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煞有介事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content>

    偌大的大厅内,现在显得有些空旷,只角落沾染温暖火光的沙发软椅散发出让人心生倦怠的色彩。 .tw.

    但是现在这里的两个人都是精神头十足,望着对望的眼神里都是一样的充满了阴谋和算计。

    教皇也不客气,直接坐在软软的座位,拿过一杯凉茶慢慢喝了一口,“大公,您难道是在怪我从来不曾拜访火叶城吗?其实我早想来看一看火叶城的风光,可是……人老了,这里炎热的天气真的不适合我,只是走了这么几步的路,您看我已经大汗淋漓了。”

    一边说着,教皇一边展示了一下他一滴汗水都没有的脑门。

    教皇身穿厚厚的白袍,一边说这这里炎热无,可是也没见到他有脱下来的意思。

    天闲当然不会信以为真,先不说现在火叶城已经完全没有了炎热的气息,沙漠地带的夜晚可是很冷的,这个时候光着膀子出去转一圈的话,有些人要直接病倒了。

    不过,天闲眼还是流露出了歉意的目光,“怎么会呢,教皇大人,我真没想到您会亲自拜访,否则的话我一定会阻拦您的,像您这么大年岁的人,啊当然,我并不是说您已经太老了,向您这么尊贵的人,实在是不适合来这种地方。”

    教皇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两声,“大公,近几年来,火叶城可是一块风云之地,这种地方有时候想进来都不成呢。”

    天闲也是嘿嘿两声,“这可不能怪我,陛下您的有些下属,实在是有些,嗯……嘿嘿嘿。”

    教皇放下茶杯,点点头,“不错,但您没有必要嘲弄我,相起来,更多的信徒只是普通人,他们想要进入火叶城的话并不容易,那些狮人战士还有精灵哨兵,他们是天生的守卫,要想骗过他们的眼睛和鼻子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微微哼了一声,教皇淡淡说道:“或许要不是大公有意的留下些面子,这座城市里连一个圣灵殿的眼线都剩不下,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收到的消息都是一些杂七杂八,完全没有价值的东西。”

    天闲哈哈而笑。

    教皇又自己倒了一杯茶,也是笑而不语。

    天闲自己端起一杯茶来,肚子里面飞快的转动起主意,看来,今天教皇是打算来开门见山的谈一谈了,这种密探的事情都直接摆到明面来讲,对方的意思也很清楚,不想再拐弯抹角了。

    晃着手里的茶,天闲一脸茶有介事吹着本来清凉无的茶水,忽然问道:“陛下,有一件事我有些疑惑,那个塞洛斯……他到底是什么人?”

    教皇冷哼一声,“大公,明白人何必装糊涂,您都已经要制作新的支配者了,现在还要问我他们是什么人吗?”

    天闲眼眉微微一抬,“哦?陛下您居然是这样认为我的,我可是真的十分无辜啊,我之所以发起这次盟会,为的可是整个人类未来的命运……”

    顿了一下,天闲坏笑起来,望着教皇说道:“这和圣灵殿的宗旨可是完全一致的,所以您才会发来口谕支持我,难道不是吗?”

    教皇冷冷的望着天闲,满脸的皱纹似乎都渗透出丝丝的冷光,“大公,我今天来和不是为了说这些闲话,而且我能在这里逗留的时间也十分有限,您不必问我为什么,只要知道应该把该说的话尽快说明好了。”

    拿出一个小小的沙漏来,教皇把它轻轻的放在桌子,“在这个沙漏的时间内,我还能在这里和您愉快的聊天,但是时间结束之后,不论发生任何情况,我都必须立刻离开,希望您能清楚这一点。”

    天闲有些惊讶,看了看那个沙漏,这个东西可不大,而且里面的沙子也十分的有限,看起来完全漏光的时间,也十分八分的模样。

    没想到时间居然会这么仓促,天闲本来还以为这会是一次长时间的谈判。

    眉头微微皱起,天闲不由开始思索起来,这和自己的预想可不大一样,如果只有这么一点点的时间,那么许多事情都无法展开,今天恐怕不会有什么成果了。

    想着,天闲忽然感到有些异样,猛的抬头,一下看到两只幽幽如深渊般的眼睛正望着自己,而只是一瞬间,这双眼睛恢复了常态,又变成了教皇那双浑浊苍老的双目。

    这个家伙……在试探我。

    天闲心微微一亮,不由暗暗好笑,这么一点点的试探自己居然着了道,果然还是对方的身份给了自己太大的压力。

    随手把那个沙漏抓起来,顺着窗户丢了出去,天闲咧嘴一笑:“别那么见外,陛下,您会喜欢这里的,不妨多呆一会儿,现在算天塌下来,似乎也没有我们要谈的事情重要,您说是不是?”

    教皇深深的看了天闲两眼,低下头慢慢喝了口茶,然后长长叹气,好像心郁结了什么,不吐不快一样。

    “年轻人……果然年轻是好啊。”教皇不无慨叹,“年轻不仅仅是一种巨大的资本,同时也是一种最好的伪装,大公,我现在十分怀疑您是不是真的只是表面的这样的年纪,毕竟……您显得太过成熟和镇定了。”

    天闲不动声色,“陛下,您怀疑这些……似乎也毫无意义了,反正我在,您不是亲眼看见了。”

    “的确,而且我也确定你只是这样的年龄而已,十几岁的少年啊,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还在给我的老师打零工,每个月有一点点微薄的薪水,目的是可以每天亲眼看见他祈祷,聆听他的教诲,那种日子……一直持续到我二十六岁,大公,您今天有十八岁吗?”

    天闲只是呵呵而笑,这个话题天闲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公平来讲,天闲觉得自己已经有二十八岁了吧,但是现在这个世界,这个身体,却真的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而已。

    这种事说出去,估计也是没人信的。

    教皇依旧盯着天闲,“作为人类,很难掩饰自己的年龄,特别是在年幼的时候,我甚至怀疑……你根本不是人类。”

    天闲暗暗歪了歪嘴巴,这位老人家真不是省油的灯啊,这才开口没几句话,是处处挖掘别人的底细,而且那眼神,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垂垂老矣的老人所能具有的,要说怀疑年龄的话,他自己似乎才是最应该被怀疑的一个。

    “我是不是人类其实也不那么重要的,我的陛下。”天闲淡淡而笑,“我在您的面前,您看到的也是我自己,是这么回事。”

    耸耸肩膀,天闲抢在教皇之前说道:“我们还是不要再说这些毫无意义的话题了,您不会以为三言两语能探出我的底细,那么您手下的那些密探真的应该回家去放牛了,不是吗?”

    教皇的面色冷了一些,“不错,尊敬的大公,您从来没有让我看透过,我现在也不知道您到底是什么样的底细,甚至能让灵官那样重视,还有我们隐藏在这个世界的力量,您真是让人看不透。”

    天闲美滋滋的一笑,“您过奖了,我也从来没有看透过圣灵殿到底有多少隐藏的实力,所以有些事我一直也不敢去做,至于塞洛斯他们,我也只是一知半解,所以才会向您询问,虽然灵官大人暂时居住在这里,但是毫无疑问,他是信仰的忠诚守护者,我从来没有见过信仰这样坚定的人,您不该怀疑他。”

    教皇冷哼一声,看来对这个说法是嗤之以鼻。

    “好了陛下,您也该说说,咱们今天到底应该谈一些什么了,天气寒冷,后半夜的沙漠可是非常可怕的,您这样的老人家应该早些回去休息。”

    教皇对这句话并没有什么反应,冷冷问道:“我今天来,只有几个问题而已,如果大公能如实回答,那么我也会展露圣灵殿的诚意。”

    “请讲!”天闲忙不迭的说。

    “那位神灵,真的存在吗?”教皇逼视着天闲问道,那神色好像要把天闲整个人撕成两半,然后挖出心脏来看看天闲是否在撒谎一样。

    “当然存在!”

    天闲毫不犹豫,而且坚定无的说道,“陛下,圣灵殿这两千年来一直在装神弄鬼,但这不代表神的意志真的完全消失在这个世界了。”

    装神弄鬼的这个词多少有些刺激了教皇,不过他很好的克制自己,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悦,毕竟……今天的对话也不需要掩饰那么多了,这两千年来,圣灵殿可不是在装神弄鬼吗。

    “怎么证明?”教皇硬邦邦问。

    “神的存在吗?”天闲呵呵一笑,“陛下,我们东征成功,去到那片大陆之后,自然会知道。”

    “我要现在证明!”

    教皇深深皱眉,丝毫不让,“尊敬的大公,如果您也只是在装神弄鬼的话,那么圣灵殿必须重新考虑您的实力,并且谨慎的进行合作,我们不希望被别人用自己的生存手法欺骗。”

    “啊……如果不能证明的话,是不是……会有可能武力威逼?”

    教皇满脸寒霜:“未必……不可能。”

    天闲挠挠头,一脸苦恼的模样,“尊敬的陛下,这可是很难的,毕竟那位神灵不在这里,而所有的宝物和力量,都可以说是不属于他的,您要我怎么证明呢?我如何证明您都不会相信的,您应该很清楚这一点,因为那毕竟是我所说的……”

    “如果你能做到我指定的某件事,那么……”

    天闲直接打断教皇的话,“不不不……陛下,您似乎弄错了。”

    教皇被打断脸色有些不悦,“我弄错了,什么地方弄错了。”

    天闲终于喝了一口茶,然后靠在软软的靠垫的,慢条斯理的说:“陛下,您必须明白一件事,那是这里并不是圣灵殿,而是火叶城,我也不需要去您那里向您交代什么,更不需要解释和证明,这里是火叶城,这里是我的地盘,如果您不想相信什么,那么我也没有任何义务去为您证明。”

    教皇顿时满脸怒色。

    天闲却依旧淡淡的说道:“如果您觉得用武力可以尝试一下的话,那是您的自由,当然我并不推荐您这样做,因为那样的话或许会为您引来某些麻烦。”

    教皇双目寒光外露,“小子,你未免太过狂妄了!一座小小的火叶城,你真的以为我对你没有办法吗?”

    “我当然相信,向您陛下您有足够的力量摧毁我,摧毁这座城市。”天闲一脸感慨,“圣灵殿根深蒂固,我不得不承认那不是我能撼动的力量,可是……陛下,您似乎有搞错了,我说的是,这会给您引来某些麻烦……如。”

    天闲坏笑的望着教皇,直到教皇额头青筋凸起,这才缓缓的说:“如……您的那些支配者,或许会认为这次试探是一次愚蠢透顶的决定,啊……塞洛斯团长,不知道他会不会听从您的命令。”

    教皇怒然而起,冷声喝道:“狂妄的小子!你真的以为圣灵殿无法驾驭那些支配者吗?我只是不想让这些家伙活的像奴隶,像一条狗一样,只要我想,他们必须把火叶城拆的七零八落,把你的骨头一根一根的折断!”

    “啊……我当然明白,因为有魂石存在嘛。”天闲轻描淡写的说。

    教皇眸子微微一缩,“你果然……连这个都知道!”

    天闲有些好笑的看了看教皇,“陛下,别生气,您大老远的过来,还是安静的喝两杯茶,否则是我们待客不周了,其实关于支配者,我也有许多消息,有一些……或许还是您所不了解的,所以我才可以在这里如此的狂妄啊。”

    “荒谬……”教皇气的浑身发抖,“他们已经效忠了圣灵殿两千年,而你……”

    “而我,是正牌的神启者……”天闲抢过教皇的话,“陛下,你难道还不觉得吗,我……其实你的支配者,要高一个等级。”

    “什……什么?”教皇瞬间全身僵硬。

    天闲笑眯眯的说:“坐吧,坐吧,陛下,让我来给您讲个小故事。”</content>

    ://..///12/1296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