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王请就位 第六十一章 庄山的算计

时间:2020-10-26作者:萌萌的神气

    庄山为了今天的决斗做了很多准备,必须让程愚即使不死也成为一个废人。

    他一直想不明白一件事。

    程愚,怎么突然和变了一个人一样。进入高家外门不到一个月,顺风顺水,获得几位大小姐的青睐。这让庄山生出一股巨大的危机感。

    他敢于搏机遇,因此也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成功的关键就是把一些失败的因素掐死在萌芽状态。

    二小姐提出庄山作为今天决斗的裁判,法河没意见,程愚被人为缺席。庄山把这当作一个确保干掉对手的机会。

    庄山来到裁判独立的树屋,决定再次确认今天几个方面万无一失。

    先是对程愚恨之入骨的庄谋。

    “全高老庄的香料都封锁了吗?”

    “昨天你下达指令之后,我已经让所有的店主都不在这两天卖香料。这个面子,他们还是会给高家的。”

    “有什么特殊情况?”

    “一些阳奉阴违的店家,我索性自己把所有的香料买空。对了,昨天程愚去了鲁家炼器,不管他订做了什么,我都会盯住鲁家的铺子,让他们什么送不过来。”

    “做的不错。”

    “看不惯他那副占据道德制高点的样子!都是攀附权贵,他凭什么对我指指点点。”

    “好了,不要激动,你去办事吧,事成之后,我会将庄家的资源更多往你这边倾斜。”

    庄谋得到允诺,高兴的走了,庄山又秘密见了树屋的一个老仆。

    “程愚出场的地方确定了?”

    “确定了。我在场地那处的下方安放了一个特殊爆弹,可以通过爆炸使他脚下的地面轻微震动。”

    “轻微震动就够了,关键时刻作用会放大十倍百倍。”

    “三米之内,你使用这个装置,即可引爆炸弹。”

    “好了,你可以走了。我为你准备了充足的灵石,你去五庄城隐姓埋名,不要再回来了。”

    接下来该见几个煽风点火的人了。

    几个人在另一个隐蔽的屋子内,庄山没有露脸,隔着帘子问其中领头的,“听说你们很多时候能变相的操纵斗技比赛的结果?“

    “也没那么玄乎,无非是找准时机,刺激一下场上的斗士罢了?”

    “哦?怎么说?”

    “大概就是斗士不想下死手的时候,我们就高喊放水,黑幕。斗士想下死手的时候,我们就惊呼野兽,暴徒。”

    “听你说起来简单,这话术掌握起来也没那么容易。切入时机、煽动性、感染力都得有吧。”

    “公子谬赞了,混口饭吃罢了”

    “好,今天的决斗即使瞬间见结果,你们的报酬也不会少。”

    庄山回到独立树屋,又静静地梳理了一遍。

    天,程愚的方向是逆风。

    地,程愚的脚下埋了爆弹。

    器,程愚的香弹来源受到限制。

    势,程愚会受到全场的讽刺和嘲讽。

    虽然已经做了所有准备,可最终上场人不是自己,感觉还是不踏实。换个角度,如果自己是程愚,那自己是绝对不会参与这场决斗的。

    缺了最重要的“人“这个因素,得去见见法河和程愚探探口风。

    庄山作为裁判先进了法河的树屋。

    法河笑呵呵的问道,“又想到什么鬼点子了?是不是想我死了,你就干净了?”

    “法河高僧若是败了,这半年做的事情,不会给泄露出去吧?”

    “你有些小聪明,但别聪明反被聪明误。你这老不死的,可别怪贫僧没有提前警告你。”

    “我觉得,你低估程愚了。你不应该和他公平决斗。”庄山笑容不变的说着。

    “一只蝼蚁,滚吧!我法河做事,什么时候需要一个变态来指指点点了。”

    “那我走了,只是让你知道,三位小姐都对他有所图,你这边不直接一点,怕是要误事啊。”

    法河闭目养神,不再理他。干净利落的赢下这一场,自己在高老庄这个舞台上的大戏就要落幕了。

    庄山最后来到程愚的屋子里。

    左势拿着两套衣服,戒备的站在一边。

    “借一步说话?“庄山对程愚说道。

    程愚坐在上首一动不动,“有话直说,有屁快放。”

    “好,那就直说!近日庄子外面突然出现一只野人。我们怀疑你和野人有过接触,对不对?!”

    “对你大爷,滚!”这种诈术纯属膈应人。

    “谁知道呢,总是需要程师弟配合调查。先不打扰了,乱了师弟的心,被那和尚不费吹灰之力赢下,我们高老庄的面子就丢光了。”

    “高老庄的面子从来不是你这种人挣来的。”程愚淡淡的说着,高一及他们这些老前辈,在末世之中,使高老庄存立天地,这才是面子。

    庄山也淡淡一笑,看着程愚像在看死人一个。

    树屋四面的广场已经坐满了人,由于有大人物在场,不显得喧闹,但大家的热情都已经被点燃起来,场上一股躁动的气息。

    几个漂亮的姑娘在场子上舞罢,庄山来到正面广场的圆形场地上,激昂的大声宣布,“接下来就是西湖区第一香客法河跟我们高老庄新星程愚之间的香客决斗。大家一定期待已久了,有请双方选手!”

    就见法河趾高气昂步入场地之中,摆了几个姿势,周围喝彩声四起。而对面却一直未见程愚身影。

    法河正寻思他是不是临阵退缩之际,突然从上方树屋内跳出一个身穿华丽符袍的身影。

    身影两旁炸开两朵烟花,五颜六色,夺人眼目。

    只见程小爷朗声道,“你我同为香客,此刻丰姿高下立判。穷和尚一名怎当得起西湖第一香客的风流。”

    夫子准备的衣饰,庄重而又奢侈,胸口一个神树的刺绣。

    “若是选小相公,我法河保举你当头名。”

    程愚落地也不应声,潇洒的绕场一周。站定之后,甩了甩符袍的长摆。

    法河见这幅情形,低头瞅了瞅自己泛白的袈裟,熄了叫阵扰敌之心。

    此时程愚手一抖拿出铜炉。

    炉举平胸,香悬两旁,藏器于身,待时而动。

    法河见状也是唐郎郎取出一串铜炉。

    持炉侧立,双足点地,运气提神。

    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心观丹田,蓄势待发。

    欲知战况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