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非人而人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人类吗?

    闲嘴角抽动了两下,看了看自己身边渐渐消散的古神铭,在那灼红的光芒,丝丝诡异的蓝芒闪动,那是恶魔之力的痕迹。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手忍不住的落到自己胸口,心脏已经不止一次的被刺穿,但是自己都若无其事的活了下来,人类被刺穿了心脏,只有死路一条。

    一种又一种的古怪力量寄宿在身体,甚至有古代恶魔的力量,身体一次又一次的被强化,甚至开始脱离人类能承受伤痛的极限,如果不是现在这个下位世界的限制,完全可以引爆恶魔的力量,以另外一种身体示人。

    自己的身,除了外貌之外,到底还有多少属于人类的东西呢?

    到底,什么又是人类呢?

    “我……人类?”

    白看着闲,捧腹大笑,“子,看来你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嗯……作为长辈,我来给你一课吧,跟我来!”

    登鞋子,白哈哈笑着甩了甩袖子,那么大摇大摆直接化作一道白光,向着寒古塔的飞了过去。

    闲没办法,只好催动古神铭,硬着头皮跟着飞了过去。

    好在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火叶城的卫兵都知道这里住着大公的长辈,火叶城的贵宾,谁也不会被这种景象吓到。

    “子,看吧……那些是人类!”白在寒古塔的尖顶站定,大袖一挥,指着前面整个火叶城大笑的道。

    “哦对了……其实只有一部分是,这里大多都是异族,嗯……那里,那里几乎都是人类,那里那里……”白换了个方向,指着心广场纠正道。

    “看,那些紧张兮兮,心翼翼,生怕做错了什么会丢了性命,在这个世界最弱,最可怜的家伙们,是人类了。”

    闲冷冷的:“人类也可以很强大,前辈觉得支配者是否还是人类呢?”

    白缓缓的:“不,子……支配者并不是人类,你难道还没有明白吗?他们在选择成为支配者的那一开始,不在是人类,而是……另外一种从人类蜕变的什么存在。”

    闲感到一股热血涌心头,正要话,但白继续道:“否则,你觉得为什么支配者会不断的消失,不断的死去?这或许是某种阴谋,但是……没有人会为此而做些什么,也不会去阻止,你难道真的不明白吗?”

    闲心一震,顿时不出话来。

    “子,人类从古代是弱的,像蔓藤一样依附着强者而生存,但他们畏惧强者的同时又憎恨、妒忌着他们,表面毕恭毕敬,背后无所不用其极,当年绝对诞生一批支配者是人类对力量的畏惧与妒忌最好的写照,然后……他们很好的继承了自己的秉性,把那些成为支配者的同族们自然而然的划分到了怪物的行列,哈哈哈……真是可笑。”

    闲皱着眉,但却只能默默的听着,不出话来。

    “子,人类本来如此,千万年来不曾改变,不论曾经作为奴隶,还是现在作为大陆的霸主。”

    望着闲,白的眼神带着一点点嘲弄,“人类自古如此,子,你觉得自己能让人类变的截然不同吗?”

    闲只能摇头。

    “是的,你不能,我也不能,我们都不是神灵,而且算是弱一些的神灵也不能改变这种情况,人类弱,但却难以改变,那需要一个大时代的巨大力量,我们无能为力。”

    “所以,你看……这真是一个绝妙的场景。”白遥遥指着会场,“那里有这个大陆绝大多数国家的使者,场外有这个大陆绝大多数的种族,这是一个人类世界的大集汇,看那些面孔!看那些眼神!在利益和风险面前,所有人原形毕露!高贵圣洁的信仰!团结一致的意志!君臣!朋友!父母妻子!哈哈……一切都被巨大的利益和风险照面前变得如此**裸,人类……贪婪、懦弱、阴险、狡诈、不择手段又诡计多端,这是人类啊,子!”

    “所以……你不再是人类了。”白忽然把话锋一转,“子,你早该意识到这一点了,无论从内心还是身体,你都不再是人类,用人类的法,你现在是个怪物,和那些支配者一样。”

    闲很想点什么,但是又无力反驳,人类的确是这样,单单排除异己这一条来讲,人类做的其它生物都要灭绝人性。

    支配者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这是一种**裸的证明。

    “子,你现在在整个大陆享有很高的声誉,因为你在圣灵殿和龙渊帝国的夹击下依旧活蹦乱跳,但是我敢保证,只要你露出你的恶魔姿态,你立刻会变成过街的老鼠,这和巴尔克可完全不同,他是死人,死了的人类,而你呢……在人们看来根本不是人类。”

    闲紧皱眉头,深吸一口气,“我是不是人类,这一点还没有那么重要,起码我自己还认为我是,我依旧想要为这个大陆的人们做些事情,但是您呢,既然人类的死活和您没有任何关系,那么之前的那一切……”

    “为了有些事做。”白缓缓答道。

    闲的脸狠狠抽动了几下,“为……为了有些事做?”

    “是的,子,那你以为还是什么?作为一个活了不知道多久,而且还要不知道活多久的家伙来,这个世界已经陈旧无,没有什么可以让我惊讶和感到赞叹,但我总要活下去,总要有些事情做,好在我现在有妻子,有女儿,那么作为丈夫,作为父亲,为她们打算一下似乎也没什么错。”

    “她们还活着的时候,我还想这个世界平静一些,而且还有你这么一个能折腾的子在,让我可以感到不少乐趣。”

    闲双目发寒:“您真是……兴趣广泛!”

    “还好……”白呲牙一笑,“子,不要这么看着我,你其实和我一样,在你经历了那么多离古怪的事情之后,在你的精神和**经历了那么多的变化后,也只是你自己认为自己还是人类而已,其他人可不这么认为,你这并不是在为自己的族人做什么,只是……兴趣广泛。”

    闲面沉似水,“这么来,之前那么多的考验,那么多的故事,其实都是假的,只是……兴趣!?”

    “不是假的……”白微笑的纠正,“子,你很难理解我的心情,那需要无数岁月来沉淀,在我看来这个世界很无聊,活物也好,死物也好,人类也是一样,一年又一年,只有我自己看着这个世界,没有人能和我一样,也没有人能理解我在想什么,所以算是让我感兴趣,让我多去关注一下,我都要确定这个家伙是不是有这个价值,那是……考验!”

    闲怒极反笑,“原来是这样?这像一场……游戏!”

    “或许吧,但我并不直接参与,只是在场外看着,感受一下游戏的气氛,人类最终能找到一位神灵独立起来也好,最终重新被奴役也好,和我都没有太多的关系,当然,我还是希望最近一些岁月太平一点。”

    闲算是完全听懂了,点着头道:“很好,我完全明白了,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虽然您只是在找些乐子而已,但现在我也已经符合娱乐您的要求,所以您多少会赏赐我一点恩惠,并且不会在背后给我捣乱。”

    “哦……那要看我的心情。”白坏笑的回答。

    “那么……现在您是否有心情告诉我关于支配者的一切呢?如果其有什么有价值的情报,我或许会做一些足够让您感觉有趣的事情。”闲怒视着白。

    “幕后的主谋吗?那种人到底存不存在,我也不知道,那不是我喜欢关注的事,但……”

    闲微微皱眉,“你想要什么,直接好了。”

    “哈哈,我难道向你要求过什么,子,不要太过自大,我是……虽然我不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越是这种模糊的事,其实越有简单直白的道理存在,支配者们相续陨落,是谁的损失,又是谁在受益,你自己去思考好了。”

    谁的损失,谁在受益?闲蹙起眉来,这个……倒也算是一条线索。

    “还有……”白露出得意洋洋的模样,“至于当初圣灵殿的发起者和建设者,第一批圣灵殿的实权掌握者,他们为什么经过两千年后成了任人驱使的工具,这个……我倒是知道一点点。”

    闲顿时精神一震,“为什么?”

    “魂石,子!圣灵殿保存有他们的魂石,有了魂石等于得到了这些支配者的控制权,当然……这仅仅是一种绝对的震慑,并不能强迫他们做什么事情,所以能够使用的情况非常有限。”

    “魂石……”

    白忽然咧嘴一笑,“子,我他们不再是人类并非空口白话,其实魂石保留的是作为人的那一部分,而支配者自己,只是被神力充盈的身躯而已,他们的精神主体其实保存在魂石。”

    “这是……契约的一部分?”闲脸色有些难看。

    “是的,这是契约的一部分,因为人是人,而神灵是神灵,没有办法混为一谈,想要得到神灵的力量,要驱逐作为人的那一部分,这是支配者!”

    闲的心落到了谷底。

    这种契约,怎么看都是一种束缚,一种无形的枷锁,起巴尔克其实的存在,这个契约本身已经像足了一种陷阱。

    当初的支配者们是自愿成为支配者的吗?这背后真的没有人操控吗?

    “这么,现在的圣灵殿掌握了支配者们的魂石,所以曾经高高在的权贵变成了走狗,但因为魂石没有绝对操控的能力,只能用于威慑,所以支配者们还是保持了相对的自由,我理解的对吗?”

    “没错,子,你很聪明!”

    闲沉默了一阵,心已经确定了一件事!

    当年,一个有某个人,或某种势力精心策划了支配者的诞生!

    先不巴尔克存在的不合理性,作为支配者,他们拥有人类无法企及的力量,这种力量的差距是无法用数量弥补的!

    而作为自己本命的魂石,自然要好好保存,在支配者保护自己的魂石的情况下,人类是没有可能拿到的。

    单单只是一个神域结界摆在那里,已经是人类不可逾越的鸿沟。

    阴谋的味道已经清晰的不能再清晰。

    “您还记得当初每一个成为支配者的人吗?他们到底有多少个?”闲又问道。

    “谁知道呢,我可没有去记这种事情,当时的数量可真的不少。”

    闲想了想,心已经有了大概的猜测,这件事恐怕在白这里已经得不到更多的消息了。

    “前辈,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还有?”白很好笑的,“我本以为你在听到我不是人类这句话后,不会再这样的问问题了,哈哈……你果然我想的还要有意思,什么问题,问吧。”

    “远古时代……真的没有人类吗?”

    白微微一怔,眼神莫名的闪动了两下,“谁知道呢,或许有,但我并不知晓。”

    “那么……您又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呢,神灵?”

    白露出一口白牙,“子,这已经是又一个问题了,你最后的问题我刚才已经回答完了。”

    闲深深的看了白一眼,“前辈,希望您能安心的看戏,不要在什么时候胡乱跳出来惹事。”

    “我尽量好了。”

    闲拿白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匆匆离开,再一次赶回城市角落。

    这一次,闲的目标是灵官。

    狠狠敲了一阵宫殿的大门,最后一身便装的希波打开了大门,居高临下的望着闲,很是不满,“鬼,你跑来这里做什么?”

    “我要见灵官。”闲也不客气,直接往里走。

    希波脸闪过一阵羞怒,“你……那你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他是你的情夫,我当然到这里来找。”

    希波气的直翻白眼,“你……你……”

    “灵官大人,我有急事,还请见谅……”闲已经在楼梯的拐角处,看到了楼刚想逃走的灵官。

    <font color=”red”>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font>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