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王请就位 第七章 穿越者抄书有什么可耻的

时间:2020-10-14作者:萌萌的神气

    确认左老爷子一时半会翘不了辫子,程愚自告奋勇,约定此间事罢,便登门行医。

    左家的大腿,能抱是一定要抱的,也能顺便帮姨娘探探情况。

    过往出诊,姨娘都会带上程愚,如果有幸把人治好了,能开顿荤。如果不幸把人治死了,也能蹭个白事的饭。

    实践出真知,对于简单的疾病,程愚已能对症下药。

    左势告退后,高萝盯着他的背影到消失,才轻叹一声,“人与人怎么能差这么多呢?”,说完挑眉望向程愚。

    程愚啧啧嘴,“等你舔到姓左的再来我面前现眼,平胸细腿的男性灭火器,哪来的自信?”

    “粗鄙!”

    高萝脸一下胀的通红,平日里只会哄我,由着我,恨不得跪倒在我裙下的窝囊废怎么突然这么硬气了?

    “有屁快放,挡着道了。”

    高萝眼看就要爆发,又强提起笑容,安慰自己犯不着和废物生气。冷硬的说,“大小姐有请”

    说罢往后方招了招手,两个熟人赶忙跑了过来,正是之前送程愚回家的庄家兄弟。

    此时两人抬着一个藤椅,示意程愚坐上去。

    程愚哈哈大笑,一跃而上,“起轿!那个小婢,前方带路”

    高萝捏紧了拳头,若不是大小姐下令,今天非得像往常一样,一脚踩在他的脖子上,在地上狠狠摩擦。

    一路畅通无阻,很快就到了一处牌楼前。

    高萝不知是狐假虎威,还是在庄内很有人缘,沿路去往中心庄园时,大家都纷纷避让。

    高老庄说起来是个庄,其实占地颇大,中心的庄园可以理解为古代皇城中的内城,周边环绕着护城河。

    经过东南西北四处牌楼后的石桥,便能进入园内。

    藤椅走到桥正中时,远处突然传来刺耳的弹丸破空声。

    “有刺客!”,高萝高喊一声,护在程愚身前。庄西、庄北扔下藤椅,蹲在地上瑟瑟发抖。

    察觉到袭来的黑影时,距离已不足丈许。目标正是程愚。

    “妈的,八成是“雀”这个家伙!”程愚心中暗骂,有些认命的闭上眼睛。

    普通的铁板也挡不住这种狙击枪一样的弹丸。

    “砰”,一声巨响,一个轻盈的身躯倒了过来。

    程愚睁开眼,前方站着高萝,她的肩膀被击穿,一道一指粗的伤痕冒着黑烟。

    高萝大喝一声,上身肉眼可见的膨胀了起来,衣袖纷纷裂开,臂膀肌肉隆起。

    血撒了高萝以及身后的程愚一身,没想到这姑娘竟然修的体术……

    “庄西、庄北。你们带程愚走!”,高萝俯下身,蓄势待发,野性十足。

    马尾、马甲、马靴,像那要奔驰的小野马。

    程愚见两人还在那里抖个不停,上前抓住他们,就要跳入水中。

    手接触到两人的时候,脑中突然浮现

    [尸魔,无意识,接收创造者指令。低级异魔。]

    程愚十分诧异,这两人是尸魔?

    庄西,庄北在被程愚碰触到以后,如同被点燃的火药,双目突然变得血红,狂怒低吼。

    程愚还在发呆,旁边的高萝猛扑过来,挟着程愚坠入河中。

    “啪、啪”,桥上的庄西、庄北接连爆开,脚下的石桥顿时被炸榻掉。

    高萝害怕事情再起变化,对右肩的伤势不管不顾,一把抓起程愚横放在肩上,从水中冲出,往庄园内奔去。

    程愚有些后怕,说好的不再针对自己,都是放屁。再开群聊,得喷死他们。

    还有,高萝这个小姑娘……是个好姑娘。

    庄内听到桥上的动静,不一会便过来数位内门弟子,穿着绣有“高”字的制式长袍。一部分去查看尸骨遍地的现场,一部分将两人护送到日冕厅前。

    高萝此时才松开一口气,恢复纤瘦的身形,将程愚狠狠扔在地上,自己险些摔倒。

    门内传来一个霸气的女声,“贼人已跑远,都散了!程愚和高萝进来。”

    程愚想去搀扶高萝,被瞪开,便跟在踉跄的高萝后面进了大厅。

    厅内上首一个大王椅,一个身材健美的女子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去健身房的都知道,秀肌肉的都不爱穿衣服,这个女人也只是拿纯白的布条裹住某些必要位置。用现在的官话来说,就是比基尼。

    正是大小姐香兰,以同样的胸襟和姨娘交上朋友的奇女子。

    旁边两排方桌,聚义大厅般的布局。

    大小姐随手一抬,一道光束如同从天而降,笼罩住高萝,她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谢大王!“

    程愚也跟着低头行礼,心里思索着昨晚的情况该如何应答。

    “听讲你诗词写好好,系真嘅咩?”

    “……”高萝一脸懵。

    “……”程愚不懵,装作一脸懵。

    “抱歉,抱歉,这几天从行商那里新学了一种讲话方式,觉得好有意思。”

    程愚抬起头,眼睛根本没处放,只能继续低着头,拍马,“大小姐那是有颗年轻的心。”

    “的确,的确。”大小姐哈哈大笑,“话说,你那姨娘整日在我耳边呱噪你多有才华,本王不那么相信,就限你七步之内作词一首,若是平平无奇的话,看我不亲自去挤那乳牛的奶!”

    “谬赞了!”

    作词?没点正事么?我刚刚被刺杀,惊魂未定好不好。

    “来吧!”,大小姐肘撑后方,身子躺平了些,一副看好戏且不容拒绝的样子。

    高萝也盯住程愚,他也配才华二字?

    情书没给自己少写。

    “独自一人这忧愁,

    情诗情痴情人知。

    世人笑我太情痴,

    为你谱写这情诗。”

    都是这种东西!

    两个美女的大眼睛盯着程愚,一定程度上也满足了他的虚荣心。

    那就来吧!

    略作思索。

    程愚迈出第一步,“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听完这句,大小姐直起身,有些诧异。高萝的眼睛也明亮了起来。

    程愚再踱一步,“金风玉露一相逢,……”

    感觉胃口被调了起来,大小姐身体前倾,翘腿撑手,不停的摸着下巴。

    高萝的心也被这句提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向程愚。

    空踏两步,“……”,吊足胃口。

    大小姐和高萝一样,开始有点小紧张了,怕这首词惊艳开头,却又高开低走。

    “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

    程愚疾走三步,伴着疾风暴雨般的三句之后,站定大厅正中,口中最后一句引而不发。

    大小姐站起身来,心思全在这词的意境之中,两眼如同冒出星星,越看这个程愚越欢喜。

    如此美妙而又至死不渝的感情啊!

    高萝却陷入了自我怀疑,“是我不配拥有这样的词吗?”

    程愚站了足足十秒,才一字一顿的说出最后一句,“又岂在、朝朝暮暮。”

    高萝看向程愚的目光都软化了,觉得刚才替他挡那一箭也有了意义。

    大小姐沉浸在这词的余韵里,不住击节赞叹。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两个女人都练健身也就罢了,还都有一颗少女心。

    程愚暗暗给自己的表现打了个分。

    仪态:100

    腔调:100

    节奏:100

    怕骄傲,总分算99分吧。

    正在得意时,却听见大小姐缓缓说道,“你,到底是谁?”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