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恼羞成怒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能量洪流操控,天闲才刚刚学会的技巧,柳步,没想到这时候却用在了这种地方。

    天闲现在还不是很清楚自己到底是学会了还是没学会,因为自己觉得学会了,但是似乎学的也不是很对……

    抛开这会不会和对不对的问题,反正天闲知道自己现在可以使用这么一种技巧,也就没去深究。

    这次试探之下,立刻就有了结果。

    引动能量洪流,虽然只是一点点的能量牵引,但在庞大的洪流互相作用下,整个大气都为之发生了变化,虽然被对方以同样的手法一举击溃,不过天闲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

    在本来站好方位的十一个人中,除了这个年轻人,另外那十一个家伙,无一例外的全部翻着白眼晕倒了。

    天闲暗笑,多亏了这些人站的方位精准无比,呈一个十分标准的十二边形,所以算好能量洪流的冲击点非常方便,攻击那个年轻人只是幌子而已,其实能量分流的真正地点是那十一个家伙,那个年轻人一个反击,直接把他们全部震晕了……

    显然,这些家伙之中,只有这个年轻人一个是真正的支配者,其余的都是来凑数的而已,刚才弹开了能量触手应该是使用了什么特别的手段。

    天闲心中大定,带着胜利的微笑坐了下来,慢慢喝口凉茶,甜在心里。

    那年轻人一举击溃了天闲试探,正想露出不屑的笑容,忽然发现自己的同伴好像全部晕倒了,顿时知道了上了当,脸色顿时铁青。

    场中飓风过境一样狼狈一片,一众使臣虽然都是晕头转向,但是这个年轻人自然是顾及到了不能伤到这些普通人,所以反击的力度和天闲一样都只是点到而至,却没想到天闲使了诡计,集中力量放倒了另外十一个人。

    天闲清了清嗓子,对着乱哄哄的会场喊道:“诸位,诸位!大家不要乱,不要乱,请听我说,请听我说!”

    这混乱的时候,作为地主的天闲开口效果显著,大家虽然一脸惊惶,但都把目光投向了天闲所在的高台,好些人也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抖落洒在身上的水珠和点心渣。

    “诸位,沙漠环境多变,时而就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这都是再普通不过的情况,一会儿要是有地震的话,大家也不要惊慌,很快就会过去的,我保证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天闲笑眯眯的说着,一脸淡定,就好像说的全部都是事实一样。

    不过这种鬼话大家哪能去信,虽然在场的大多使节都没有什么战斗能力,但不代表他们对力量一窍不通,而且还有好多厉害的护卫在场,怎么可能看不出有人在交手。

    大家心知肚明,都是面色谨慎的和身边某些看起来不怎么起眼的人小声交谈起来,然后很快就脸色变得微微有些难看。

    显然好多使节都发现原来自己身边的这些国内顶尖的护卫,其实并不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也就是说,人家在你眼皮子底下动手,但你连对方做了什么都不清楚,这完全就是层次的差距!

    好多人望向天闲的目光变得疑惑起来,这位年纪轻轻的大公,难道真的是大陆的绝世强者?

    天闲可不管这些使节们在猜测什么,依旧大言不惭的说道:“要说最初,火然自得,声音里饱含懊恼,众人循声看去,刚刚挡了天闲一招的年轻人已经推开身边的人,双眼闪动火光的望着天闲了。

    天闲暗笑,仔细打量这个年轻人,他的确和白他们十分相似,看起来是某一个年龄的人,但是在他们的身上看不到什么明显的岁月痕迹。

    那些快乐的,又或者是痛苦的经历,那些让自己刻骨铭心的人和事,所有的一切烙印在身上的痕迹,这些统统没有。

    有些人说很会观察一个人,只要看上这个人一眼就大概可以看出他的来历特点,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曾经的岁月在这个人的身上留下了许多的痕迹,而且相比于千年的漫长时光,这些痕迹还十分新鲜,容易辨别。

    从小做着黑医生这种行当,看人下菜碟也是看家本事之一,但天闲看不出这个家伙身上任何时间的痕迹。

    那是更多时间慢慢洗摩,更多的岁月慢慢雕饰,最终变得完美,毫无痕迹……

    就好像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浑然天成。

    “敢问阁下尊姓大名。”天闲动动眉毛,人家都不自报家门,只好自己来问了。

    这年轻人也是动动眉毛,哼了一声才重重的答道:“塞洛斯。”

    塞洛斯?

    天闲心中微微一动,塞洛斯不就是当天在圣灵殿偷听时,杜克好几次提到过的那个名字!

    加上这个家伙如此强横的实力,不可能错了,应该就是这个家伙!

    塞洛斯……杜克口中的团长!那天呵斥杜克,就算杜克那种火爆的脾气也要尊敬有加的那个人。

    当天因为出于谨慎的原因,对于那些人的面容没有特别细致的去探查,只是听到沉厚凝重的声音,没想到这个家伙的声音可以完全改变,而且看起来这么年轻。

    “原来是塞洛斯团长。”天闲看似随意的说了一句,但是在团长这个称谓上却刻意停顿了一下。

    塞洛斯果然神色微微一变,嘴角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你……竟然知道我?真是让我受宠若惊,我这样的小人物……大公竟然也能留意到。”

    一股如有实质的森寒之气从塞洛斯身上涌起,直接扑到台上的天闲,台上的凉茶杯子发出噼啪的细微声响,瞬间冻裂。

    天闲抱起手臂,双手藏在臂弯里,火红的古神铭瞬间浮现在手背之上,那股森寒之气撞到天闲眼前,一层无形护盾凭空出现,隐隐在半空浮现出一连串铭,转眼消散……

    那寒气撞在护盾上瞬间被抵消,同时发出一声巨响!高台周围的旗帜挂饰被震的剧烈抖动,地面厚厚的毯子也是被直接掀飞。

    各国使臣不由变了脸色,这次可就更加明显了,这个叫做塞洛斯的年轻人简直是胆大包天,竟然敢在这里明目张胆攻击火悠的说:“是啊,坐好最后一件事,我们这些老古董,就可以好好的安息了。”

    顿时,桌上的几个人都用疑惑的目光看着白,白露出狡猾的笑容:“我也会好好休息的,只是方式和你们不一样而已,而且不必担心,我还是很喜欢这个世界的。”

    “总之,计划不变,我们……”

    刚说到这,灵官岩石般的面孔微微一紧,目光投向了院门处。

    白哈哈一笑,“老朋友,怎么不进来,难道怕我一剑杀了你吗?”

    杜克火焰般头发出现在院门口,然后好像从空气里挤出来一样露出面孔,他疑惑的四下张望了几下,然后才面色古怪的看着小院内,“见鬼,你们几个,你们几个竟然会……”

    才说到一半,杜克忽然瞪圆眼睛,惊愕无比的望着坐在那里的希波,然后“扑通”一下直接跪了下去,额头上瞬间一层冷汗,“女……女皇大人!”

    --

    这是昨天的份,今天照常更新。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