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王请就位 第二十一章 帅不可挡

时间:2020-10-14作者:萌萌的神气

    九月九日,对于高老庄的年轻一辈来说,是最重要的一个日子。

    每年及冠的男子和及笄的女子都会在这一天汇集一处,举行成年礼。

    成年礼除了男男女女的狂欢之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事情,便是新星们的亮相。

    庄家、左家、书院以及各个产业都会有固定的推荐名额。香兰、玉兰、翠兰三位小姐遇到能瞧上眼的后辈,也会安排在这一天公开亮相。

    成年礼上,万众瞩目。根据测试弟子表现出来的能力、才情、潜力,当即决定是否录入门内。特别有前途的弟子,更会成为成年礼上男男女女们追捧的对象。

    往年的成年礼,常有一个弟子带着数名及笄女子一并离开的情况。为强者生下后代,是平凡的女性一生的荣耀。

    程愚对于这一天期待已久,早上又特意修了修头发,选了自己最好的衣服。

    刚到内院,就被姨娘和高萝齐齐拉住。

    高萝昨天愿赌服输之后,跟着程愚回了医馆。整个人服服帖帖的,失去了斗志的感觉。

    “这身装扮太差了,不会有几个女人喜欢你的”,姨娘一脸嫌弃。

    高萝也说,“没有妆容,场下的人会连你的脸都看不清的。”

    程愚无奈的说,“姨娘,我已经穿上最能打的衣服了。”

    刚说完,姨娘从身后拿出一个盒子,“换上这个,我们鱼儿必须得是场上最耀眼的一个。”

    说完一把把程愚推出内院,“萝儿,你一会替小鱼儿上妆”

    高萝兴致不高的样子,姨娘揉了揉她的头,“有更多人喜欢鱼儿,是好事。”

    不一会,程愚再次跃入内院,意气风发。

    如从天而降一穿白小将。

    就见其身长七尺、一双俊目、皂白分明。

    面如冠玉、亮丽透红、端的是华光满面。

    额下光滑,并无须髯。

    内衬皂罗袍、外披蓝锦缎。

    身着白衣白甲白旗靠,上刻二龙戏珠。

    表嵌八宝、轮螺伞盖花罐鱼肠。

    足蹬冷钢护腿靴,身前身后那是百步的威风。

    高萝看的呆了。姨娘也有些微微晃神。

    女人不花痴,只是因为男人不够帅。

    “怎么样?”程愚感觉自己像个唱戏的,非常别扭。

    高萝红着脸走上前去,将程愚按在椅子上,给他抹香敷面,好让整个五官在远处看去更为立体。

    随着一朵茱萸作为簪花插在了程愚的头上,高萝扶着程愚的脸上下左右端详了一番,才满意的说道,“好了。”

    这一折腾,离成年礼的开场,所剩时间已经不多了。

    三人一起走出院门,姨娘和高萝也已经换上了飘逸的长裙,撑着罗伞,一左一右走在程愚身旁。

    程愚看向穿着长裙的高萝,挺小家碧玉的嘛。

    “萝儿妹妹去年测试资质是什么流程?”

    “每年都不相同。”高萝觉得这个问题特别傻。

    高萝有那么多崇拜者,且被大小姐重用,想来表现应是极为优秀。

    高老庄的街道万人空巷,大家都通过东南西北四个石桥去了中心庄园的大广场。

    程愚三人紧赶慢赶,来到庄园西边的石桥。里面的典礼已经快要开始了,桥边除了执守的内门弟子,已经再无人进出,只有金镶玉望眼欲穿的看着这边。

    一身士子装扮,峨冠博带,颇为中性。

    看见程愚三人,金镶玉一路小跑过来,身上有股淡淡的清香。

    对着姨娘深深作了一揖,然后又和高萝颔首见礼,之后才从容不迫的对程愚说,“程公子,奴家来给你助阵了。”

    姨娘受了礼,“怎么突然对我家鱼儿上心起来?”

    “程公子现在可是我的东家,于情于理,奴家都是要来支持的。”

    想起之前在同样位置等不到高萝,程愚故意对金镶玉说,“等多久了?”

    “一早便等在这里了,生怕错过公子”,金镶玉说完便往高萝和程愚中间插来。

    旁边的高萝被挤开,尴尬的拍了拍程愚的肩,“加油,我去大小姐那边。”说罢,一溜烟的跑进了庄园。

    程愚没说什么,当先走了出去,只是身后的美人换成了姨娘和金镶玉。

    广场之上,坐北朝南的高台上坐着高老庄九位位高权重之人,对面共有九个方阵,坐满了今日前来的民众。

    大小姐坐在正中一个青绿色的椅子上,在初升的日头下冒着白气。身上穿着冰丝长袍,显得冷艳而高贵。高萝侍立一旁。

    “开始吧”,这种仪式都搞了几百年了,大小姐没有任何废话,“让他们入场。”

    九个方阵前有五个圆台,代表着今年有五位年轻人被举荐。

    场边奏起了激昂的音乐,在场的少男少女们也合以激烈的掌声和呼喝声。尤其以刚刚弱冠的男孩最为激动,彷佛所有姑娘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

    高台上一个老者,上前走到广场正中,高声宣道,“有请今天第一位灵种”

    “他的名字是……”

    音乐最高潮的时候,万众期待,突然九个方阵后方传来一个突兀的声音,“咱坐哪啊?”

    老者像是一口痰堵在口中,被断了气势,气急大喊,“谁?是谁?典礼都开始了才来,给我赶出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南面入口的方向。

    程愚没想到自己如此亮相。这一身装扮实属降维打击,场上无一合之将。

    “好俊的后生!”一个大妈禁不住说道。

    “哇,只是看他一眼,便感觉肚子里有了异动。”大妈身旁穿着匠师袍小姑娘脸红不已。

    “你那是今早吃多了”,大妈没好气的说。

    “如是能得到他的钟爱,我将来的孩子一定不会像爹那么丑。娘,你说是不是?”

    大妈看了眼程愚身后的两个女人,不忍去打击女儿。

    高台上有几个熟人。

    大小姐在高萝耳边轻语了几句,心情不错。

    大小姐左手边是二小姐,脸上也挂着笑容。后面是庄谋,一脸愤愤的样子,“乱出风头,银样鑞枪头!”

    右手边一个女子,全身都笼罩在一件符文长袍中,只露出一双漆黑的眼眸。应该是三小姐。她的后方站着一名身穿符袍的男子,大概是左家的哪位公子,程愚之前不认识。

    台上其它六人,程愚认出了庄强、高一、高三。还有二位,应该是负责拍卖所和酿酒作坊的大佬,以前没有见过。

    老者见没有人去赶,火气上来,准备亲自上前训斥来人。

    走到跟前,看见姨娘左边撑着伞,金镶玉右边摇着扇,啥狠话也说不出来。

    “老头,我们坐哪,带个路”

    场上哄堂大笑。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