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王请就位 第七十二章 狐族钓鱼法

时间:2020-10-26作者:萌萌的神气

    庄山自爆之后,场上除了晕倒的玉芋,其它人都挺淡定。事发突然,从开始到结束,也就几息的时间,蒲统和李侠,两人手上的茶杯都还未放下。

    片刻之后,二小姐便带着内门弟子控制了场面。拍卖会已经结束,众人各自散去。

    孟尝君与程愚约定晚上相见,白素与程愚约定晚上聊,鲁家也想与程愚约谈新型香炉的事情。

    程愚让高萝将玉芋带回去安顿,场上最终只剩下程愚和二小姐。

    “白雀死了,开始铲草除根?”程愚打开天窗说亮话。

    二小姐呵呵一笑,“空口无凭,就这样污小女子的清白?”

    “也罢,即然如此,大家台面上见功夫。”程愚恢复的记忆告诉自己,一直想杀自己的就是二小姐,她和孟尝君当晚的谈话恐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怕被别人知道。因此才执着的安排了一次次的刺杀,毕竟死人最安全。

    这个事情恐怕和野人脱不了干系。

    “不愧是黑龙。但我还是劝你见好就收,去告诉孟尝君,这里不需要你!”

    “影做事有自己的准则,不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劝你好自为之。”

    程愚撑起气场说完,便赶快走了出去。言多必失,若被二小姐发现根底,一百个程愚都不够死的。

    出了拍卖的雅间,正要进树屋四层接待厅,看见姨娘正等在下面。她穿着利落的素色长裙,视线如有实质,瞪视着程愚。

    “又调皮了?”

    程愚听到这话心头一热。想要辩解两句,姨娘轻轻的张开了双臂。

    “过来。”

    程愚不由自主的走近姨娘,被她一把揽入怀里,一如既往的顶级触感。

    “闭上眼睛。”

    程愚头枕在姨娘肩上,合上双眼,只觉一股热流进入体内,将自己整个又重新包裹了起来。感觉在决斗最后破掉的光罩又慢慢开始复原。

    过了一阵,姨娘略微踉跄了一下,脸色淡青。程愚忙一把扶住姨娘,失去的安全感又回来了,“我被八爪金龙击中时,身体上的光罩是你为我施的法?就像现在这样?”

    “别说傻话。”

    “每日的拥抱,也是在补充这个术法吧?”

    “……”

    “我的记忆恢复了,上次被人袭击是在庄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程愚情绪有些激动,这个术法,相当于意外术+神圣干涉,意外术可以理解为一个按条件释放术法的容器,而神圣干涉则是神道高端术法,能让被干涉之人短时间内处于近乎无敌的状态。可以断定,姨娘至少是地阶以上的神道祭司。

    姨娘面色不佳,又被程愚咄咄逼问,两个眼睛突然失去了光彩,如同变了一个人一般,拉住程愚的胳膊,“小鱼儿?你没事吧?快让姨娘仔细检查一下。”

    程愚见姨娘开始摸来摸去,耍赖式的回避问题,便没好气的对她说,“又来?!要不你先回去吧,我赚了个小狐狸,得去确认一下。”

    姨娘笑容灿烂,“男人果然都喜欢这些狐媚子,我说要教萝儿一些闺中秘技,她还脸皮薄。这下有了竞争,我得等着她来求我。”

    程愚只能庆幸高萝不在场,和姨娘摆了摆手,再次来到了树屋四层。

    二小姐已经离开,野人的线索因为庄山的死而断掉。果断弃子,二小姐的确是个杀伐果断的狠人。

    可怜那庄山,妄图用同袍的肉身恢复青春,却是踏入一个随时被变成异魔的圈套。

    进了厅内,接待程愚的只有胡伶。

    “胡柔呢?”

    胡伶媚笑道,“公子稍安勿躁,不如由我来服侍公子。”

    程愚本就恼火,一巴掌摔她脸上,“地下城刺你一剑不涨记性?我问!胡柔呢?”

    胡伶脸上阴晴不定,“族里的长老带她回碧仙楼了。”

    “说好的狐族千年声誉呢?当我是条鱼,钓着走?”

    “公子教训的是,只是老身觉得胡柔还未到用时。假以时日,她必然能成为世间最美的狐姬。到时候再由公子采摘,会更让公子满意。”

    “我不要你以为,我要我以为!老子不要大饼,赶快把胡柔给我带出来。”

    胡伶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这里面是八尾半试炼的入场券。公子如果愿意,可到五庄城和当今的天才新人同场竞技。”

    程愚打开盒子一看,里面只有一根狐狸毛。这狐毛如蚕丝一般,白的发亮,放在手上,如活物一般不停扭动。

    “怎么着?看不起老子,必须是十大新人才能配得上胡柔?”

    “也不是这么说……只是胡柔的志向是成为五庄城最大的明星,如果早早的跟了你,怕是今生的梦想就要破灭了。”

    程愚不由的气笑了,反而不那么生气了。

    “最讨厌你们这些道德绑架的家伙!”程愚收起盒子,“至少让我见一眼她吧?”

    胡伶又拿出一个狐狸形状的玉牌,“拿着这个,到了五庄城可以到碧仙楼找我们。你赢得了胡柔,今后就需要公子为我狐族抛头露面。”

    “好处没得到,全他妈是苦活累活。老子给你们抛头露面,有什么好处?”

    “公子参加竞拍之前,没有了解一下?”

    “我程愚就是好色,就是想要胡柔!”

    胡伶见程愚不再强硬,也娇笑起来,“来了碧仙楼,自然有你好处。”

    程愚想了想,见后面还有两个婢女,便强硬的对胡伶说,“刚才你说你要服侍我?”

    胡伶一下愣住了,这男人不按套路出牌。

    “那你赶紧脱,我赶时间。”

    胡伶犹豫了一下,眼神示意婢女退下。程愚笑着开口,“都留下,帮忙抬脚。”

    饶是胡伶这样的老江湖,也有些扭捏了起来。

    “快!”

    胡伶轻轻咬了咬牙,褪去了外套。正要进一步动作,程愚哈哈大笑,走出了树屋,“你这种老太婆,送给我我也不吃。”留下**的胡伶风中凌乱。

    出了树屋,程愚便直奔高萝的住处而去。玉芋的伤势不是很严重,程愚便让高萝带她回家。有什么伤势,程愚也算半个医生。这个玉芋,在刚才的袭杀中对程愚有救命之恩,得搞清楚是谁请动的她。

    头上的迷雾似乎清楚了,却又似乎越来越复杂。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