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所有的巧合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巴尔克骑士成为支配者的代价,不仅仅是死亡,而且是灵魂永远的囚禁,他的生命被封印在骑士剑中,既不算是活着,也不算是完全的死去。

    闲想明白这一点,许多事豁然开朗,难怪巴尔克的力量那么古怪,穿行在活人的世界和死人的世界中,这原来是真的!

    既然如此的话……这种情况就显得更加诡异了。

    现在,有一个事实,闲已经无以伦比的肯定,先前还多少有一些怀疑,想要立刻求证,而现在想要求证的东西,已经变成这个事实所能导致多么严重的后果。

    巴尔克成为支配者的方式,并不是偶然的,所有人之中只有他是以这种既不合理的方式成为支配者,这绝对不是偶然。

    如果这非要是一种偶然,那么在成为支配者后的岁月里,就像吞噬掉自己的生命一样,不断的吞噬掉其它支配者的生命,这难道也是一种偶然吗?

    仔细想一想的话,这些支配者全部都远远的超出了人类力量的极限,是一群无法约束,无法惩罚,无法按照人类世界规则去理解,去戒备的人……

    但是他们自己,却是约束自己最好的手段。

    一切就好像安排好的一样,在这一群支配者中有一个独特的存在,他可以约束其它的支配者,甚至消灭他们,与此同时,他自己却是真正的不死不灭……

    那把骑士剑,古老而带着死亡的气息,闲亲眼看到上面布满了岁月的磨痕,但是回想起骑士第一次来火叶城的场景,他自己的身体几乎被摧毁,但是那把骑士剑……却丝毫无损。

    不知道什么样的力量才能真正的摧毁那把剑,也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剑上有着巴尔克的灵魂才会让剑坚固无比,而现在……它已经吸收了太多人的鲜血,吞噬过太多人的灵魂。

    闲终于明白,巴尔克之所以好像不在意一样把骑士剑丢过来,并不是他不在意自己的剑,而是他并不在意自己的身体——那只是一个表象而已。

    舔舔嘴唇,闲第一次感到火叶城的空气这么灼热,好像丝丝火焰在心中燃烧。

    巴尔克当初为什么会成为这样的支配者?幕后的主使人又是谁?这个人现在是否还活着?

    如果这个人还活着的话,那么或许应该问这个家伙到底是不是人类,他的目的又是怎样的?

    而且,巴尔克的力量明显是刻意决定的,而在当初,在这一批支配者准备成为支配者时,根本无法做到自己决定得到什么样的力量,到底是谁能拥有这样的力量控制神灵和人类之间签订的契约?

    当初,这一批支配者可谓是逆神作乱,而留下巴尔克的力量或许是一种牵制,又或者根本就是一个阴谋,那么站在这些支配者对立面的,似乎只有当时的诸神而已……

    闲感到灼热的空气吹拂着自己的脸庞,心中也有一团火在燃烧,但身体却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而从诸神大战之后,这么久的岁月里,在两千年的时光中,巴尔克都是受到圣灵殿的直接命令,陆续的杀掉了绝大部分支配者……

    这些,也都是预料之中,或者……干脆就是一直处在掌握之内吗?

    不寒而栗的感觉走遍全身,闲再一次深深的感到了圣灵殿的深不可测,在教皇那瘦的身躯背后,在那些高大巍峨的神殿深处,圣灵殿到底还隐藏了多少秘密,这一点恐怕没有人完全的知道。

    相比来,龙渊帝国好像倒是成了麻烦,闲想到这里就觉得有些可笑。

    如今,借着开辟新大陆的理由,希望能将人类的力量尽量统合在一起,支配者们的力量自然是必不可少的,他们才是更加接近神灵的存在,但是如果在这群人中埋藏着巨大的隐患的话,那么这次盟会很有可能在关键时刻功亏一篑。

    杜克已经进城了,其它支配者也一定在四处活动,闲第一次觉得轻易的将这些家伙放下来是一个极其错误的决定。

    犹豫再三,闲还是再次向城内的角落匆匆赶去,现在已经不是顾虑的时候了。

    闲赶到院的时候,白依旧四仰八叉的躺在那里呼呼大睡,也是难得他在这种时候还能在白喝的大醉。

    端起桌边还没洒光的凉茶,闲也顾不得那么多,对着白的连就倒。

    近乎神奇的,把忽然张开嘴巴,一歪头,把凉茶全吸进了嘴里,然后扭头过去,继续睡……

    闲眉毛一阵乱跳,直接把剩下的凉茶泼了过去,白的身体随之柳絮般弹起,鬼魅似的一连串扭动,那细密的凉茶水珠半点不沾的全部洒到了他的身后。

    “呃……子,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白打了个大哈欠,这才迷迷糊糊的睁眼眼睛,一脸宿醉未醒的朦胧眼神。

    “前辈,我想知道巴尔克的剑是什么来历。”闲开门见山的问。

    “他的剑?”

    白把手伸进衣衫内,懒洋洋的挠了挠肚皮,“你想那把破剑干什么……而且这个你去问他好了,嗯……他好像今有新棺材做好了,这个白痴……真的开始喜欢睡棺材了。”

    “前辈,骑士先生之所以拥有这样的力量,背后真的没有其它的原因吗?”

    “什么原因?”白疑惑的看着闲。

    “您不觉得他的力量和其他人的差别太大了吗?而且……正好可以克制所有人的许多人的力量,这一点真的只是巧合吗?”

    白把眼睛完全睁开,揉了揉脸庞,有点疲惫的:“子,你到底想什么,直接好了,现在可是我睡觉的时间……这两全城都在吵闹个不停,我晚上可是没有睡好的。”

    闲皱眉,白既然是远古时代就活着的支配者,他的力量简直超乎想象,甚至可能比一些低级的神灵还要厉害,这种事真的能瞒过他吗?

    还是,他就是幕后的指使人?

    忽然想到这个可能,闲不由背脊一寒,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一切的一简直糟糕透了,可以目前火叶城的动向白是了如指掌的,而且自己一直以来的行动,也是深受白的影响。

    如果他就是幕后的黑手,并且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那么自己岂不是成了帮凶。

    他到底是不是站在人类这边,甚至……他到底算不算是人类?

    白抬起头,看了闲几眼,忽然露出奇怪的笑容,“子,你似乎从什么地方得到了奇怪的消息,这种眼神……怀疑,戒备……呵呵,你可有一段时间没有这样看着我了,有意思……”

    白直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手脚,脸上的疲惫之色迅速消散掉,再转过头时,一双眼中已经精光闪闪,“子,有什么话直好了,到了现在你根本不必怀疑我什么,因为那毫无意义,你远远不是我的对手,单单是这一条,你对我的怀疑就没有任何意义,我是你的敌人也好,是你的朋友也好,你都无法对我产生任何影响,倒不如把话清楚,或许会有一个好的结果。”

    “是啊,我不可能是你的对手,一个从远古时代存活至今的家伙,绝对不是我所能抗衡的。”闲紧皱眉头,全身暗暗凝聚力量,全神戒备。

    白稍稍有些意外的看着闲,“你居然知道了这个,是谁告诉你的……啊,只能希波那个女人了,让她回来过来要面对不少麻烦事,真是没办法。”

    “不错,我活的年纪……比你的想象还要厉害的多。”白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但是这一点你不是早就该想到了,从之前灵官他们三个将生命转移给我的时候,你就应该猜到了。”

    闲神色微微一变。

    “没错,子,你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我多少有些失望,原本以为你会更聪明一些的。”白一根手指在脑子上绕了绕,笑吟吟的,“我本来是一个没有任何力量的普通人,之所以有今这种无人能敌,甚至匹敌诸神的力量,就是因为我活的足够久,见过足够多的东西,经历过谁也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明白了吗?”

    闲虽然极力保持平静,但眼中还是不由自主流露出震惊之色,“你……就是通过不断的得到别人的生命,别人的时间……活到了现在吗?”

    白挑起双眉,“不错!你终于聪明了一次。”

    “那么当然成为支配者的时候……”

    白哈哈一笑,“很遗憾,子,这件事可是一个秘密,嗯……无人知道的秘密,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那就是我拥有强大的力量是因为活的足够久,但我之所以能活这么久,并不是因为我有足够的力量自保,而是……把自己好好的隐藏起来,明白吗?”

    闲的脑子飞速旋转,一瞬间灵光乍现,不由瞪圆了眼睛,难以置信的望着他,“你……当初的契约,并不是你得到了那个神灵的力量,而是……而是更强大的你给了他力量!”

    白呵呵的笑了起来,然后放声大笑,一时间空气荡漾,声震四方。

    “子,你果然还是不会让我总失望的。”白收住笑声,用一种默契的眼神看着闲,“因为是单方面的赋予契约,就像一次性的赠送一样,所以那些神灵在契约之后都被处理掉了,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闲感到一阵恶寒。

    眼前这个看起来浑然和普通人没有任何不同的家伙,完全就是一个史前怪物!而且是狡猾奸诈,心谨慎的怪物。

    恐怕就算是希波女皇也不知道白到底有多么强悍的力量,他所展露出的,一定只是自己的力量的一部分,甚至是一部分,当初的圣灵殿建设者们都觉得自己得到了无敌的力量,白也是一样。

    但实际上,白的力量早已经超越了那些普通的神灵们……更别提这些依靠那些神灵才获得力量的支配者。

    怪不得当初可以单枪匹马杀进温和派内部,凭借一己之力击败了所有人,并且让人以为击杀了希波女皇。

    恐怕,这还是刻意手下留情的结果,否则……所有人都要被杀的干干净净!

    “子,你……在发抖呢。”白轻轻的提醒。

    闲低下眼睛一看,这才发觉自己的手竟然在不自觉的发抖,连忙背过手去,强运逆心诀压下心中的那种震惊和不断滋生的恐惧感。

    深呼吸一次,闲感觉心中一团火焰被点燃了。

    如果白是这样的人物,那么……似乎自己也就没什么好顾虑了,如果白就是幕后的黑手,并且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那么今自己已经站在了这里,意味着早已经暴露了想法,再要回避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白的存在,几乎已经超出了自己周旋遇到难题的界限,面对这样的存在……确实没什么好顾虑的,因为那毫无意义。

    “我怀疑有人操控了那一次支配者的诞生,并且暗中插入了巴尔克骑士,他自己或许不知情,但他其实就是消灭其它支配者的工具,有人计划了这一切,而且……很可能这个人还活着,或者他的传人还活着,支配者这件事本身,背后就要看不见的阴谋。”

    “哦?”

    白既不意外,也不惊讶,就好像听到的是闲今走路的时候有人对他行礼一样的平常事,然后似乎有些感兴趣的问,“理由呢,子!理由是什么?”

    “首先纵观这件事,巴尔克骑士存在的本身就有些突兀,和之后的一系列行动结合起来,就已经值得怀疑,其次他缔结契约的神灵名字不对,或许他没有告诉我真话,但隐藏神灵名字这件事,本身就值得怀疑。”

    “嗯,这些似乎只是无端的猜测,连证据都算不上。”白摇摇头,表示不予支持。

    “最奇怪的是,圣灵殿的第一批建设者,曾经的元老,这些在人类看来不死不灭的存在,他们应该掌握着圣灵殿的一切权力才对,即使不在明面,也是在暗中操控,要知道他们是第一批的建设者,一切都是他们自己创立的,但是现在为什么会沦为被指使的工具,甚至要忍受被诛杀的命运,这并不合理,十分不合理!”

    “圣灵殿现在推行的决策也已经和当初截然不同,这一切……都像是某种力量在暗中推动,加上巴尔克的独特存在,我不认为这都是巧合!”

    “哦……”

    白神秘的笑了,“子……你居然,又聪明了一次。”

    <font color=”red”>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font>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