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王请就位 第十五章 春花秋月冬雪夏蝉

时间:2020-10-14作者:萌萌的神气

    庄老爷子听了程愚的话,愣了一下,接着捂着脸嚎啕大哭起来。

    “我庄家世代守护高老庄,抛头颅,洒热血,没想到啊,今天竟然被一个黄口小儿当面训斥。我愧对列祖列宗啊~~泉下数千庄家英烈会戳我脊梁骨啊~~”

    场面顿时变得滑稽而失控。

    “庄爷,今天不是来拉壮丁的。”程愚前世见惯了各种人精。

    “那……来人,把这些东西收了,咱们桌上说。”

    程愚扫了眼地上的女子,原来都是逼真的人偶。这个程度的细节,造价应比几名美艳的奴隶要贵多了。

    “去把二少爷请来,有此少年英雄,也让犬子结识一番。”

    四人围坐大桌,庄重坐在下首,程愚居左,高萝在右。

    不一会厅内就被收拾干净,几个精致的小菜摆了上来,高萝的目光紧紧锁死眼前的烈酒。

    “我们今天是来查两个人”,程愚开门见山。

    庄老爷子四平八稳的坐着,闭着眼,轻轻的晃着脑袋,像是没有听见。

    还是差着份儿呢,大佬只是给大小姐面子,并不会真正的理睬自己,程愚没有得到回应,也就安心下来等这个二少爷前来。

    马仔对马仔,今天的事情看来是要落在他的身上。

    不一会,一个穿着蓑衣戴着三角草帽的男子走了进来。

    程愚感觉这装扮就是一个地道的《江雪》主题cos。

    “你可以走了!”男子进来之后,直接用手指着庄老爷子。

    老爷子嘿嘿一笑,听话的起身走向后堂,离开时,对庄重说,“练你的拳去。”

    庄重轻轻拍拍程愚的肩,径直向自己的二弟走去。

    两人谁也不让。

    “大哥是要为这个人出头吗?我在门内,可从未见过此人”

    庄重对他挥了挥拳,“我的客人!别太过分”,一把推开二弟,走出了屋。

    怎么感觉像是要关门打狗。

    程愚询问的望向高萝,她正好打了个酒嗝,口齿都有些模糊了,“这小子是庄谋,我不喜欢。”

    庄谋直接坐到了上首,“愚蠢的人类,真以为狐假虎威能唬住老不死的?”

    高萝当起甩手掌柜,只喝酒,不说话。

    “不管怎样,这不是和你谈上了么”

    “你算哪颗葱,让高萝和我说!”

    “就是问问庄西和庄北的情况,你们爷俩戏挺多”

    “你不配和我说话!”庄谋伸出两指对着程愚左右摆动。

    “行,高萝,你来问”无冤无仇的,程愚不得不揣测这种恶意是有人指使。

    庄谋得意的将草帽取了下来,鼻孔朝天望向高萝。

    “庄谋!我劝你合作一点,不要让我揍你”,高萝一脸不耐烦。

    “你可以试试。”

    试试就试试。高萝拍桌而起,一拳击向对方面门。

    庄谋冷笑,双手合十,地面瞬时沙化,高萝猝不及防,向后跌倒。

    “荡妇,厉害的只是勾引男人。”

    一个简单的土系术法。庄谋显然是有备而来。

    程愚忙上前扶住马失前蹄,脸色铁青的高萝。

    “你们这种渣滓,也配和我这种天才对敌?”庄谋一脸轻蔑。

    高萝怒火中烧,起身迅猛一拳打在庄谋胸前。

    对方只是微微晃了晃,皮肤变成土褐色,异常坚硬,是土系术法中最常见的石肤术。

    趁着高萝攻击的间隙,庄谋身前地下慢慢钻出几个土人。能够通过特殊材料召唤傀儡,已经是三阶术士的标志。

    程愚知道,有准备的术士是无敌的,不能按照他的节奏走。

    摸了摸腰间封好燃油的小瓷瓶,这是为自己陷入绝路时准备的秘密武器。

    程愚一把扯过高萝,与对面拉开距离,拿出火石点燃小瓷瓶上的布条,猛地向庄谋扔去。

    庄谋托大未闪躲,所在区域顿时变成了一片火海,高萝目瞪口呆。

    土人被火瞬间烧成黑灰。

    而庄谋浑身是火,厉声尖叫,不一会就开始在地上打滚,眼看石肤术就要消退了。

    程愚此时才大踏步走到庄谋身边,使劲的用脚熄火。

    虽说脚脚避开要害,却也踩的庄谋奄奄一息。

    身上的蓑衣全毁了,八成是个土系增幅的法宝。

    程愚不敢下黑手,庄老爷子没有露面,但不代表他没在看。

    程愚一脚踩在庄谋脸上,对上他仇恨的目光,“现在怎么说?”

    庄谋转头不理他。

    程愚蹲下身,一拳打在他的脸上,“现在呢?”

    再一拳,“现在呢?”

    再一拳,“?”

    疾风暴雨般的连环拳,终于打出一个“可以了!”

    程愚盯着脸像猪头的庄谋,再来一拳,“你说可以就可以了?”

    “真的可以了!”庄谋带着一点哭腔,知道不会再有人来管自己了。

    “贱骨头!说”

    “庄西和庄北前晚就没有回来,昨日事发,我们立刻就查了两人,他们最后出现在“管中窥”

    “你是说那间青楼?”

    庄谋十分确定的点了点头。

    程愚转身就走,庄谋的眼神瞬间变得恶毒了起来,却不料程愚又猛然回转。

    “你来吧”,程愚对旁边的高萝说。顺便对着后堂拱手行了一礼。

    高萝早就饥渴难耐。上前,发力,一拳将庄谋送入了梦乡。

    事已至此,高萝只能跟着程愚前往“管中窥”。

    庄子里的产业,程愚理论知识最丰富的就是青楼。

    高老庄的青楼,并不像别处以豪奢取胜,而是以五个树屋,分为五种方式经营,采取末位淘汰制。

    其中春花屋是最大的树屋,也是业绩最好的树屋。

    里面灵气充盈,四时鲜花盛放。可由客人提前指定花香,以花瓣浸泡美姬七日,届时体内自生花香,一日不绝。而且春花屋的姑娘全都是二八芳龄,青春靓丽。

    秋月屋的女子则以身材见长,脸、胸、臀,三处浑圆,皆如秋月。

    而冬雪屋,内里女子俱都身体清凉,肌肤胜雪,夏日里搂抱起来,清凉舒爽。

    夏蝉屋的特色则在于屋内女子均身着薄如蝉翼的丝衣,且自幼学习唱曲,一息十八转那是最低要求。蝉翼如丝,蝉鸣如气,欢好之时,只以吼间轻吟便能让初哥失掉一半魂魄。

    而业绩最差的就是名为“管中窥”的树屋,据说以前这树屋内有高妙的禁制,男人进去虽浑身僵硬,只能隔着一道屏风从小孔窥视,但却能看到自己心心念的女人。现如今却只是一个低端的发泄场所,与其它树屋的雅致差了很多。

    但奇怪的是,虽然低端,花魁金镶玉却是这个树屋的老板。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