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王请就位 第二十二章 德智体美劳

时间:2020-10-14作者:萌萌的神气

    程愚很享受这种成为焦点的感觉,虽然一大半男人看的是身后两位大美人,但不影响自己闪亮登场。

    顾盼之间,第五方阵中间有个姑娘最积极的在和自己招手。

    姨娘和金镶玉虽然没能上台,但都在方阵前有自己特定的座位。

    程愚径直走向那个姑娘。所过之处,大家自然而然的为程愚分出道路。

    姑娘激动的脸蛋通红,恨不得原地爆炸。正是之前穿着匠师袍的小姑娘。

    程愚走到姑娘面前,她突然变得害羞起来,“阿爹今天有事没来,你坐这里吧。”

    程愚微笑着伸出手,想要来一招摸头杀。旁边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一个手握住程愚,“还是个孩子……”

    程愚一愣,使劲捏了捏大妈一看就是娇生惯养,不事生产,专门欺负老公孩子的细嫩小手。

    姑娘伸手打开两人,“这是我阿母。”

    “夫人真是保养得宜啊,我还以为你们是一对姐妹花呢”,程愚笑呵呵的走到两人中间坐下。

    大妈笑容灿烂,“长耕的田才长势好”,说罢一扭腰肢,挤在了程愚和女儿之间。

    美妇的腰不是腰,是夺命三郎的弯刀。

    程愚感觉中了一刀。

    场下这点小骚动过后,老者又回到了场子正中。

    音乐再起,“他的名字是……大小姐钦定,医馆之希望,黑猪猎杀者,程~~~愚!”

    老者照本宣科,说完扫视全场,看是哪位幸运儿得了大小姐的青睐。

    程愚活力满满的跑到五号方阵前,看着刚才要驱赶自己的老头。

    老头尴尬的说,“真是女婿认不得丈人——有眼不识泰山,常听我那爱徒左势提起你,果然英雄少年。”

    这是书院夫子啊,刚才的轻佻草率了。书院成立的一年间程愚从未去读书。

    程愚刚想认真的行个礼,老头突然贴过来,小声说道,“我早上看萝丫头,是被你勾了魂?您可真是那城墙上的守卫——高手。”

    “岂敢岂敢。”

    “莫要谦虚,高家近百年轻弟子,就你有进展。改日来我书院,我们坐而论道。”

    程愚和夫子相对一笑,确认了眼神,同道中人。

    夫子继续将剩余四位灵种请到场上。

    二小姐推荐:金镶玉的丫鬟小二黑,个子矮小,皮肤黝黑;

    夫子推荐:仙苗左势;

    庄家推荐:庄家看门人,山羊胡庄山;

    拍卖所推荐:从未露过面的一位术算天才,出场时戴着面具,穿着宽大黑袍,不知是男是女。

    五人站定在台子上,夫子变得面容整肃,抬起双手祈天,乐声也变得大气恢弘起来。

    广场正中的地下轰隆隆的升起一座巨大的玉制雕像。

    雕像手持钱袋和铁锤,面目模糊,正是工匠与商人之神。高老庄靠着作坊和贸易立足,只敬这唯一的神祗。

    夫子变成了临时的祭司,主持敬神大礼,众人按部就班完成了整个仪式。

    程愚只知道这个世界有九位神祗,具体哪九位,平日并未在意。但此时程愚拜神比谁都用心,在一个唯心主义的世界里,虔诚或许能保命。

    大礼结束,夫子也变得轻松了许多,“接下来就是对五位灵种的考验,如若通过,便可成为高老庄的栋梁,获得修行资源,习得修行之法。而其中评价最高的一位,会获得三位小姐的奖励,请诸位努力。”

    场上五人风采各异,让围观的方阵掀起了一波波热浪。

    “这次的考验共分五个部分,可以用五个字来概括”

    程愚心中暗想,不会是“仁义礼智信”什么的吧。身处末世,不该如此教条。

    夫子顿了顿,继续说道,“德!智!体!美!劳!”

    场下顿时变得鸦雀无声,都在等着夫子继续说明,而程愚心里却充满了莫名其妙,“四有新人选拔吗?”

    “第一个部分考验便是德,处事的选择。我有一个曾亲身经历的处境,想借此问一下五位年轻人,你们遇到会作何选择。”

    程愚对于各种道德困境其实不太感冒,不同的语境内,是无私的圣母,还是精致的利己主义,其实可以按需切换。

    夫子娓娓道来,“我一位弟子的妻子患了一种罕见的疾病,马上就要死了。唯一的希望就是药师刚研究的新药,价格非常昂贵。这种药的成本只有200灵石,但药师联盟却要卖2灵晶。我那弟子全部身家也只有1000灵石。他把所有灵石都给了药师,然而药师还是拒绝了。同时也拒绝了赊欠的要求。绝望中,我那弟子考虑去药师那里偷药。你们觉得我那弟子做的对吗?”

    几个人同时陷入思考,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目的是什么,底下的人也纷纷交头接耳,发表看法。

    庄山首先发言,“我觉得他不应该偷药,监牢是个可怕的地方,坐牢可能会比丧妻更加难受。”

    夫子回道,“如果他的妻子获救,他也可能会更快乐,即使被捕入狱。”

    带着面具的人发出粗哑的,被特殊改造过的声音,“活着大于一切,他当然应该去偷药救人。”

    夫子轻轻一笑,“可是其它人也可能急需这个药呢,难道就不考虑他们的命了吗?”

    丫鬟小二黑接着说,“我还是觉得他应该偷药呢,毕竟药成本只值200,都已经付了1000了,也不算偷了吧……”

    “可是他会因此入狱,意味着他成为了一个坏人”,夫子笑得有些奸诈。

    左势似乎想明白了,激昂的说道,“这是她妻子的期盼,他也想成为一个好丈夫不是吗?这不就是老师你平时一直教育给我的爱之道吗?为爱奉上男人的所有热情和尊严,有什么不可以吗?”

    台下顿时被左势的这句话感染,开始高声鼓掌,一些小姑娘开始有节奏的大喊,“左郎、左郎、左郎……”

    夫子尴尬的嘿嘿一笑,“就剩你了,程愚,你有什么看法?”

    程愚嘿嘿一笑,惫懒的说,“你这师父怎么当的?弟子得了绝症,竟然连1000的救命灵石都舍不得出,怎么为人师表的?看把你那弟子给逼得……”

    夫子闻言一阵吹胡子瞪眼,真是个出人意料的家伙!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