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你的信仰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会场上依旧一片混乱,大家心知肚明有人在动,但依旧是有些不敢相信,在这火叶城内竟然有人有这份胆子。

    但是塞洛斯就站在那,脸色阴沉的和台上的天闲对望,他身边的人要么东倒西歪,要么已经躲的远远的,他孤零零一个站在那,地上的母王藤也是被刚才的能量冲撞扫的零八落,露出光秃秃的地毯,这里几乎成了一个小舞台,只有他一个人唱着独角戏。

    但无数目光注视下,塞洛斯脸上没有丝毫动摇,双目寒光闪闪的望着天闲,就好像一头饥肠辘辘的野狼。

    一道苗条的身影闪烁而来,出现在天闲的身边,立刻引来了一阵惊呼声。

    古丽虽然没有在台上,但却一直在周围警戒,见到塞洛斯如此猖狂,当下闪上来台来,迅速和天闲耳语几句。

    天闲脸色入场,笑眯眯的点点头,然后转头过来也对古丽耳语了几句,最后顺势在她脸上啄了一下。

    本来一脸寒霜,脸色严肃的古丽顿时羞的满脸通红,这众目睽睽之下,而且是大陆各国使者面前,古丽的脸皮儿可没有天闲这么厚实。

    在台下一阵起哄的笑声,古丽飞快化作一道流光飞逝而去,看的台下的使臣们如痴如醉。

    古丽一直尽量保持低调,因为她之前在雷霆古城的时候实在是有些太耀眼了,作为一个出身凄苦,最后不得不和好姐妹决一生死可怜人,作为一个在决战进阶,完成近乎不可能逆转的圣痕继承者,无论是在出身卑微者,还是苦苦等待进阶的圣痕继承者们之,她都受到了无限的追捧。

    而且,古丽是个十足的美人儿,燃烧着热情般的火红长发,散发着无限魅力的完美身段,这些特点都让她人气高涨,定居火叶城后,在这个特殊的城市特殊的身份更是让身价水涨船高。

    所以古丽从来都不出门,即使火叶城需要有人出国办事也都是其他人去,古丽就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因为到了陌生的地方,总是引来人潮汹涌……

    虽然人人都知道这位强大美艳的女人心属天闲,但是毕竟这婚礼没有举行,而且古丽的公开身份是火叶城的官员,这提婚联姻的人也是数不胜数,甚至要踩烂火叶城的门槛。

    这也有天闲的原因存在,因为天闲都是笑眯眯的接待这些使者,然后不客气的收下所有的礼物,甚至接受一些后续的额外馈赠。

    当然了,一旦提起古丽,那就是“哈哈哈,今天的天气好好啊。”

    今天这轻轻的一个吻,却是几乎断绝了其它国家的所有想法,从前天闲也没有公开的表示过什么,但是这次可是整个大陆的人都看的明明白白,再有不开眼的来提亲,可要先考虑考虑一下才行了。

    天闲回头,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呵呵的说道:“她说不许我表现的太有魅力,怕有人吵着要嫁给我。”

    顿时台下一阵轻啐笑骂,今天到场的不乏女性使者,天闲这句话倒是把大家都逗笑了,气氛瞬间缓和了下来。

    拍拍,天闲迅速让人整理了现场,打翻的杯盘立刻收走,全部换上新的,坏掉的地毯也重新更换铺好,精灵们一阵低声吟唱,那些东倒西歪的母王藤也极速重新抽枝吐叶,几乎只是眨眼的功夫,混乱的会场恢复如初。

    这不由让在场的所有人惊叹不已。

    除了再一次看到精灵的秘法之外,火叶城的效率也是让人刮目相看,因为刚才收拾会场的不是精灵也不是狮人,而是人类。

    火叶城训练的两万士兵今天也在会场维持秩序,端茶倒水,既是保安也是服务生,还是清洁员,而且行动统一迅速,偌大的会场转眼就清扫完毕,显然是经过特别训练的。

    一众使者们纷纷露出的心领神会的目光,这何尝不是一种示威呢。

    火叶城最受限制的地方就在于根基浅薄,连自己的领地都没有,现在算是暂借沙利特帝国的领土生存,举国上下就一座城市,国力重要体现的军队自然也就没有办法扩充了。

    但是这两万人的军队却展现了其它国家所不具备的一种惊人素质。

    那就是绝对的和谐统一,绝对的行动如风,完整迅速的执行命令,而且互相之间协作互助,效率高的离谱。

    最重要的是,这些人都是有实力的圣痕继承者,这一点是让所有使臣最最惊讶的一点。

    圣痕继承者在修炼这一条路上大多都是孤独的,圣痕千千万万,很少能遇到完全一样的圣痕,修炼大多要靠自己不断摸索,所有圣痕继承者往往越强大就越孤僻,总有些奇奇怪怪的性格。

    让有实力的圣痕继承者加入军队,像普通士兵一样协同作战,这是十分困难的。

    在整个人类大陆上,从古至今,只有一个势力建立起了全部成员都是实力超群的圣痕继承者的军队。

    这个势力是圣灵殿,这个军队的名称是神圣骑士团。

    在信仰的光辉下,才聚集了这匹桀骜不驯的人,誓言和忠诚是他们永恒不变的信念。

    而如今,火叶城竟然也出现了由实力出众的圣痕继承者组成的军队,这可就十分耐人寻味了。

    很显然,火叶城的号召力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强大的多。

    龙渊帝国的位置上,火叶城的士兵们并没有被允许靠近,一切都是由帝国的侍从自行整理的,然后重新摆放了火叶城提供的桌椅果品。

    龙渊大帝面沉如水的看着那些脚步轻盈,来去匆匆却显得训练有素的士兵,嘴角带着一抹怪异的笑容。

    “强大的士兵,真是百闻不如一见,这个小小的地方竟然有这样的士兵,让人刮目相看啊。”目光抬起,望向高台上的天闲,龙渊大帝微微感叹,“曾经,这是一个差点就招纳到帝国麾下的人才,那个时候他还是个一无所有的孩子。”

    “陛下不必多虑,就算是现在火叶城也无法和帝国抗衡,这一次只要挫败圣灵殿,今后的事就有无限的可能。”

    说话的是个黑袍老者,脸上满是皱纹,头发胡子已经雪白,而且稀稀拉拉,看起来也不知道有多大的年岁,这一次随着大帝来到火叶城的,他是最年长的一个,就站在大帝身边,看起来也是备受尊重。

    说着老者望了一眼远处的塞洛斯,小声说:“那个年轻人实力出众,但帝国内并没有什么记录,看来是隐形的力量,十有**是圣灵殿的人,他愿意出头的话,陛下倒是可以先看他们争斗,再慢慢收拾局面。”

    龙渊大帝也看了一眼塞洛斯,眼角流露出几分疲惫,“又是年轻人啊,当初都是正当壮年的男人掌控这个世界,我的父亲,前代丹特大帝,黄金狮子,还有那边的老马里奥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些年轻人却开始呼风唤雨。”

    揉揉鼻梁,龙渊大帝斜着靠在椅子上,自嘲的说:“这些个年轻人一个比一个厉害,一个比一个离谱,他们二十几岁,甚至不到二十岁,甚至有些才十岁出头,我们这些家伙是不是都老了?”

    那老者发出一阵苍老的笑声,“陛下,您多虑了,从古至今还没有孩子掌控这个大陆的先例,这些都不过是偶然罢了。”

    偶然吗?

    龙渊大帝心微微一苦,龙渊帝国可是差点就毁在一个偶然出现的年轻人上,而拯救这种局面的,虽然没有绝对的证据,但恐怕就是现在台上那个偶然出现的少年吧。

    看看第一天在那座高台上端坐的人,每一张都是年纪轻轻的面孔,甚至好多都还是娃娃脸,却已经是面对整个大陆的使臣泰然自若的模样。

    就好像现在那个少年随便的打扮坐在那里,前一刻还和别人暗拼斗,其说不定有什么惊人的危险,但下一刻已经在吻着佳人,和所有人开玩笑了。

    自己那一众皇子之,可有人拥有这样的心智气魄?

    唉,或许有吧,可惜被自己生生逼走了……

    不经意扫了一眼自己的身边,龙渊大帝感到微微有些气闷,身边这些谋臣侍从们,年纪几乎比人家大上几倍,有些甚至是祖爷爷辈分的了。

    “巴巴洛特还没有回来吗?”龙渊大帝喝了口水,一下又想到了这个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年轻人。

    “还没有消息。”

    龙渊大帝哼了一声,心想看来到底还是要靠自己,年轻人倒是一样的,可惜只有年龄差不多,而且说到底,本来就不是人家的对,这次要想抢下这个盟主的位子,自己还是要亲力亲为才行。

    天闲已经不那么在意塞洛斯了,这个家伙天闲相信他不会有什么再出格的举动。

    本来十分惊讶于圣灵殿竟然会直接在会场动武,但现在看来威慑的意味是极限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这种地方,在整个大陆的使臣们面前大打出的。

    所以就算现在这个塞洛斯再怎么怒目的瞪过来,天闲也知道他没什么办法,毕竟他也是为人办事,这种大事可不是他一时冲动就可以做出选择的。

    现在天闲倒是担心其余的支配者了,塞洛斯在会场出现,其余的支配者似乎都不在,就算这里有隐瞒身份的人,但想必也是有人潜入城里活动了。

    刚刚塞洛斯和其余十一个组成了一个阵法,这倒是让天闲担心起来,其余的支配者不可能在城里直接做些什么,但是如果有精通阵法的家伙布置下什么隐秘的阵法,那可是大麻烦,甚至这还可以成为某种筹码。

    刚才和古丽耳语几句,就是让她赶快带人去进行排查。

    塞洛斯的段被窥破,现在怒气上涌,但看着天闲气定神闲的模样,知道对方刚才的情况让对方看到了自己的一些底牌,现在对方肯定不会再上当了,顿时心更是懊恼。

    脑海里正飞速思考怎么补救自己的失误,塞洛斯却听到天闲忽然开口问道:“塞洛斯阁下,有件事情我一直不大明白,不知道阁下能不能解答我的这个疑惑。”

    会场上的使臣们才刚刚坐稳当,一听天闲的话顿时又微微紧张起来。

    塞洛斯眯起双眼,沉声问道:“大公有所问的话,我自然感到十分荣幸。”

    天闲眨眨眼,忽然嘿嘿一笑:“不知道你是否有信仰?”

    这个问题让塞洛斯顿时一愣,“你说……信仰?”

    “是的,信仰!塞洛斯阁下,你是否有信仰?”

    “当然!”塞洛斯皱起眉,“作为一个人类,我自然有我的信仰,不知道大公问这个做什么?”

    天闲的笑容更深了,“那么不知道阁下信仰的是哪一位神灵,不知道方便说出来吗?”

    这话问的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明白为什么忽然会有这样一问,这似乎和现在的状况完全没有任何关系,人家信仰哪位神灵关你什么事?

    塞洛斯吸了口气,微微仰起头,以清晰的声音回答:“我所信奉的神灵是阿尔波罗格,有什么问题吗?”

    天闲点点头,“阿尔波罗格,传说会让人临死前获得安详和平静,是一位有着死神称谓,却备受爱戴的神灵。”

    塞洛斯面露傲然之色,“同时,也是诸神时代最为强大的神灵之一。”

    天闲再次点头,“真是一位让人值得骄傲的神灵,能侍奉这位神灵是十分荣幸的事。”

    塞洛斯打量起天闲来,因为这句话里似乎有些微妙的东西,让人隐隐不舒服。

    “阁下知道我信奉什么吗?”天闲忽然问。

    一瞬间,会场内安静了下来。

    天闲信奉哪位神灵,这件事很微妙,整个大陆其实都在猜测,只是没有结果。

    而之所以大家都在猜测,是因为,天闲是神启者!

    哪一位神灵降下了启示,现在还是个迷,天闲也从来没有对外公布过。

    这种情况其实很诡异,但是却同样诡异但被大陆但人们接受了,毕竟两千年来,神灵的痕迹在不断被抹掉,圣灵殿渐渐成了新的信仰,大家只要知道有神的意志就可以了,具体是谁?有什么区别吗?反正都是两千年不见的古老传说而已。

    “我,信奉人类。”天闲自问自答。

    全场寂静,都惊讶甚至惊恐的望着天闲,这……这简直是疯话!

    --

    各位抱歉,更新有点乱,最近状态不大好,还小小感冒了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