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一而再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大齐帝国分裂的数量多到谁也数不清,这种事没有人不清楚。

    “要说团结,一千多年前的大齐帝国的确团结无比,那时候堪称人类大陆第一强国,可惜……现在的子孙一面叫嚣着团结一致才能有所图,一面却互相争斗,彼此杀伐,杀死的都是自己子民同胞,侮辱的都是自己的兄弟姐妹,既然这位小兄弟知道团结一致是多么重要,知道团结一致才能强大,那不知道能否为我讲一讲,大齐帝国……为什么会一再分裂呢?”

    这个问题略有些尖锐,天闲一问出来,顿时坐在那年轻人附近的使臣都有些不自然起来。

    今天能来参加盟会的,也都是一些小有实力的国家,大齐帝国分裂成十几个,几十个国家,自然不可能什么阿猫阿狗都来参加盟会,但即使是现在坐在那里的使臣们,也知道自己的国家分裂不是光彩的事情,虽然早就人人皆知,可是现在拿到台面上讲,还是让人十分难堪。

    那年轻人的神色开始慢慢变化,瞟了天闲一眼,就垂下目光,一副十分好笑的模样,也不说话。

    天闲暗暗皱眉,如果是个不学无术的草包,整天空想的白痴,那么现在可不会是这副样子,一定会是恼羞成怒,然后忿忿不平的说些什么似模似样的可笑道理才对,这老神在在的样子,分明是胸有成竹。

    仔细看了一下这年轻人的身边,无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低着头,与其说是不想表达对这年轻人意见的支持,似乎还不如说是一种……恭敬。

    低眉顺眼,虽然坐在那不动声色,但也弯着腰,好像恨不得跪下去一样,开始的时候天闲倒是也没觉得什么不妥,现在瞧着年轻人的模样,仔细看看周围人的反应,联想刚才他说话时周围人的反应。

    天闲一下明白过来,这个家伙恐怕根本不是什么随便的使臣,实际上是主子才对!这个年轻人或许就是那个大齐帝国的新主人。

    到访的登陆名册上可没写着会有国主来参加盟会,竟然是隐瞒了身份的!

    还是说,天闲眯起眼睛……这是一个比国主还要让人畏惧的存在,所以下面人才会这样默不作声。

    如果是国主的话,那么作为随行的臣子,肯定会有所觐见,说那些话的时候就算没办法阻止,但起码应该有些使眼色摆手势的动作才对。

    但是并没有,不仅没有,甚至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天闲心中有数了,虽然现在不能确定这年轻人的身份,但是他可能是大齐帝国外来人的身份估计是不会有错了。

    也就是说,有人想和自己过不去,这件事是板上钉钉的了。

    忽然回想起昨天白的警告,天闲心中闪过一抹凛然,虽然是在火叶城中,虽然现在自己颇有些睥睨整个大陆的实力,但显然,就算如此很多事也是你无法掌握,并不能影响走向的。

    这个年轻人就算是意外的一种吧。

    果然这个盟会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天闲心中一身感叹,原本以为在自己的地盘上,又是说的这样让人心身动摇的话题,只要自己没有什么过分出格的举动,那么这次盟会上,应该不会有什么尖锐的反对声音。

    结果这才开始没多久,甚至于大家还没把盟会的椅子完全坐热,就开始出现这个年轻人这样的家伙。

    天闲说完话目光就在周围不断的扫视,想要彻底观察一下附近那些使臣的表情。

    不过天闲失望了,在大齐帝国附近,除了那个年轻人表现的尤其怪异外,其他人都看起来还算正常,该惊讶的惊讶,该犹豫的犹豫,该畏惧的畏惧,再也没什么值得注意的人。

    难道说在大齐帝国这边就只有他一个?

    天闲饶有兴致的望着那个年轻人,而那个年轻人对于天闲的问题却一副爱搭不理的的模样,自顾在那冷笑,好像天闲问了一个愚蠢至极的问题,根本不屑于回答。

    天闲等了一阵,见对方根本没有回答的意思,不由心中更加奇怪,继续问道:“不知道对于我的这个问题,这位小兄弟有什么看法?”

    这次把问题直接推到他的身上,这年轻人才微微动动眼皮,又抬起目光来。

    “大公这问题问的真是可笑,所以我才没有回答,没想到大公竟然还会再问,真是失望啊,失望。”

    这年轻人一阵摇头叹息,看起来恨不得跺跺脚表达惋惜之意,当然所以人都听的出,其实他口气里全是嘲弄和讽刺。

    天闲也不着急,淡定的问:“那就请这位阁下说一说,到底是哪里可笑呢?今天我们百国会盟,但凡关系到大家利益的事都可以畅所欲言,阁下不必有所保留。”

    那年轻人眼中闪过一道精光,阴恻恻的说:“尊敬的大公,大齐帝国分裂人人皆知,但那并不是因为帝国不够团结,只是因为更强者崛起,老迈腐朽的帝国不堪一击,所以分崩离析,这是最简单不过的道理,只要强者不除,帝国就不可能重新强盛起来。”

    天闲眼神微微动了下,这个家伙倒是敢说啊,这所谓的强者显而易见就是龙渊帝国了,虽然大家普遍都认为大齐帝国崩溃是龙渊帝国扩张导致的,不过说到底龙渊帝国也没有真的入侵过大齐帝国,更没有杀进皇宫,逼迫皇嗣四散奔逃,然后造成今天的局面。

    究其根本,还是帝国根基已经腐朽,早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龙渊帝国的扩张只是一个推手,却不是决定的因素。

    天闲点点头,对这个年轻人的评价又有了些变化,“那么,阁下觉得如何才能除掉强者呢?”

    空气忽然间变得有些沉重。

    广场上所有人都知道所谓强者指的就是龙渊帝国,天闲这么问,多少就有些针对的意味了。

    那年轻人折扇一摇,淡淡说道:“弱肉强食,古来如此,想要除掉强者,唯有成为更强者,比如……”

    年轻人微微外头,眼中露出戏虐之色,折扇再一次指点天闲,朗声说道:“比如就像大公这样人,异军突起,割据自守,这大陆上虽然大有自称豪雄的人,但其实不过尔尔,像大公这样纵横捭阖,短短几年时间就将整个大陆的命运抓在手中,这就是所谓的更强者。”

    天闲眼角抽动两下,心想这个家伙还真是嫌火叶城的麻烦少啊,就算是挑拨离间都这么不带掩饰的!

    龙渊帝国是强者,而我是更强者,除掉强者需要更强者,这话说的真是简单易懂,简单易懂……

    天闲也歪歪头,“可是这好像和阁下之前说的话不大相同,弱肉强食,的确古来如此,但人毕竟不是畜生,人类建立国家,彼此依靠扶持,团结一致才度过了最初的艰难岁月,如今大齐帝国分成无数小国,不想一致对外,却还想着互相吞食,成为所谓的更强者,这样的立场……还有指责火叶城的余地吗?”

    对呀,你自己一心想着天下无敌,称王称霸,想的是如何干掉自己的同胞从而壮大,凭什么现在又来指责别人不顾团结呢?

    那年轻人一阵冷笑,然后忽然眉梢一抖,好像忽然间明白了什么一样,恍然大悟的说道:“哎呀!大公说对啊!我居然没有想到这一点,真是罪过,罪过。”

    说完,他居然就那么一屁股坐下去了,再也不看天闲,笑呵呵的开始拉着身边一个人聊天。

    天闲顿时一呆。

    这家伙……就这样完事了?天闲还想着这家伙或许有什么目的,想要在这会场上捣乱生事,结果……结果这家伙就直接坐回去了?没动静了?

    会场中传出了轻微的笑声。

    显然有些人都觉得这年轻人无理取闹,但是从结果来看,他却是无理取闹成功了,最后直接找了句话就坐了下来,把天闲晾在台上好不开心。

    天闲心中也恼火起来,这家伙完全是在耍人啊,而且是有恃无恐。

    但人家只是一个小国的使者,甚至连名字都没有报,如今这么多人就在会场上,天闲作为盟会发起国,你也不能因为这么一个小国使者而不管不顾的去找他理论,意识到这点的天闲感觉心中无比别扭。

    “不要管他,我已经让精灵们会调查他的底细了。”露娜的声音传了过来。

    天闲微微点头,这个年轻人举止怪异,倒是应该查查他的底细。

    当下不做他想,天闲索性当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敲了敲小黑板说道:“各位,我们刚才说到各走各路,但这只是一个让大家好理解的说法,并不是要大家真的自己在森林里披荆斩棘,自己开辟出一条道路来。”

    指着那条之前画出来的线路,天闲咳嗽一声强调道:“在这条线上,我们会开辟出一条相对安全的通道,到时候大家可以从这条路直达东部海岸,不过这条路的使用权,自然是优先参与建设的国家,没有参与建设,也没有提供任何贡献的国家也可以使用,但是如果使用时间冲突,那么自然要排在后面了。”

    “当然,大家也可以自己披荆斩棘,开辟出一条自己走的道路,我们不会阻拦的。”

    说着,天闲用力在那条路上画了几笔,强调道:“在这里,我必须着重说明一点,那就是大家应该明白,我们在东部王国的行进并不是一次谁先到达东部海岸谁就大获全胜的赛跑,我们的目的是东部黑色大海的陆地,所以这段路只是一个过程而已,在东部海岸我们必须建立基地,必须建造港口,必须建造船只,那都是耗时耗力耗费资源的,大家懂了吗?”

    有些使臣脸上没有什么神色变化,但有些人却是恍然大悟的样子。

    天闲这句话的确点醒了不少人,因为这前所未有的探索新世界的大事件,好多使臣现在还处于一种脑袋晕晕的,不是很清楚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做些什么的状况,有些事自然就无法准确思考了。

    这一次东部王国之行,的确不是一场赛跑,谁跑的快谁就赢,那种事并不存在。

    在东部王国的行动,其实只要安全顺畅,速度并不重要,因为就算到达了东海岸,难不成还能跳下海游到东边的大陆上不成。

    首先必须有船只,建造船只必须要一定的场地和工序,必须有熟练的工匠,必须有能采集合适原料的工人,必须有供给这些人生活工作的环境,等等等等……

    生活基地是必不可少的,今后船只往来的物资补给也是必不可少的,安全问题也必须首先考虑,还有人员的分配和管理,周围环境的考察和评估,等等等等……

    可以说在东部海岸那个人类从未涉足的地方还有茫茫多的事情等着人类去做,早一些到达和晚一些到达没有什么区别,毕竟大家能携带的资源有限,都是要利用当地的资源,在那个人类从未涉足的地方,在广袤的森林里,可以说能利用的资源是无限的。

    而在那样陌生而危险的地方想要建立起一个稳定安全的基地,前后需要耗费的时间和精力是难以想象的。

    东部王国的这条路,只要能保证安全,能保证今后的人和物资源源不断的运输过去,只要有资格使用这条大动脉,那么就没有什么问题,至于第一批到达的人,那些绝对是史无前例的倒霉蛋儿……

    想通这个,大家的神色就缓和的多了。

    至于到了东海岸后,谁能首先出海,谁能第一个到达新大陆,那就真的各凭本事了,在那种造出一艘大船来恐怕要几个月的时间,这还只是造船的时间,相比起来,只要道路通顺,横跨东部王国,半个月的时间已经足够了。

    就在大家各次盘算的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大公,你这又是在明目张胆的骗人了!”

    天闲心中顿时火起,这声音不用去看天闲就知道,刚才那个年轻人又来找麻烦了。

    这家伙肯定有问题!

    毫不客气的,天闲的能量触角直接探了过去,我倒是要先看看,你是什么牛鬼蛇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