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天牌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教皇最后是怎么样的表情离开那个餐厅的,天闲是不知道的,只是天闲知道自己离开的时候,教皇依旧是满脸的震惊。

    天闲虽然不大清楚教皇为什么总是频繁的提及那个魔偶,但是显然,对于那个魔偶现在已经残废的消息,教皇是感到了无以伦比的震惊。

    在这之后,天闲就很识趣的闭上了嘴巴,因为天闲发现这其中有很多事情是自己所不知道的,而这些自己并不清楚的事情似乎正在段时间内酝酿着什么激烈的风暴。

    天闲确定教皇不会无的放矢,他既然一再提及那个魔偶,那么那个魔偶一定有什么秘密才对。

    仔细回想一下,希波女皇在返回的时候可是孑然一身,她回来的时候什么都没带,只是把她身边的那只老鼠带了回来,再就连一根毛都没有多带回来。

    至于那个魔偶,那当然也是丢在了那里,天闲可是丝毫也没有看出希波女皇有心疼的意思,显然就算是把那个老旧的魔偶直接丢下,希波女皇的内心也没有丝毫的波动。

    至于为什么教皇那么重视那个魔偶,这个问题……回去问希波女皇就好了。

    这也是天闲迅速离开的原因,现在火叶城可是成了老妖怪们的大本营,现在白和灵官在火叶城,骑士也在,又加上希波女皇,现在这些活在人类历史最初阶段的老妖怪们倒是真的凑成了一副麻将,再也不会觉的寂寞了……

    关于激进派和温和派当年的战争,关于白和希波女皇之间的恩怨,关于黑色大海之中的种种秘密,还有教皇如今的重重做法,天闲心中有太多的不解,而这些不解,在火叶城几乎可以得到全部的答案。

    在意识到都说什么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之后,天闲闭上了嘴巴,然后找了个街口,迅速离开了这次单独邀请的晚宴。

    露娜等几位精灵美人儿正被安排在另外的宫殿里好吃好喝着,天闲也是迅速找到了人,也不管露娜正吃和开心,拖着人就走。

    天闲现在只想快点回到火叶城,把所有的问题全部都搞清楚。

    距离和教皇约定的时间还有不少的剩余,天闲索性也不再搬那些可有可无的宝物了,虽然这次没有得到足够的时间去挑选足够的宝物,但是对于天闲来说,这次的收获已经相当的多了,现在不是再去计较那些东西的时候了。

    带着露娜等人,天闲直接返回了圣灵殿大营,然后火速返回火叶城,明天白日的时候就到了一年之期的期限,现在天闲可也顾不得让教皇有些起疑心的动作了。

    返回火叶城,天闲第一件事就是直奔城市边缘处的小院,现在,那里应该已经住着四个老怪物了。

    天闲还没到,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现在已经夜晚了,不过火叶城的夜晚自然有另外一番光亮,现在各种灯光将火叶城照耀的通亮,只是一些光芒的余晖就让这个城市的边缘地带不那么黑暗,何况……现在前面那耀眼的建筑,本身正在释放出璀璨的光芒。

    一座高高的宫殿就在天闲眼前拔地而起!

    这宫殿明显的超出了周围各类建筑太多太多,无论是造型还是高度都迥异无比,在火叶城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虽然是这个最不起眼的城市边缘,但其实土地也是比较紧俏的,建筑的风格也都是相当的紧凑。

    但是这座忽然间冒出来的宫殿却截然不同,非常大气的风格,非常奢华的造型,非常非常浪费空间的建筑设置,一切看起来就好像……

    天闲感到一阵无力,这宫殿一眼看过去就好像圣灵殿总部的那些巨大宫殿一样……

    仔细的瞧了瞧,天闲不由苦笑,这宫殿在一天之间就拔地而起,根本不可能是认为建造的,看那外表金光闪闪的模样,似乎是和灵官的暗金宫殿一种材料。

    不用问,这东西恐怕是和灵官大有关系的。

    隔着几条街就看到了这宫殿,天闲也见到有人不断的向那边指指点点,神色都是有些古怪。

    一面匆匆走过,天闲一面感叹,这次算是完全打破了之前宁静的氛围了,在这之前,这个地方虽然几乎化为了禁区,但这都是一种自发的行为,因为白和灵官在这边居住,大家也就自然而然的敬而远之了。

    这次可好,希波女皇才一过来,高高的宫殿就建造了起来,要知道之前白可都是住着普通的小院,他似乎很是享受这样的生活,从来也没有对这些吃住的条件有过任何的要求,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有好酒。

    转过两条街,天闲看到了宫殿的全部面貌,果然,这宫殿大气磅礴,简直就是圣灵殿那边宫殿的一种翻版,非要说不同的话,那也就是这座宫殿看起来风格更加严谨更加古老一些,这或许是和希波女皇的个人喜好有关了。

    再靠近一些的时候,天闲忽然一愣。

    这宫殿矗立在那自然是显眼无比,这四层的高大宫殿远远的就可以看到,但现在的问题是……

    天闲仔细的确定了好几次,并且用能量触手在周围好好的搜索了一番,然后才终于不得不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灵官的暗金宫殿不见了!

    灵官那座由人抬来的暗金宫殿竟然不见了!

    天闲呆呆的看着眼前这座新的宫殿,它就坐落在原来灵官的宫殿那个位置,完全取代了那座暗金宫殿。

    吞吞口水,天闲忽然明白过来,原来这宫殿不仅仅是和灵官有关,这完全就是用灵官的暗金宫殿改造的!

    怪不得可以一天就完成,这恐怕是有什么现成的方法可用,灵官的那座暗金宫殿,难不成还会变形吗?

    心中震惊着,天闲也意识到了一个事实,这宫殿显然不是给灵官自己来居住的,这是为了希波女皇能在这里居住而改变的,也就是说,灵官为了希波女皇能有一个住处,把自己的房子拆掉然后重新搭建了一座宫殿。

    嗯……这个事情,灵官果然是……

    天闲还是迅速的收起了自己乱七八糟的念头,因为刚才能量触角扫描的时候,已经发现了现在的麻将四人组并不是在宫殿之中,而是聚集在白的小院里,他们围坐在石桌前……

    正在打牌。

    这让天闲真的有些苦笑不得,这些家伙……这些家伙真的有要打麻将的意思,估计自己要是做出一副麻将来,这四个家伙一定很乐于每天搓上几轮。

    匆匆的来到白的小院,天闲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白兴奋的叫声,“哈哈,这次又是我迎了!来来来,拿来拿来,愿赌服输!”

    天闲一听这话就感觉浑身有点……怎么说呢,有点不自在。

    这种夜晚的时候,朋友们凑在一起吹吹牛,打打牌,赢取一些小彩头,这简直是人生一大乐事,但是……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这四个家伙可不是什么普通人,不是那种普通的日子里辛勤工作,劳累了一天之后放松下来的普通人,这是四个活了至少两千年的老怪物!

    而且就在明天,明天就可能是一个许多命运交汇,许多事件的转折点,而这所有的命运,所有的事件和这四个家伙都有着密切的联系。

    而现在,这四个家伙不仅丝毫不着急,甚至连一点紧张的态度都没有,居然凑在一起,在打牌!!

    推门而入,天闲就看到白正笑嘻嘻的从骑士的手中拿走一瓶酒,而除了白之外,其余三人的脸色都有些发黑。

    白的面前已经有一大堆酒瓶了,反观其他三人这边,酒瓶却是少的可怜,显然这牌局是白一家独大,而其余三人则是输的很惨。

    让天闲再次感到无语的是,那些酒瓶……似乎都是自己珍藏在地窖里的好酒,有些可是特别做了标记藏起来,专门防止白这个酒鬼去偷窃的。

    现在看来这些措施完全没有意义,从牌桌边缘的酒瓶数量来看,私藏的美酒恐怕是已经全部沦陷了。

    “白,你是不是又作弊了,否则的话……”希波女皇看着笑嘻嘻的白,忍不住的说了一句,满眼全是怀疑。

    白打开一瓶酒,惬意的喝了一口,吐着酒气说道:“我的女皇大人,这可是要讲究证据的,我可以对神灵发誓,我……”

    “那还是算了。”骑士冷冷的打断白的话,“我们对神灵的誓言,都是虚伪的谎话而已。”

    白眨巴眨巴眼睛,嘿嘿一笑,“好吧,那么我就只好说我是清白的,根本没有作弊好了,你们要是不信的话……那咱们再来两局好了。”

    “嗯……也好。”灵官的口气听起来十分开心,竟然隐隐带着几分愉悦,天闲简直觉得自己听错了,这么久的时间以来,天闲从来没有在灵官的声音中听到这么一种愉悦的情感。

    灵官给天闲的印象就是极度的刻板和认真,非常非常的死教条,很多事情上,灵官死板的就像是他手里的教典,从来不会有任何的变通。

    这就和他的表情一样,很少会有什么让人意外的感情流露出来,但是这一次,灵官居然在笑,说话的口气也十分的轻快。

    天闲怀疑的看了看灵官和希波女皇,难道说之前的说法是真的?

    “当然好,而且这次我可以让你们看一看我到底是多么坦荡,多么诚实可信的一个人,你们都应该为怀疑我而感到羞愧,啊……我现在要请出我的代替者,小子快过来,我们要开始了。”

    天闲一愣,但还是赶紧加快脚步走了过来。

    白已经起身,对天闲招招手,“来来,我的好女婿,你诚实的岳丈大人正在受到别人的怀疑,现在你坐下来帮我打牌,我敢打赌我们还是会赢的,相信我吧,现在这个世界都已经在向我们倾斜了,现在我们是不可战胜的。”

    天闲心想这些都是什么鬼话!

    但是天闲也没有说话的余地,白直接抓着天闲按在了自己的作为,就那么往天闲的身边一站,“好了,几位,这下你们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吧,我还是赢的话,你们可就要认赌服输了。”

    希波女皇面色不善的看了看天闲,“这个小鬼……怎么可能赢我们。”

    骑士也是板着面孔,“白,你未免太过自负了,这个世界可不会真的向任何倾斜,你恐怕要失望了。”

    灵官则是很高兴似的看了看天闲,“没关系没关系,输赢都好,输赢都好。”

    天闲看了看面前的三人,感到一阵没来由的紧张,除了灵官似乎已经有些完全不在频道上,在那里自说自话之外,骑士和希波女皇身上……怎么笼罩着一层若有若无的煞气,这简直不像是在打牌娱乐,倒有些像是要直接厮杀的模样。

    “开始吧!”

    白大声提醒,这次是灵官简单的洗牌,然后各自分了一份,天闲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在这个气氛下,似乎自己也没什么拒绝的余地,只好硬着头皮拿了一份牌,慢慢的打开。

    这个世界的纸牌,和扑克很有些类似,或许人们就是喜欢类似的活动,天闲虽然不怎么玩这些东西,但是规则都是熟悉的,完全知道怎么打。

    而这一手牌慢慢打开,天闲顿时暗暗叫苦,这就是所谓的标准的烂牌了吧,这种牌面对三个对手的时候,能赢就奇怪了。

    “好了,小子!不要担心!现在整个世界都站在我们这一边!”白的口气依旧十分轻快,并且俯下身来帮天闲整理了一下牌面,“我们不需要担心什么,也不用按照常理,只要按照自己的喜好出牌就好了,甚至……根本不用去管我们的牌到底是什么,哈哈出错了的话,他们自然会提醒我们的。”

    天闲的心脏顿时就猛的跳了两拍。

    刚才信誓旦旦说自己不会作弊,而且还要发誓的白,他的手伸过来在牌上抚摸了几下之后,整个牌面已经完全改变了。

    天闲一阵冒汗,这……这就是天牌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