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笑一个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 ,最快更新逆血天痕最新章节!

    自从白给了天闲相机,那件曾经的圣者所使用的无敌武器,天闲也好好的研究过它,可惜并没有什么结果。

    这部相机外观上没有任何奇特的地方,因为保存的十分精心所以虽然有些岁月的痕迹但并没有破损。

    但是年代久远,它也已经不能使用了,能量触手几番探查下也没发现任何古怪的地方,至于当初这件东西是怎么样在那位圣者手中所向无敌的,天闲更是莫名奇妙。

    这就是一堆普通的塑料和金属制品而已,普通至极,没有任何可疑的能量波动,天闲认为自己目前对能量波动的感应已经十分厉害了,这样都找不到这东西半丝能量波动的话,几乎可以肯定这玩意儿并不是什么厉害的宝物。

    毕竟这不是什么不起眼的小东西,而是当年所向无敌,威力无匹的神物,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一点能量波动都不残留下来?

    几次尝试之后,天闲不得不放弃了对相机的研究,毕竟没有大把的时间花在上面。

    虽然没有在相机上找到更多的线索,但是这部相机却给了天闲一个天大的好机会。

    天闲知道,这件东西当年威名赫赫,圣灵殿现存的支配者都知道它的存在,自然也是认得的,所以……今天塞洛斯才会这么容易就上当。

    天闲手里的,根本不是那部相机!

    这东西完全不属于这个世界,造型别致到完全不会认错,所以天闲肯定那些支配者一眼就可以认出它来,只要再稍加布置,比如说自己信奉的是人类,而且得到了他曾经使用的物品,作为神启者也是得到他的启示,这一切就足够引起那些支配者的注意和怀疑了。

    这个计划是半成品,随时调整,而现在,撞上来的正是塞洛斯!

    对于仔细研究过炼化阵法,精通能量控制的天闲来说,用一点点材料模仿外形复制一件物品简单到随手儿就的地步。

    当然这部仿制的相机还是画了一点点时间的,毕竟天闲要在里面加很多“料”。

    “那么……”天闲抬头看了看天空的太阳,“我还是下去吧,光线这么强,效果并不好。”

    塞洛斯听了这句话眸子不由猛烈缩了两下,当初……那位圣者也说过几乎同样的话!

    一片惊呼声中,天闲从高台上跳了下来。

    塞洛斯警惕的后退了两步,目光锁定在天闲手里的相机上。

    天闲心中暗笑,大声说道:“各位,不要紧张,请稍微退后一些,再退后一些,谁能把马里奥特元帅先搬到其它地方去吗,不必担心,我看他只是稍微有些冷,很快就会恢复的。”

    刚才还警戒在周围的人听了天闲的话,毫不犹豫的向四周退去,几个不知道哪个国家的侍从快步跑过来,迅速抬走了马里奥特和他的三个侍从。

    转眼间,以天闲和塞洛斯为圆心,会场上出现了一个半径十几米的空旷空间,人们挤在四周,满怀不安但是又带着几分莫名热切的等待事态发展。

    显然,这一次百国盟会不可能平静度过,这个盟主也不可能只是简单投票就选出来的……

    “塞洛斯团长,您确定……要尝试一下吗?”天闲把手里的相机举在身前,隐隐对准了塞洛斯的位置。

    塞洛斯一张白净的脸染着不自然的青色,“当然,尊敬的大公,说实话我心中十分怀疑这件东西的真实性,还有您是否真的能够使用,解开疑惑最好的办法,自然就是自己尝试一下。”

    你也知道我不会给你检查的啊,天闲暗笑,心想这才是你会上当的一个原因啊。

    同时,天闲心中也不免隐隐佩服这位团长大人。

    这件事有两个结果,一个是自己无法使用这件宝物,无法自圆其说,更无法再证明自己是神启者,作为一个骗子身败名裂。

    另一个是可以使用这件宝物,那么塞洛斯的下场会十分悲惨。

    显然他并不相信有人可以使用这件无人能动的宝物,而如果有……如果有人能像当初那位圣者一样的话,他并不在乎自己的生死,或许在他的脑海中认为,如果有那样的人出现,也就不再需要他了。

    千年的亡魂,或许早已经迷失在欲望之中,但总有一点本心穿透岁月,始终闪闪发光。

    “好吧!”

    天闲举起了相机,“塞洛斯团长,请看镜头,就是这个圆形镜片这里,请微笑一些,微笑可以吗?”

    塞洛斯面无表情。

    天闲遗憾的摇了摇头,“好吧,但是下一次还请面带微笑,我数三声,请不要动。”

    “三……二……一!”

    “咔嚓!”

    就在广场中上万人屏息凝气的等待天闲演示手里那个奇形怪状的东西时,忽然那东西放出一阵强光,还伴随着咔嚓声。

    众人大吃一惊,齐齐惊呼的闭上眼睛,向后缩去。

    但……除了闪光却什么也没发生。

    众人叫了一声,却发现似乎……没什么,正疑惑之中,只听一个沉闷的“扑通”声传入耳中。

    众人再次尖叫。

    塞洛斯就保持原来的姿势,直挺挺的摔在了地上,他双眼瞪的老大,仿佛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但他已经什么都做不了,身体完全僵硬。

    还好,地面上有厚厚的地毯……

    “吱……”

    天闲手里的相机发出细微的声响,从下边的出口吐出一张羊皮纸来。

    “啊,还不错!”天闲把羊皮纸拿在手中,上面是塞洛斯惟妙惟肖的画像。

    笑呵呵的把这张画像揣好,天闲看也不看地上的塞洛斯,大声对周围喊道:“诸位,看来塞洛斯团长有些兴奋过度了,所以才晕了过去,大家不要担心,相信他很快就会康复的,不过现在倒是有个问题……”

    放下相机,天闲耸耸肩膀,“现在马里奥特元帅和塞洛斯团长好像都没有时间给我作证,我们这个议题就暂时终止好了,不过……我想这个消息会很快传回圣灵殿,教皇大人得知这件事,一定会有所行动,为我证明这件事的。”

    使者们不禁脸色一阵发白,教皇……教皇会亲自证明这件事?

    难不成真的有好像神灵一样的人类?

    尽管现在人人都认为是天闲刚才暗中袭击了塞洛斯,但天闲如此的说法却还是让每个人心中满是疑云。

    天闲继续说道:“关于盟主的选择,我们继续讨论好了,最晚明天,教皇大人一定会给我传来消息的,请大家相信我。”

    说完,天闲也不理会任何问题,自顾跳上高台,笑吟吟在那里一做,再不发一言。

    会议继续进行,只是气氛明显诡异了很多。

    先前所有使者都是声嘶力竭的为自己的国家争辩,而现在大家都似乎没了力气,而且口径一致的从自己吹嘘变成了举荐他人,不得不站起来为本国说话的也是有气无力,谨慎小心。

    每个人说话的时候都会不自禁的望向那个高台上的年轻人。

    真的还有能得到神灵启示的人吗?那位神灵……还是人类的身份?

    知道傍晚会议结束,会场中再没有任何像样的话出现,大家默契的互相对了对目光,都是快速的离开会场,今天留下来活动关系的人寥寥无几,因为今天要尽快向自己的国家传递消息,而且有些事情需要私下里和关系密切的国家交谈,广场上这种地方是不行的。

    马里奥特和他的三个侍从没用多久就从僵硬状态恢复了过来,并且早早的就被城外赶来的救援队带回去救治。

    塞洛斯则就那么直挺挺的倒在那,根本没人去管,虽然他是某个大齐帝国的身份,但并没有任何一个大齐帝国的人来把他拉回去照顾。

    直到深夜,几个身披黑袍的人才匆匆出现,将塞洛斯抬起来装进了一辆不起眼的马车飞快离去,然后这辆马车转进了附近的一条小巷,等屠戈带人赶到的时候,马车已经空空如也,只留下几套黑色的袍子。

    “要搜城吗?”

    一个狮人战士抓起袍子嗅了嗅,瓮声瓮气的问。

    屠戈摇摇大头,“不必了,这些家伙,一身古老的腐烂味道,带走马车,我们回去了。”

    “是!”

    一队狮人战士大摇大摆带着马车离去,小巷深处出现一双闪烁着蓝芒的双眼。

    “这个小子,到底在做什么,他竟然没有告诉我们。”

    “我们也同样有许多事没有告诉他。”一个稚嫩的女声出现在巷子里,就在那双蓝色眼睛背后。

    “但是今天未免有些惊人了,或许我们该去找他谈一谈,啊……那个塞洛斯,你有把握一个照面就击倒他吗?”

    蓝眼睛晃了晃,似乎在摇头,“或许,只有白才可以。”

    “嗯,这就是问题的所在了,这件事交给我吧。”

    “可是……”蓝眼睛回过头去,双眼的光芒消失在巷子里,却发现身后已经空空如也。

    “但愿一切顺利,女皇大人。”巴尔克骑士无奈的摇摇头。

    城镇大厅。

    古丽正在瞪大一双美目看着手里的相机,翻来覆去的检查着里面到底有什么机关,这东西是她亲自经手交给天闲的,事先也好奇的检查过,但也没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

    大家也是凑在一起,表情近乎神奇的盯着相机,天闲则是懒洋洋坐在一边,一脸好笑的瞧着大家研究相机,自己嘴巴不停的有吃有喝,旁边还有四姑娘不断把点心递过来。

    “天小哥,这是怎么回事啊?”

    四姑娘瞧着大家围在古丽身边,一通胡乱支招,一起研究那个相机,也是忍不住抿嘴笑起来,轻轻靠在天闲身边,一双凤眼苏媚横流。

    天闲瞧着大家努力研究相机,但是死活也不过来问自己的那股执着劲儿,脸上就憋不住的好笑。

    “这是一个巧妙的小手段……”天闲一脸奸笑,歪头吃点心,顺势把四姑娘搂过来,“靠近点,我悄悄告诉你。”

    四姑娘俏脸一热,瞄了瞄热情都集中在相机上的大家,还是乖乖凑了过来。

    天闲咧嘴一笑,正要奸计得逞的在哪吹弹可破的脸蛋儿上香上一口,忽然一个叹气声在房间里响起,“你们……还真是清闲。”

    众人一愣,回头看去,见到厅前站着一个七八岁模样,水灵灵的小女孩。

    玲珑可爱的模样,眼中却如深渊般,好像要将人吸进去的漩涡。

    大家齐齐向天闲看去,天闲迅速摇头,“我可没请她来吃饭。”

    希波吐了口气,“我像是来蹭吃蹭喝的吗!?”

    “你们!”希波毫不客气的指了指其他人,“暂时回避一下,我有事和他单独谈一下。”

    大家满脸疑惑,但是却没人动弹一下,虽然已经知道了这位女皇大人的来历。

    希波见没人搭理自己,不由眉毛抖了两下,“你们……”

    天闲一骨碌站了起来,“好了女皇大人,我们去楼上单独谈好了,这里可是我们休息的地方,作为客人可不要做赶主人离开这种事。”

    “随便。”

    天闲做了个请的动作,希波毫不客气的当先走上了楼去。

    回过头,天闲也是满脸疑惑的看了看大家,小声说:“我去看看她搞什么鬼,你们……”

    指了指那个相机,天闲特别嘱咐,“别摔坏了,还可以用的,还有……嘉米娜说的就是你,给我留些点心!”

    嘉米娜把已经把天闲的点心放进了嘴巴,天闲说完只好眨眨眼睛,然后无辜的咀嚼起来。

    “好吧……我很快就回来。”天闲摇摇头,转身走了上去。

    一进门,天闲就见到希波坐在那,用一种高高在上的目光看着自己。

    “坐吧。”希波用下巴点点椅子。

    天闲笑笑,轻松的坐下,“女皇大人,您是准备对我宣讲教义吗?我想您该明白,我并不信奉任何神灵。”

    希波脸色一沉,“小子,不要油腔滑调!今天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对塞洛斯做了什么?”

    “什么?”天闲眨眨眼,“女皇大人,我做的,不就是当年那位圣者大人所做的!”

    “胡说!”

    天闲的笑容神秘起来,“女皇大人,这……可不一定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