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不合理之处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 ,最快更新逆血天痕最新章节!

    讲道理,天闲也没想到教皇真的会派人来为自己正名,昨天不过是为了修理塞洛斯,给教皇一个小小的警示而已。

    预计中,教皇会采取某些怀柔的手段将这次的冲突化解掉,但实际情况是教皇直接派人来好好的满足了一番天闲的胃口。

    这好豪的劲儿让天闲大感意外,而且……

    天闲清晰的看到,塞洛斯的脸色如黑铁一样,坚硬而又冰冷,望过来的目光毫不掩饰的带着森森杀气。

    昨天,自己说是信奉人类的,大家惊奇无比,而反对的声音中,最刺耳的最直接的,自然就是这个塞洛斯了。

    他可是直接冲到面前来表示怀疑,而且还非要别人演示一下宝物,那意思就好像你必须证明一下一样。

    结果,今天教皇就亲自派人来给证明了一下。

    许多人都嗅到了一丝丝不大和谐的味道。

    而天闲,已经明确的感受到了这种不和谐的氛围,在圣灵殿内部的分裂缝隙中传出的嘈杂声。

    这份证明可不是马里奥特带来的,作为圣灵殿在这次盟会中的代表,圣灵殿的一切言行都应该有他来完成,但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那个来宣读教皇口谕的骑士,甚至连看都没看过马里奥特一眼。

    教皇不再信任马里奥特吗?不,不会的,天闲深知这个五短身材的老人深受教皇的信任,要不然这样重要的盟会不会让他独挑大梁,一人全权代表。

    所以,要回避的其实只是马里奥特之外的人,也就是……脸黑的塞洛斯。

    天闲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眼角余光扫过他的面容,他的脸色似乎又黑了几分。

    圣灵殿和这些古老的支配者之间的矛盾,看来已经由来已久,自从圣灵殿开始有意剪除这些过于强大,甚至不受控制的支配者时,这种矛盾似乎就已经不可弥补的越来越明显了。

    巴尔克剑上亡魂,就是圣灵殿对于支配者血淋淋的屠杀记录。

    或许在许多年前,那一代教皇就对支配者们过于强大的力量有了顾忌,或许就在许多年前,这些当初建立了圣灵殿的元老们,忽然发现一切都和自己最初的意志不大一样,心生芥蒂,甚至心怀不满,但是因为誓言的束缚又不得不隐忍至今……

    这到底是多少岁月积累下来的深刻矛盾,是多么巨大的裂痕……

    天闲也不作声,任凭广场上的议论声喧闹不已,各国使臣直到这个时候还有些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教皇的这一份口谕来的实在是太过突然,也太过惊人,事先没有人想到在这次会议上还会出现这样的一幕。

    敏锐的人自然察觉到了一些不和谐的味道,但是具体的事情当然并不知晓,圣灵殿内部的情况,自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像天闲这样了解的很清楚的。

    天闲现在不由得开始会议,回忆起圣灵殿一系列的事情,关于古代的那些建设者,关于支配者,关于神灵继承人的身份,等等等等的许多事……

    从前并没有仔细的考虑过这一系列的事情,但是这一次教皇以极其强硬,甚至是十分露骨的方式带来了一份口谕,这让天闲更加看清楚了许多事。

    喧嚣声丝毫也不能影响天闲的思考,把前因后果全部穿起来,天闲渐渐的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一些新的东西,那是脑海里的一道灵光,可是又不容易真正的抓住。

    这些好多事情糅合到一起,看似没有什么不对,但……总有一种违和感,天闲总觉得这些事似乎没有什么非常奇怪的地方,但就是有一些……不大合理。

    道理上似乎都讲的通,可问题是……这些事情似乎并不该用讲的通来解释,因为……这些事存在的本身就比较奇怪。

    圣灵殿的第一批建设者们,他们几乎不老不死,他们几乎是无敌的存在,但是为什么他们好像变成了圣灵殿指使的工具。

    白、希波女皇……这些当年统御圣灵殿的任人物,现在却要隐藏起身份,这一切显得并不那么合理。

    当初不惜代价也要挽救人类,创建了圣灵殿的一批人,现在为什么会变成了这样?

    历史遗留问题,岁月留下的芥蒂和裂痕,或许是曾经发生了什么事,可是这似乎都无法说服自己。

    天闲感觉自己似乎漏掉了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所以有些事还没有完全看清楚,就算是现在塞洛斯和教皇之间这样明显的不合摆在自己面前,自己都没有办法从中解读出完整的来龙去脉。

    源头,源头是什么?

    圣灵殿的人类统治者和支配者们不合的源头在哪里?

    天闲有些想不明白。

    这一定是一个时间长久的问题,天闲还记得杜克当时那种怒火冲天的声音,他对于圣灵殿的种种做法早就已经十分不满,甚至是十分抗拒了,这绝对不会是一朝一夕的事。

    骑士巴尔克的剑上吸取了不知多少同伴的亡魂,这也不知道需要多少岁月,多少次无情的斩杀……

    猛的,天闲眼珠抖了两下,脑海中那道灵光闪了回来。

    一瞬间天闲抓到了那一点不合理的地方,这一切的线索联系到一起看似只是有些矛盾,但没有太大不妥的不合理的地方。

    在圣灵殿的发展和支配者们的努力的过程中,绝对不合理的一种东西,可是它竟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存在着,而且就在自己的眼前。

    天闲飞速的思索,一旦抓到了这个点,一切都变得豁然开朗起来,只是短短几分钟的思索,天闲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种不合理,是偶然……还是有意为之?

    望了望台下上万的使臣,天闲慢慢站了起来,忽然间感到这种场面有些好笑,人类啊……毕竟是人类,聚集在这里妄图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争名夺利,为了一个盟主的位子明争暗斗,但是有些事,或许早就注定了。

    有些东西,出离于人们的视野之外,在更高的层面上嘲弄的望着自以为是的人类,并且随意的摆弄着人类付出一切努力才创造的世界。

    天闲感到自己再也坐不住了,百国盟会,简直是可笑!

    “雪,我需要离开一下,能帮我在这里坐一会吗?就像之前对付那些使者们一样。”天闲在心中轻轻的呼唤雪的名字。

    很快,心中传来了雪的回应声:“嗯。”

    “诸位,对不起了。”天闲咧嘴露出笑容,“我……肚子不舒服,要先去上个茅房。”

    大家正惊愕无比的议论着,听了天闲这话不由也是瞪大了眼睛,这种场合下……这么说是不是太粗俗了些!

    天闲可不管那些,继续说道:“当然会议继续,大家不用理会我,只管好好研究谈论就是了,我们会有专员坐镇在这里,大家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慢慢咨询,我上完了茅房就会立刻回来。”

    大家一阵面面相觑,这……这算是怎么回事?真的是去上茅房,那才有鬼,这种不着边际的谎话只能骗骗三岁孩子。

    教皇才宣读完口谕,现在这位大公是要急着去做什么?难道是去见教皇,这很有可能,毕竟火叶城虽然明面上和圣灵殿不合,但是在很多事情上其实都是和圣灵殿有过十分密切的关系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去做些什么极其秘密,而且不可告人的事情……现在这位大公的身上可满满的全是神奇的色彩,怎么可能是去上茅房,上茅房有什么可神奇的!

    众人一阵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在广场一边传来了惊呼声。

    半空中,雪和凌手牵着手,都是一身白衣,就那么凌空慢慢的飞了过来,跨越广场上无数使臣,在上万惊愕的目光中缓缓的落到了中央高台上。

    顿时,台下一片赞叹和惊呼声,食灵者的喊声也不绝于耳。

    到了今天,食灵者这个称谓在火叶城已经不新鲜了,居民们都知道雪和凌是极其厉害的食灵者,寒古塔里也住着许多食灵者,虽然他们不经常露面,而且大家谁也没见过食灵者施展他们的力量。

    普通人看不到虚灵,这种景象自然让他们惊讶,但天闲看的很清楚,雪和凌是踏着一头海豚一样的虚灵飞过来的,那个家伙最后还亲昵的蹭了蹭雪和凌的脸蛋儿,这才慢慢消失了。

    “稍坐一下,我马上就回来。”天闲把雪和凌按在宽大的座位上,对她们眨眨眼的笑了笑。

    雪只是点点头,凌却面色古怪的看了看天闲,“真的只是一会儿?”

    “嗯……要是我去的太久,你们就叫香她们过来聊天解闷,反正这里也用不到我们说话,让他们自己争来争去好了。”

    天闲丢下一句不负责任的话,飞快的就跑掉了,只留下面无表情的雪,还有大翻白眼的凌。

    虽然对于天闲忽然开溜感到万分惊讶,但是各国使者多少还是乐于看到这个景象的,因为天闲就像一个麻烦的源头,到哪里都会有麻烦,作为盟会发起人居然也会在会议上和人暗中动手,这种情况也是前无古人了。

    现在的话,换了两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儿在台上,这气氛顿时就缓和了许多,反正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次盟会的盟主,火叶城的竞争力怕是不高,毕竟国力和大陆的强大势力相差悬殊,现在有两个小美人儿来主持会议倒是也不错。

    天闲其实也是这么想的。

    对于这个盟主,天闲没有丝毫的想法,在面对现在这种严峻的状况时,任何的内耗都是极其愚蠢的行为,天闲这一次也是希望能凝聚一下人类各国的力量,虽然没有太多的奢望,但是大家只要表面上一条心,在大是大非上可以共同出力就好了。

    所以这个盟主谁去做并没有大问题,只要有一个盟主就可以了。

    不过现在天闲发现了一件比选盟主还要重要的事情,不得不立刻先行离开,这件事得不到确认的话,天闲无论如何也无法安心。

    离开会场,天闲好在穿的也是随便的衣装,在街上不会显得太乍眼,一路飞快的左拐右拐,很快来到了城市的角落。

    白的小院之前,希波的宫殿还矗立在那,旁边是骑士的帐篷,和那高大的宫殿相比,这帐篷简直就好像是一个简陋的马棚。

    天闲先到小院里看了一眼,只有白一个人懒洋洋的躺在那,应该是才喝完酒在睡觉,因为地上还有酒瓶。

    灵官他们都不在,天闲看了眼那高大的宫殿,实在是没有勇气去敲门,毕竟那是希波的住处,而且现在里面说不定是几个人,弄不好灵官也在,那么撞进去就不懂事了,人家都两千年没见了,现在联络一下感情肯定不希望别人打搅。

    好在巴尔克的帐篷周围还有小帐篷,他的随从一直也居住在这里,其中的两个正在一旁劈木头。

    是的,是在劈木头,骑士煮饭的时候一直都是用这种简单的铁锅加上木柴的,说是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

    天闲没办法只好提供木柴给他,让随从劈好了来烧饭。

    其实,在沙漠地带这种做法是十分奢侈的……木材可是金贵的资源!

    询问之下,一个随从告诉天闲,骑士已经上街去了,可能要晚上才能回来。

    天闲不由得叹气,这位亡灵骑士现在是越来越喜欢逛街了,因为火叶城的人不会因为一个活死人在街上溜达而感到恐慌,甚至会来看个新鲜,这对于他来说也同样无比新鲜……

    这个新鲜的劲头儿到现在居然还没过去。

    瞧一眼帐篷后,那里堆了一大摞的棺材,各式各样,大的小的厚的薄的,朴素的华贵的,什么样的都有。

    “是居民们送来的。”一个随从很机灵的向天闲解释。

    天闲点点头,赶快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十分显然我们的骑士巴尔克先生在火叶城活的十分有滋味儿。

    不仅没人惧怕,还会有人送来棺材睡觉……

    这个混蛋,到底在哪……天闲咬牙切齿的转入繁华的街道,飞快的搜索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