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野性为王 第七十三章 编织袋里的秘密

时间:2018-01-02作者:过宽

    走走停停,不时回一下头,小电驴骑到了一个纪安完全没有想到的地方。

    废弃码头区,纪安把宝蟹留在一家小型纯净水厂的围墙上,撤去停在厂区,别克商务上的怒攻标记,小电驴开往就在附近的刀具厂。

    胡艾还没回来,纪安坐到工作室里,切换视角。

    纯净水厂内,除了别克商务,空地上还停着3辆中型蓝色货车,车门上写有“岷江纯净水厂”5个字。

    几个穿着工作服的年轻人在厂区里忙活,或操作厂房内机器,或将桶装水扛到蓝色货车上。

    纪安没有看到发福中年人,不敢太明目张胆,宝蟹毕竟不是苍蝇,沿着围墙上沿往前爬去。

    片刻,宝蟹爬到厂区后院,纪安眼睛一亮,不光老杨在,桂婶也在,此外还有一个瘦削老汉。

    纪安第一反应是通知李婧,带大队人马过来将这伙人一锅全给端了。但随即,他收起手机,一来他没办法向李婧解释自己是怎么找到这的,二来,万一桂婶被抓后来个对抗到底,拒不交代,熊孩子怎么办?

    其他人纪安不管,假军人什么的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有傻子被骗那是自己贪心,神仙都救不了,他只要找到熊孩子。

    纪安决定先确定了熊孩子在哪,再找个借口通知李婧,他的目标也只在桂婶一个人身上。

    几人正在说话,无奈宝蟹不能听觉共享,在说什么纪安听不见。

    …………

    纯净水厂后院

    老杨见到姗姗来迟,吃力抱着硕大编织袋,满头大汗的桂婶,斥责道:“老许早就通知你了,怎么现在才到,非得等到警察找上门来才高兴?”

    桂婶赔笑示意一下手中的编织袋:“杨哥,对不住了,这是我的棺材本,不能丢啊。”

    桂婶自知跟老杨不能比,老杨在五星级酒店有一间办公室,而她只能每天到附近客运车站讨生活,双方不是一个级别的。

    桂婶最多也就能联系到尕子。

    不过桂婶男人在世时跟人多路广的老许是过命交情,她的麻烦,老许能帮则帮。

    2天前桂婶就单独来过这里,由老许出面,联系老杨帮忙捞人。三儿要是捞不出来,桂婶不用再在山城待下去了。

    本想着老杨一伙人在山城招摇撞骗从没失手过,一个派出所而已,应该问题不大。不成想,尕子四人好死不死地碰到了办过他们案子的市局刑警。

    今天中午,火车站一处出租屋里,桂婶接到老许电话,说人没捞出来,还搭进去4个,让她赶紧来纯净水厂,安排她和老杨一起到朋友的山庄里躲几天,等风头过去了,再想办法送他们出城。

    桂婶挂断电话,交代阿慧先看着5个孩子,她有事出去一下,晚上回来。

    毫不知情的阿慧根本没有怀疑。

    尽管不清楚三儿开口没有,但桂婶确定自己的姓名、身份警察暂时查不到,她去了5家不同银行,把自己的棺材本全取了出来。

    …………

    纯净水厂后院

    桂婶赔笑完,老杨对她冷哼。

    见状,桂婶主动打开编织袋,展开里面的被子,被子里一捆捆全是红艳艳的老人头。

    蠢?呵……谁会想到大妈装被子的编织袋里裹着这么多现金?

    桂婶拿出十叠老人头交给老杨:“杨哥,这是这次的报酬,您收好。”

    老杨继续冷哼,手上却接过老人头,装进他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

    老许也收下桂婶递来的5叠。

    不远处刀具厂里,某人对着不起眼的编织袋眼睛直冒光:“桀桀桀……”

    不久后,一辆白色面包车驶出纯净水厂,别克商务则留在了厂里。

    纪安这次直接给桂婶挂上怒攻标记,叫上胖虎,推着小电驴出门。

    …………

    下午5点左右,火车站出租屋

    本来屋里至少要留一个人看着,可有5张嘴得喂,桂婶又说要晚回来,阿慧必须上街买吃的。

    其余4个小孩已经不用她担心,他们都不是山城人,而且早已对“警察”绝望了。阿慧瞪起眼睛警告新来的小男孩,敢喊叫、逃跑,抓回来往死里打。

    小男孩经过2天前的事,似乎也认命了,乖乖点头。

    阿慧锁好门离开后不久,出租屋窗玻璃被打碎。

    …………

    5点半,纪安骑着小电驴越开越偏远。

    小电驴电量已经消耗大半,再跟下去,他得用脚蹬回家了。

    皱眉咂了下嘴,今天怎么也得找到熊孩子,纪安一咬牙,接着往宝蟹指引方向开去。

    又过了20多分钟,纪安确定方向没错,可根本看不到白色面包车影子,一看电量只剩下一格。

    他恼道:“我去你奶奶个腿!哥跟你们拼了!”

    小电驴朝着夕阳一路向前。

    6点10分,电量终于全部消耗完,纪安无奈叹息,开始用脚蹬。

    小电驴不是自行车,这蹬起来简直要纪安小命。 6点30,呼哧呼哧直喘粗气,脑袋满头大汗,纪安兜里手机响起。

    “纪安!好消息!那个小孩找到了!”李婧高兴道。

    “找到了?”纪安意外,问道:“怎么找到的?”

    李静说,山城本地失踪的那个孩子趁出租屋里没大人,打碎了窗户喊救命,邻居听见报的警。

    “找到了就好。”纪安呼出口大气。

    李婧问:“你干什么呢?喘成这样?”

    纪安:“锻炼身体……”

    电话挂断,他四下望了望,周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天又慢慢黑下,不知道今天能不能骑回家,别累死在路上就好玩了,心里跟了一句:“mmp……”

    好在熊孩子是找到了,他不用再继续跟下去了。

    老杨和桂婶不急,瘦削老汉总要回纯净水厂的,只要想办法把李婧骗过来弄他,李婧不行就换她爹老李,怎么也得把老汉内裤颜色审出来。

    晚上7点半,纪安大口喘气,腿上实在没力了,他在路边停下,喝几口龙宫水,两颗绿色“小药丸”出现在他手上,一口吞下。

    新摘的体力人参果每颗恢复17%体力,两颗一起下去,纪安继续上路。

    晚上10点,总算把自己活着运回了家,懒得管一身盐渍,倒满狗粮,留下银鲦,一头栽倒床上。

    “mmp熊孩子……”合上眼睛,纪安迷糊咒骂,很快没了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