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所谓团结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如果要怀疑一个人的话,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怀疑一个人,要么就是大义加身,慷慨陈词,要么就是言之凿凿,拿出一些证据之类的东西,但是像这样“我虽然不了解,但我就是觉得你在说谎”这就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天闲愣了一阵,奇怪的望着那个年龄不大的使臣,这个家伙站在那,满脸倨傲和不屑,就好像天闲说的话都是在放屁,而他是唯一一个发现了天闲在说谎的智者,所以还有些洋洋得意的意味在脸上。

    怎么会有这种蠢货?

    虽然天闲看出这个家伙作为出使的使节来说过于年轻了,大概只有二十岁不到的模样,在这一众使臣当中算是十分年幼的了,但既然被本国选出来出使这样重要的会议,应该不是草包,就算是被推出来说话的学舌鸟,好像也不该是这么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

    我的话难道真的有什么漏洞?天闲一瞬间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说了什么错话,可转念一想不对啊,我说的都是实实在在的话啊。

    瞅了瞅那个挺着脖子,一副“我要你好看”的使节,天闲不由微微一笑,“这位是?”

    “我是西方大齐帝国使节。”那年轻人微微一笑,还展开了手里的折扇,一副儒雅飘逸的模样。

    天闲翻了个白眼,这是哪冒出来的蠢货,问你是谁,你连个名字都不说,这也是无礼到一定程度了。

    而且这个大齐帝国天闲也听说过,确实是西方的一个大帝国,只是这个帝国的情况嘛……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复杂。

    如今人类大陆上真正称得上大帝国的只有两个,一个是龙渊帝国,国土幅员辽阔,国力强盛,是大陆公认的第一强国。

    第二个是丹特帝国,相比起来丹特帝国要弱于龙渊帝国,两大帝国发源地距离较远,南征北战的时候也没有太多的冲突,最后版图互相靠近的时候也都完成了后期的扩张,并没有进行过正面的激烈冲突,不过中间的缓冲带也是摩擦不断,虽然国力稍逊一筹,但地理位置更加优越,物产丰富,资源源源不断,是唯一能和龙渊帝国一较长短的国家。

    至于地方的这个大齐帝国,多少就有些让人哭笑不得的意味了。

    在龙渊帝国崛起之前,这个大齐帝国也算得上是国土广阔,民富力强的大帝国,后来龙渊帝国崛起,开始迅速向四面扩张,西方的侵略就极大的掠夺了原本属于大齐帝国的资源,加上内部的分裂和斗争,这个老牌帝国在短短时间内土崩瓦解,分崩离析的变成了十几个大小势力割据的局面。

    而且,这十几个小势力都自称是大齐帝国的正统继承者,互相厮杀争斗,然后就在这种混乱的局面中继续被龙源帝国蚕食,然后继续分裂……

    实际今日,原本统一的大齐帝国已经分裂成了不知道多少个杂七杂八的小势力,每一个都是大齐帝国的正统继承者,甚至三五个闲汉在地上捡起一面破烂旗帜插在一个窝棚上,就可以对外宣称自己是大齐帝国继承者,这窝棚方圆五十米都是他们的领土……

    如今的西方地面,能扯起大齐帝国旗帜的,没有一百也有五十吧,百多年的割据战争,那已经是一块烂透的土地了。

    天闲想明白这一点,拿目光望周围一扫,附近果然有不少使臣脸带怒色的望着那个年轻人。

    这应该也是大齐帝国的人,只是和这个年轻人并不是一个大齐帝国而已。

    摸摸眉毛,天闲觉得无奈起来,这个家伙要是真蠢那自然是早被同国的人拉回去了,要么就是受人指使了,火叶城和那么多的大齐帝国关系都还不赖,毕竟有精灵去送精灵果实,那些个大齐帝国因为战乱的原因,土地荒芜,粮食短缺,可是十分欢迎精灵的到来的,今天他们居然会跳起来捣鬼,这可真是见了鬼了。

    “原来是大齐帝国的使者,不知道这位小兄弟为什么说我刚才所说的都是谎话呢?”

    这年轻人摇着折扇,一派目空一切的架势,侃侃而谈的说道:“今天各国齐聚,我本以为这是一次盛会,火叶城大公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卓尔不群,今天面对各国使臣必然有一番高论,没想到却只是满口谎言,真是让人大失所望啊。”

    “小鬼,这家伙是怎么回事?”

    露娜在背后疑惑的望着那个年轻人,也是有些搞不清楚状况,这个愣头青一样的年轻人在这里大放厥词,就没人出来把他抓回去吗?

    天闲苦笑,小声说道:“也不知道是谁推出来的,姐姐放心,我问问就好,这种嘴皮子上的功夫,弟弟我还真没遇到过对手。”

    稳稳当当在那一站,天闲也不看那个年轻人,而是目光飞速扫描了一下会场,脑海中飞速思考,思考着到底是什么人在这个时候为难自己,而且还是这么没品味的法子。

    这种耍嘴皮的事情对事实毫无益处,但很多时候却绕不过去,最让人烦心,不过天闲并不在意,因为说起上辈子,救人治病算是本职,但真正谋生的手段就是靠这一薄一厚的两片嘴唇。

    能够把那些见不得光的家伙忽悠的飘飘然,然后痛痛快快的掏出几倍甚至十几倍的诊费,是最大的生活保障。

    最后天闲瞄了眼那个不丁不八站在那的年轻人,看那一脸油头粉面的模样,天闲几乎就直接认定他是个不学无术,但又眼高于顶的废柴了。

    这种人,平时真是懒的搭理,但今天说不得要好好搭理一下了。

    清清嗓子,天闲朗声说道:“这位小兄弟,我所说的都是谎言,让人大失所望,那不知道你有什么所谓的高论?”

    年轻人把折扇一收,眼中流露出兴奋的光芒,大声说道:“今天我们百国会盟,大公既然身为发起国的国君,自然不应当只顾火叶城自身,而应该以自身为表率,惠及各国才对,既然我们要穿过三道天然屏障,然后到东部黑色大海中寻找新的大陆,这样的大事自然是整个人类团进共进,只有凝聚力量才能事半功倍,大公却说要各自单独行动,这其中恐怕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才对。”

    天闲心中一笑,脸上却十分疑惑,“这能有什么秘密呢?”

    “显然!”这年轻人丝毫不客气的把折扇对天闲一点,“大公您去过东部王国,现在又有精灵和狮人作为左膀右臂,在东部王国行进占了天大的便宜,各国分别行动,也不过是为大公做了陪衬,谁不知道东部王国险恶无比,到时候大公选一条僻静安全的路线,我们却成了吸引危险的天然屏障,大公或许没有这样的用心,但让人怀疑总是不好啊。”

    天闲听到这就差笑出来了,脸上还要强忍,做出一番思考的模样。

    但是坐在后面的露娜可是有些忍不住了,走南闯北,从来只有欺负别人,从来不被别人欺负的露娜什么时候受过这个。

    但是她立刻发现背在背后的手对她摆了摆。

    本想站起走上来的露娜皱皱眉,但还是选择了静观其变,不过望着那个年轻人的眼神立刻多了几分寒意,这火叶城无法无天的像来只有露娜女魔头,什么时候轮到这么一个不开眼的家伙放肆。

    天闲确定露娜好好的坐在那里了,这才笑呵呵的说道:“哦,原来你是觉得火叶城打算让各国人马做马前卒,做挡箭牌,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意思。”

    “正是!”

    这年轻人丝毫也不含糊,毫不客气的说出了这句话来,顿时会场上的气氛就有些微妙了。

    当天闲这样说的,像那年轻人的想法可不只是在他自己的脑子里出现,会场中一样有许多国家都有这样的想法,当然这只是一种出于自保本能的想法,并不代表就认为火叶城会这样做。

    毕竟火叶城这几年来的所作所为大家都看的清楚,可以说火叶城做了不少有利于大陆的好事,从来没有利用和打压过任何人。

    但现在这个年轻人言之凿凿的提出这个想法来,许多人心中的忧虑难免就被勾了上来。

    天闲在高台之上,敏锐的五感很清晰的察觉到了会场内大多数人的表情变化,不由微微一怔。

    这就是所谓的众而为妖吗?

    许多事看似很荒谬,但却埋在每个人的心中,一旦被谁挑拨起来,就会出现一种原来大家都是这样想的,那么似乎也没什么不对的妖魔化状况。

    而这种情况,处理不好的话,就会让不合理的妖魔化变成合理,甚至神圣化……

    天闲不由略微惊讶的望了望那个连名字都没自报家门的年轻人,这个家伙虽然看起来蠢不可及,可是却做了一件蛮厉害的事情,是巧合?

    不,不是巧合。

    天闲迅速否定了这个想法,这个家伙非常突兀的冒出来,展现了自己的蠢不可及,提出了一个荒唐的说法,顺理成章的把矛头指向了火叶城。

    一切,都十分的恰到好处,没有丝毫的缺漏,这其中哪怕有任何的不恰到好处都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哪怕是他表现的稍微再精明一些,让人觉得他这只是在故意无理取闹,而不是一种单纯的愚蠢,都不会有现在这种结果。

    看起来,像是精心准备过的一样……

    哦,原来是这样吗?

    天闲抿抿嘴唇,虽然还没有证据,但在这样百国会盟的特殊情况中,这种状况本身其实就可以作为一种证据,这可不是在菜市场买上几毛钱一斤的白菜,随意讨价还价,最后还可以抹个零头,一切都是不确定的。

    这种时刻,每句话或许都关系到无数人的切身利益,甚至生死存亡,这样一个年轻的小子大放厥词而无人制止,这本身就是难以想象的。

    阴谋的味道啊……天闲耸耸肩膀,这种味道还真是蛮喜欢的。

    “这位小兄弟,你这句话可说的有些严重啊,我们火叶城发起这次盟会,可是希望人类能团结一致,征服新的大陆,只是也要按照实际情况来想办法,如果只是生搬硬套一些道理,恐怕最后倒霉的还是我们自己。”

    瞧了一眼那年轻人,见到眼中闪亮似乎又要说话,天闲知道他背后有人搞鬼,哪还能让他说话,当即说道:“如果我没记错,这位小兄弟的大齐帝国,是在北部高地西南方,应该是在巨木湖东侧对吧?”

    那年轻人眉毛抖了抖,然后皱了皱,似乎有些不明白天闲的意思。

    但天闲这么一问,立刻就有另外一个使臣站了起来朗声说道:“大公怕是弄错了,那是小使的国家所在。”

    天闲当然是心知肚明,其实只是随便点了一个地方,那么多地方天闲就不信一下就点到了这个年轻人所在的国家位置。

    “哦?”

    天闲瞧了瞧那个站起来的使者,明知故问道:“那真是抱歉,因为我看他就在那个位置,今天的会场大概就是按照版图位置制作的,嗯……说起来你的国家也在那附近,不知道你……”

    那个刚站起来的使者顿时微微有些尴尬,而且他站立的位置何止是和那个年轻人相近,其实前后也就三两步的距离,和这宽阔的广场一比,几乎就是一个地点了。

    “小使……是大齐帝国的使者!”这个使者苦笑一下,但还是坦诚的说了出来。

    天闲一笑,“原来是一起的,那似乎我也没说错嘛。”

    这使者面色更是不大自然,“这……大公说笑了,说笑了。”

    天闲摆摆手,轻笑道:“我明白,这些事,其实大家其实也应该都明白才对,大家说是吧?”

    大齐帝国在大陆西方自然是大大有名的,虽然并不是什么好名声,毕竟大大小小的大齐帝国多如繁星,有些是皇室后裔,有些则根本就是土匪强盗,今天大齐帝国的使者才来进行友好访问,后脚就有大齐帝国的骑兵吼叫着冲进城来抢了粮食就跑,这种事比比皆是,当然这其实并不是同一个大齐帝国。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