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千年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赌博的精髓,在于出千。

    天闲曾经治疗过很多赌徒,有一些是纯粹的赌博成瘾者,有一些则是真正的赌徒,那些以此度日的赌徒们总会自然而然的说,把千万身家完全赌在一小场牌局上,短短的十几秒钟上,几张纸牌,几颗骰子甚至就能决定人的一生,这太不合理了,这完全就是作弊的温床。

    熟练的千术是一个真正赌徒必不可少的谋生手段,而是否会被发现,这本身也是一种赌博。

    当然,天闲深深明白,只要是赌局就没有必赢的局面,也没有看不破的千术,所以从纯粹的赌博成瘾者到那些资深的赌徒,他们都会或多或少承受一些意外的伤害,然后来到这样或者那样奇怪的地方疗伤。

    千术一旦被识破,自然会有很严重后果,所以赌徒们其实也是很谨慎的使用的……

    所以说,天闲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明目张胆作弊的!

    天闲发现自己牌面中有五张点数花色一致的牌,但是所有牌里面,一共才只有四张相同花色和点数的牌而已。

    就好像,斗地主的时候对面王炸,没等继续出牌你甩出了六张老k一样。

    最夸张的是,不仅点数相同,竟然连花色都一样!一模一样的牌竟然有五张摆在手里!

    天闲有点心虚的看了看白,这牌打出去……怎么有一种找死的感觉!

    “这局轮到我出。”

    希波女皇说了一句,然后丢出了六张点数和花色相同的牌,补了一句,“六连!”

    灵官摇头,骑士也摇头,纷纷表示:过。

    天闲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这六张点数花色都相同的牌是怎么回事!?

    惊愕的望着希波女皇,天闲一时间感觉是不是自己没有弄懂这个牌的玩法,怎么灵官和骑士都只是摇摇头,仿佛那不是六张相同的牌,而是一对,普通的完全不值得去介意……

    这可是六张相同的牌!六张!

    瞄了一眼旁边的牌盒,天闲确定这次只用了一副牌,奶奶的一副牌里面怎么可能有六张相同的牌?

    “有什么问题吗?”希波女皇见天闲望着自己,微微不满,皱眉说道,“过还是不过,赶快说话。”

    说着,她拿起了七张牌来,似乎又要一下子甩出来。

    天闲一阵无力,这个牌局里克没有顺子那种东西……以此甩出七张牌的情况似乎……似乎是没有的,这七张牌打出来,也不知道又是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玩意儿!

    “七连!”

    不等天闲反应,不耐烦的希波女皇已经丢出来自己的牌,七张一模一样的牌拍在石桌上……

    天闲顿时一声**,感觉脑子陷入了混乱。

    灵官摇头,骑士也是摇头,天闲不得不看了看白,心想你们这个牌局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种情况我要怎么应对。

    白正拿着一瓶酒喝的开心,随口说道:“小子,不用管那么多,直接上就是了,赌局上课没有高低贵贱,赢了才是胜利者。”

    说着随手抽出了天闲的七张牌直接丢了出去。

    天闲一愣,那似乎……是七张杂牌。

    “七连!”白毫不客气的说道。

    七张明晃晃的、杂七杂八的牌落到了桌面上。

    顿时,周围安静下来,白咕噜噜的喝着酒,而天闲差点晕倒,这已经不是出千,这完全是在耍无赖了!!

    灵官和骑士依旧摇头,希波女皇望着那七张牌,却是深深的皱眉,“白,一定要这样吗?”

    “当然,我可不想输。”白嘿嘿而笑。

    希波女皇点点头,“过!”

    天闲完全愣了,或者说傻在那……

    这算是哪门子赌局,明目张胆的出千不说,耍无赖这种事居然也是作数的?那接下来我直接丢出所有的牌也是被允许的?

    “小子,你还不大清楚我们的牌局吧?在出牌之前,你可要想清楚,你出的每一张牌,都将决定命运!”

    天闲心头一震,决定命运?

    谁的命运?为什么出牌会决定命运?

    “前辈,这是……”天闲疑惑的看着白。

    白把一瓶酒喝光,畅快的吐了口气,“看到我们身边的酒了吗?这些就是赌注,每一瓶代表十年,谁赢的最多,就可以活的更久。”

    天闲感到一股凉气从脚底窜上脑门!一瓶酒代表十年!?

    眼看着白把喝空的酒瓶丢在一边,天闲愕然问道:“一瓶酒怎么会是十年?这是什么意思?”

    希波淡淡的解释道:“小子,这个世界发生巨变的时间就要到了,我们这些活了很久的家伙也不得不做出选择,你要首先明白,我们虽然拥有悠久的生命,但……我们不是永生的。”

    “不是……永生?”天闲细细的咀嚼这个意思,然后眸子不有猛的缩了一下,“你们……会死?”

    骑士忽然大声笑了起来,天闲头一次听他笑的这么大声,这么畅快,“是的小子,我们也会死!就算是我这个死人,也会在岁月来临的时候死去,毕竟我们当初支付代价,获得的并不是真正的生命,而是存在下去的力量,而这种力量终将耗尽,我们也就会死去。”

    灵官也微微点头,“是的小子,你看,类似我这样的情况,你觉得我还活着吗?所以我们其实只是付出了代价,然后以各种不同的方式留在了这个世界上而已。”

    灵官没有躯体,他只有头和手脚,天闲这才恍然,他的确不能算是活着的,哪有活人没有躯体的,他和骑士在本质上是一样的,作为人的生命,其实早就死去了!

    希波女皇的话……

    天闲看了看她那小女孩的模样,心中猜测如果不错的话,她现在的模样或许就和他付出的代价有关系。

    而白……

    天闲微微愕然,因为白……显得太正常了!

    他从头到尾都是一个正常人,没有任何非人的奇怪地方,完全就是一个实力绝强,好吃懒做的酒鬼……在他身上看不出任何代价的痕迹。

    难道他没有支付代价?

    不,不可能!天闲否定这个想法,赌局是公平的,白在这个赌局中,那么他必然也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必然也将迎来长久存在的终结,所以才会有这四个人的赌局。

    天闲默默地数了一下酒瓶,整整好好一百个!

    每一个酒瓶代表十年,那么就是一千年的时光,这四个家伙在用一千年的时光做赌注吗?

    天闲不是很明白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白身边那四个空酒瓶却格外刺眼,算上他刚刚喝掉的那瓶,这家伙居然已经喝掉了四瓶酒!作为赌注的酒……这样不会有什么问题吗?

    希波女皇淡淡说道:“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毕竟两千多年的时间对于人类来说真的太久太久了,对于当初的我们来说,那是近乎于无尽的时间,而现在……我们不得不重新分配,因为只要有少数人活下去,就足够了。”

    “是不是,白?”希波女皇望了白一眼,那眼神中满是深意。

    白又打开了一瓶酒,“是的,女皇大人,我们只需要少数人活下去就可以了,这千年的桎梏,已经不再需要存在了,我们也终于可以解放了。”

    希波微微一叹,“还要再喝吗?你已经要醉了。”

    白哈哈一笑,“女皇大人放心,我的酒量在这千年的时间里增长了很多,没有问题的,倒是您,不喝一杯吗?这火叶城的美酒别处可是喝不到的。”

    笑着,白忽然意识到什么,“还是算了,您现在这个样子,喝一杯就会醉的,他们两个……完全是浪费珍品,看来只有我一个人喝了。”

    出奇的,希波没有发怒,天闲本以为她要恢复成年姿态大打出手,但她竟然只是望着白,一言不发。

    那眼神里,竟然有几分悲哀……

    “好吧,这酒你来喝好了……”希波女皇说着,直接丢掉了手里的牌,“这一次看来也是我们输了。”

    白咧嘴一笑,“真是抱歉了,你们的赌注似乎都输光了。”

    希波他们手边所剩无几的酒也都成了战利品,这一次牌局白大获全胜,将其余三人搜刮一空,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希波女皇的神色微微显得有些疲惫,“我要回去休息一下,很久没有睡个安稳觉了。”

    灵官直接站了起来,“女皇大人,睡前的时间,就让我来说明一下现在大陆的局势吧。”

    希波女皇点点头,转身离去,灵官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我也去尽一下作为守护骑士的本份吧。”骑士也站了起来,脸上带着笑容,“没想到还会有为女皇大人站岗的这一天,时光真是奇妙,是不是,白?”

    白晃荡着酒瓶,“是啊,快去吧……我也有些事要和这个小子说明一下,嗯……带这瓶酒过去吧,能够让她好好睡一觉,这些年睡在石头上,恐怕软床反而睡不着。”

    骑士笑笑,带着一瓶酒离开了。

    然后,白才笑嘻嘻的看了看正在发愣的天闲,“小子,你还算不错,最后一次可是赢了一把大的。”

    “前辈,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酒和你们所说的时间又是怎么回事?”

    天闲很清楚自己什么都没做,白丢了一把烂牌,然后希波女皇他们三个就认输了,显然这是白和他们三个的一次博弈,最后的胜利者是白,但其中到底怎么回事,天闲完全没有看懂。

    “一瓶酒是十年的光阴,小子,是十年!”

    白晃晃手里的酒瓶,“我们每人二十五瓶,就是每人拿出二百五十年的时间作为赌注,最终的赢家将得到所有的时间,然后活下去。”

    天闲嘴角微微抖了下,心中冒出一个不寒而栗的念头。

    白用充满戏虐的眼神望着天闲,“哈,小子!你想到了!不错,这次的胜利者将得到失败者的时间,用一个活人的说法就是……得到了他们的一部分生命,我这一次得到了他们各自二百五十年的生命,也就是说,我要多活七百五十年,而他们每人会损失二百五十年的生命,明白了吗?”

    天闲终于为之动容,这……竟然是在赌命!

    可是!天闲惊诧不已,赌命的话怎么会……

    “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会明目张胆出老千,甚至还有耍无赖的情况……”

    天闲用沉默表示了肯定的答复。

    “那是因为……”白忽然诡异的一笑,“我们都并不想继续活下去了。”

    “什么!?”天闲惊的瞪大眼睛,“不想活下去?”

    白哈哈而笑,“小子!看你这惊讶的样子!让我想到我还年轻的时候,还没有这样悠久生命的时候,那时……对待生命真的是无比的珍惜啊,毕竟只有百年的光阴可活,啊……所以你不会理解长生不死的痛苦和折磨,小子,很多时候,活下去才是一种诅咒,这一点……你或许永远都体会不到了。”

    天闲呆呆望着白,的确有些体会不了白所说的话中到底蕴含着怎么样的一种情绪。

    白抿了口酒,“总的来说,我们当初立下的誓言,我们所坚守的信仰也禁受不住时光的考验,本身已经分崩离析,而我们自己也要迎来终结,好在我们看到了希望,我们准备留下少数人看守这个希望,而其他人……安息。”

    “啊……安息!”白闭上双眼,“小子,你永远无法体会,这个字眼儿有多么大的诱惑力……”

    天闲确实无法体会,而且现在更加糊涂了,“如果是这样,那前辈岂不是……输了?”

    既然不想活下去,那么赢来这么多的时间做什么!?

    “是的!”白慢慢睁开眼,微闭双眸,“所以……无论是出千,还是耍赖……都不会被在意,毕竟我们都太累了,真的想要休息……当然,我们必须先要保护我们的希望,所以我额外的加了些条件。”

    “额外的?”

    晃晃酒瓶,白咧嘴一笑,“喝掉的酒就是损失的时间,需要十倍的补偿回来。”

    “十倍?”天闲心中微微一凛。

    “是的!十倍!”

    白懒洋洋的躺下来,忽然间哈哈大笑,笑声传上半空,四方震动,“我赢了七百五十年的时光,开了五瓶酒,每一瓶酒是十年,十倍就是百年,要赔上五百年的时间,一共……啊,反正就是一千多年而已,和人类之初到现在,差距也不是很大。”

    天年已经惊愕的说不出话来。

    “啊……小子,你说再过一千五百年,人类大陆到底会是什么样子呢?哈哈哈……或许我们所有人之中,只有我能看到那一天了,一千五百年……哈哈哈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