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王请就位 第六十三章 香客十戒

时间:2020-10-26作者:萌萌的神气

    作为决斗的高手,法河知道自己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第一轮抱着戏弄的心情,准备逗逗对面的黑龙,没有凑效。

    程愚除了出场锋芒毕露之外,其它时间就如同一个精密的仪器一样,死死盯着自己。

    法河能明显感觉到自己那怕呼吸的节奏变化,对方都能做出反应。

    这就有些逆天了。

    既然如此,就以境界碾压得了。一个初入道的替身也想碰瓷久经沙场的老将?若黑龙是想以死脱下程愚这个身份,自己不介意成全他。

    第二轮影子刚到血点,法河突然在原地失去了踪影。

    围观众人齐声惊呼。

    程愚也瞳孔一缩,失去了法河的影子,第一时间打出了龟甲香。

    天上的日光似乎强烈了一些,法河的禅炉突然从里面显现出来。三个禅炉不断旋转,喷射出几发敬神香,香弹如同融入日光之中,向程愚洒来。

    法河也显出来身形,被光芒镀上了一层金色,如同一个古佛坐在云头之上。

    众人抬头看去,彷佛被强光刺伤眼睛,忍不住的流泪。

    “真有皈依我佛的煌煌气象”,孟尝君赞叹道。

    对比起来,站在原地的程愚,就如同一个渺小的忏悔者。

    日光凌厉,铺面而来。程愚索性闭眼,只来得及补了两发龟甲香。这次的被动完全怪自己,没有预想到法河节奏变化如此之快。

    如同金色的激光碰到淡绿色的护罩,两种颜色的香在碰触之后互相沾染消耗。

    很快第一层、第二层龟甲都被穿透,程愚如同置身佛国,满耳都是诵经声。

    最后的龟甲香只能护住要害。

    法河的敬神香击中程愚的双腿,使他跪了下来,如同枷锁,动不得分毫。

    眼看法河只要再补一轮香弹,程愚就难幸免,影子正好越过了血点。

    法河重新回到了原地,“好见识!竟然能想到以月桂对日冕。”

    程愚仍然站不起来。

    法河瞬间又变得不正经,“施主不用跪了,贫僧没什么可以施舍给你的。”

    程愚打了一发紫述香,才得以脱出束缚。

    本来要用在关键时刻提升实力的增益香也提前露了底。

    “施主家底不少嘛。”

    法河没有放手进攻,也是因为认定程愚多有奇香,特别是杀小鬼的香,如长虹白练,让法河颇为忌惮。

    程愚却毫无情绪波动,继续用一个最佳的迎敌姿势对着法河。

    第三轮。

    法河的火蜥香对上了程愚的振灵香,程愚浑身的衣服都被四处乱窜的火蜥型烟气烧毁,显得颇为狼狈。

    好在符袍能够防火。

    法河中了一发延迟生效的振灵香,毫无伤害。本不以为意,正要聚拢火蜥,围杀程愚,突然浑身电闪,麻痹当场。

    程愚又一次逃过杀劫。

    庄山趁着间隙的空档,黑着脸走到庄谋呆的树屋。

    看到昂首坐在那里微笑看戏的庄谋,不由的心头火起。一巴掌拍了过去。

    “让你笑!”

    庄谋捂着脸,“怎么啦?不让我笑,我不笑不就行了。”

    庄山又一巴掌拍过去,“让你不笑!”

    庄谋应激之下,怒气冲冲地站起来,见庄山瞪着自己,“到底笑还是不笑,给个准话!”

    ”让你问!“,这一巴掌把庄谋直接掀翻在地。

    “不是所有香弹都被控制了吗?”

    “高萝刚才走了,盯住她,别让她过来。”

    庄山黑着脸又出了树屋,准备接下来这轮要用上爆弹了。虽然程愚看起来很狼狈,但难保他没有什么手段能撑满六轮。

    第四轮。

    三轮过后,法河的火气也上来了。

    下面的一群杂毛观众不停的大放厥词。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表演赛打的你侬我侬的,没点血气!”

    “西湖第一香客,水分可真大啊,从来没有听说别的绝顶香客,决斗要超过三轮的。”

    我法河,何时沦落到让别人有指指点点的机会了?

    我法河,何时被人在决斗场上打到丧失行动力过?哪怕只是短暂的半秒。

    我法河,何时开始如此惜命?

    重新背香客十戒!

    香客十戒,其五:敌人受伤时,要乘胜追击。否则,自己会被杀。

    香客十戒,其六:越是危险之时,越要冷静瞄准。

    香客十戒,其八:必须给对方最合适的弹药。

    法河重新平静了下来,是时候让对手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香客了!

    影子压住血点,战况再起。

    法河开始快速的移动,跳跃,想以速度压制程愚。

    禅炉随行,如使臂指。

    决斗的本质是斗人,而不是斗香。

    法河如同瞬间移动般闪现各处。

    程愚守得很是艰苦,身上的伤越来越多,但仍没有伤及要害。

    紫述香打到三重之后,眼前的一切如同慢动作一般,只有法河的香弹除外。

    这让程愚产生了一种奇异的错觉。

    就如同和最心仪的女子在一起一般,整个时间都慢了下来,但女子的眸光却总能如闪电般击中你。

    龟甲香用完了。

    振灵香再也无法击中法河,他宁愿放弃一次攻势,也不愿振灵香附身。

    至于紫述香,程愚感觉再给自己来两下,就直接升天了。

    程愚的脑子里此时想到的是拳击赛场上,一方举手埋头,被另一方疾风骤雨般的攻击打的鼻青脸肿的情形。

    再坚持一下!

    不要被ko!

    等着裁判敲钟!

    眼看影子就要移出血点,程愚脚下突然一震,一个踉跄,炉子扬起。

    “要糟!”,怀里的替身香瞬间燃烧,两个程愚一起后跃。

    程愚一向信奉人的意识落后于人脑的执行效率。

    所以他提前设定了一些序列器法术一样的强制触发措施。

    如果:失去平衡

    那么:使用替身香。

    这是程愚决斗前给大脑加的无需思考的指令。

    法河也是个狠人,抓住机会,赌博一般全部集火其中一个程愚。最后时刻,在眉心、心脏、小腹各命中一弹,务必保证50的100。

    两个程愚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事发突然,一直全神贯注盯着程愚的左势都没有反应过来。他穿着和程愚一模一样的衣服,摸了摸自己的心脏,还在跳动,程大哥没死。

    场下已经炸开了,“终于捏死这个虫子了?”

    “法海大师不愧是第一香客,一发力,程愚这个只靠几个异香的杂碎就挺不住了”

    “听说是个富二代,靠钱买通关系进的高家。这次还想拿钱买个名声,法河乃是高僧,可不惯着他。”

    “我们高家算是当面被人打脸了,不知道几位大小姐怎么想的。”

    下面议论纷纷,法河一直盯着两个程愚,迟迟不见他起来,便示意庄山上前查看。

    庄山看到程愚下半身被打的爆开,神清气爽。这么久都没起来,想来已经归西了。

    走到两个程愚身边,庄山持剑就要扎向那个他认为的假人。

    程愚突然睁开了眼睛,一个鲤鱼打挺站起,猛地一把推开庄山,“失望不?垃圾!”

    刚才脚下的异动,程愚决定把帐先记上。

    庄山脸色难看,恨不得当场将程愚劈成两半,却又不好发作,只能默默退下。

    替身香虽然生成的是假人,但也涉及了自己的部分神魂,程愚一时起不来,也不是作伪。

    和尚可真狠啊!

    程愚咬咬牙,抹了抹脸上的血,看着自己满身伤痕,布满黑疤,便索性低头冲着法河。

    “来来来,下一轮我这头上还空着呢,看你能不能赐我几个戒疤!”

    “施主今天运气不错!”法河杀心满溢。

    香客十戒,其十。当你开始了杀戮,你便不能将其停下来。

    “运你妈!你等着,老子的后援来了,把你打成筛子!筛~子!”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