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野性为王 第三百七十七章 何用?

时间:2018-06-13作者:过宽

    月下深山里,

    阿满成为祥瑞,究竟有多大变化,纪安暂时不清楚,但小二货开口说话了,仰起胖头对纪安喊了声:“贱~”随后,阿满从地面飘浮起来,展开翅膀绿色翅膀绕着纪安盘旋而上,一圈一圈慢慢升高。

    纪安伸出手指,让小二货站上,另一只手摸头杀发动,撸向伪装色羽毛覆盖的圆头,阿满圆眼睛半眯享受。

    阿满脑袋上,情绪坐标、服从度、亲密度都在,此外,多了一个高级职称,瑞兽-月罚,它的天赋技能之一热感视觉虽然不是通用技能,但纪安一样可以从野性之书里获得。

    “看来以后出远门不能带大禹,得把小二货带在身边了。”纪安心道。

    唯一让他蛋疼的是,阿满的通用技能显示:暂未开启。

    关于阿满的通用技能,纪安觉得很可能就是“轻羽”,可他想不通的是,鼋甲袋里那根10厘米长的白色羽毛怎么看都不像是阿满的,却偏偏有轻羽的效果,且集齐20根后永久固化轻羽效果。

    没有头绪,纪安将注意力转向系统提示,灾蝗被灭,他获得奖励,已经发放至龙宫,文太从龙宫宝箱里取出。

    蝗冠出现在纪安手上,入眼便是骚气耀眼的金色,两根筷子粗细,长度30厘米左右,金光灿灿的触须。

    这个触须纪安并不介意,怎么也是金色的,高端大气上档次,某地主老财这么认为。

    可让他不能忍的是,金色触须下端的运动棒球帽。

    蝗虫的本体是蚂蚱,而蚂蚱是草绿色的。

    纪安看看背后的黑色鼋甲袋,再看看手上草绿色帽子,他自己都不忍直视,抚额低头。

    好在,这顶蝗冠的作用让他相当满意,可以说,正是他现在急需的。

    蝗冠一:驱离周身所有虫类,可自主调解控制光环作用范围,最大范围15米。

    二:主动驱使特定虫蛊,现有虫蛊:宝蟹。

    别的不说,单只是被动驱离身边虫子,纪安说什么也要戴这顶帽子,在林子里的作用甚至不比他的少女技差。

    然后关于虫蛊怎么获得,纪安问过文太,文太只说大王野性等级过低。

    先不管虫蛊怎么获得,纪安手上就有一只,他放出宝蟹,蝗冠上两根金色触须轻动,他随即发现,两根金色“天线”释放出类似摸头杀的安抚信号,压制住了宝蟹对东南方向的狂暴状态,也就是说,即便宝蟹的怒攻标记已经挂出去,纪安的“高级跟踪摄像头”依然能用。

    这倒是个好消息,纪安关掉麻烦的手电,宝蟹夜视功能开启。

    手上蝗冠以草绿色棒球帽为底,在帽檐左右位置各有一根金色天线,款式虽然挫了点,但功能霸道,阿q自我安慰道:“管他呢,反正现在不可能有妹子给我戴绿帽,了不起以后不在国内戴,哥出国戴,国外总没人笑了吧。”

    蝗冠除了“驱虫”这个主要功能外,还有一些其他辅助作用,比如防雨雪、头脸防冻、遮阳隔热等,都需要几千到一万左右积分购买,而最后一个辅助作用让纪安十分好奇,售价2000积分。

    2000积分纪安现在是拿的出来的,那个辅助作用的名字又很有噱头,他手一贱,选择购买。

    别低头,低头蝗冠会掉。那怎么能保证蝗冠不会掉?

    片刻,纪安眼角抽抽,咣当一声跪了下来……

    帽檐左右各有一根筷子粗,  30厘米长的金色天线,两根天线沿着帽子,各自往后绕去,绕过后脑勺,在帽檐正上方相遇,而过长的部分,自主卷绕起来。

    贱猴王咣当跪地,双手捧着他的绿色金箍帽,无语凝噎仰望苍天:“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

    还是在当天晚上,关中平原

    时间已经是晚上9点45,田地里,那些赚钱养家的酗子们打着手电,用光线吸引,还在挥舞网兜,捞着成群的“钞票”。

    头发糟乱的中年记者在田埂逗留许久,中间有采访过几个年轻人,都表示这蝗灾来的太是时候了,刚好51长假,不耽误上班,又能和酗伴们一起露营烧烤,顺便赚钱。

    目前田地里的蝗虫群得到有效遏制,能漏过捕虫网大阵的不多,而飞进山里的也不用太过担心,蝗虫啃不死树,并且祸害范围有限,一旦海拔超过1000米,低温影响下,那些蝗虫全得蹬腿。

    可中年记者关心的问题是,  51过后,这些人回去上班后,关中平原上的蝗灾该怎么控制。

    这时,中年记者留意到,秦老汉和几个村民背着工具,鬼鬼祟祟走向旱江河滩。

    皱眉看了一会,好奇心旺盛的中年人跟了上去。

    河滩里,秦老汉用铁耙子扒开几近干涸的淤泥,打着手电仔细寻找什么,不时捡起放进塑料袋里小心保存。

    200块钱一斤,由不得秦老汉不小心。

    “你们在干什么?”河床上,中年记者突然出现,问道。

    秦老汉等人吓了一跳,很快镇定下来,他们并没有在干违法的事情,只是暂时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个秘密,河滩太长,里面有不计其数的蚂蚱卵,要是让那些年轻人发现,价格很快就会降下来。

    秦老汉示意其他人继续干活,他去和下午见过面,出身国视的记者攀谈。

    聊了一阵中年记者道:“你说这一整条旱江河道里都是?”

    秦老汉点头:“都枯了好些年了,可不就是遍地都是?”

    中年记者皱眉:“那等到51过后,这些新蝗虫孵化出来,祸害庄稼怎么办?”

    秦老汉:“地里庄稼能值几个钱?我们现在1晚上每个人都有好几千收入,祸害了祸害了。”

    秦老汉等人在乎的只是自己的经济收入,他们不会去想,当市场上因为粮食短收造成的价格波动会引起什么后果。

    但国视出身的中年记者在乎,想了片刻,他问道:“那旱江里的水去哪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