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回到大唐当皇帝 第89章 演戏

时间:2017-10-16作者:公子令伊

    第89章 演戏

    房玄龄并没有和唐商一起进宫。

    而是唐商先进的宫。

    唐商来到皇宫的时候,唐渊正在御花园乘凉喝酒。

    看到唐商来了,唐渊有点奇怪。

    “商儿怎么来了?”

    “儿臣闲来无聊,特来找父皇说说话。”

    唐渊笑了笑:“无聊就找点事情做,跟父皇有什么好说的?”

    唐渊还等着跟美人嬉戏呢,那有空跟自己的儿子聊天啊。

    从古自今,父子之间的聊天,除了尴尬就是尴尬啊。

    被唐渊嫌弃,唐商顿时有点不自在起来,若是以前,他肯定就识趣的离开了,但今天还跟房玄龄有一场戏要演呢,他怎么能离开?

    想到这里,唐商也只能硬着头皮道:“其实儿臣是有一件事情想跟父皇说的。”

    “哦,什么事情?”

    “刑部大牢的囚犯有点多,儿臣以为,父皇当施行仁政,对这些囚犯,当酌情处理。”

    “嗯,商儿说的对。”

    父子两人突然又没有什么话聊了,唐商额头直冒汗,心里暗骂房玄龄怎么还不来。

    “商儿还有什么事吗?”

    唐商支支吾吾,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小太监急匆匆跑了过来:“圣上,工部侍郎房玄龄求见,说有要事禀告。”

    听到这个,唐渊随即吩咐道:“让他进来。”

    这个时候,唐渊也就无暇顾忌唐商了,唐商站在旁边,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没过多久,房玄龄在小太监的带领下走了来。

    “臣房玄龄拜见圣上。”

    唐渊点点头,问道:“房爱卿说有要事禀报,是什么事啊?”

    “圣上,臣要弹劾工部尚书韩新贪墨,并且涉嫌陷害工部侍郎周言。”

    “弹劾韩新?”唐渊有点惊讶,随即又问道:“可有证据?”

    “回圣上话,周言收集有韩新贪墨的证据,不过臣打听到,那些证据在周亚被关押之后,交给他府上的一个小厮周小云,如今那周小云在永德王府,只怕证据也在永德王府,不过除此之外,臣还有一个更为有利的证据,那就是臣知道韩新把贪墨的银子藏在了什么地方。”

    房玄龄这话,倒也没有引起唐渊的怀疑,他甚至没有奇怪这事怎么牵扯到了唐煜身上,他只是问道:“你真的知道那些银子在什么地方?”

    “不错,臣敢用性命担保。”

    唐渊凝眉,这个时候,唐商立马站了出来:“父皇,贪墨在我唐国可是重罪啊,更何况韩新还涉嫌陷害同僚,儿臣的意思,不妨派人去搜查一下,若真的搜出了贪墨的银子,那岂不是人赃并获?”

    唐商说完,房玄龄立马又道:“圣上,臣拿性命担保,那些被韩新贪墨的银子,就在他的府上,若是没有,臣愿以死谢罪。”

    这事,唐商又道:“父皇,儿臣愿意带人去搜查。”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唐渊思虑片刻,想到他们两人说的也有道理,再想到自己还在等爱妃到来,跟他们也耗不起,索性也就点头同意了。

    “好,你们二人去搜查,不管什么结果,都要报给朕知道。”

    “喏!”

    --------------------

    永德王府。

    “王爷,房玄龄已经和翼王向韩新的府邸赶去了。”崔童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热的满头大汗。

    唐煜听到这个之后,点了点头:“好啊,只要能端了韩新,房玄龄就能够做到工部尚书的位置,而青王和翼王的矛盾嘛,嘿嘿……”

    翼王夺了青王名下的工部,青王能善罢甘休才怪。

    这个时候,崔童已经明白了他家王爷的计谋,不由得心中佩服不已。

    天气炎热,唐商和房玄龄带人来到了韩新的府邸,并且命人将府邸给团团包围了起来。

    两人带着其他衙役刚走进去,韩新就连忙迎了出来。

    “哎呀,翼王殿下怎么来了?失迎,失迎啊。”韩新肥胖,大耳朵,看起来跟一头猪很像,这么说话的时候舔着笑脸,让唐商想一巴掌抽过去。

    “韩新,我告了你贪墨,如今翼王已得到圣上命令,要来搜查。”房玄龄突然站出来说道,韩新一听这话,顿时就凝起了眉头,指着房玄龄道:“好你个房玄龄,真是大胆,我何时贪墨了,恐怕是你觊觎我工部尚书的位置,所以陷害本官吧?”

    房玄龄撇了撇嘴:“有没有陷害你,等搜查之后就知道了。”

    说着看了一眼唐商,唐商点点头:“搜查。”

    一声令下,一众衙役便直奔书房而去,韩新一看这个,顿时慌了。

    “我看谁敢,我可是青王殿下的人,得罪了我,就是得罪了青王,青王会让你们没有好果子吃的?”

    可是,没有人听他的话,这些人都是唐商的人,他们会害怕青王?

    害怕就不投靠唐商了。

    几名衙役冲进书房之后,就来回的寻找着,一名衙役很快看到了一个花瓶,关键是那花瓶还拿不起来,所以他就拧了一下。

    这一凝之后,房间突然传来嗖嗖几声响,紧接着就有惨叫声传来。

    “王爷……”一名衙役从里面冲了出来。

    “里面有机关安全,我们的一个兄弟被射伤了手臂。”

    听到这个,唐商顿时哼了一声:“好你个韩新,果然有猫腻啊。”

    “那个花瓶反着拧一下。”房玄龄连忙提醒了一句。

    衙役又冲了进去,不多时就又跑了出来:“王爷,发现密室了,里面有十几口大箱子。”

    “箱子?抬出来。”

    韩新的额头冒汗,他不停的擦着,唐商看了他一眼:“若立马是银子,你就等着下大狱吧。”

    “王爷,王爷……”韩新想要求饶,可一想自己是青王的人,就又给忍住了。

    没过多久,十几口大箱子都给抬了出来。

    “打开。”

    箱子有些地方已经磨平了,显然竟然被人抚摸,打开之后,里面顿时发出耀眼的光芒来。

    “银子,是银子……”

    一名衙役兴奋的高声喊叫起来,而旁边的韩新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却是突然吓的昏厥了过去。

    看到韩新这胆子,唐商突然很好奇是什么驱使他贪墨这么多钱的,没胆还敢做这事,可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