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王请就位 第十一章 色胚!我的拳头让你滚

时间:2020-10-14作者:萌萌的神气

    天上的绿幕投下来一层惨淡的光影,映出建筑物的轮廓。

    程愚迈着轻松的步伐向庄子南部的贫民区走去。日间的各式杂货、小型市集都汇集在这个区,是比较有人气的一个地方。

    小黑欢脱的跑前跑后,知道要去见姑娘了。

    高萝初搬出去的时候,并没有选择庄园旁边的内门弟子居舍,而是自己花钱在这边买了一个小院。

    程愚以前来过几次,得到的唯一答复就是“滚”,实惨。

    路上已经没什么人了,程愚老马识途般的来到高萝院前,歪嘴给小黑示意了一下。

    小黑蹲坐地上,昂首望天,一副野狼望月的傲娇模样。

    跟谁俩呢?程愚默默的准备掏出香炉。

    小黑大眼珠子一转,一个弹射起步,冲上了墙头,跳入院内。

    不一会,院子的门从里面轻轻的打开了。

    程愚瞬间进入角色,贼眉鼠眼的四处瞧了瞧,一个跃步进了院内,轻轻的摸了摸小黑的头。

    上次潜入姨娘闺房也是和小黑的完美配合,收获亵衣一件……以及大耳贴子一个。

    院子不大,左边是一口小井,旁边一个木架用来搭晒衣物。

    右边是一个练功假人,在夜晚显得格外瘆人。

    屋子的门轻掩着,透出一丝暖黄色的光,随着微风轻轻晃动,如同程愚此时的心弦。

    仍然是狗子先探路,程愚随后一个懒驴打滚进入屋内。

    外厅只有简单的一桌一椅以及两个靠墙的立柜,弥漫着酒的醇香。

    北面的立柜里面摆满了各色玉瓶,柜帽上刻着一行小字,“北有佳人”,对面的柜子里摆放着一个个竹节,刻着“南有乔木”。

    闻着味,一边是果酒,一边是清酒。

    桌上东倒西歪着很多酒瓶,大概是喝了不少,否则不至于对外间的动静毫无察觉。

    这是真成酒鬼了?

    内室挂着一条轻纱的门帘,夜明珠的光映出,将一个女子的黑色剪影映在了帘上,栩栩如生。

    看这太平公主的身形应该是高萝无疑了。

    高萝或许是在修行,身体的影子在帘上缓慢伸展成各种造型,肌肉绷紧,线条的弧线鬼斧神工。

    一会“十”,

    一会“x”,

    一会“土”,

    一会“大”。

    身上不停有汗珠滚出,滴落,碎在竹床上,如同大珠小珠落玉盘。

    程愚看的喉头发紧,大气都不敢出,很怕高萝突然从帘子对面看见一个“木”,那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体术第一阶需要通过各种手段激发身体的的潜能,有的靠药物,有的靠练习,还有的靠外物刺激,是一个需要水磨功夫的阶段。将身体当作容器锤炼好,之后才涉及到灵气的运用等。

    高萝修炼的是最为艰难的一条路,名为“移山”,身上的任何一条肌肉都需要经过千锤百炼,最终和灵力结合,一拳移山。

    一个女子,有勇气,且有能力做此选择,让庄内所有的糙汉子都佩服不已。

    高萝最终摆出“中”的姿势,细喘声逐渐平息,随后便下床摇摇晃晃去了内室的里侧。

    怅然若失。

    程愚鬼使神差的掀开帘子。高萝背对着门口,正在往旁边一个大大的浴盆里面撒着四时的花朵。程愚想要转身,却怎么也移不开目光。

    高萝撒完花朵香料之后,伸手探了探水温,口中轻轻的“呼”了一声,好像一下子变得慵懒、妩媚了好多,那一声轻吁仿佛把一天的疲惫与不快都呼出了体外,也好似将体外的坚壳和防备卸了下来,露出里面柔嫩的情绪。

    超模般高挑健美的身材,透着运动后的红光,如同一团火在燃烧。

    程愚瞬间被这种柔软打到,落荒而逃,直到屋外窗下,才颓然而坐。

    玩笑归玩笑,总不能失了理智,然后被姑娘一拳爆头吧。

    小黑坐在对面,嘴里叼着一个黑色的布制背褡,纯色的,毫无诱惑力。

    让你偷了么?什么人的你都要!

    程愚怒气冲冲的牵着小黑的耳朵将它赶出院门。

    背褡闻了闻……毫不犹豫的塞入了胸前。

    程愚心中如同猫抓,总觉得此时的高萝亲密而又疏离。

    里面轻轻的吟起了自己白天所作的词,“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小姑娘甜美的爱情幻想,暂时还是不要戳破,等等我再敲门。

    水声、娇呢声、哼唱声、轻语声混成一道细绳,将程愚牢牢的绑在了窗边无法挪步。

    感觉没过多久,里面的动静就停歇了,程愚刚要换个姿势,窗户突然打开。

    高萝双手撑着窗边,如同天鹅一般,探出脖子,望向天空。

    肌肤在昏暗的夜色中顽强的泛着亮色。

    程愚只能继续僵在窗下,眼前就是高萝尖俏的下巴。

    非得此时生起这倚栏待月的雅兴?

    程愚正在心内吐槽,两滴还带有温度的眼泪从高萝脸颊滑落到程愚手上。

    怎么还哭上了?

    女孩子还是不要喝醉的好,会变神经病。

    好在高萝没多久就重新关上了窗,世界又重归静寂。

    都是有故事的人,以后得对这个姑娘好一点。

    又呆了一刻钟,程愚感觉里面没有动静,才重新走到院门外,咚咚咚的敲起门来。

    “高萝,姨娘让我来找你”

    “你还没走呢?”,屋内传出高萝挑衅的声音。

    这……什么时候知道我来的?

    程愚有点方,小看这小娘了。

    “你滚吧,我稍后就过去。”高萝咯咯的轻笑了起来,似乎雪了下午的耻。

    这能忍?!

    程愚顿时邪火上升,连闯三门,气势汹汹的走到跪坐在床上的高萝眼前。

    “从今天开始,没人能让我滚!”

    高萝装作胆怯的缩起手,眼底里含着笑,仰着头,睫毛忽闪,一言不发。

    程愚心中高喊,败了,败了。手一把抄到高萝的后脑勺,低下头去,嘴唇狠狠的贴到了高萝微颤的嘴唇上。

    高萝的身子瞬间僵硬了起来,程愚还来不及品尝甘甜的酒味,只觉一个铁锤重重的砸在了胸前,身子不由自主的倒飞出三米,全身都没了反应。

    高萝斗大的拳头轻轻的晃了晃,“色胚!我的拳头叫你滚!”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