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王请就位 第五十四章 西湖区第一香客白雀

时间:2020-10-26作者:萌萌的神气

    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当有人喊刀下留人的时候,就是幕后老板来捞人的时候。

    早干吗去了?

    程愚不吃这一套。

    想让我死的人,都必须死。

    拾遗小鬼听到外面的喊声,再看程愚不为所动的样子,黑色的炉口突然变得可怕起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大仙饶命!”

    程愚注意到了它眼底的一丝狠厉,毫无征兆的按下了炉盖。

    一道白练如长虹贯空般射出。

    白练喷出炉口的一刹那,门外就有一道青烟远远袭来,击中白练。虽然准度十足,却没能撼动祗精香分毫。

    祗精香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形,击碎了拾遗小鬼的脑袋。

    随着击杀小鬼,程愚感觉自己如同获取了经验值一般,对手上的铜炉更为的熟稔,这不唯物,但很仙侠。

    后座力去除。能够平稳的连发。

    快速换香。能够瞬间将香上满香炉。

    过热冷却。香炉在连续射击后不需要冷却等待。

    程愚好像瞬间解锁了很多和香客相关的能力,这小鬼是条大鱼!

    一颗黑色的珠子掉落地上,不甘的滚来滚去,那是小鬼最后的嘶吼,“你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我拾遗小鬼罪不至死啊~”。

    白雀转瞬就冲了进来,看到地上的珠子,不由轻吟一声佛号,“阿弥陀佛”

    程愚捡起珠子,塞入怀内,“没人教你们进屋先敲门吗?”

    “不是让你等等了吗?为什么非要杀了他呢?”

    “我程愚一生行事,何须向人解释!”

    白雀眉头拧了起来,“既然如此,不知能否将这个珠子交易给贫僧?作为同僚,应该互相帮衬,互通有无。你觉得呢?”

    程愚注意到和尚手中也拿着一个禅炉,炉口的方向朝着自己默默的动了几毫米。

    程愚豪爽的哈哈大笑,顺势将炉口默默对准了和尚,“我觉得没有必要。”

    白雀露出和煦的笑容,“如果我必须要这个珠子呢?”,禅炉对准了程愚。

    “要不你试试?反正珠子在我胸前还没暖热。”程愚拍了拍手上的香炉,异香盈室。

    白雀死死的盯住程愚,程愚毫不示弱。

    程愚赌白雀不敢在铁匠的院落暴起杀人。事实上,能放他进来已经很给面子了。

    “不愧是黑龙,一个分身就能入道,法河佩服”,白雀将右手上的禅炉放在桌上,左手负后,“这样可以谈一谈了?”

    “我这个人就是多疑,要不你把那支手也拿出来吧”,程愚仍然持炉对着法河,装作不好意思的说。

    “哎呀,我竟然忘了我带着两个禅炉呢,罪过,罪过……这次没有了,出家人不打诳语。”

    “你胯间那么大一坨是什么啊?你一和尚,是不是有些浪费啊?”

    “哎呦,我那该死的师弟,竟然趁我不注意在我胯间又塞了一个香炉,你说可气不可气,回头我一定说他!”

    程愚的炉口始终对着白雀。

    虽然香炉杀鬼最为有效,但却有很多杀人香。

    程愚炉子内的香料,虽然对人毫无杀伤,但是,对对手来说,却永远不知道你的香炉里下一发射出来的会是什么香。

    薛定谔的香。

    法河问道,“香火苹果哪来的?”

    “哪有上来就问问题的?信息就是金钱。”

    “也罢,神婆果然无情,过河拆桥的一把好手。”

    程愚在地下城见到白雀,就知道他和三小姐之间有交易。而香火苹果相当于强送给自己,这是算准了自己会诱杀小鬼?

    三小姐愿意卖出白雀结束剥皮调查,是在隐藏什么?

    如果狐狸和小鬼能够制造异魔,那么对待庄西庄北何必多此一举,让他只余皮囊,他们的肉身又去了哪里?

    程愚刚准备套话,白雀自觉失言,凭空取出一把长剑,“这是那小鬼偷来的敕鬼剑,拿来与你换那灵珠如何?”

    程愚沉思片刻,“大家都是香客,不如我们只以此决斗如何?”

    法河哈哈大笑,“你知不知道,贫僧乃是西湖区第一香客?”

    程愚没有感觉,像是听到了东城区金城武一样。

    “你知不知道我这禅炉有多厉害?一式三炉,只需控一,三者同时击发,就问你怕不怕?”

    “你知不知道我的香有多厉害?乃是当年法海祖师开过光的。”

    “你知不知道我的眼力有多强?百步之外,能见母蚊的四只娇俏长腿。”

    “你知不知道,你简直对力量一无所知!”

    白雀连续四句发问,程愚真没想到他是一个话痨。

    “别废话了,这小鬼让你获利颇丰吧?再拿一些出来,让我觉得是对等的赌注。”

    法河无可奈何,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记起一物。

    乃是打死一个蛇精之后缴获的。

    “如意,如意,随我心意”,法河又拿出一件宝物,玉如意。

    “这如意可化作十八般兵器,配上这把剑,贫僧的诚意很足了。”

    程愚眼前一亮,却装作淡定的默默点了点头。“可以。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时间地点由我决定。”

    法河笑道,“如你所愿。已经很久没有向西湖区人民展现自己的高僧风采了。”

    法河虽然一会淡然,一会絮叨,一会又洋洋得意,但程愚始终死死的盯着他,炉口自始至终没有脱离法河。

    法河终于笑着退出了屋,程愚仍然盯着门,没有放松警惕。

    果然,一分钟后,门咚咚咚的敲响了,“有人吗?贫僧法河,正在很有礼貌的敲门,提醒一句,这次决斗生死自负哦。”

    “没人,滚!”

    “愿生命之神护佑着你!”

    “愿生命之神护佑着你!”程愚虽不情愿,也规规矩矩的回了一句,这可以算作两人之间的契约达成。

    几分钟后,确定法河已经走了,程愚才松懈下来。

    和尚不遵守戒律,开始追求真性情。让程愚感觉和老处女得了公主病一样尴尬。

    之所以要和白雀决斗,一是在契约限制可以将白雀如同狙击手一样的暗杀转到决斗这种明处,对自己有利;二是程愚并不想白雀这个关键人物离开高老庄,失了线索。

    至于未来的决斗,程愚一点都不慌,区区西湖区第一香客,和自己这个来自枪械国度的精神西部牛仔对决,还差得远呢。

    况且,有了这玉如意,就相当于有了让人炼器的最佳3d模型。法河不识货,程愚却感觉很惊喜,不由的想起一首歌。

    “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