉芋咯咯娇笑,“你就望出这个结论?”

    程愚继续逼近玉芋,将鼻子凑近她的身体,“接下来闻一闻。”

    玉芋也不躲闪,反而挺起胸,“程英雄,我书读的少,想问一下,闻是这样闻么?”

    程愚笑着问道,“胸涨不涨啊?”

    “这就跳进问这个环节了,你这医师当的可真草率。”玉芋伸出裸臂,“不如看看你到底会不会切脉。”

    简单的医学常识,程愚门儿清。出于对小人国的小人身体结构的好奇,程愚也不推辞,手搭了上去。

    每分钟的脉搏似乎只有人类的一半,血压似乎也不太高。

    玉芋见程愚不再说话,认真起来,便耐不住性子的对高萝说,“不如我们猜个谜?”

    高萝轻轻点了点头。

    玉芋嘿嘿一笑,“五月端午是我生辰到,身穿着一领绿罗袄,小脚儿裹得尖尖翘,解开香罗带,剥得赤条条,插上一根梢儿也,把奴浑身上下来咬。猜一个食物哦”

    程愚一头黑线,没想到这个玉芋是这么一个人。

    玉芋开始捉弄程愚,脉象突然变得紊乱起来,“程英雄,救我,我要死啦。”

    程愚双指顺着要消逝的脉象往上移,到了玉芋臂弯的时候,她像是被触到了敏感的穴位,突然身子缩起,哈哈哈哈笑个不停。

    “快……快……快停下……别摸了……啊……”

    程愚差点以为在播放什么限制级的片子。

    玉芋见程愚愣住了,转头对高萝说,“快帮我记录下来:大英雄虎口救弱女,不料女子胸口受伤。英雄天人交战,若治此女,就会毁她贞洁。女子踌躇无措,怕英雄拒绝自己袒露心胸。刚与柔,理与欲,冰与火的交织……英雄之手会否攀上姑娘的峰口,且看下回。”

    程愚此刻彻底的服气了,“病也别瞧了,你这过分活泼了。说说吧,谁让你来的。”

    玉芋没有隐瞒,大方的说,“我们游侠组织会自行选择接受任务,发布人是谁,我也不知道。本姑娘以为这只是一个简单无比的护送任务,谁料……也怪自己,没看清这个任务标的是甲级。”

    “游侠组织?”程愚不太清楚。

    高萝突然有些兴奋起来,“就是任平生大人创建的组织。”

    程愚转头看向高萝,这个人很有名?

    高萝一副活见鬼的样子,“你有没有童年的?平生不识任平生,便称英雄非英雄。这句话你没听过?”

    程愚的脑子中终于对上了一个大英雄的形象。据说异魔入侵长安之时,就是此人挽狂澜于即倒,还是当今人皇的师傅。

    但即便是这样一个人物,也是毁誉参半,有很多人不喜欢他。用程愚的眼光来看,一个善良守序的圣骑士,在末世让很多人不适,也是很正常的。当然,这只是比喻,任平生修行体之道,且已迈入天阶,具体跟脚很少人知道。

    程愚见高萝为别的男人兴奋的样子,不满的轻拍了一下她的头,旁边的玉芋看到这一幕,眼中精光一闪,出口成章,“青梅竹马的男女本情投意合,谁料女人遇见偶像,兴奋追求。男人莫名嫉妒,黯然神伤,终至变态而囚禁女主,每日发泄……女方为了爱情抵死不从,被皮鞭蜡……”

    高萝没等她说完,再次上去捏住了她的嘴。

    程愚哈哈大笑,这个女人真有趣,“你为《英雄志》写过哪些有名的书?我突然有些感兴趣了。”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