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王请就位 第二十四章 高老庄年度新星

时间:2020-10-14作者:萌萌的神气

    庄山看高萝诡异的表情,以为这酒极其难喝,高兴的走上前来,“看高萝小姐的表情,必然是难以下咽。我告诉你,不是什么东西兑在一起,都能成为美酒的。”

    高萝奇怪的看了一眼庄山,正要说话,程愚抬手制止了它。

    掀开台上的布,数杯调好的酒整齐的摆放成心形,“献给你,我亲爱的……小媳妇。”

    高萝心里如同在擂鼓,脸上瞬间红透,一拳砸在台上,“哼!好喝。”

    庄山不可思议的走上前来,难以相信从未酿过酒的人能调制出好酒。拿起一杯,一饮而尽。

    脸上的表情从不以为意,到难以置信,再到尴尬讪笑,一气呵成。

    夫子上前拿起一杯轻品,不由捻须叹道,“此酒真乃母牛追公牛——牛逼极了。”

    左势闻言捂脸,“老师,太粗鄙了,不用强行展露您的才华。”

    有下人拿起一杯递给了台上酿酒工坊的东家——一个头发一丝不苟梳在脑后,绑成一个头辫的大叔——高九。

    高九拿杯,饮酒,砸唇的动作和头发一样一丝不苟,半响后,只说两字,“好酒。”

    程愚在下方遥敬高九一杯,“我也是偶然得到这个酒方,还望工坊能制作一批,与大家同享”

    高九微笑点头。

    测试全部完成,目的也是要给典礼助兴。夫子将制作的兵粮丸、香料当场撒给场下的男男女女。让男的更威猛,女的更诱人。

    大小姐笑容满面的看着程愚,越看越喜欢。撇了一眼二小姐,又扫了一眼三小姐,“没异议吧?”

    二小姐轻哼了一声,三小姐无动于衷。

    夫子得到授意,上前牵起程愚的手,高高举起,“姑娘们,小伙子们,让我们一起为今年的高老庄年度新星欢呼……他,就,是,程!愚!”

    下面的气氛本就已经非常火热,此时更是所有人齐声高呼,“程愚!程愚!程愚!”

    这是每年高老庄最重要的一个头衔。

    也是所有高老庄年轻人心中的偶像。

    夫子将程愚拉到最中间,“让我们的程愚说两句。”

    程愚微微低头,接收着所有人或好奇、或挑逗、或羡慕、或嫉恨的目光,直到场上再无杂声。

    沉默。

    程愚慢慢抬起头。

    程愚缓缓抬起手。

    声音发出,如同从深谷直冲天际。

    “爽起来!不要停!”

    火山顿时引爆。场下的年轻人一起冲了上来,将程愚高高举起,抛飞,传递……

    ……

    日光消失了,广场上的人仍然没有散去。一堆大大的篝火升起,晚会继续。

    程愚一直被姑娘们团团包围,好不容易才借着尿遁躲到了场边的阴影里。

    衣服已经一褛一褛的挂在身上,脸上的妆也全花了,这些女流氓可太厉害了。

    本来程愚还挺开心获得新星头衔,代表着自己拥有了对所有未婚女性的无限开火权。

    现在想来,不要也罢,毕竟弹药不是无限的。

    程愚看着蒙面人径直走向自己。

    “邀请你参加后日午后的拍卖会。”

    “参加可以,露出你的脸。”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程愚本能的拒绝。

    “三个月一次的拍卖会,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参加的。”

    “没兴趣。”

    “你!”蒙面人有些生气,绕着程愚转了两圈,火气消退,“倒是个有意思的人”

    “还有没有事,那边姑娘还等着我呢”

    “届时我会去请你的。”

    蒙面人转头看见走过来后等在一边,唇红齿白的左势,又看了看如同被蹂躏过的俏公子程愚,再次点头,“你,果然有意思。”

    程愚白眼一翻,懒得再理他。

    左势带着仰慕的目光走进程愚,“大哥果然是最厉害的。”

    程愚回忆起初见时,三次入怀的恐惧,略略拉开两人的距离,坐了下来。

    左势却毫不犹豫贴着程愚坐来,两人转头相望,四目相接。

    程愚忙缩肛提臀,正襟危坐,“小左啊……大哥呢……还是喜欢女人的。”

    左势大而化之揽着程愚的肩,“美丽的女人,是男人的生命之光,活力之泉,我深深的理解大哥,也深深的欣赏大哥。”

    程愚推开左势,“你我相见不过数次,大哥有什么地方让你欣赏,大哥改还不行吗?”

    左势羞涩一笑,“我发现大哥是个与众不同的人,与高老庄所有的人都不同,你走路的姿势,不说话时的小动作,看人的眼神,全都与这里格格不入,但又让人觉得很对味。”

    左势还是人畜无害的表情,程愚心里却惊涛骇浪一般。

    这些小细节,会暴露很多问题,对于有心人来说,甚至会暴露出程愚不是程愚的问题。

    好在程愚以前没有见过左势,这个男人的第六感挺可怕的。

    “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大哥只是更率性一些罢了。”

    左势双眼放光,“愿跟随大哥,戏耍人间。”

    事态的发展感觉要失控的样子,程愚一巴掌拍在左势头上,“滚!金姑娘来找你大哥了”

    左势看了眼俏立一边的金镶玉,对大哥的佩服之情更加难以抑制,“大哥,金姑娘可是把我赶出去好几次,你们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又抢我的妞?”

    “岂敢,岂敢,只是夫子分给我的课业。”

    金镶玉走上前来,站到程愚旁边,对着左势微一点头,做出送客的表情。

    左势对程愚做出一副“我懂”的表情,高兴的走了。

    金镶玉抱着一套新的锦衣,“我看公子的衣服破了,便将这几日不眠不休做的衣服给你拿来了。”

    说罢,便温柔的帮程愚穿上新的锦衣,尺寸非常合适。

    “那日公子晕倒,奴家便私自量了公子的所有尺寸,希望公子不要介意。”

    程愚张开双臂看了看这套衣服,材质,剪裁,都是顶级。

    “公子穿上这衣服,果然更加风神俊朗,奴家的心都开始砰砰的跳了”,金镶玉走进程愚拿起她的手,“不信公子摸摸看。”

    管它是不是糖衣炮弹,糖衣吃了再说。

    程愚正要拥住金镶玉,远处摇摇晃晃的跑来一人,直接将金镶玉撞到一边,正是双颊通红,喝醉了的高萝。

    “不如我来帮你摸摸?”高萝乜斜着眼睛望着金镶玉,满嘴的酒气全都喷到了程愚脸上。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