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二百章 远古幸存者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其实,天闲也只是试探性的问一问而已,毕竟这是希波女皇,可是曾经圣灵殿的实际领导者,可不是那么好骗的,但是天闲没想到……对方竟然答应了。

    难道打败塞洛斯就是那么惊人的事情吗?天闲不由得思索起来,毕竟这次只是耍了一个花招,而且……到了现在这个时间,塞洛斯也差不多要醒过来了。

    还是说自己猜测的太准确了,天闲心中忽然没来由慌了一下。

    之前的种种怀疑一下子全部涌上心头,天闲望着希波的眼神微微变化,这个女人……难道真的时间不多了。

    不知道为什么,天闲总是能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希波和白,和灵官还有巴尔克他们都不同。

    她很在乎时间,很在意效率。

    但对于一个活了至少两千年,耐心和承受能力都已经达到非人的支配者来说,其实这并不合理。

    比如灵官他们在很多事情上都是不紧不慢的,虽然这和凡事都在计划内有关系,但这种从容几乎已经烙印进了他们的性格之中。

    希波却不是这样,甚至天闲之前遇到杜克的时候也没有这种感觉,还有那个黑衫人,还有刚刚才见过的塞洛斯,只有在希波身上才有那种匆匆忙忙……就仿佛一只无形的手在不断将她从这个世界中拉走。

    天闲不由得联想到她的外貌。

    当初,希波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她是一个绝对的美人儿,从她恢复到从前的身体时那种模样也可以看出,但是她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如果不是特别的原因,谁也不会用这种模样示人,特别是一个在意自己外貌的女人。

    天闲并不敢过多的去猜测,因为那毫无意义,而且还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这些支配者,每一个人的身上都背负着别人难以想象的沉重东西。

    她很在乎这次击败塞洛斯的事情,而且……很着急的知道到底是使用了什么方法。

    天闲甚至还没有想好自己想要知道什么秘密,结果希波就真的答应下来了。

    作为曾经圣灵殿的实际领导者,想必她知道的秘密恐怕比现在的教皇还要多上不少吧,天闲忽然有一种掉进了金山中,可却一时间苦无口袋,不知道怎么装走这海量的黄金。

    “怎么,难道你还有什么条件吗?”希波微蹙眉头,十分不满的望着天闲,“小鬼,你不要得寸进尺。”

    天闲干笑了两声,“说实话,我只是在想我应该提出什么样的条件而已,一时半刻我倒是也没有想到什么非知道不可的事情,您也明白毕竟我的岳父大人会把所有的事慢慢告诉我的,这无外乎就是早一些和晚一些的事情。”

    希波哼了一声,“那是你的事,我现在只想知道你的条件!”

    天闲玩味的望着希波,双手交叉,慢慢的转动着手指,思索……

    很快,希波就等的不耐烦了,“小鬼,我可没有时间在这里和你磨蹭,如果你不想说的话,我自然有别的办法知道,我只是不想我们之间产生什么矛盾。”

    天闲连忙哈哈笑了笑,“多谢您的好意,我完全相信这一点,我已经想好条件了,既然其它的事情我的岳父大人会慢慢告诉我,那我就要问一些他不可能对我说的东西,对吧,女皇大人?”

    “随便。”

    天闲稍微酝酿了一下,“那么……这就算是一个根据您为例子来提问的问题吧,其实这件事我也疑惑很久了,但是我又不能去问,因为这似乎……不会被回答。”

    希波淡淡回应,“说吧,只要可以回答,我都会尽量的,而且不会说假话。”

    “谢谢。”

    清了清嗓子,天闲慢慢的说道:“现在,这个大陆上还有许多支配者,他们是从古代就存在的人类,一些曾经就是支配者,一些只是普通的人类,但从诸神大战后,他们集体存留下来,并且建立了圣灵殿,关于这一点我想确认一下。”

    希波爽快的点点头,“是的,没有错,我们之间还进行了一次战争,你忘记了说。”

    “多谢您的提醒,那么……我就问正题了,您付出了什么代价呢?”

    不动声色的,希波坐在那,对于这句话的反应完全是零。

    然后她微微一笑,淡然问道:“小鬼,你在说什么?如果你想知道些什么的话,最好也拿出一些诚意来问问题,我可不是在这里陪你过家家。”

    天闲毫不犹豫的说道:“女皇大人,我也曾经得到过一个支配者的指点,并且得到了她的大部分知识和记忆,虽然那不是我能消化的完的东西,但从中我得到了许多古代的知识,也了解了许多诸神大战前后时期的情况,关于支配者有一个十分明显特征,那就是……代价!”

    希波女皇冷冷的望着天闲,一言不发。

    天闲继续说道:“人类得到神灵的力量,成为近乎不老不死,拥有神灵在人类之中代理权的存在,他们受到敬畏和尊重,并且享受人类的供奉,但这并不是没有代价的。”

    把目光缓慢的在希波身上尽可能礼貌的移动着,天闲用平和的口吻叙述着自己知道的事情,“神灵赐予力量,但那不是无偿的,而是需要代价的,就好像向神灵进行供奉,神灵则会对你进行庇护,这是一种交换,一种代价的交换,支配者的力量就是如此得来的。”

    “看来,你在那个倒霉的支配者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希波面带嘲弄。

    “不是很多,但有些东西的确足够重要。”天闲并不为希波的嘲弄而恼火,淡淡的说着,“而且我还知道,这其实是一种契约,是一种仪式,这种代价是一种既定的得到和给予的方式,并不是谁愿意就可以无偿给予神力的,就算是神灵也需要遵守一些规则,遵守这个世界的规则!”

    顿了顿,天闲吐着气问道:“不知道您能否告诉我,当初诸神大战之后,借着诸神虚弱的时候制造了一批支配者,当时……到底有多少人参与这件事,是否……有很多牺牲者?”

    这一次,希波的眼神明显抖动了一下。

    “当然,这并不是我本来要问的问题,您可以选择不回答,只要听我说就好了。”天闲摊摊手,叹了口继续说下去,“神灵赐予我们力量,我们则根据条件而付出代价,这连神灵都无法改变的规则,我们人类自然也不可能去改变,所以当初一定有许多人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吧,而有一些……一定没有幸运的活下来。”

    希波终于眯起了双眼,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天闲,“小鬼,你果然不愧为是那个疯子看中的人物,你和他一样有一颗疯狂的脑子,你到底是怎么想出这种异想天开的问题的,我们都一定要付出代价吗?当初我们既然能禁锢一些神灵,自然也能跳过许多过程,这种契约并没有值得在意的地方。”

    天闲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哦……是吗女皇大人,那么灵官的身体和骑士的身体又是怎么回事呢?”

    希波气息微微一窒,回答不上来。

    “我想不出什么情况才能让灵官大人的身体变成只剩下手脚和头部的模样,还有我们的骑士先生,他很显然是为了使用现在的力量才变成了活死人的,他的代价……或许就是生命,如果真的可以跳过那些契约的话,我想没人愿意自己的身体变成那种样子。”

    “而且……”

    天闲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椅子,斟酌着自己的话,“而且我见过的支配者已经不少了,但是他们之中……几乎没有正常人,每一个都是显得古怪而无法被普通人接受,而且都似乎有着客观的原因。”

    吸了口气,等待了一阵,见希波还是没有说话的意思,天闲只好轻轻用手指比了比面前的女孩,“比如您,女皇大人,从两千年前就存在的人物,甚至生命还要更加悠久,历史上圣灵殿真正的建设者,第一批元老级别的人物,但是现在看起来不过是一个稚嫩的小姑娘而已,只有在您使用您的力量时才会重新回到青春貌美的模样,就好像……那已经不再是属于您的模样了。”

    “还有灵官大人空荡荡的身体,骑士先生死去的身体,那个杜克满脸燃烧火焰般的须发,那个黑衫人古怪的声音和干巴巴的体型,简直不像是人类,还有今天的塞洛斯……”

    天闲凝视着希波,“我也是最后才发现,他本人……似乎就是冷的,按照我的估计他今天会流血,遗憾的是他一滴血都没有流,但我确定他身上存在伤口,也就是说他没有血,或者……血流不出来。”

    “据我所知……”

    “够了!”希波打断了天闲的话,眼中流露出愤怒,以及一点点的疲惫。

    “抱歉,女皇大人,但我想知道真相。”

    希波厌恶的望着天闲,“你就这样想知道别人的秘密吗?就好像一个留着口水偷窥女人身体一样恶心。”

    天闲无奈的摇摇头,“女皇大人,我可不喜欢偷窥女人,这些事我有我的想法,您如果可以回答的话就告诉我事实,如果不想的话,我们的交易就告吹,只是这么简单,没有人会吃亏,更不会有人被偷窥。”

    希波冷冷看着天闲,忽然笑了一声,“小鬼,恐怕……你还没有问出你最想问的问题吧?我的代价?我的代价有什么好知道的,而且你那么会猜,难道就猜不出我的情况吗?啊……是的,你所想知道的,是那些绝对不会被回答的事,比如……你的那位岳父大人到底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他永远也不会告诉你。”

    天闲动动眉毛,微微一笑,“这么说……我的猜测是正确的?”

    希波洒脱的一笑,“这没有什么值得隐瞒的,不错!我们成为支配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就像是献上贡品,即使当初控制了一些神灵,但为了获得力量,为了活下去……我们也不得不付出代价,而这个代价是由神灵们来提出和制定契约的,我们无法完全干涉,所以……”

    希波点了点头,“不错,那是一场十分惨烈的较量,我们控制了很多神灵,但并不能完全掌握他们,所以那一次契约的缔结十分惨烈,许多人因为代价而死去,许多许多人都死了,最后剩下的……就是我们。”

    “至于我的代价……”希波冷笑,“这很明显对吗?我们差不多都是不老不死的,但那只是正常情况,我们也会被杀,也会因为某些事而结束生命,比如……生命逆流。”

    “生命……逆流?”天闲叹了一声,果然如此吗……

    “是的,小子,我的确几乎是不老不死的,相反,我还会越来越年轻,越来越年轻……直到回到起点,虚无。”

    天闲沉默来下来。

    “两千年来,我的年龄缩减了大半,而且缩减的速度在不断增快,好在我们都把自己的时间转赠给了白那个可恶的家伙一些,相比起来我倒是可以活的更久,可惜这种方式一生几乎也就能使用一次,否则的话我倒是可能真的不老不死。”

    “怎样,现在是不是更加想知道白的代价是什么了?”希波歪着头打量天闲,一脸反客为主的轻松。

    天闲缓缓点头,“不错……我很想知道,因为他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正常人,没有任何和正常人不同的地方,除了那种压倒一切的力量。”

    “他所做的事,很多我依旧无法理解,他的想法,他的决定……我也不想总是活在被动之中,接下来的日子将会很紧张,我需要自己有所打算,所以……我希望能了解他,了解你们所有人。”

    希波展露出狡猾的笑容,“小鬼,你要明白,我会如实回答,而你,也要遵守诺言。”

    “当然!我以我的性命发誓。”

    希波终于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很好,小鬼,那么我告诉你,他的代价……我并不知道。”

    天闲期待的神色顿时一僵,“什么?”

    希波哈哈而笑,“自作聪明的小子,他的代价没有人知道,因为知道的人都已经死了!他和我们都不同,我们都还没有出生的时候,他就已经是一个支配者了。”

    天闲不由瞪大眼睛。

    希波想了想,“或许可以这么说,我们是古代的幸存者,而他,唯独只有他,是从更加古老的年代存活下来的,远古时代的幸存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