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嚣张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 ,最快更新逆血天痕最新章节!

    作为楠香国君,老头儿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火叶城的一众要员都聚集到自己身边来谈天说地,从芝麻绿豆的家常琐事到事关无数人生死的国家决策,这些或者年轻或者稍微老成的孩子和年轻人们嘻嘻哈哈,说的那叫一个开心。

    老头儿甚至有些怀疑这是不是火叶城的某种策略,因为自己除了有个儿子在火叶城做事之外,实在是没有什么和火叶城有联系的地方了,无论怎么说都没有到自己这么一个小国国王的身边来凑热闹的道理。

    当然了,老头儿估计是不大明白的,这火叶城一大群的主要成员中,真就找不出一个什么长辈在这里,今天老头儿是唯一一个亲自到了火叶城的长辈,本来天闲还期待丹特帝国的黑德尔老爷能出现,但无论从预先报来的到访人员还是真正到了火叶城的人来看,这位老爷子看来对这种盟会没什么兴趣。

    而且根据情报显示,老爷子似乎是带着老部下出门去打猎游玩了,难怪塞纳昨天念叨着:“不是亲孙女……不是亲孙女……”

    天闲还真就是单纯来聊天的,其他人自打到了火叶城就养成了栖堆儿过日子的习惯,谁在做什么就喜欢凑过去,这一来二去可就全凑到这来了。

    大家说说笑笑倒是开心,但在别有用心的人眼中,这种景象却处处透着阴谋的味道。

    “调查的怎么样了?”

    午后,会议就要开始的时候,龙渊大帝稳稳当当的坐在那里,淡淡的问身后的近卫。

    龙渊帝国所在的位置已经用帷幔隔了起来,并且以上等珠帘驾出一个隔间,龙渊大帝就在其中,中场休息的时候也不离开,睡觉梳洗都在其中,随行的侍从自然是伺候的妥妥贴贴。

    “陛下,没有任何迹象显示楠香国和火叶城有过多的往来,今天的行动也查不出任何不妥的地方。”那个黑衣侍从说完,微微抬起头,竟然就是巴巴洛特。

    “没有异常吗?还是没有查到?”龙渊大帝的口气冷了几分。

    巴巴洛特赶紧低下头,“大帝息怒,的确没有查出任何问题,属下斗胆猜测,这其实只是一个随性的行为而已,如果是那个天闲的话,的确做的出这种事情。”

    顿了一下,巴巴洛特补充说道:“其实因为阿里昂的原因,楠香国和火叶城的关系一直都在密切的监视中,从来没有发现任何奇特的地方,所以……”

    “所以什么?”龙渊大帝的声音又寒了几分,“巴巴洛特,不要自作聪明,现在你只是我的一条狗而已,明白吗?”

    巴巴洛特脸色青白变换几次,双目瞪圆,最终还是慢慢低下头,“是,陛下,属下明白。”

    龙渊大帝满意的哼了一声,“没有调查出什么,没有留意到什么,这并不代表没有任何问题,火叶城和古斯塔斯之间也没有什么,但是他竟然可以让古斯塔斯大帝位自己作证,你以为古斯塔斯大帝为什么这么做?没有暗中的沟通,哪里来的这么痛快!蠢货!”

    巴巴洛特深深的低头,“陛下息怒,具属下所知……有一个不是很确定的消息。”

    “那就去查!给我查的确定再来说话!”龙渊大帝怒喝道。

    “是!陛下,属下这就去查!”

    巴巴洛特退下去一段时间后,帷幔中这才传来一个阴柔的,也分辨不出男女的声音,“陛下,为什么还留着他呢,这个小子段段时间就搅的帝国不得安宁,现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力量尽失,但狼子野心,总不会改的。”

    龙渊大帝微微呼了口气,“狼子野心,但也的确是可用之人,如今这个时候……谁的实力强一分,或许就能得到整个世界,圣灵殿的实力深不可测,这点危险还是值得冒的,他不会死心塌地,但起码现在只能服服帖帖,等到了合适的时候,自然会处理他。”

    “是我多虑了,陛下恕罪。”

    “免了吧,我让你做的事怎么样了?”

    那个阴柔的声音立刻低了下来,似乎是耳语一样说起了什么。

    类似的事,在火叶城的大街小巷各个角落里一起上演着,这一次来访的上万使节带来了十倍于这个人数的看客,这其中也不知道藏了多少密探间谍,大大小小的消息以秒钟为时间单位的不断传播更新。

    当然,这其中受益最大的,其实是火叶城。

    在精明的密探也无法躲过精灵的追踪,特别是本地精灵的追踪,单单是事先在火叶城里种下的大眼草就可以把城里的风吹草动全部呈现在精灵们眼前了。

    昨天一个晚上,阿里昂就收到了整整一大箱经过筛选的重要情报,整整一大箱,就好像情报不要钱一样,足足有上万条。

    露娜甚至把耳朵塞了棉球睡觉,因为城里到处都在吵闹着阴谋诡计的声音,烦的她根本睡不着……

    对于这些,天闲其实并不在意,因为当一块蛋糕摆在你面前的时候,你就不会那么留意一颗糖果的得失了,现在这些利益的纷争没有必要去理会,因为很快大家就会发现,那些根本无足轻重。

    这个世界很大,大到容纳下你所有的苦恼和困惑,大到让你茫然无措,甚至深深的为之感到敬畏。

    下午的会议依旧是以讨论谁作为盟主最为合适这件事,天闲这次的打扮就更加随意的,连身上的华贵衣衫都换掉,穿的是沙漠里最清凉透气的白衣,要不是作为盟会的发起人多少要注意礼仪,天闲就像把平时穿习惯的旧衣服拿出来穿了。

    当然也没人理会天闲到底穿什么,经过上午的唇枪舌剑,下午的争论已经开始进入白热化。

    显然,中午休息时间中,小团体已经完全达成了共识,下午的争论辩驳不再是一个人单打独斗,而是几个人甚至是十几个人联合起来你唱我和,你说一二我说三四,你困了我送个枕头,你那扫帚我就来洒水,配合的严丝合缝,好似一个人一般。

    这种抱团的情况立刻让一些本来就实力弱小,而且又没有什么强大盟友的小国没有了立足之地,甚至是半天都说不上一句话,被人家对面十几个人挨个劈头盖脸的数落一通,最后脸都完全黑了下来……

    天闲看的有趣,这还是天闲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在一起斗嘴,真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些人口若悬河,说起来真是滔滔不绝,明明是些歪理,却能说的一本正经,甚至庄严神圣,让你一个字也辨不出来。

    颠倒黑白只靠两片薄唇,逆转乾坤全凭一条肉舌,天闲真的是开了眼界,心想这些家伙要是也去做黑医生,那当真是可以吃人都不吐骨头,对方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在这些大大小小的国家抱团掐架的时候,大陆上的超级大国却依旧保持沉默,谁也不先开口,只是冷眼旁观。

    天闲留意一下,顿时也发现了门道,其实这些正在争吵的中小国家团体,有些就是这些大国的傀儡,他们的话指向性很明确,保护谁,攻击谁,丝毫也不掩饰。

    虽然这些超级大势力不曾说话,但其实他们的代言人已经吵的不可开交了。

    听了一阵,天闲也感到腻歪,毕竟这些扣着字眼儿,抓人家口误死咬不放的辩论对事实完全没有用处,新鲜一下还好,多了就觉得恶心。

    正想自己如果现在睡一觉是不是会有些过分的时候,天闲忽然耳朵竖了起来,因为一个厚重响亮的声音从广场边传来,犹如洪钟震荡般在场中徐徐散开,一下就把大多数人的声音压了下去。

    只听这声音哈哈大笑的骂道:“你们这些王八蛋!这种事还要讨论吗?是谁带你们穿过寂静森林?是谁带你们放过摩云山脉?又是谁保证给你们开辟东部王国的道路?嗯?如果没有火叶城,你们只能站在寂静森林前瞪眼!要说盟主,自然是火叶城来做!你们这些不出力干捞好处的软蛋还吵个屁!”

    天闲闻言大喜,倒不是喜欢这话的意思,而是这说话的人可是让天闲大大的惊喜。

    这声音洪亮沉重,震的人耳膜嗡嗡作响,一众使臣纷纷循声望去,正看见七八个人大步的走到了场边。

    一共八个人,七男一女,男的清一色劲装加身,披着软甲,看软甲的扣带和钩锁设置,还有那种特制的长靴,明显是外出狩猎的装扮。

    为首的是个精神矍铄,满脸红光的老头儿,老头身边喜滋滋跟着一个小女孩,女孩挽着老人的手臂,模样甚是亲近。

    一众使者听了老人很有些粗鄙不屑的话都是有些恼怒,但是等到看清了老人的模样,个个都是心中猛跳,忙不迭的别过了脸去,就好像生怕被这老人正眼瞧见一样。

    在老人的软甲胸口上,绣着一头威风凛凛的金线狮子,狮子头顶王冠,挽着王旗,整个图案在火叶城的阳光下熠熠生辉,莫名的带着几分凶煞之气。

    黄金狮子,当年这图案绣在旗帜上,旗帜所到之处血流成河,横尸遍野,鼎鼎大名的黄金狮子旗是无数人的噩梦。

    这场中许多使臣所在的国家,当初可都是被打的怕了。

    虽然时间流逝,黄金狮子旗现在成了大陆巨商的旗帜,当然的杀神大将也变成了黑德尔老爷,但是这赫赫凶名可是无人敢轻视。

    塞纳挽着爷爷的胳膊,那叫一个神气,从小到大,爷爷连父亲都不怎么正眼看一下,父亲经常来回奔波,有事爷爷也绝对不会出头,这次竟然亲自来到火叶城,而且还是特意该了注意来的。

    这说起来,自己的面子可比父亲还大呢,喜滋滋的想着,塞纳不由咯咯自己笑了出来。

    黑德尔老爷大喇喇的扫视了一下全场,凡是还没来得及转过目光的都毫不客气的瞪过去,顿时没人再看正眼向这面看。

    “哈哈,一群软蛋!当初的那些家伙死的干干净净,结果后人们还是要看老子的脸色!”老爷子可不管那么多,给别人面子这种事更是完全不了解,他琢磨了一下,点着孙女的脑壳说道,“丫头,今后找男人,可不能找这样的怂货。”

    塞纳跺跺脚,“爷爷,就你话多,快来坐,我们这里的茶点可好吃了,以前带回去的都不新鲜,这次保准和你之前吃过的不一样。”

    祖孙俩旁若无人的进了会场,丹特帝国的使臣们一看黑德尔家的老爷居然来了,顿时吓的直冒冷汗,这可是连皇帝的面子都不给的人物,当下赶紧全部起身行礼,恭恭敬敬的把位子让出来,端茶倒水那叫一个殷切。

    老爷子当然不客气,大马金刀的坐下,挥挥手把使臣们都赶到一边去,让自己的侍卫在周围休息了,这才哈哈大笑着和塞纳说话,周围上万人全当做根根儿野草,视而不见。

    场内气氛稍显尴尬,但是这么许多年来,各国都被丹特帝国打怕了,就算没交过手的也不想惹麻烦,自然是没人吭声,偶尔有忿忿不平的年轻人也立刻被身边上了年岁的老人给按了回去。

    当年战场上的生死敌人,不是被黑德尔老爷砍了脑袋,就是已经活活老病而死了,现在就剩下他一个还身体倍棒儿的活着,而且似乎越活越精神,不管从哪个层面来说,这位老爷子身上都有一种超越常人,甚至超越常理的东西存在,让人不想去招惹……

    好在老爷子和孙女说话的时候声音就低了很多,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是眨巴眨巴眼睛,咳嗽两声,全当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吧,这似乎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不过,有了老爷子开了头,立刻有人站出来开始支持火叶城了!

    此起彼伏的争论大战顿时再次打响,这次候选成员多了一个,更是吵的不可开交。

    而这个时候,天闲终于认真一些了,因为火叶城被提了出来,所以场中有些人的举动开始变得奇怪了起来。

    眯起眼睛,天闲自动过滤了一些不重要的人,迅速观察了下行迹有些古怪的家伙,心中不由微微一跳,能量触角瞬间再次探了出去。

    这些家伙,难道要在会场上动手?教皇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

    本来是要双更的,不过差了一些,明天一起发了,上个月欠的,月初好好努力一下,尽力补一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