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王请就位 第三十八章 夜会小狐狸

时间:2020-10-14作者:萌萌的神气

    灵鉴的设计者真是个天才,就只是这简单的一个加密,就让灵签的安全性提升了一个层级。

    谁会知道别人第一次输入了多少灵气……针对这种情况,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黑客这种职业。

    或许等自己的灵气更强大,对灵气的控制更精细的时候,圣光术就可以无极调光,也许有效。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灵签又来了消息。

    “白素忘了给你说了。”

    “白素一定得记住第一次输入的灵气量,错误次数太多的话,灵签会自动销毁。”

    “白素商会还会派出探事人来处理相关事情。他们可是铁面无私六亲不认。”

    “白素哈哈哈哈,当别人的老师,感觉好爽。”

    “白素你睡了吗?”

    程愚眼看着自己的灵石数量变成了,白素终于是刹住了车。

    以后再也不主动联系白素了。刚发完誓,灵鉴上的灵石数量突然变成了。

    随即一行行的数字依次显示,“你的奴隶胡柔消费如下

    买六斛珠,做垂珠眉,灵石。

    买玉钗数支,做飞仙髻,灵石。

    菟丝子、荩草、干姜、松实各少许,入药,灵石。

    乌鱼蛋、鸡汤、蘑菇,烹制,灵石。

    《英雄志》打赏,灵石。”

    程愚有一种自己在外面辛苦打工,家里却有个败家娘们的感觉。这吃穿用度……小狐狸还真警告过自己。

    《英雄志》是五庄城发行的连载读物,程愚也很喜欢。给书打赏,程愚觉得很应该。除此之外。其它的就有必要马上去和小狐狸说道说道了。

    程愚独自一人偷偷走出院门,外面漆黑一片,除了庄北的灯火,近处伸手不见五指。

    市集晚上也都关门了,但四楼的几个窗户还亮着灯。

    如同有心电感应一般,胡柔从窗户里面探出了头。

    屋内的烛光洒落窗口的美人,让她变得暧昧起来。

    一个树藤从窗口垂下。

    此情此景,此时的程愚变成了文艺的程愚。

    想起了罗密欧和朱丽叶;

    想起了梁山伯和祝英台;

    想起了张生和崔莺莺;

    ……

    从窗户跳入屋内。

    胡柔此时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腰间系着一个蓝色的带子。

    没有了初见的端庄范,一蹦一跳的走到封陌跟前。

    波动!摇晃!

    如同少女卷轴中最细致的骨骼搭配上最好的材质调整出的最完美动作。

    此时的程愚变成了的程愚。

    想起了纣王和妲己;

    想起了嫪毐和赵太后;

    想起了西门庆和潘锦莲;

    ……

    胡柔做出一个嘘的动作,示意程愚不要闹出动静。然后轻轻的说,“主人,今日的账单发给你了哟,小奴可节省了,只花了不到平日的一半。”

    程愚本准备上来就劈头盖脸的批评胡柔骄奢淫逸,可是见她飞仙髻和垂珠眉,衬得小脸更加美艳无匹,话就咽了回去。

    更何况,色心被勾起来了,钱算个什么事……

    “无妨!”

    胡柔听闻,凶巴巴的说,“主人可真会扮猪吃老虎呢,有灵鉴还遮遮掩掩,害我中了你的圈套。要是知道主人是个大富豪,我的卖身契怎么可能只填一万……”

    “超过一万,就不买了。”

    胡柔忍了忍,“奴家在这里住了月余,欠下了上万灵石,主人你可得帮我啊。他们威胁我说让我去青楼还债,主人忍心小奴被人逼良为娼吗?”

    “可以解约吗?”望着胡柔可怜兮兮的大眼睛,程愚给她的演技打上浮夸的标签。

    “你个铁公鸡!”胡柔终于怒火上头,“我没钱了!给钱!解约也行,契约费不退!”

    程愚不由的笑出声来,转身去查看这个屋里里面的摆设。

    屋里一个玉制的小隔间,从外面看去,里面完全不透光。隔间顶部安排了几个硕大的明珠。

    “这里是干什么的?”

    胡柔见程愚不是色令智昏,只知道掏钱的老色批,只能不情不愿的回答,“这是专门的影像室。”

    见程愚不明白,有些鄙夷的继续解释,“就是将奴隶的形象提前制成玉册,方便客人查看。”

    “这个怎么工作?”

    胡柔从旁边拿出一颗留影珠,珠子连接着一个黑箱,里面应该是层层叠叠的玉片。

    程愚好奇的走过去,第一次见这个世界的相机。

    “脱吧。”拿着玉珠的胡柔变得很专注,很兴奋。

    “脱?”

    “隔着衣服影响效果!”

    程愚不知道她的话多少真多少假,此时的程愚变成了贪玩的程愚。

    一会化作米隆的掷铁饼者;

    一会化作米开朗基罗的大卫;

    一会化作罗丹的思想者

    ……

    “没想到你还挺会摆姿势的嘛”,胡柔耳目一新,拍的很是过瘾。

    “我来试试!程愚顺手拿过胡柔手上的留影珠。

    “你不行!”

    “主人干什么都可以!”

    胡柔郁闷的站在了隔间里。

    “怎么不脱?”

    “脱了衣服影响效果!”

    “……”

    一番争执后。

    影像室的光聚在了胡柔身上,狐族的体质果然和人类不同。封陌感觉眼睛移不开了。

    “主人,你鼻子怎么流血了?!”胡柔说话间就要上前,封陌忙伸手制止,“你站好,就站那里,别过来!”

    一柱香之后,终于拍完了,程愚觉得自己有些营养不良。

    此时的程愚是无欲无求的封陌。

    想起了坐怀不乱柳下惠;

    想起了缩屋称贞颜叔子;

    想起了不近女色唐三藏;

    ……

    满脸通红的胡柔检视了所有的玉片,被程愚的专业能力给震撼到了。

    “你又来骗小奴了,以前没有用过留影珠,怎么可能这么娴熟?”

    程愚做到旁边的躺椅上,对胡柔招了招手。

    “给爷唱个曲。”

    胡柔舞罢

    “给爷上个茶。”

    胡柔上茶

    “有什么可玩?”

    胡柔开始觉得这个主人有那花天酒地的范,合了自己胃口,便笑意吟吟的说,“摘星贯月主人可玩过?”

    “哦?”

    “与那投壶类似,只是用奴家弓鞋,掷果其中,主人想不要和奴家比一比?”

    ……

    一晚愉快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迎着晨时的亮光,程愚想这灵石花的,值!    。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