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十二比一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会场中人很多,但走动的很少,毕竟地上到处都是母王藤,还有宽大的枝叶阻挡,如果碰翻了含水的叶片更是麻烦,加上天气炎热,除非是不得不走上两步,大多数人都是喜欢留在原地的。

    但总有一些人会移动,总有一些人心怀不轨,天闲稍加留意就发现了这其中的问题。

    有些人是早就站好方位的,而有些人是临时过去的,虽然这样不容易露出破绽,但是在有心人的眼中还是有很多痕迹可循的,特别是已经在精灵们追踪了一天一夜的线索之后……

    火叶城混进来了许多间谍密探,但那些普通的间谍密探天闲根本不想理会,这次盟会之后,精灵们很轻易的就可以把他们扫地出门,真正需要留意的是那些潜伏本事不怎么高明,但是本身实力却强悍逆天的家伙。

    简单的说,就是像杜克那样的支配者,盟会经过一天一夜的时间,精灵们在暗中也忙碌了一天一夜,天闲严格的限制精灵们过分靠近那些摸不清底细的人,只要能知道他们的行踪就可以了。

    经过一晚上的排查,天闲早起的时候已经接到了一份报告,上面罗列了一些可疑人物的大致情况,而且都根据精灵们超强的记忆和绘画水准对目标进行了描绘。

    这让这份报告栩栩如生,天闲很容易就记下了这些可疑家伙的容貌,但是天闲哭笑不得的是,这份差一点就晚了送不到自己手上的报告,上面的画像竟然都是精雕细琢的,而且是两个侧面一个正面和一个背面的全方位画像。

    天闲还是第一次见识到给一个人画像连后脑勺都不放过的……

    这不由让天闲感叹,精灵们虽然在人类大陆混迹了几年,但是想要真的学会人类的生活习惯和规律,看来依旧是任重道远。

    不过也算是归功于次,天闲早早就发现了今天会场的一些可疑的苗头。

    那份报告上的一些人今天所处的位置十分奇怪,天闲依稀还记得其中两个家伙所在的位置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变化。

    显然这是出于什么必要的目的,否则总不会是这两个家伙在一天之内变化了国籍吧?

    细细把那份报告上的人像对照一下,天闲就发现有九个家伙站在了高台周围,完全把自己所在的高台围在中间。

    在测算一下方位,按照大概可能的方向找过去,天闲果然在这个包围圈互相对称的位置找到了行迹可疑的家伙。

    全部算上这些家伙一共十二个人,呈现出一个规整的多边形把高台围在中间,而且这个多边形的位置是十分精确严格的。

    天闲甚至发现之前那个嚣张无比的年轻人是站在两个国家交界处的,如果拿出地图来查看一下,那个地方应该是一座山脉。

    如此精确严格的站位,即使是军队的士兵都不需要,唯一的解释就是——阵法!

    天闲一面飞速探出能量触角,一面飞快的转动心思,这些家伙竟然敢明目张胆的在这里摆开阵法,真的是不顾这些国家使臣的死活吗?

    虽然还不知道这阵法是什么样的,但是在这种场合摆出来,显然是为了争夺盟主的位子而来,肯定不会只是放个烟花给你看的。

    然而,让天闲心中一阵狂跳的是,探出的能量触角竟然全部被弹了回来!

    四面八方,这十二个围住高台的家伙全部把能量触角弹了回来,天闲一时间简直有点不敢相信。

    这十二个家伙!全部都是支配者!?

    教皇召唤了那些老怪物回来不假,但是他们难道就这么大摇大摆的混进了火叶城,然后还要当着整个大陆各个国家使节的面,在火叶城中大干一票不成?

    天闲飞速扫了一眼代表圣灵殿来到火叶城的马里奥特元帅,小老头儿安静的坐在那,面无表情,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

    不亏是掌兵者!手握生死大权,这种场面完全看不出他心中的波动。

    能量触角无法探查出对方的底细,天闲顿时陷入了被动,眯起眼仔细看了看那十二个人,天闲发现他们只有个别人做了粗劣的伪装,比如穿着遮挡身体的袍子,带着面巾,或者是低低的帽子,但显然都没有易容,有些人更是好不遮挡,以真面目示人。

    反正也没有人认识你们,那些家伙早就变成了烂骨头,时间可真是一个最好的伪装。

    天闲深吸一口气,肚子里迅速开始盘算起应对的策略。

    这些人还不是全部,所以还有人混在人群里,或者是在别处接应,最起码杜克就没有在这些人之中,而且早上精灵们的调查报告上也没有杜克的画像。

    天闲觉得自己还是稍微托大了,没想到教皇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就让这些圣灵殿最机密的存在进入火叶城。

    现在他们站好了方位,显然是打算发动什么阵法,虽然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阵法,但是天闲知道的是,就算只有一个支配者发动某种阵法,那很可能也不是自己能抵挡的,更不要说是整整十二个,还把自己团团围在中间。

    让天闲欣慰的是,这个时候只有自己一个人呆在这个高台上,万一有什么事的话,自己施展起来倒也没有后顾之忧。

    只是……圣灵殿当真就要这样不择手段了?

    天闲十分困惑,圣灵殿一直隐忍到今天,没有得到切实的好处,没有掌握这次东征的绝对主动权之前,竟然会直接动手?

    皱起眉,天闲嗅到了一丝古怪的味道,这十二个家伙……真的都是支配者吗?

    再一次把目光投向那十二个站好了方位的家伙,天闲也不再顾忌,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对方看,场下的各国使臣还在争论,发现天闲忽然好想得了多动症一样,来回转着圈的动着,还直勾勾的盯着场中的某些地方看个不停。

    有人感到十分疑惑,但也仅此而已,各方的辩论争吵实在是太激烈了,掩盖了一切值得怀疑的东西。

    很快,天闲就发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

    这些家伙的确没有易容,这一点天闲可以肯定,他们虽然有的人做了简单的掩饰,但身上的痕迹却依旧比较明显。

    有些的肩膀微微倾斜,这是一个重剑骑士比较明显的特征,有的人身上显露出伤疤,有的手指微微变形,有的人脸膛带着特有海风吹拂的痕迹……

    这些人……都太像正常人了。

    他们的身上有明显岁月沉淀的痕迹,但这仅仅限于普通人的岁月……却不是那种千年岁月积累下来让人无从辨别的沧桑古老。

    比如白,比如灵官和骑士,天闲在他们身上找不到岁月的痕迹,或许偶尔能从眼神中捕捉到一些含糊莫名的色彩,但从外观上,根本看不到任何可以猜测他们身份和年龄的痕迹。

    从根本上说,他们已经超越了人类对岁月的认知。

    白看起来最像正常人,灵官的脸就像一块石头,骑士除了会动会说话,看起来就和死人一样苍白吓人,而希波女皇,她却是一个七八岁小姑娘的模样,而且显得十分完美,就像人们平日里所说的那种七八岁小女孩理想的模样,天真可爱,活泼好动,就仿佛七八岁这个年龄的解释是为她而生的。

    时间感,在他们这些人的身上,淡薄的几乎感觉不到……

    而这十二个人当中,真正让天闲觉得模糊不定,一眼看过去就觉得难以捉摸的,只有最初说话的那个年轻人。

    他现在就站在两国的交界处,昂着头,依旧一脸傲慢,而这次的傲慢并非纨绔子弟的浮夸,而是一种真正的,睥睨众生的傲慢。

    他很年轻,长相俊秀,肤白发黑,身材修长,体型端正,表情也十分的简单干脆,标准的年轻,标准的傲慢。

    不掺杂人类生命中被许多额外因素渗透的感情,没有犹豫不安,没有遮掩畏惧,没有疲惫困乏,也没有谨慎猥琐。

    一切都显得,十分理所当然,十分自然流畅。

    天闲越是观察这个年轻人,越是觉得这个家伙端正合理的不像是个正常人。

    他的身上,人味很淡……和其余十一个人截然不同,这个样子,就好像无数岁月之中一点一滴修饰,一点一滴修改,最后所达成的那种标准的,完美的某种形象。

    只有这一个?

    天闲一念及此,脑海里一个大胆的念头同时冒了出来。

    与其被动挨打,不如抢占先机。

    猛的坐起,在台下使臣们谁也没反应过来之前,天闲深吸一口气,连着踏出四步,双目神光外放,对着那年轻人的方向好似不经意的微微一挥手。

    这个过程极其短暂,只有不到三秒的时间,台下许多使者才开始有些惊讶怎么大公忽然喝醉一样的迈起来歪步,就感到一阵狂风从会场中平地而起,一刹那间狂风怒号,母王藤硕大的叶片呜呜作响。

    惊变陡生,场中那年轻人却是双眼忽然冒出一层精光,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来。

    只见他似慢实快,和天闲一样不丁不八的迈出几步,然后同样是对着天闲的方向挥了挥手。

    一瞬间,风声止息,仿佛一股巨力凭空压下,将风死死按在了地上,一种使臣顿满身沉重,好多人更是闷的喘不过气来,猛烈咳嗽。

    天闲缓缓收步站好,眼中异采连闪,之后才微微一笑,如打招呼般对那个年轻人摇了摇手,缓缓坐了下来。

    使臣们就算是发现天闲这个小动作也无暇顾及,刚刚这阵怪风来的猛烈去的又突然,就好像有人把你一下提到半空,然后撒手就跑了……

    大家又是喘气又是咳嗽,好多护卫更是紧紧护卫在自己主人身前,紧张无比的看着周围的人,一时间场中嘈杂一片,混乱不堪。

    “哼!臭小子,竟然主动试探,果然是个不安分的家伙,教皇大人叫我们一起过来,看来不是没有理由的。”

    在广场之外,很远的一座两层的简陋建筑上,杜克举着一片大大的母王藤在头顶遮阳,另一手拿着茶壶正在狂灌茶水,“嗯……这火叶城热死人了,但是这凉茶真的好喝,你真的不喝一点?”

    杜克身边,是之前出现过的黑衫人,他还是一身黑衫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在这到处是闪亮阳光和浅色衣服的火叶城里无以伦比的乍眼,属于一看就是绝对可疑的人物那种。

    “恶魔觉醒者,而且精通能量探查,还会使用白的绝技,嘿嘿……这个小鬼,真的只是个人类小鬼吗?还是说果真存在神启者。”

    杜克满不在乎的说:“神启者,那不就是我们了,有什么好稀奇的,而且看起来虽然不错,但也只是这种程度而已,教皇大人未免有些多虑了,找我看这次我们只要在外面喝喝凉茶就好了。”

    “但愿如此,我也不希望许多年后我们第一次齐聚,最后去得不到什么结果。”黑衫人说完,转身离去。

    “你去哪?”杜克瞧着那一身黑衫不由直咧嘴,“你这幅样子别到处乱晃好不好,你看看这城里有那个是一身黑衣服把自己从头到脚包在里面的?那些精灵们的眼神儿好着呢!”

    “那也不过是能看到有形之物罢了。”黑衫人微微哼了一声,“你管好自己就可以了,记住,不要坏事,如果再发生之前那样的事,我或许就不得不去像教皇大人禀告了。”

    杜克挠挠头,立刻回去继续喝茶了,“唉,今天的天气真好啊,哈哈哈哈……”

    黑衫人最后看了杜克一眼,闪身消失在了门后的阴影里。

    杜克这才回头撇撇嘴巴,“老是这么阴气沉沉的,同样都是死人,怎么和巴尔克差距这么大……”

    “杜克!”黑衫人愤怒的声音凭空传来。

    “好好好……我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说!”杜克连忙转过身去,认认真真的喝起了凉茶。”

    等了好一会儿,杜克才往后瞄了一眼,总算松了口气,“唉……说起来这还真是个好地方,阳光明媚,充满活力,好吃好喝……也不用去担心什么狗屁信仰,能长久存在下去,也不错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