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证据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关于乌雅,天闲不只是想让她明白一些事情,也的确是有一件事需要她去做,目前在火叶城中,她也是唯一的人选。

    当然,香是更加合适的,但是现在香必须要留在火叶城,教皇已经召唤回了那些古老的怪物,天闲实在不得不防备教皇要在什么时候使用武力,毫无疑问,香是现在火叶城的顶尖战力之一。

    但愿一切不会往那个方向发展,目前来说,天闲感觉压力越来越大,诸神的回归,世界的变动,一切都在将人类的生存空间不断压缩,而在同一个时间中,对于这种情况人类却茫然无知,这是天闲最感到无奈的一件事。

    如果人类能团结一致,那该多好啊……

    天闲匆匆交代了乌雅一件事,乌雅兴奋的小脸发红,一再确定了天闲的话之后,也不多说,当晚就离开了火叶城。

    本来天闲想让人送乌雅离开,现在小灰不在,出远门变成了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毕竟现在精灵们的精灵花园还没有在世界各地建设好,但是乌雅拒绝了。

    “这一次,我要用自己的力量做一些事情,不是这样的话,对我就毫无意义,请等待我的好消息吧,我很快就会写信回来的。”

    天闲只好目送乌雅离去,同时心里苦笑,这一次是返回北部高地,高地和沙漠之间消息还是比较闭塞的,如果不是使用灵鸢的话,一封信可不知道要走多久才能来到火叶城。

    不过这些事倒也不算是什么问题,只要乌雅能够慢慢将这件事做好,那么很快就会再次见面了。

    抬头看看天色,现在时间还不是很晚,距离天亮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天闲挣扎了很久,在回去搂着自己的小美人睡上一觉还是现在去做些可能没有结果的事情上犹豫着,最后还是叹了一声,向着白的小院走去。

    一般在这个时候,白这里都是不会寂寞的,因为他自己就睡的很晚,每天都是喝酒到很晚,然后一觉睡到太阳高高,不过今天却似乎是例外,天闲来到这里的时候,小院里竟然是静悄悄的。

    推门进去一看,天闲居然见到白自己醉倒在椅子上,周围扔的全是空酒瓶,灵官他们几个也全都不见踪影。

    这还是天闲第一次见到白喝醉了,从前天闲一直以为白是喝不醉的,这个家伙的肚子简直就是一个水缸,喝酒和喝水没有什么两样。

    天闲过来瞧了瞧,看起来这里的酒瓶也不是白一个人留下的,灵官他们三个应该才离开不久,这三个人也是无良,就这么把白丢在这里醉着。

    白现在已经毫无仙气可言,半个身体歪出椅子,脑袋都要耷拉到地上,满身的酒气,手里还拿着半瓶没有喝完的酒,不得不说,就算是再怎么飘逸出尘的人,喝醉的瘫倒在那里也是一样的德行。

    天闲摸摸头,没想到白居然喝醉了,那今天倒是白来了,果然还是回去搂着自己的小美人觉觉的好。

    如今解决了巴巴洛特的难题,又可以搂着雪和凌安安心心的睡觉了,雪先不说,现在调戏一下凌可是乐趣无穷。

    看着白一时半刻也醒不过来,事情也不着急,天闲索性转身蹑手蹑脚的离开,但就在这个时候,猛然听到背后一声怒喝,“好胆!看剑!!”

    这一声喝吓的天闲脖子一缩,只感觉一道寒气从头顶疾驰而过,几缕头发簌簌而落。

    天闲这一次可是骇的遍体生寒,当下不做他想,什么高深奥妙的招数统统丢到一边,一个懒驴打滚向旁边滚去。

    三道豪光眨眼轰在天闲脚下,刚刚再慢半分,天闲这双脚就要被生生切下来。

    一个翻滚起身,天闲猛的转过来,才要开口说话,匹练般的白光已经劈到眼前。

    天闲的心顿时提起,毫不犹豫一扭身,向一旁踏出一步,柳步瞬间发动,整个夜空的能量洪流清晰呈现在眼前。

    正要再次踏步避开攻击,天闲只感到心口一凉,整个人顿时僵硬。

    “噗”

    柳步并没有什么作用,天闲还没踏出第二步,那匹练般的白光回旋游动,精准无比的折返一剑,就如同双发说好的一样,分毫不差的刺穿了天闲心口。

    这是白的长剑。

    浑身一抖,天闲感到力量从心口随着迸射的血液狂泄而出,能量洪流的世界也极速模糊起来。

    这家伙疯了不成!

    现在天闲才看清楚白的模样,他满身酒气,白衫上染着酒水和污泥,披头散发站在那好像一只黑夜中的饿鬼,只是……手中长剑的森然剑气却是丝毫没有因为酒醉而弱上一点半点。

    猛咬舌尖,眼前微微发黑的天闲瞬间清醒过来,知道硬碰硬只能自讨苦吃,直接向后连退两步,虽然受了重伤,但步法丝毫不乱。

    剑锋脱离身体,带出一片鲜血,天闲手绽莲花飞快点了穴道止血,脚下步伐不停,一手捏成剑指,对着白直接就刺!

    白似乎没有料到天闲受了致命伤还能活动,一剑击中之后竟然愣在了那里,一动不动,天闲一道剑指刺来也是毫无反应。

    天闲这一指看似轻轻一带,却是引动了能量洪流,一道锥形漩涡刺向白的胸口,漩涡几乎是眨眼暴涨一倍有余,声势骇人。

    “竟然,还是老样子……”一个细嫩的声音忽然插进了紧张的争斗之中,同时一只白生生的小手从白的身后伸了出来。

    天闲不由瞪大了眼睛,只见那细嫩如青葱的手指轻轻一转,一根手指探出,在能量漩涡上轻轻一点。

    一道逆漩涡瞬间生成,和天闲的能量漩涡对称撞击,完美无比的互相抵消不见……

    希波稚嫩的脸庞从白的身后探了出来,有些古怪的望着天闲,“真没想到,你竟然可以自己使用第六步。”

    天闲呆在那,只有惊讶的份儿。

    希波慢慢走过来,上下打量天闲,“怎么样,还能说话吗?”

    “啊……可以,可以的。”天闲赶紧回答。

    希波的眼神顿时就是一亮,“真是不简单,并没有和我们一样灌注过神力,但是这身体却可以承受这样的致命伤,你刚才是怎么止血的。”

    天闲这才想起自己心口被插了一剑,顿时心中也是怪异无比,如今自己已经到了这样都不会死的地步了吗,那么自己到底还是不是人。

    “我……我有些独特的保命技巧。”

    天闲现在也没办法,更没时间解释自己的情况,虽然是死不了,但这也是致命伤,想要治疗的话十分麻烦。

    现在希波既然在场,那么肯定不会在让白行凶了,顾不得询问理由,天闲立刻在一旁坐下,撕开了自己的衣服处理外伤。

    外伤十分齐整,倒是也没有什么好处理的,止血清洗之后,天闲开始运转逆心诀,飞快修复自己的伤口。

    希波一直子啊一旁饶有兴趣的看着,直到天闲又睁开眼的时候,这才笑眯眯的说:“白说的果然不错,你不仅是那个世界的人,而且在那个世界中应该也是十分特别的一个。”

    对于这样的说法,天闲只能保持沉默,除此之外什么也解释不了。

    伤口已经愈合不少,让天闲不知该庆幸还是该难过的是,被刺穿的心脏又开始恢复跳动了,不得不说,从这个层面来讲,自己真的已经不算是人类了吧。

    看了一眼不远处,天闲惊讶的发现白居然还站在那里,就是刚才刺穿自己的地方,似乎姿势都没有改变过。

    “我可是救了你一命,好好记住我的恩情吧。”希波的小脸儿凑过来,好笑的望着天闲。

    “救了我一命?”

    “当然……”希波皱皱鼻子,捡起一块石子向白丢了过去。

    之间一道白光微微闪过,那颗石子还没碰到白就化为了粉末,轻飘飘的被吹散了……

    “虽然他睡着了,但是对于自己的防御还是不会懈怠的,如果有人敢攻击他,那么立刻就会被砍成碎片,刚才……嗯,砍了一百多剑吧,唉……他整天喝酒睡觉,本事的确退步了。”

    天闲不由张大了嘴巴,“睡觉……睡觉?你是说……”

    “是的,小家伙,你的运气不错,他只是在睡觉而已,所以不会再进攻了,只要你不去招惹他就不会死。”

    天闲瞪圆眼睛,瞪了半天,“可是就在刚才,他明明……”

    “那只是他在做梦。”

    天闲险些晕倒,“做梦?你说是在做梦?他难道梦里会杀人?”

    希波望了望白,眼中流露出一抹深切的悲哀,“是啊,他只是在做梦而已,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在做那个梦,而即使这样……他也还是希望能继续活下去,唉……我们之中,或者真的只有他才是真正的信仰者。”

    天闲感觉头大如斗,根本听不明白希波在说什么。

    “放心吧,他很快就会醒了,一直以来他都很少睡觉,因为一旦睡着就会做那个梦,所以他很少睡,就算睡着,也只是一小会就会醒来。”

    天闲微微一怔,记忆中,白似乎的确很少睡觉,好像……还没有真正的看到过他完全睡熟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天闲大感疑惑。

    希波耸耸肩膀,“那是他自己的故事,如果愿意告诉你的话,他会说的,否则我们也不会对你说的。”

    说着,希波摆摆手,“他醒了,你有事可以问他,我要回去休息了,还有……今天表现的不错,明天继续努力。”

    天闲愣愣的看着希波离开,回头一瞧,不由背脊窜上来一道寒气。

    白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就站在天闲面前,正低头研究天闲胸口的伤痕。

    一对上天闲的目光,白嘿嘿笑了一声,那笑容里可是一丝歉意都没有,“小子,你来的不是时候,嗯……反正你也死不了,没事。”

    轻飘飘说了一句,白转身回去,在椅子上一趟,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这么晚了还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要是没有的话我可要去睡觉了,今天的酒不错,喝的很像睡觉。”

    说完,白还伸了个懒腰。

    天闲额上一阵冒汗,想到刚才希波说的话,心想你还是不要再睡了,否则的话我的小命可就不保了,下一次要是砍脑袋的话,那可就没救了。

    “前辈,有一件重要的事,我想要和您商量。”

    “哦?什么重要的事要现在才商量?”白不以为意,掏了掏耳朵,一脸不以为然。

    “是关于……那个高峰的!”

    白的眉毛微微一跳,这才拿出了几分认真的表情来,“哦?这件事……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天闲酝酿一下,同时也观察了一下白的状态,确定他不会忽然睡过去才说道:“前辈,您既然预测了会有一个能量的高峰出现,那么那个高峰又在什么地方,恐怕您也是早就有所调查了吧。”

    白听了哈哈一笑,“当然,这种事自然要调查清楚,否则的话只知道一个高峰有什么用,只是现在一切都是推测,完全说不准,只有等待能量洪流真正的开始快速流动,那个时候才能真正的确认到底在什么地方。”

    “我有一个预计的地方,所以想和前辈商量一下,不知道是否正确。”

    “哦?在哪里?”白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

    天闲把桌子上的酒瓶推开,沾了些酒水在桌上画了人类大陆的简单地图,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其中的一个位置。

    白微微摇头,露出好笑的模样,“小子,这样的巨大能量流动受到无数条件影响,可不是随便就能估算出来的,现在来看地形的影响是最主要的,其实这就和水流是一个道理,所以你说的地方,或许并不正确。”

    “那前辈以为……”

    “这里!”白也点了一个地方。

    “理由呢?”

    “猜测,根绝人类大陆的地形推演。”

    天闲沉默了一阵,看了看那个和自己标出位置差不多远的位置,但这两个位置的地形却天差地别。

    “前辈,我的并不是推演和猜测,而是有证据的!”

    白的面色微微一变,“证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