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王请就位 第三章 没有人不爱的姨娘

时间:2020-10-14作者:萌萌的神气

    程愚没有拒绝两位男同仁送自己回家的好意。

    看着他们正经的眼神,程愚想起了自己生前每天天快黑时,就四处寻找小寡妇的野孩子,给亲自送回家。

    心思都是一样滴。

    非常时期,多两个炮灰也会多两份生机,程愚打量了一下他们的矮短身材,确认他们跑的不会比自己快。

    而且这两位平时就憨憨的,和程愚一样,属于巡逻队后进分子,欺负链的底端。

    都是豆豆。

    三人沿着土路往庄子中心走,小黑在前方扬武扬威,带着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

    两个同仁都姓庄。庄姓在高老庄属于大姓,与左姓、高姓并为高老庄三大姓。

    庄家擅长体术、左家擅长符箓,而高家则是传统的修行大门阀。千年来就是靠着三家的合作,才能顶住一次次的异魔浪潮。

    “小鱼,你今天可是立了大功,回头说不定大小姐会亲自给你奖励”,大众脸一带着昵称,有些讨好的说道。

    程愚不知道也懒得回忆他们的名字,“都是大家伙的功劳,我到时会据实禀明”

    “那怎么好意思。”大众脸二笑咧了嘴,感觉这次出勤赚大了。

    不熟的沉默如期而至,见两人互相递眼色,又几次欲言又止,程愚呵呵一笑,“有话不妨直说”

    大众脸一腼腆了一下,“小愚,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做你姨父?”

    脸二听完一愣,“狗日的,抢我老婆!”,说完一个飞脚踢了脸一一个踉跄。

    随即打作一团。

    程愚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都是跳过表象,直达本质的真男人啊。

    如果这个世界的男人泡妞都是这个境界,程愚感觉自己可以不靠修行就干出一片天。

    走了半个时辰,就看见了整齐的田埂。跨过种植区,两棵参天古树正对着来路,中间便是木制的庄门,上书一个高字。进去便是庄子的中心区域了。

    医馆、学院、工坊、集市、酒楼、客栈都集中在此。

    两个庄家好汉在门口整了整衣容,程愚也终于放下来了心,虽然并不觉得这两个憨货能被派来灭自己的口,但刚才的飞剑着实让人心有余悸。

    高家三姐妹在当世,是大神级的人物,没人敢在她们眼皮底下放肆。

    三姐妹信奉九九之数,因此整个区域也是被横平竖直的道路切成了八十一块。位置也直接按照数字命名,医馆位处三三。

    天已经黑了,路上无人,程愚装作虚弱的被两人驾着回到了医馆门前。

    一个女人的身影正在门前不住的左右张望,念叨着,“我的小鱼鱼,怎么还不回来啊……”

    两位庄家好汉顿时身板挺得笔直,齐声喊道;“牛妇人”

    那身影从黑暗中奔了过来,两个大大的葡萄眼珠迷失在眼白里,没有焦距的四处张望,脚步停在三人身前好一会,身子才停下来。

    真是:峰峦如聚,波涛如怒。

    程愚轻轻的叫了句:“姨娘!”

    女人双目聚焦过来后,终于发现目标,满脸高兴的扑了过来,张开藕臂,一把把程愚拥入怀里,满意的吁了一口气。

    可谓:波撼岳阳城。

    抱了一会,又装作严厉的把程愚拉开,“说,跑哪去了?这么晚都不回,姨娘很担心”

    两个庄家好汉羡慕的看着程愚,又喊了一声:“牛妇人?”

    姨娘眼珠离开程愚后又如同散开焦距般扫了一下旁边,终于发现还有两个大活人。

    “你们是?”

    脸一抢先发话,“小鱼今天立了大功,击杀了一头异魔野猪,受了伤,我们带他……”

    话还没说完,姨娘就一把将程愚拉近上下摆弄,“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受伤?”

    此乃:横看成岭侧成峰。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我家小鱼才进巡逻队几天,就让他当炮灰?”,俏脸生寒的姨娘奶凶奶凶的。

    “我……”大众脸二想着走之前,至少说句词,混个脸熟,却被姨娘无情截断,“明天我就去找庄老头算账!”

    说罢好像轻易就发现了趴在旁边的小黑,顺势一脚踢飞。

    小黑很快就趴了回来,吐着舌头,很欢快的样子。

    程愚抱歉的拱手送别两位同仁,由姨娘扶着进了家门。

    室内亮着油灯,程愚坐在大堂的木椅上,才有机会打量去拿治疗工具的姨娘。

    头上挽着髻,罗衫襦裙,肤如莹玉。

    姨娘的医术不是很高,这点程愚很确定,例如但凡女子腹痛前来就诊,姨娘多半会让她们回去多喝热水。

    但是这医馆生意却不差,很多制式的药丸,姨娘买来大多会薄利卖出,据说有几个庄里的疑难杂症,也是被姨娘治好的,不知道是不是瞎猫逮着死耗子。

    还有一点,姨娘疑似高度近视,据程愚观察,常常处于眼神涣散的状态。

    拿到治疗工具后,姨娘将程愚扶到里面的病床躺下,给他处理身上的伤口。

    口气不像之前那样一惊一乍,“今天身体硬了没?”

    程愚脸红了一下。

    大概等同于女神穿着情趣装问你同样的问题。答案只有一个,“很硬!”

    “那姨娘今日继续帮你疏导体内气息,哎,我可怜的小鱼儿”,说罢,手上出现丝丝白光,温柔的按压程愚的身体。

    程愚一愣,第一次有点羡慕之前的程愚。

    结束了这一切,程愚大汗淋漓,姨娘也脸色苍白的回了屋。

    医馆是个二进的院落,简单说就是有内院和外院。

    程愚走到外院自己房屋门前,仔细的检查了门闩上自己留下的一根毛发,没人动过。

    再走到窗边,略微撑起的小木棍也还在。

    程愚仍然不放心。走到屋旁的地窖边,打开盖子钻了下去。

    推开堆积在一起的谷物,一个小地洞显示了出来。

    程愚小心翼翼的顺着这几天挖成的地道,一直来到屋子的正下方。

    自己的小屋,只有床下能藏人,而自己挖的地道,则在床的正下方。

    程愚之所以这么谨慎,完全是出于共情考虑。

    如果自己是那名布局者,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诱杀没有奏效、则放出异魔借刀杀人。

    对付一个如此普通的程愚,竟然舍得破坏光幕。

    基于此,程愚觉得在对方没有达到目的的情况下,自己的屋子是绝对不安全的。

    程愚静静的立于地道之内,上方毫无声息。

    床下方地道的地上插满了向上的小毒针,上方屋内的三根管子一直通向地下三个封闭的炉子内。

    程愚将三个炉子全部点燃,上方的屋子经过特殊处理,密闭性非常好。

    专为煤气中毒设计。

    程愚静静的躺在毒针的包围中,心下稍安。

    几个时辰过去,程愚算算时间,楼上如果有人,此时也差不多该中毒而亡了。

    拿起半截长剑,程愚小心翼翼的从地窖爬出,重新遮蔽了洞口,悄悄往正门走去。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