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回到大唐当皇帝 第495章 魏丕心疑

时间:2018-01-21作者:公子令伊

    司马懿想要传播的消息,自然是可以很快的。

    这天晚上,魏丕就得知了吕布去魏植府上喝酒的事情,而且临走的时候,还把魏植府上的一个美女给带走了。

    若只是喝酒,魏丕还不觉得有什么,他相信吕布不会因为喝酒就背叛自己。

    可临走的时候还把魏植府上的一个美女给带走了,这就不一样了。

    如果他不是臣服了魏植,魏植又怎么会给他美女。

    “吕布,好你个吕布啊,枉费朕这么信任你,你竟然背叛朕。”

    魏丕很生气,就好像自己好不容易养了一条狗,可是这条狗却认了其他人为主人。

    那种憋屈,让他想要发狂。

    只是,魏丕又绝非泛泛之辈,他很快就意识到,以目前的情况,他根本离不开吕布,而且也不能对吕布动手。

    不然魏国是要大乱的。

    可不能跟吕布动手,家就只能对魏植下手了。

    他也一直都想要对魏植下手。

    这个他还不是太子的时候,就一直跟自己争的人,不灭了他,实在是不舒服啊。

    魏丕心里想着,但一时半会间,又不知道该如何对魏植下手。

    魏植到底是自己的弟弟,对自己弟弟下手,传出去不好听。

    除非有非杀魏植不可的理由。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次日早朝结束之后,魏丕就把诸葛孔明叫到了御书房,然后把事情跟诸葛孔明说了一下。

    “诸葛爱卿,魏植与吕布结交,怕是有不臣之心啊,朕的意思,不如防范于未然,想个理由,除去魏植,你的意思呢?”

    杀自己的弟弟,这的确有些冷酷,不过,诸葛孔明很清楚,皇权之争,本来就没有什么亲情可言。

    要了亲情,那还要这江山天下吗?

    诸葛孔明思虑片刻,道:“圣上,要除去魏植,除非他谋反。”

    “可我们没有证据。”

    诸葛孔明道:“又何须证据。”

    “你的意思是?”

    “只要有人弹劾揭发他谋反就行了。”

    有些事情,真的是不需要证据的。

    听诸葛孔明这样说完,魏丕多多少少,已经明白了一点。

    “诸葛爱卿所言极是,如此,一切就安排给爱卿你了。”

    诸葛孔明点点头,然后就退了去。

    皇宫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司马懿这里。

    已经这个样子的司马懿,在皇宫里面自然是有很多亲信的,这些亲信,会把他想要的任何消息给传出来。

    “大人,圣上召见了诸葛孔明,谈了一下魏植和吕布的事情,不过看样子,他并不准备对吕布动手,而是想对魏植动手。”

    “不对吕布动手?”听到这个,司马懿有点意外,不过很快他便又明白过来,吕布这个人,现在对魏丕来说太重要了,要他对吕布动手,的确有点不太可能。

    而且,吕布这样的猛将,岂是好动手的?

    就算魏丕对他生出了疑心,只怕也会借刀杀人,而不是直接对他动手。

    逼反了吕布,对谁都是不好的。

    司马懿眼眉微凝,如果魏丕不对吕布动手,他也只不过完成了一部分的目的而已,吕布还在,对他就仍旧是个威胁。

    他必须想办法,让吕布跟魏丕的关系,彻底决裂不可。

    “你刚才说,魏丕准备对魏植动手?”

    “是的。”

    司马懿点点头:“好,我明白了。”

    如果魏丕真对魏植动手,他倒真的可以利用一下。

    ------------------------

    次日早朝。

    今天的早朝跟以前的早朝似乎没有什么不同。

    刚刚登基的魏丕显得很有精力,在早朝上,他永远都显得很兴奋。

    对于官员说的任何一件事情,哪怕很小,他都会过问一下。

    早朝就这样进行着,司马懿站在大殿上,嘴角不时的露出一丝浅笑。

    他知道,既然魏丕决定对魏植动手了,那他一定会在今天的早朝上动手。

    因为他会害怕夜长梦多,万一魏植和吕布联手,那情况怕就不妙了。

    而司马懿的猜测很快就成为了现实。

    就在快下朝的时候,一名官员站了出来。

    “圣上,臣要弹劾。”

    听到有人要弹劾,魏丕点了点头,问道:“哦,爱卿要弹劾什么啊?”

    弹劾什么,魏丕自然是清楚了解的,现在,不过就是做做样子罢了。

    “圣上,臣要弹劾魏植,他谋反,这是证据。”

    这话出口,整个大殿顿时一片喧嚣,而魏植更是突然有点懵了。

    的确,他是想谋反的,拉拢吕布就是要谋反,可是除此之外,他好像真的没有做出什么想要谋反的动作来吧,更没有留下什么证据,怎么会有人弹劾他谋反?

    朝中官员也在议论。

    “魏植王爷谋反,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大家议论,魏植的神色显得有些紧张,不安的感觉袭来,让他感到一阵后怕。

    坐在龙椅上的魏丕,把那个官员递交上来的证据看了一遍,证据自然都是假的,不过他看的很仔细,很认真,这样看完之后,他的眼眉就凝了起来,而且看起来十分的狰狞恐怖。

    “魏植,枉费朕这么信任你,你竟然谋反?”

    魏植看了一眼魏丕,道:“皇兄,这绝对是冤枉,我怎么可能谋反,我并没有谋反啊。”

    “哼,如今证据确凿,你竟然还说没有谋反,你真是太让朕失望了。”

    魏丕不依不饶,但他也不说是什么证据,就这样直接指定魏植就是谋反了。

    朝中官员相互张望,自然也有发现问题所在的,但他们又很清楚,魏丕只怕是想趁机清除有可能争夺皇位的那些威胁,他们如果站出来的话,情况片刻会很不妙。

    “皇兄要是这样说,那我也无话可说,我魏植并没有丝毫谋反之心,也没有谋反之意,皇兄这般冤枉我,那我一死就是了。”

    这种情况,魏植也是无可奈何。

    魏丕哼了一声:“你还委屈了是不是,造反了你还委屈?”魏植不语,魏丕又是一阵大怒,喝道:“来人,将这个造反的魏植,给朕拉出去砍了,给朕砍了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