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一比生意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 ,最快更新逆血天痕最新章节!

    “小鬼,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耍同样的花招,我并不是塞洛斯那样的笨蛋。”

    希波微微皱着眉,看着眼前笑嘻嘻的天闲,目光不时的掠过天闲手中的相机。

    天闲却满不在乎,“女皇大人,正如您所说,您不是那个笨蛋,所以也不会被我的小花招算计,所以这次只是简单的照个相而已,哦您可能不大明白这个,但没关系,您只好好好坐在那里,然后保持微笑就好了。”

    举起相机,天闲笑着强调,“一定要保持微笑。”

    希波眼角抖了两下,白天时塞洛斯就那么直挺挺倒了下去,那可是自己在远处亲眼看到的。

    作为团长,塞洛斯的个人实力毋庸置疑,从两千年前成为这一批伙伴的团长时开始,他就是绝对的佼佼者,如今依旧是团长,想必实力也大有长进。

    可是,仅仅是一个瞬间,就被击倒了!这简直匪夷所思!

    希波时刻留意着天闲手里的相机,但是那个东西并没有任何奇怪的能量波动,让她十二分的疑惑。

    “笑一个,笑一笑女皇大人,难道您害怕了?”天闲无奈的耸耸肩膀。

    希波眼中跳出两颗愤怒的火星,“小鬼,看来你已经忘乎所以了,来吧,让我见识一下你的花招,但是如果你……”

    “咔嚓!”

    这说着话,露出冷森森笑容的希波一愣,天闲已经按下快门。

    “吱”的一声,一张照片从相机下边吐了出来,“啊,还不错,要是笑的再甜美一些就好了。”天闲看着照片笑呵呵的说道。

    “什么……”希波眉梢不受控制的跳了两下,微微紧张的神色慢慢缓和,“这就完了?”

    “当然,要不然您觉得还会怎么样?”天闲把照片递给希波,“瞧一瞧,还不错吧。”

    照片依旧是一张特制的羊皮纸,上面是一个女孩的头像,惟妙惟肖,正是坐在那里的希波女皇,甚至眉梢眼角那含怒的神色都丝毫不差。

    “这是什么东西?”希波前后翻弄着这张相片,面带疑惑。

    “这个叫做……相片。”天闲呵呵一笑,“怎么样?这个东西是不是很有前途?您先瞧一瞧,我觉的这个比画像要来的好的多了,那些年轻的贵妇小姐们绝对会不惜重金……”

    “我要听的可不是这些!”希波打断天闲,但那张相片却不动声色的笑纳,塞进了怀里。

    天闲眨眨眼,然后嘿嘿的笑了,“女皇大人,您难道是在问……到底是怎么收拾掉那个塞洛斯的吗?啊……女皇大人,塞洛斯那个家伙,他到底是什么人物,您不打算先向我透露一下吗?”

    “他是那些家伙之中的一个,是领导者。”

    天闲泄气的一叹,“就这些?”

    “我们这些人……经历上千年的岁月,作为人的那一部分老早就已经死掉了,剩下的只是一个符号,一种坚持而已。”

    天闲愣了愣,只好点点头,“好吧……我了解了。”

    其实天闲一点都不了解,要说作为人的东西……灵官、骑士他们似乎都不多了,但是白这个家伙怎么解释?这个懒在那里,喝酒作乐,作为一个千年老妖还有老婆孩子这种事,这难道是一个活鬼该有的生活吗?

    “可是女皇大人,您不绝对,我这是一个十分厉害的,甚至是可以扭转局面的杀手锏吗?”天闲神色微微一变,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并且双手奉上相机。

    “不知道您能不能看出一些门道来?”

    希波犹豫一下,还是接过相机,左右翻动一下,忽然大惊失色,“这不是那件圣者的宝物!”

    相机上光溜溜的,并没有原来物品的字迹和拙劣的图画,希波稚嫩的脸上闪过一片狂怒之色,猛然站起把相机砸向天闲,“狂徒!圣者的宝物在哪?”

    天闲被相机砸个正着,不由哭笑不得,“我的女皇大人,女不要着急发火好不好,您看您看……”

    说着,天闲转身去捣鼓一阵,又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好几个东西,全是一模一样的相机。

    希波本来一脸怒色,看到这些相机,顿时完全傻在了那里……

    “您看哪一个更好,选一个拿去吧,当个纪念……”

    希波面孔一阵扭曲,不得不坐了下来,看着几个一模一样的相机,一时间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当初这件宝物是那么的让人怦然心动,当初在那位圣者手中,这件宝物无往而不利,几乎就是一面胜利的旗帜。

    现在居然好像廉价的地摊货一样摆在在面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多?”希波脸色不善。

    天闲揉揉被砸的脑门,“女皇大人,这当然都是复制品,是假的,是冒充的而已啊……”

    “那真的宝物在哪?”

    天闲叹了口气,又回过身去,这次希波差点没有站起来仔细看看天闲到底在背后捣鼓些什么,居然能拿出这么多的东西来。

    这次,天闲拿出来一个色泽圆润,看起来历经沧桑的相机,上面还有丑巴巴的汉字,以及粗劣的画。

    “在这。”天闲把相机放到希波面前。

    希波女皇把相机拿在手中,仔细的抚摸良久,这才终于送了口气,“是它,不会错……小子,算你好运,你要是让这件宝物有什么损毁的话,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天闲只是笑笑,“这是古代的宝物,我当然会妥善保管的,看来我就算死了也可以好好安葬。”

    拿到了真正的宝物,希波的神色明显缓和了下来,“好了,把事情说清楚吧,我不希望计划出现额外的情况。”

    天闲望着希波,眼神忽然变得有些奇怪。

    “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希波皱眉。

    “啊……”天闲轻轻叹息,似乎在思索什么,“女皇大人,您这么在意这件宝物,但是有没有想过,两千年了,没人能使用这件东西,或许……永远也不会有人能使用它,它已经等同于一个废物。”

    “你说什么?”希波神色一变,怒色再次涌起。

    “不不不……”天闲连忙改口,“我是在说,或许这件东西很难使用,仅此而已,而且……您看我不是也差不多的,呃……好像是真正的使用过了吗?”

    希波怒色微微收敛,寒声说道:“小鬼,不要再说这种可能让我失控的话,否则你会付出代价,你没有见过那位圣者,你也不了解他所做过的事情,明白吗?”

    天闲深深的看了希波一眼。

    我的女皇大人,或许我对他的了解,比你们每个人都要深刻的多。

    天闲最后瞄了那相机一眼,露出笑容说道:“好的女皇大人,您的警告我一定会谨记在心中的,我们现在来说点实际的情况吧,您是想要知道……我是怎么对付塞洛斯的,是吗?”

    “是的。”

    “嗯,那么就是说,我们在谈一笔生意了。”天闲好以整暇的说。

    希波不由瞪大眼睛,“你……你说什么?生意?”

    “是的,女皇大人,这是一笔生意!”天闲慢条斯理的解释,“您想知道我使用什么手段击败了实力不俗的塞洛斯,那么这就变成了一笔生意,而且是一笔大生意,毕竟塞洛斯是支配者们的首领,他的实力不俗,击败了他就等于有机会击败所有人,那么……这种手段岂不是十分可怕,而且……需要保密!”

    希波怒极,冷喝道:“愚蠢的小鬼,你知不知道现在是对谁说话,又是因为什么人你才能好好的坐在这里,而没有被对手是生吞活剥!”

    “我知道,女皇大人,曾经的温和派首领,圣灵殿第一批建设者,圣灵殿的元老……我之所以能好好的坐在这里没有被敌人彻底的击垮,您和您的一些同伴功不可没,但……这和生意没有任何关系。”

    “你……你说什么?”希波怒的浑身发抖。

    “啊,不不不……女皇大人,您似乎还是没有理解我的意思。”天闲摇头,“我们之间……是合作,或者说是互利互惠,虽然这么说有些伤感情,但是因为你们总是对我十分保守,隐瞒很多很多事,让我做事束手束脚,完全无法施展,就算是我的岳父大人也是如此,所以我多少有些,嗯……有些不满。”

    “你……你居然不满?”

    希波感觉怒火正在凶猛的灼烧自己的脑壳,这个该死的狂妄的小子居然还会不满,这么一个本来只应该躲在什么地方等待自己普通的命运降临,然后平庸的度过一生的小子,他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居然还会不满!

    “是的,女皇大人……”天闲的神色也微微冷了下来,“我十分不满,因为今天您是以一个质问者的身份而来的,所以我十分不满,如果您没有来,或者是以另外一个身份,一种口吻来询问的话,或许我就会十分开心的对您说一说今天的战果,那是朋友们之间应该分享的东西。”

    “哦……我懂了。”希波缓缓点头,“你开始觉得……不想受到控制和摆布,觉得自己可以掌握所有的事了。”

    天闲闭上了双眼,“女皇大人,我这么说或许有些失礼,但是您不觉得您今天来到这里完全没有道理,甚至是没有立场的吗?我为什么要告诉您我是如何对付塞洛斯的,那可是足以制服支配者的手段,您看……为什么我的岳父大人没有来质问我呢?”

    端起一杯凉茶,天闲淡淡说道:“实际上,一直以来他虽然对我多有隐瞒,但也从来不会过问我的任何选择和决定,我们之间是有默契的,但是您似乎还没有把握好这种关系……”

    抬起目光,天闲的眼神忽然间锋利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感觉,女皇大人您比任何人都要着急,凡事都急着立刻去做,就好像……”

    望着希波,天闲没有再说下去,但是希波的身体却微微颤了一下,随后她的眼神变的平静起来……

    “哦不不……”天闲连忙摆手,“请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我不会去看您的眼睛的,那是您攻击的方式,请相信我,我没有任何不敬的意思。”

    “小鬼,你的表现,太过于自以为是了。”

    天闲微微一笑,“自以为是也好,狂妄自大也好,在这种时候难道还要去循规蹈矩吗?那种情况还是留给今后人们进入了和平盛世的时候再去遵循吧,现在……我们要紧的还是活下去,我说的没错吧。”

    “还有,我有一个提议!”在希波发怒之前,天闲抢先说道。

    “什么提议?”希波咬牙问。

    “我们还是来做一比生意。”天闲露出了笑容,就和塞纳看到金币的时候一模一样,“女皇大人,对付塞洛斯的手段是我专门准备的,是一种极其隐秘的手段,我可以告诉您,您可以独自享有,相信我这是值得独自享有的东西,而且您知道后也会这样想的,作为代价我需要您告诉我一些秘密。”

    “笑话!我不会接受任何的勒索!”

    天闲耸耸肩膀,“那真是遗憾,女皇大人,我本以为像您这样需要时间的人,一定会乐于知道这种方法的。”

    希波浑身一震,眸子极速收缩,“你刚才说什么?”

    天闲一字一顿的重复,“我说,您需要时间。”

    希波的嘴唇微微抖动,好一阵才慢慢握紧双拳,深呼吸几次说道:“小子……我小看你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哈哈,这么说我猜中了。”天闲眨眨眼,“女皇大人,其实我不知道,是您上一句话告诉我的,我之前只是猜一猜而已,您看就算猜错了其实也没什么。”

    希波的面孔如海浪一样极速波动了两下,但天闲只是静静的望着她,“女皇大人,您看我能猜中一次,或许就能猜中第二次,您会喜欢对付塞洛斯的手段的。”

    希波咬着牙,慢慢说道:“好……小子!那么先告诉我,你想知道什么秘密?”

    天闲微微一拍手,“早这样说嘛。”

    --

    昨天没更新吗真的吗嗯……记在本本上好吧其实偷懒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