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回到大唐当皇帝 第71章 放宫娥

时间:2017-10-16作者:公子令伊

    第71章 放宫娥

    作为一个王爷,有同情心是好事。

    但却也只能同情唐国的百姓和子民,而不是那些低贱的努力亦或者是歌舞伎。

    可现在唐煜却为歌舞伎写诗,而且还同情他们。

    虽然这首诗写的很不错,但大家都觉得这首诗有问题。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唐煜,想让他给一个解释。

    站在朝堂上的唐煜,虽然被所有人望着,但并没有感到丝毫的紧张。

    “父皇,儿臣觉得,做人当有慈爱之心,当有大胸怀才行,普通百姓是百姓,但歌舞伎就不是我大唐百姓了吗,那些奴隶其实也算是我唐国的百姓,如果没有他们,我们大唐能强大到什么地步?当真的有战争发生的时候,他们都是我唐国子民,他们也都是会为我大唐流血流汗的。”

    唐煜的话振聋发聩,整个大殿顿时安静了下来。

    “爱人者人恒爱之,只有我们这样的人在平日里爱惜他们,在关键时候,他们也才会爱我们唐国,甚至是为我大唐流血拼杀,是以儿臣觉得,父皇当怀慈善之心。”

    说完,唐煜站在了旁边,群臣相互张望,觉得唐煜说的不错,甚至连唐渊,都忍不住的点了点头。

    作为一个帝王,特别是一个有野心的帝王,他自然是希望可以恒爱整个天下人的,只不过碍于一些权贵的利益,他无法爱及那些奴隶罢了。

    但不能做,不代表他心里不想做。

    自己的儿子能够说出这么一番话,真的是让唐渊有些惊喜的,因为他很清楚,只有一个真的热爱百姓的人,才能够真的为百姓的幸福而去努力啊。

    若不是考虑到唐煜那方面不行,唐渊当时就想恢复他的太子身份。

    唐青在旁边看到唐渊竟然喜欢,心下暗暗觉得不妙,于是连忙站了出来:“父皇,儿臣以为,永德王的这首诗根本就不通,那些歌舞伎虽说时常为权贵和宫廷宴席表演,但她们可是吃的好住的好啊,那有像永德王说的,寂寞孤寂,这分明就是永德王的猜测,诗嘛,贵在写实,这诗就不好。”

    唐青不肯罢休,唐煜浅浅一笑:“青王殿下说这话就不对了,吃的再好,住的再好,也是想要自由的,本王相信,她们那些歌舞伎其实都是想离开的。”

    说到这里,唐煜问道:“你可敢打赌?”

    “赌就赌,我还怕你不成,你说怎么赌吧。”

    “好说,待会让人去把宫里的歌舞伎随机挑选一些过来,然后询问他们的去留,若是愿意离开的多,就算我胜,若是离开的少,就算我输了,我们各自答应对方一个条件,怎么样?”

    这个赌有不确定性,唐青一向是个谨慎的人,没有把握的事情他很少做。

    不过略一思索后,他倒有必胜的把握,于是笑着便同意了下来。

    “好,比就比。”

    两人说着望向唐渊,唐渊点点头:“准了。”

    一声令下,立马有人去随即挑选歌舞伎,而这个时候,唐煜又说道:“父皇,待会询问,还是要您来,不过这问嘛,不能直接问,您就说要放他们回去,看有几个人愿意就行了。”

    这话出口,唐青脸色顿时发白,他之所以敢赌,就是他有把握一句话唬住那些歌舞伎,可他父皇若是按照唐煜去问的话,只怕结果就要难料了啊。

    “父皇,不过问一个问题而已,何须这么麻烦?”唐青站了出来,唐渊却是眉头微凝:“这有何不可,凡事都要讲究策略,如此才能够试探出那些歌舞伎是否是真心想要离开吗,待会而等都给朕闭嘴,谁敢插嘴,朕要他脑袋。”

    作为一名马上的皇帝,唐渊有时候做事是很直接的,说砍脑袋就砍脑袋。

    群臣想到之前卢峰被杀的情况,他们这些人更不怀疑唐渊的话,所以那些歌舞伎还没有来,他们就赶紧闭着嘴不敢多说了。

    没过多久,二十名歌舞伎被人打带到了大殿上,她们上来之后微微行礼,以为唐渊要让他们陪舞,不过进来后,却并没有发现有这个意思。

    这让她们觉得很是奇怪。

    唐渊看了他们一眼,道:“禁门宫树月痕过,媚眼惟看宿鹭窠。斜拔玉钗灯影畔,剔开红焰救飞蛾。 ”

    唐渊先把唐煜刚才的诗念了一遍,那些歌舞伎听到之后,神色顿时就有点黯然起来,这诗写的不就是他们吗?

    就算他们现在还没有老到救飞蛾的程度,但她们的命运早已经注定,救飞蛾是早晚的事情,他们注定要孤独终老。

    唐青看到她们这些人的神色后,隐隐就有些不安起来,可有了刚才唐渊的话,他现在也不敢随便开口。

    “这是刚才永德王为你们写的一首诗,朕听了之后,对你们深感同情,决定放你们离开,出了这里,你们嫁人也好,做什么都好,当然,如果你们愿意继续留下,朕也不拦你们,不知道你们的意思呢?”

    唐渊这话刚说完,二十来人立马扑通扑通给唐渊跪了下去。

    “谢圣上洪恩,我等愿意离开。”

    “多谢圣上,多谢永德王……”

    二十名歌舞伎,此时个个感动的痛哭流涕,本来她们以为自己可能一辈子都要在这里孤独终老了,没想到他们还有离开的一天,永德王对他们的恩情如同再造啊。

    唐渊和群臣看到这些歌舞伎的反应后,自然也就清楚了唐煜和唐青谁的话是对的,谁的诗是好的了。

    这些歌舞伎,的确个个都是可怜的,都是孤寂的,都是想要离开的。

    唐青的脸色发白,气的想要发作,可又不好发作。

    如今,他输了,那他就等于答应了唐煜一件事情啊,要这样的话,他以后的日子怕是要过的提心吊胆了。

    在早朝上的赌,不履行的话可好。

    “好了,既然你们都愿意离开,那现在就走吧。”唐渊作为一国之君,说话还是算话的,说让他们走,就让他们走。

    二十来人兴奋的退了出去,这个时候,唐渊望着群臣道:“看来永德王离开京城之后,的确很是用功啊,既然如此,那就给永德王一次机会吧,文比就让永德王去,武比嘛,大家各送上几个名单,我们先比试一下,然后确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