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王请就位 第四章 画皮的猪妖

时间:2020-10-14作者:萌萌的神气

    天已经全黑了,只有笼罩在高老庄上层的光罩偶尔激起一簇蓝色火花。

    夜间的高老庄实施宵禁,光罩禁止一切生物触碰。

    庄内有专门的拾荒人,每天早晨都能在光罩边缘捡到一些飞禽走兽的尸体。

    程愚缓缓的推开门,头戴铁盔,身上的护甲重新垫上了铁片。

    进到屋里,任何的东西都没有动过,连摊在桌上的记事本也没有翻动的痕迹。

    本子里的内容都是之前那个程愚的一些臆想,自己这几日闲暇无聊,会做一些批注,进行一场跨纬度的思想碰撞。发现姨娘会每天偷看后,也会写一些新的内容。

    程愚慢慢的挪动到床前,缓缓的伏下身子。

    果然有人。

    一个浑身夜行衣的男子正躺在床下,一双铜铃般的大眼睛瞪着自己。

    心瞬间狂跳起来,程愚跌坐在地上。

    男子却一动不动,不知死活。

    程愚连忙拿起手上的断剑,抹了刺客的脖子。

    血液喷射而出,溅了程愚一脸。

    这一下似乎耗尽了程愚的体力,他直挺挺的躺在尸体旁边,一丝后怕,一丝麻木,还有一点点兴奋。

    黑漆漆的屋内只剩下程愚的心跳声,从快到慢,逐渐平静下来。

    程愚仔细搜了刺客的身,只找到一枚手掌大的青色玉符,正面雕成一只变色龙的形状。

    旁边跌落着一把匕首,程愚捡起在刺客身上试了试,和捅窗户纸一样轻易,是把削铁如泥的好玩意。

    趁热打铁,程愚决定趁着黑夜把尸体处理了。

    光幕破碎,异魔突入的地方。

    庄强草草的查看了一下,让手下守住缺口,自己脸色阴沉的直奔庄子正中而来。

    高老庄中心有庄内最大的一处庄园,是三姐妹的居所,内有三个小院,日冕、月魄和星精。

    庄强整了整衣冠,来的路上已是换了一身装束。藏青色的梭布直裰,木机所织的布,顶级手工。

    庄强没有通报,直接就默默的进了月魄院,过中堂,推门而入,远远听见一个清冷的声音,

    ”月镜月镜,你告诉我,除了金镶玉,谁是高老庄最美的女人?“

    ”主人主人,我告诉你,牛夫人是高老庄最美的女人。“

    哐当一声,什么东西拍在了桌子上。

    室内光影悠悠,房顶上悬着一个月亮形状的灵石,一个梳着三山髻的妇人侧坐在厅内木椅上,身上的黄色道袍很是宽松。

    旁边桌上摔着一面月形长镜,上面隐隐约约能看到医馆周边的情形,“可惜姐姐给医馆施了法,倒是再也看不到那个贱货无人时干些什么了”

    庄强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低头抱拳,“事情没办成,请二小姐责罚”

    二小姐玉兰转过头来,烟波流转,带着丝丝媚态,“来,给我揉揉肩。“

    庄强迟疑了一下,走上前去,手刚搭上肩膀,玉兰便像蛇一样缠了上来。

    程愚抬着尸体投入庄外预先挖好的土坑里。

    这些田正在轮休,明年春上,这尸体正好成为庄稼的养料。

    接连被针对了三次,泥菩萨也会有火,处理完尸体,程愚决定主动探查一下庄强的情况。

    虽然不知道是谁要自己死,以及他们非要弄死自己的动机,但队长庄强毫无疑问是目前最大的嫌疑人。

    庄强一般都是住在巡逻营地内的营房里,营地依水而建,位于竹海旁边。

    程愚顺着小溪来到营地,一来掩盖声音,二来掩盖气味。

    门口站着一个拄着长枪昏昏欲睡的巡逻队员。

    营地用一圈藩篱围了起来,间隔十来米插一个火把,程愚熟门熟路的潜了进去。

    正中是一个议事大厅,庄强一般都独自一人睡在大厅的二楼。

    大厅顶部挂着一颗巨大的夜明珠,照的周围无比的亮堂。

    程愚顺利的攀窗到了庄强的房间,灭着灯,空无一人。

    屋内一床、一桌、一柜、一木箱。角落有一个巨大的木桶。

    桌上摊着几只沾着颜料的狼毫笔,想不到庄强还有这种雅兴。

    程愚打开柜子,里面挂着一些平日的衣物,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打开旁边的木箱,里面躺着一把古朴的巨弓,不似凡品。正要继续翻找桌面时,楼下传来庄强的呵斥声:”那么想睡觉,就自己挖个坟好好睡!“

    营地内人多口杂,不怕庄强暴起发难,程愚便索性钻进木柜。蹲在角落,关上柜门,从缝隙间将整个屋子尽收眼底。

    楼梯上传来咚咚的脚步声,人影晃动。

    来人走到屋内,坐于桌前,猛地一拍桌面,”婊子!“,正是庄强。

    程愚屏声静气,握住匕首,紧紧的盯着庄强的背影。

    庄强发泄一通,冷静下来,缓缓的脱掉衣服。

    皮肤滑且白……程愚恨自己挪不开的眼珠,这是男人!

    刚要转头避开,赤身裸体的庄强在胸前一扯,整个人皮像衣服一样被掀了起来,摊于桌上,留给程愚一个浑身青黑,长满鬃毛的背影,只是冒着黑气,好似亡魂。

    看到这一幕,程愚冷汗直冒,强令自己镇定下来。本以为大家都是刀枪剑戟的维度,才敢放肆到以身事险,谁料对方竟然是个妖怪。

    庄强拿起画笔,填补皮肤上颜色暗淡的部分,脸上的笑容也修补了一下,显得更加自然了一些。

    做完这一切,又过了一柱香的时间,庄强揭起人皮,抖了抖披在身上,摇头晃脑的适应了一番。

    “便宜了黑龙。”,庄强又自言自语说了一句,便无声无息躺在了床上。

    程愚一直在等,等待着凌晨时分人类最困乏的时候。

    窗外隐约有了一丝亮色,程愚拿着匕首,慢慢的挪了出来,一寸一寸的移到庄强的床前。

    庄强睁着眼睛,正对着程愚灿烂的笑。

    程愚的心如被巨锤敲中,剧烈的跳动了两下,才反应到这只是一张画皮而已。

    匕首对着庄强的心口,如果没有看到之前的场景,程愚可能就一刀插过去,先下手为强了。

    程愚慢慢的移到窗边,断剑支窗、攀窗取剑、壁虎游墙、反身疾跑。有多快跑多快,有多远跑多远。

    一口气跑到河边,程愚才敢停下来回看一眼,这个世界真是防不胜防啊。

    后怕中的程愚突然听到”叮“一声轻响,怀里的玉符闪动了一下。

    又一次汗出如浆。虚,且惊。

    程愚急忙拿出玉符,翻看了一下,光滑的背面竟然隐隐约约浮现出一行小字:”月: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