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王请就位 第六十二章 择与势

时间:2020-10-26作者:萌萌的神气

    法河和程愚,两人对面而站。

    场地正中插了一个细长的竹竿,影子随着日头升起慢慢偏移。

    围着竹竿,地上每隔不远就有一个鸡血滴就的小血点,共计六个。

    当竹竿的影子覆盖到血点后,决斗者就可以互相攻击。理论上来说,血点有六个,攻击的机会也一共六次。

    双方对峙而立,紧紧盯着影子和对方的动作。

    围观的群众也都紧张屏住了呼吸。

    法河的三个禅炉悬浮身前,似乎改变了策略,突然开口笑着对程愚说,“你看看你,别人给你一身送死装,你还沾沾自喜。”

    程愚笑而不语。

    程愚很喜欢这个表情,前世就专门练过。

    有首诗形容的很好。

    “无限的神秘

    何处寻它?

    微笑之后,

    言语之前,

    便是无限的神秘了。”

    程愚遇事不决,笑而不语,面对嘲讽,笑而不语,被人恭维,同样笑而不语。

    法河还真猜不透程愚的想法,一边说,一边观察程愚的表情。

    “你看你,铜炉表面没有经过油浸,所以表面光泽不一。

    抛光也没有做过,但你为了决斗,部分进行了打磨,想把它做成快速发射香弹的器物。

    但这样做太天真了,因为你敬香的时间不够,香的味道只在表面上,完全没有进到里面去,放进香炉的香弹就被冲淡了。

    好好的一颗麝香弹。

    让你用的是既没有香味又没有香弹味,失败!

    炉盖没有闭合百次,延迟太多,失败!

    炉嘴没有经过香弹洗礼,阻塞严重,失败!

    特别是决斗竟然只能拿出稀烂的麝香,失败中的失败!

    最惨的就是这身衣服了,花里胡哨,拖泥带水,你有没有搞错?

    哎,我们是决斗哎。

    是看谁闪的快,有没有?

    你这样让我赢了很没有成就感好不好?”

    程愚定制的东西,暂时还没有送到,只能使用之前的铜炉,对于法河自然是不够看的。

    “杀鸡焉用宰牛刀”,程愚见法河劈里啪啦一大串,只回一句。

    “你这话说的有道理!”法河见状竟然收起了两个禅炉,只留一个悬于身前。

    底下顿时一阵“吁”声。

    影子还在缓缓移动,下面人见法河是个话痨,也颇感新奇。

    高八八感叹,“这就是高手风范?”

    高三没好气的说,“高手就该惜字如金?能赢,才是高手。”

    高八不服气,“能赢又冷酷,岂不是高手中的高手?”

    高三八综合了一下,“高手不管干什么都是高手。”

    高三和高八对视了一眼,“难得没说蠢话。”

    影子终于接触到了血点。

    法河身子微动,程愚也随之微动。

    双眼灌注灵气死死盯住法河,眼窍神通用在决斗竟然出奇的契合。

    双方只是身体和脚步微动,却都没有发出香弹。

    程愚前世是格斗游戏的高手,一切能通过积累优势击败对手的活动,程愚都喜欢参加。

    格斗游戏归根结底就是两个字:择与势。

    择是猜测对方要干什么,我该怎么应对,简单来说就是斗心眼。

    势则更为玄妙一些,客观上指的是双方的对峙距离,不同的距离蕴含着不同的进攻套路。而主观上则是一种进攻和压迫的气势。

    对战之时,移动到合适的自己的进攻位置,快速的发动进攻,通过一波快速的择,逼迫对方犯错,进而通过连击打出气势,赢得胜利。

    这些理论同样适用于今天的决斗。

    法河见程愚盯得极紧,丝毫不为言语所乱,第一轮打快速香弹的想法就破产了,只能通过轻微移动和调整身体朝向来寻找机会,程愚仍然丝毫没有破绽。

    眼窍持续消耗灵气中,程愚有点头昏脑胀。

    感觉对面法河的身体重心就如流动的风一样,无法捉摸,自己冒然出手只怕身陷被动。

    竹竿的影子眼看就要慢慢划过血点,两人还一弹未出。

    最后的时刻,法河干脆将禅炉放下,摊开双手,“小兄弟,我让你先……”

    话还未说完,程愚手上的铜炉冒出一股白烟。

    法河应声倒地,底下一片哗然。

    “这,这,我没有看错吧?”

    “狗屁的西湖第一香客”

    “我上我也行啊。”

    影子没一会就完全移出血点,面对一直保持警惕的程愚,法河一跃而起。

    一只手从胸前平摊着向前伸出,上面静静躺着那颗麝香弹,“准头和时机都相当不错!”

    程愚继续笑而不语。

    “你小子是兔子吧?这么谨慎的,没想着趁机给我补两发?”

    “前辈的戏这么精彩,晚辈一时看的呆了,忘了可以补两枪了。”

    下面嘘声一片,倒有一大半是针对法河的。

    程愚也觉得越来越棘手,姜是老的辣,还真是一个千古真理。

    第一轮交锋,法河同样毫无破绽,还以言语攻击,假装中弹来引诱自己。

    最主要的是,法河豪不托大,丝毫没有偶像包袱。

    小看天下英雄喽。

    “老猫在调戏老鼠了”,庄山心里想着。准备暂时按兵不动,继续观望两轮。

    孟尝君一直盯着场上的局面,此时对身边的二小姐说,“法河对程小友倒是重视的很呐。我看,决斗归决斗,最好就不要伤及性命了吧?”

    “年轻人,败就败了,有和前辈竞胜的心气就很好。”二小姐点头应道。

    “只怕香弹无眼”,狐族的老妈子担忧的说,“要不孟尝君跟法河说说?”

    “胡三尾,我孟尝君什么时候在金山寺能说上话了?”孟尝君语气有些冷,老妈子在他眼中,似是连名字都不配拥有。

    “胡伶失言了。”老妈子万福一个,不再说话。

    影是孟尝君请来协助二小姐的,所以白雀才和二小姐多有合作。虽然不知道影为什么又派出黑龙前来高老庄,但孟尝君是希望黑龙和白雀两人能够合作的。两人决斗,对孟尝君来说纯属节外生枝,心情自然不好。

    对二小姐而言,二者皆可死,最好两败俱伤。已经用不到,也用不动这两个人了,已经从助力变成了隐患。没有亲自下杀手,纯粹是因为牵涉太多。

    众人各怀心思,竹竿的影子也慢慢触到第二个血点。场上众人都开始紧紧盯着一动不动的两人,只有庄山扫过高萝离开的身影,有些遗憾没有找个方法困住她。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