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插曲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 ,最快更新逆血天痕最新章节!

    云光徘徊,雾影缭绕。

    摩云山漫漫云气大海般铺展,群山掩映其中,蔚为壮观。

    放眼望去,西方大陆尽收眼底,千里沃野收于遥远云雾之中,整个世界也不过如此。

    这种景象,对于瑶瑶来说并不陌生。

    走在云气流动的山路上,寒冷的雾气打湿衣衫,瑶瑶却丝毫也不觉得寒冷,反而感觉到一丝丝的温暖。

    毕竟,这好像是家乡的场景。

    瑶瑶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赶到了摩云山脉,然后顺着山脉的峭壁直接爬了上来,山脉脚下的寂静森林对于瑶瑶来说就好像后花园一眼平静而美丽,路上顺手杀了几头房子大小的魔兽,其余的倒是也没有遇到什么稍微能停下脚步的事情。

    瑶瑶并不知道火雾山应该怎么走,也不想知道,她明白自己可能应不再适合回到家乡了,无论是外貌还是内心,自己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瑶瑶,当初那个小姑娘已经彻底的死去了。

    顺着山脉侧面一路爬上来,让浩瀚的云气洗涤纤细的身躯,在这几乎是世界最寂寞的地方,瑶瑶心中终于有了一丝解脱的快慰。

    现在瑶瑶有些感谢天闲,或许只有这个地方才能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这可以纵观天空的山峰,这可以掩藏整个世界的云海,这里可以拥有整个世界,而这里也只有自己一个人而已。

    或许今后的日子在这里隐居也是不错的选择。

    望着群山,望着那千年都未曾改变的巨大山脉,还有沿着山脉的身躯蔓延了上千年的云气,瑶瑶觉得自己剩下的生命留在这里或许能得到永远的安宁,大陆上那些争斗,那些勾心斗角,那些永无止境的欲望,在这里统统消失,和自己再也没有半分关系。

    但是,即使这么想着,瑶瑶还是没有停下脚步,因为瑶瑶不知道到底哪一座山峰才是摩云山最高的山峰。

    天闲让她去那座最高的山峰。

    就算是对他的报答吧,作为让自己解脱,让自己发现一个合适自己隐居的地方的报答。

    瑶瑶这么想着,不断的前进,不断的向更高的山峰进发,寻找天闲所说的那座山峰。

    为他办完这件事,就留下来隐居吧!

    瑶瑶深深的吸了口气,空气里有火雾山那种熟悉的湿润感,但是冷丝丝的,没有火雾山那种炙热的感觉。

    但是这对于瑶瑶来说没有什么关系,这种寒冷根本无所谓,而且火雾山那种地方可遇不可求,要隐居的话也不需要那样一个避开云气的地方。

    这一路上,瑶瑶已经发现了好几个适合隐居的地方,那里临近水源,而且可以找到食物。

    不过,在进入摩云山脉搜索的第三天,瑶瑶终于有些失去耐性了。

    在感叹完自己的遭遇,在感谢完天闲的恩情,在大概构想了自己今后的隐居生活后,瑶瑶忽然发现,想要找到那座最高的山峰简直是一件愚蠢至极的事!

    人类大陆上根本没有记载这样的一座山峰,事实上两千年来人类对于摩云山脉的了解少的可怜,毕竟山脉下有一条难以跨越的寂静森林,至于哪一座山峰才是最高的,那只有鬼才知道。

    而且就算人类对此有所记载,瑶瑶可也是不知道的。

    瑶瑶也清楚的意识到,就算自己找到了那座山峰,可是只要没有走边摩云山大大小小的每一座山峰,那么自己也不能确定那一座就是最高的!

    仔细想想,更让人吐血的是,如果有两座差不多高,但是相距很远的山峰,那么你根本也没有办法测量它们到底哪一座更高一些……

    如果这样的山峰有三座,甚至是四座,或者更多的话……

    要知道,摩云山脉贯穿整个大陆的南北方向,在这浩瀚如星空的云海中,不知道有多少座大大小小的山峰,几千座,几万座,没人知道……

    “咔……”

    瑶瑶近乎愤怒的咬了一口手中酸涩的野果,这是山上能找到的食物中非常不错的一种了。

    “臭天闲……让我找什么最高的山峰,这种东西上哪去找!”瑶瑶生气的扔掉了果子,气哼哼的望着眼前的云海,一时间没了主意。

    难道要回去找天闲问问具体的位置,甚至是当面问问是不是只是在耍我?

    可是人家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还说在那里有人在等着自己,这么回去质问岂不是显得自己蠢的要命,连一座山峰都找不到……

    可是,可是现在的问题是真的找不到……

    仔细思量一番,瑶瑶终于发现,这的确是一个不可能按照正常的办法找到的地方,甚至天闲自己都不可能知道摩云山脉里到底那一座才是最高的山峰。

    难道是在骗我?

    瑶瑶按捺不住的恼火起来,虽然摩云山的环境让她很喜欢,但是翻山越岭总是疲惫的,被骗的在山里团团转可不是她所喜欢的。

    不过,瑶瑶皱皱眉,觉得这不大可能,因为……天闲从不骗她。

    从小就是这样……虽然有时候会开着玩笑,说些没有边际的事情,但从不会在看重的事情上骗自己。

    不可能随便开一句玩笑就让自己单独一个人跑到摩云山脉这种地方来。

    虽然不大情愿,但是瑶瑶心中也必须要承认,即使自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天闲对自己的关爱并没有改变,他关心着她,爱护着她……

    “那让我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瑶瑶越想越是想不出,越想越是恼火,“这摩云山上哪有什么最高的山峰,就算有也是不可能知道是哪一座的!”

    想不出答案,瑶瑶的脾气不仅发作起来,拍拍屁股站起,瞪着眼低声自语,“我这就回去找你算账!这根本就是不可能找到的!什么最高的山峰,要是你自己也说不出来的话,看我不……”

    跺跺脚正要走人,瑶瑶忽然猛的一愣,记忆深处的某根弦被轻轻拨动了一下。

    清晨。

    雾白的阳光下云气弥散,两个小小的身影手拉手,蹑手蹑脚的穿行在溪水之间。

    “叫你不要跟来的。”男孩懊恼的说。

    “要你管!”女孩哼哼了一声,把男孩的手拉的更紧了。

    “那说好了,回去不许和三娘说,上次带你出去玩你回去居然还告状。”

    “还不是你丢下我自己跑了。”女孩忿忿不平。

    “我是去给你摘果子吃!”男孩大声起来。

    “嗯……可是丢下我一个,我害怕嘛……”

    “害怕还跟来!”

    “要你管!”

    “……”

    ……

    “看到了,瀑布上面就是最高的山峰了!”

    在一面横挂山峰之间,足有数百米宽的巨大瀑布前,男孩抓紧女孩的手,十分兴奋的说。

    “真的?”女孩仰头望去,太阳被云气遮盖,还有瀑布浓厚的水汽,天空上方什么都看不清。

    “当然,我可是爬上去过的!”男孩信誓旦旦。

    女孩皱皱鼻子,“真的?”

    “真的!”

    女孩撅撅嘴吧,过了一会儿又问,“真的?”

    男孩翻翻白眼,“嗯……爬到了一半,但天黑了,就回来了……我可没有骗你,回去不许告诉三娘。”

    女孩这才满意,疑惑的望着半空,“那……那上面有什么?”

    “不知道,但最高的山峰上,一定住着很厉害的异兽吧,等我爬上去就拿一枚蛋回来,到时候驯养好了,就不需要圣痕了,哈哈!”

    “你果然又想着去抓异兽,我要去告诉三娘!”

    “死丫头!说好了不许告诉三娘的!你给我站住!”

    “站住我也要去告诉三娘。”

    “你敢!”

    “我就敢!”

    “你……”

    “怎么样?”

    男孩瞪眼了半天,最后抽抽鼻子,“瑶瑶乖,好瑶瑶……闲哥哥给你摘果子吃好不好,不要告诉三娘。”

    “嗯……那我要吃大的,不要酸的。”

    “好!你在这里等一会儿,嗯……你还是跟我走吧,免得我回来的时候又哭了。”

    “我才不会哭呢。”

    “好好好,好瑶瑶从来不哭,好瑶瑶跟哥哥走吧,哥哥背你。”

    “嗯……背我背我!”女孩欢天喜地的叫了起来。

    很快,两个小小的身影消失在了瀑布边的水雾之中……

    瑶瑶身体微微一抖,猛的回过神来,同时一道黑色剑光从头顶刺了下来。

    剑光奇快无比,瑶瑶才回神的时候已经刺到瑶瑶的长发之上,但是只见瑶瑶鬼魅般的微微晃动身体,一只手以完全不可能的角度灵蛇般穿出,带着一股黑气一把抓住了剑锋!

    锋利的剑刃顿时犹如豆腐般被瑶瑶手中的黑气腐蚀掉,一瞬间变成了碎渣。

    转身撤步,看也不看身后,瑶瑶直接一掌拍了过去,澎湃的黑色气息犹如一颗炸弹般爆发!

    偷袭的黑衣人只哼了一声,身体如破布口袋被砸飞出去,一片骨骼碎裂声中坠入了万丈深渊。

    瑶瑶扭腰回身,手臂微微甩动,炸散的黑色气息瞬间收敛回身体,周围的云气依旧清白如水。

    “黑甲统帅……”瑶瑶微微皱眉,“居然到了火雾山的附近吗?”

    思索了一阵,瑶瑶打定了主意,飞速的消失在了山间。

    同一天的晚些时候,天闲正在城镇大厅的二楼房间里接见,或者说是接受希波女皇的质问。

    “小子,你最好不要耍花样。”

    希波女皇眼底余光瞄着天闲,“你这是在自寻死路,关于我们的事你知道的还太少太少,我虽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击败了塞洛斯,但那并不能说明什么,你也知道,除了他之外,还有许多支配者,小聪明可以奏效一次,但不可能总是有效,而且也不是每个人都会上当。”

    天闲眉梢微微抬起,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忽然回身,在身后捣鼓了一阵,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件东西,轻轻的放到了自己的腿上。

    希波女皇的神色不由自主的变了几分,“你……”

    天闲腿上的,是一部相机,和之前的那一部一模一样的相机。

    “女皇大人,要照张相吗?您笑起来可是十分可爱的。”天闲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在天闲准备给希波女皇也照一张相的时候,教皇正在大发雷霆!

    “这就是你要向我汇报的全部了吗?见鬼!见鬼的塞洛斯!那个蠢货现在还没有醒吗?”

    在那座可以空间转移的小宫殿里,教皇满面黑云,双目赤红的盯着眼前全身裹在黑衫的瘦高男人。

    “是的,陛下,塞洛斯现在还没有醒来,原因……不明。”

    “不明!!”

    教皇愤怒的脸上的褶子都在颤抖,“瑟斯……你觉得我应该相信这种愚蠢的谎言吗?你们这些该死的混蛋到底还有多少东西没有告诉我!!”

    一把摔碎手里的水晶杯,教皇手指着黑衫人愤怒的咆哮:“难道我没有眼线在城内吗?难道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那个该下地狱的小鬼拿出了那件东西,塞洛斯就着了魔一样的冲上去!那件该死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黑衫人默默垂着头,沉默。

    教皇喘着粗气,“你们……你们这些家伙,口口声声效忠圣灵殿,可是很多事却不愿意说明,关于古代很多事现在依旧十分模糊,瑟斯,你告诉我!你们到底是真心的效忠圣灵殿,还是把圣灵殿当做你们的工具!?”

    黑衫人深深的弯下腰,“陛下,您严重了,我们曾经立下誓言,我们曾经以灵魂为代价立下誓言,我们终生效忠于圣灵殿,直到我们完全湮灭的那一天。”

    教皇的气息稍微顺畅了一些,缓缓坐下来说道:“那好,瑟斯,你给我说!那件东西到底是什么?塞洛斯为什么一见到那个东西就忽然好像着了魔一样,而且现在还昏迷不醒。”

    这一次,黑衫人在教皇的逼视下沉默一小段时间,缓缓答道:“陛下,这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可以给我一些时间准备吗?”

    “明天!”教皇低声咆哮,“瑟斯!明天天亮之前,我要听到合理的解释!现在……去和你那些该死的同伴好好商量吧!商量到底要告诉我多少事情!商量一下你们到底还有多少忠诚可以展示!”

    怒哼一声,教皇甩手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