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似梦亦真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最终也没能搞清楚白所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时至今日,天闲也知道自己受到许多人的尊敬,甚至敬仰,但同时也有很多人恨不得把自己碎尸万段。

    在这个人类大陆上,想要杀自己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再加上他们手底下的打手跑腿儿们,这人数可就没办法计算了。

    但是这似乎也只不过是正常状况而已,但凡是有名望的人,不出意外的总会有人想杀他们,就算是教皇那样的精神象征人物,想要他的命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

    但这次特别提醒是什么意思?

    而且特别强调了死亡难道是什么强而有力的人物,甚至强悍到可以轻易击杀自己的地步。

    天闲陷入思索,这样的人不是没有,但现在的人类大陆上已经十分稀少了,已知的也就是圣灵殿那边的那些老怪物们。

    关于那些人,天闲现在了解的还是太少了。

    原本天闲倒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在自己的大本营火叶城中,而且又有白这样的人物坐镇,天闲就不信如果教皇真的起了杀心的话,白会坐视不理,还有灵官和骑士,还有刚刚归来的希波女皇。

    天闲心中还存着一个想法,那就是希波女皇既然是当初圣灵殿的第一代主人,一个女人能够坐到这个位子上,本身必然有着其他人不具备的威望,到时候她出面登高一呼,或许瞬间就能扭转局面。

    当然这些都只是假设,天闲没有和希波商量过,而且主要是人家似乎也没有那个意思,别说是这种登高一呼的事,希波来到火叶城后十分低调,除了弄出一座宫殿来居住之外,根本从不在人前露面。

    火叶城居民知道城市这个角落里住着不得了的人物,平时也不过来打搅,现在都以为灵官是原来的宫殿住的腻歪,现在换了一座,却不知道这宫殿是有着新的主人的。

    天闲也不知道希波女皇回来之后打算怎么亮相,但这似乎是白的某种计划中的一部分,至于去询问白,天闲知道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

    刺杀?还是武力威胁?

    一路思考着,天闲回到城镇大厅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再过一会就要天亮了。

    回到房间,天闲一眼瞧见,靠在床边,昏昏欲睡,但还顽强醒着的雪,顿时心中一疼。

    没想到这段日子一直由凌陪着睡着的雪今天忽然固执起来,非要等天闲回来才睡,凌在一旁陪着雪,也已经眼皮打架,困倦不堪。

    天闲赶紧以神速洗漱一番,回来搂过雪好言安慰,雪也没说话,安静的缩在天闲怀里,哼哼了几声,很快就沉沉睡了过去。

    搂着凉丝丝的身体,天闲心中微微一叹,巴巴洛特的麻烦解决了,但是似乎远远还没有完全结束,他居然再一次出现在龙渊帝国的阵营中,这可真是一个十足的坏消息。

    就像现在这样安安静静搂着自己的小美人儿入睡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到来。

    雪睡着了,天闲却发现旁边的凌不安的翻着身,似乎也在做噩梦。

    姐妹俩除了性格迥异,相似之处实在数不胜数,天闲忽然想到自己从来没有问过凌是不是也会做噩梦。

    虽然可能完全没这回事,但心下感慨的天闲还是大为懊悔,轻轻松开雪的身子,让她靠在自己身边安睡,微微转身过来,伸手将凌小巧的身体揽了过来。

    天闲很少有机会真的把凌抱在怀里,除了一些特别的时候,凌就像一只会炸毛的花猫,虽然许诺做天闲的妻子,但是却严格禁止天闲动手动脚。

    和雪相比,凌的身子要暖的多,热烘烘、软绵绵的,抱过这娇柔小巧的身子,一股热烘烘的香气钻进鼻孔,天闲忍不住心猿意马起来。

    从前各种沉重的心事压在心头,凌也总是瞪眼鼓腮的防备着,天闲没心思或是没机会体会这份旖旎,现在心境大好,凌也睡的沉了,天闲忽然有一种偷香窃玉的刺激感。

    呸呸,明明就是我老婆!

    天闲心中鄙视了一下自己,心安理得的嗅了嗅凌身上诱人的清香,她和雪一样,满身清单的香气,从不用脂粉香料,这是女孩子家自然的体香。

    原来这个小妞的手是这么滑溜的,哼一只不许我多摸,天闲轻轻握着凌的小手,一种阴谋得逞的喜悦在心间跳动。

    手腕居然这么细,手臂也是一样,柔柔软软好像一用力就会折断一样,真难现象她居然用这样的手臂打人。

    天闲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悄悄探索凌的身体,女孩柔软丝滑的肌肤好像挠在心尖的小手,总是让天闲欲罢不能。

    凌只穿着宽松的睡裙,松松垮垮守不住一身春色,天闲坏坏的手钻进衣内,绕过滑嫩平坦的小腹,几次想转战南北,不过最后还是在原地停了下来。

    唉天闲心中又是一叹。

    环住那盈盈一握的腰肢,天闲心疼的吻了下凌的脸颊,雪会做噩梦,需要通心的人在身边才睡的安稳,但是凌何尝就能睡的安稳,自己这个丈夫每每在外面险死环生,之前很长一段时间似乎都没有离开过火叶城,可是却始终不得安宁,真正能拥抱着她安稳入睡的时候到底有多少次呢?

    黑暗之中,凌睡的深沉,一头青丝铺满床间,雪白的肌肤陈列其中,犹如黑莲中纯白的花芯,丝丝妩媚,暗凝成香。

    天闲可以在黑暗中清晰的看到凌的睫毛微微颤抖,她似乎也在做着梦,只是不知道是美梦还是噩梦。

    “乖,好好睡吧,我会陪着你的。”天闲深情的再次吻了吻凌的脸颊,然后,发现凌的睫毛抖动的更加剧烈了。

    这小妞在做什么梦,怎么眼珠都要跳出来一样?

    天闲微微疑惑了下,忽然间觉得有点不对,仔细瞧瞧凌,索性撅起嘴唇,对着凌娇嫩的小嘴就吻了过去。

    一个暴栗直接敲到了天闲额头上,凌羞怒的声音在床间压抑的响起,“小色鬼!还不快放开我!”

    天闲顿时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对雪和凌全无戒心,别说仔细探查,就是留意神色动作都没有,没想到凌是醒着的,根本就是在装睡。

    感到凌在扭动身体要挣脱出去,天闲顿时收紧了双手,把她抱个结实,凌不知好歹反倒挣扎的更厉害,两人都是薄薄衣衫,肌肤厮磨,空气里顿时多了几分旖旎火热的气息。

    天闲好笑的说:“我的老婆大人,你是想挑逗为夫呢,还是想挑逗为夫呢?”

    凌也感觉到不妙,因为有什么火热的东西顶在了大腿上,还有意无意的磨蹭。

    “你”凌羞怒难当,“你还不”

    天闲一个翻身把毫无准备的凌压在身下,在她还在发呆的时候直接吻住那吃惊而微微张开的红润小嘴儿。

    “呜呜”

    凌发出模糊的声音,开始奋力抵抗,但扭动的身体也只是让天闲更感觉热血上涌,柔滑香嫩的嘴唇也也下变得无法满足内心的**。

    虽然凌在反抗,但除了虚灵之外,凌也只是个稍微有些力气的女孩子而已,被天闲压在身下根本只是徒劳的挣扎,当天闲火一样的手掌探入睡裙内,顺着已经渐渐滑腻的肌肤侵袭向上,一下握住胸前的柔软蓓蕾时,凌发出一声短促模糊的尖叫,浑身猛的抖了一下,整个人都僵硬了,随后好像泄气的皮球,身体极速软了下来,一下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不再挣扎,鼻腔里声音也变成了软软的呢喃

    天闲不得不承认在这黑暗的床幔之间,一具活色生香的**就在怀中,自己真的是有些急色,而且这其实还是一个心属自己的女孩。

    但天闲也明白,这样或许凌也不会不喜欢,但这不是她期待的,这个傲慢别扭的好像一只小花猫般的女孩之所以穿的清清亮亮,毫无戒备的躺在这里入睡,是一份表白,也是一份信任。

    就为这份表白和信任,自己就要给她最好的,最完美的,而这最美好的一夜,还要等到正式将她迎娶入门的时候,等待无论身体还是精神都处于最完美的状态时

    唉真是麻烦啊。

    天闲没有丝毫介怀的轻轻揉捏了几下凌那柔软而堪堪一握的胸脯,然后才依依不舍的放弃了那弹性惊人的火热感觉,然后才翻过身来,将凌抱到怀里,坏笑着看她双眼媚态横流的喘气。

    凌喘气了好一阵,抬头一瞧,虽然是黑夜里,但凌从小就只能在黑暗中行动,夜视能力极强,正看到天闲冲自己坏笑,顿时气恼无比,但她这时候身子还是软的,没什么力气,又不能把天闲怎么样,只能圆睁一双妙目瞪着天闲。

    天闲觉得,这眼神儿怎么看都有些妩媚的味道儿。

    “小色鬼!”凌喘匀了气,第一句就小声骂到。

    天闲瞧着还羞红满脸的凌,听了这句不由噗嗤一乐,结果立刻招来凌的小拳头轻轻的捶到了胸口上。

    这下天闲乐不出来了,脸一下绷紧,眼睛都瞪圆了。

    凌心想你半夜来欺负我,居然还敢瞪眼,正想再打一拳,忽然感觉有点不会,天闲的脸似乎已经变了颜色,疑惑之间忽然皱起眉,一丝血腥味飘到了凌的鼻孔里。

    下意识的抬手看了一眼,凌惊愕的发现自己手上竟然有些许血迹,而天闲的胸口已经渗出了鲜血。

    这一拳不偏不倚,这砸在了天闲心口上,虽然没多少力气,但刚刚那一剑的伤顿时被砸裂了。

    天闲心里哀嚎,你们真是父女俩,打人的地方都是一样的

    这下凌可慌了手脚,吓的脸色煞白,一时还以为自己失手打伤了天闲。

    天闲把就要跳起来的凌按住,好一番抚慰解释,这才说明了自己本来就有伤,而且还是自己的岳丈大人刚刚给留下的。

    凌听完怒火满面,一声不吭就要起身去找白算账,天闲顿时头疼,赶紧把这小姑奶奶给拉回来,好说歹说,最后才算是勉强把她给留了下来。

    一脸寒霜的凌用压抑的声音把白骂了个狗血喷头,这才急急忙忙去找伤药和绷带,细心为天闲包扎。

    其实外伤本来已经愈合结痂了,只要养几天就没事了,并不需要包扎,但是看着凌一面怒火冲天,一面又心疼可怜的模样,天闲也就由得她去了。

    不敢惊动雪,凌一面低声骂着自己的老爹,一面给天闲包扎了伤口,很快处理好一切,跪坐在那望着天闲,一下两人都没了声音。

    “胆小鬼”忽然,凌低声冒出一句话来。

    天闲愣了下,胆小鬼?

    反应了足足好几秒钟,天闲一声大笑,猛的伸手拉住凌,直接把她搂在怀里,用力在香香的脸蛋儿上亲了一口,“那我现在是不是要大胆些!”

    凌有点无奈的叹气,打开天闲顺着腰间摸上来的手,妙目瞪起来,声音却细细的,“伤口还疼吗?”

    天闲顿感满心温柔,搂着凌的小蛮腰喜滋滋说道:“不疼不疼,老婆大人打的一点都不疼。”

    “你呀”凌拿天闲也是没办法,看了眼靠在天闲另一侧睡的正香的雪,低语说道:“我们姐妹一定是什么时候欠了你的,这才都让你这样欺负。”

    这幽幽怨怨的一声,把天闲的骨头都叫的酥了两分,正想再多点什么,牵动伤口不由疼的咧了咧嘴巴。

    “好端端的,怎么会忽然刺你一剑”凌有些气不过的看着天闲胸口的伤,也不知是心疼天闲自身,还是心疼天闲现在做不了什么。

    天闲耸耸肩膀,“谁知道,做梦也要杀人,唉”

    “做梦?”凌眼波微微一动,“你说做梦的时候?”

    “我也不知道,但希波女皇是这么说的。”天闲奇怪的看看凌,“怎么了?”

    凌挪挪身子,不让自己碰到天闲的伤口,但在侧面却贴的更紧了,把初见规模的柔滑曲线靠在天闲身上,小腿不经意的绕到了天闲退上,然后小声说道:“我倒是记得他的确是做过梦的,而且还杀了人,也是因此才被天眼一族绝对的驱逐。”

    天闲顿时一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