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小补偿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教皇被所有的神官保护着撤离那个小广场,而在转过一座建筑,视野被遮挡后,教皇用力的推开了他们。

    “教皇大人,我们还是尽快远离这里,那个东西似乎……”其中一个神官脸色发白的说。

    教皇脸色阴沉,看也不看他,直接对身边的礼司大人说道:“都准备好了吗?”

    礼司脸色也是有些难看,额头上全是冷汗,赶紧弯腰回答:“是的教皇大人,都准备好了,所有人都就位了。”

    “那么开始吧,任何东西都不要漏下,这是唯一的机会,明白吗?”

    “明白!明白!”

    教皇又转过身,“那些人……有什么动静吗?”

    教司大人还在喘着气,今天的情况虽然都在计划内,但还是让他有点吃不消,“没……还没有,教皇大人。”

    吞了吞口水,教司大人想起了什么,继续说道:“但是昨天,我们的守卫说其中一个红色胡子和头发的似乎发怒了,而且弄坏了好多建筑。”

    “具体情况呢?”教皇顿时一皱眉。

    “具体情况……并不清楚,他们都在原地,并没有出来活动,我们的守卫也不敢过去。”

    教皇听到他们没有移动,这才露出几分笑容,“红色头发和胡子,哼!是杜克,那个脾气暴躁的混蛋,一定又在吵闹什么,不用理会,塞洛斯会收拾他的。”

    “是,那……”教司大人小心的望着教皇。

    “那边的事情不用管了,我会告诫他们别再损坏我们的财物,先好好处理这边的事,记住……一定要对他们保密!”

    “是!”

    小广场中,金色的火焰肆意蔓延,但火焰烧灼石板,石板地面却丝毫不见破损,连轻微焦黑都没有。

    天闲全身环绕着灼红的古神铭文,铭文边缘却渗透出纯金色的光辉,施施然立在那里,略带嘲弄的望着雕像。

    雕像正慢慢的从地上爬起,微微有些踉跄。

    它身上燃烧着熊熊的金色火焰,看起来好像一颗巨大的火焰陨石。

    雕像的右手已经被摧毁,破碎处金色的火焰还在灼烧,一块块碎裂的岩石还在不断的从手腕处跌落。

    这是天闲刚才的一拳之威!

    “人类……”

    雕像愤怒的吼叫,“你不是普通的人类!这种力量……绝对不是普通的人类所具有的。”

    “当然!”

    天闲目露寒光,“无论从什么意义上说,我都不会是普通的人类,你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吗?果然,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没脑子的石头而已。”

    雕像顿时恼怒无比,抬起断手狠狠插进地面,石板地面水波般晃动起来,大块大块的石板豆腐般破碎,然后汇集到雕像手腕处,重新凝聚出一个硕大的拳头。

    天闲眼角微微抖了下,这个东西果然是更加高等的造物生命,吸附周围环境的材料补充自己,这种事情咕噜和三角可完全做不到。

    手腕才一接好,雕像就咆哮着冲了上来,修复的拳头比从前更大,更沉重!

    天闲眼皮抬了抬,心中冷笑,怎是不长记性!

    手心再次凝聚出一朵金色的火焰,天闲猛吸一口气,双脚一跺,炮弹般射向了雕像。

    雕像的双眼忽然间释放出一片蓝色的波光,笼罩了方圆五十米的范围。

    天闲猝不及防,感觉双眼一痛,脑子也瞬间僵硬了一下,身体在一瞬间失去了知觉。

    “人类!去死吧!!”

    沉重的岩石巨拳狠狠砸在了毫无防备的天闲身上,天闲炮弹一样射出去,然后以两倍的速度倒飞回来,一头撞在石板地面上。

    “轰!!”

    石板地面被砸出一个大坑,沉重的力道顶着天闲滑出数十米,坚硬的地面被撞出一条深深的壕沟。

    雕像沉重的身躯落在地上,踩的石板崩裂,而天闲已经在远处被埋在了碎石瓦砾之中。

    “哈哈哈哈!”雕像发出一串大笑声,“渺小的人类,你……”

    “哗啦……”

    壕沟尽头的瓦砾堆里冒出一个人影,雕像正好好大笑,看到天闲站起来,笑声顿时被憋了回去。

    “你……怎么可能?”雕像抬起拳头看了看,发现上面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鲜血,刚才那一拳就是实心的岩石也打成了碎末,竟然连对方的皮都没伤到。

    天闲走出瓦砾堆,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骨头还是有些痛的……这雕像的拳头的确沉重无比。

    当然,还远没有达到天闲预想的那种程度。

    歪歪头,天闲忽然笑了,瞧着雕像淡淡说道:“原本,我以为你是希波女皇所说的那种魔偶,可看来并不是,终究只是一块烂石头。”

    “什么!!?”在广场外,通过一面奇异的巨大方形镜子观察场中情况的教皇惊叫失声,“他刚才说什么?”

    “教皇大人!他说……他说希波女皇,还有……魔偶!”礼司大人的脸色难看的好想茄子皮一样,飞快的回答教皇的问题。

    “希波……希波女皇!”教皇身体晃了一下,“这小子……这小子怎么知道希波女皇,不!不对!他见过她,他见过!”

    “教皇大人,那我们……”礼司大人看起来十足的惊慌。

    “去!快去!”教皇放声大吼,“把那个鬼东西停掉!然后叫那个小鬼过来!我有话要问他!”

    “是!是!”

    雕像自然就没有教皇那么多反应了,它只知道这个人类十分的可恶!要杀掉!

    咆哮着,雕像再一次冲了上来,这一次它张开双臂,庞大的身躯让它好像一堵墙,封死了天闲所有的角度。

    天闲淡淡笑着,没有去看雕像,而是把目光投向了另外一个方向,若有所思的说道:“看来,果然如此,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广场中弥散着金色的火焰,其实……是天闲充斥着火焰之力的能量触手。

    对于这雕像本身,天闲没有丝毫的兴趣,天闲想要知道的是这雕像背后的主神,或者说到底是谁在控制着这个东西活动。

    虽然探查不到雕像自身的能量波动,但只要它动起来,只要它消耗力量,那么就会有力量的补充,会有流动,这个世界就是能量流动的世界……

    现在,充斥整个广场的火焰能量触角可以让天闲清楚的“看到”某些想要看到的东西。

    那是一些被选定的能量波动,这是从“柳步”中得到的启发,柳步可以进入感应世界整体能量的状态,但那些能量无论从强度还是数量上都太庞大了,想要观察其中几种会受到很多干扰。

    遵循柳步中能量世界的波动,天闲对能量触角进行了一点点调整,现在可以追踪特定的能量波动,而随着金色火焰的强化,这种追踪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

    天闲甚至可以“亲眼看到”那些能量波动在空气中形成的轨迹,能量就像有形的东西在空气中扩散,像烟雾一样。

    这雕像的头上,有一顶华丽的头冠,头冠上镶嵌着巨大的宝石,宝石隐隐发光,这在雕像上并不罕见,但天闲却可以看到,一缕奇异的能量波连接着这颗宝石,从天空上方飘散下来。

    就好像是从空气中汲取了能量,汇集到宝石中……

    天闲注意到,能量波虽然是从天空落下,但……稍稍有一些角度,偏向东南方。

    那边,有着圣灵殿极为著名的建筑——月牙塔。

    传说,诸神大战后,面对被摧毁的世界,诸神在荒芜的大地上悔恨痛哭,然后在离去之前留下了这座月牙塔。

    但凡能进入这座塔的人,都将得到真正的神力,并继承诸神挽救人类的思想,指引人类在破败的世界上生存下去。

    两千年中,无数人慕名而来,但能进入月牙塔的,只有在人类最初的那几年出现过,而他们毫无例外都成了圣灵殿的支柱,为当初人类的生存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等到人类开始繁荣起来,这座塔就再也无人能开启了,圣灵殿的解释是,人类的危机解除了,神灵也就认为人类不需要那种力量了。

    天闲从未信过这个传说,因为那显然是胡乱吹嘘的,是圣灵殿之初,为了稳固地位的一种手段而已。

    但是现在看来,这个月牙塔,还是有些门道的。

    除了来自天闲的能量之外,天闲还察觉到了一丝诡秘的能量波动,它来自于广场外不远的地方,能量触手可以清楚的探查到那边的情况,天闲甚至清楚的看到了教皇惊呼时的模样。

    这个能量波动,来自那面古怪的巨大的方形镜子。

    天闲总觉得那东西和寒古塔顶层的窗子有些相似。

    也是因为知道教皇在看,天闲才说出了希波女皇的名字,果然,教皇对希波女皇是知晓的,而且看来……他似乎正想试探整件事,一听到这个名字就立刻下令阻止雕像的活动了。

    但,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望着张开双臂冲上来的雕像,天闲心中好笑,如果是在两天之前,这种东西或许真的是大麻烦,现在荒尘大剑不在手中,对付这样庞大沉重的东西总是吃亏的。

    但是现在就完全不同了。

    雕像已经临近,天闲的手掌上也燃烧起了金色的火焰,火焰凶猛的跳动,如同想要挣扎出笼的猛兽。

    来自于杜克的凶猛兽火!

    沉喝一声,天闲手腕一抖,那火焰被甩成一道火鞭,在半空见风既长,瞬间膨胀成一条火龙,烈焰腾飞,火花四溅!

    这火龙怒啸一声,前端生出一个火焰头颅,咆哮着撞向了扑来的雕像。

    雕像本来要封死天闲躲避的位置,却没想到一道巨大的火龙迎面撞来,单单是那头颅就比自己的身躯还大上几号。

    “轰隆——”

    一声巨响中,火龙击中雕像,自身炸裂开来,化作凶猛的火焰漩涡,瞬间把雕像卷在其中。

    雕像怒吼连连,却完全被火焰笼罩捆缚,根本动弹不得,情急之下双目再次放出蓝色的幽光,光波瞬间扩散到周身数十米范围,将火焰漩涡笼罩……

    但,这一次毫无效果。

    火焰漩涡反而变本加厉的快速旋转,火焰刀锋般切割雕像,碎石飞起,瞬间化为灰烬。

    雕像怒吼连连,摆脱不了火焰漩涡,努力抬头看向天闲,却发现天闲已经背过身去,根本不再看这个方向。

    天闲望着这边的夜色,心中好笑,同一个招数,还想让小爷栽两次跟头?

    掌心一朵金色火焰跳动不断,天闲微微吸了口气,就算是石头,差不多也烤熟了,一念致此,天闲微微一转手腕,那火焰顿时长高了三寸。

    雕像身边的火焰漩涡同时发出高亢的吼叫声,然后一声巨响炸开万丈火光,呼啸着化作一道火龙向天空窜去。

    那雕像……就那么被生生的扯上了半空。

    黄昏的圣灵殿总部还没有到全部点灯的时间,四下一片昏暗,却见一道火光冲天升起,伴随着惊人的高亢吼叫之声。

    人们惊愕的抬头起,却见到那火光升到高出,猛的一卷化作一个火球,然后……

    “轰——————————”

    火球在天空炸开,一瞬间火光万丈,方圆数十里被照的一片通亮!

    人们惊呼着闭上眼睛,一股灼热从天空已然压了下来……

    火光强烈无比,但转瞬即逝,几个呼吸间火焰就消散一空,震惊中的人们回过神来,才发现周围的一切被烤的滚烫,好像这不是黄昏,而是烈日当空的正午。

    而且,莫名的灰烬从天空飘落,还有一些……石头残渣?

    天闲立在广场之上,嘴角露出微微的笑容,这样又是爆炸又是闪光的,应该没什么人能注意到自己的小动作了吧?

    偷偷瞄了眼手中,天闲很满意的看着那颗偷偷从雕像的头冠上取下来的宝石,现在它依旧闪烁着微光,但已经被一层淡淡的火焰隔绝了能量波动。

    雕像已经被炸成了灰烬渣子,宝石自然也是尸骨无存了,这个道理……教皇一定明白的很。

    开心不已的笑着,天闲不动声色把宝石揣进了怀里,心想既然我接了教皇大人您的不怀好意的牌,拿一点点补偿,显然也是不过分的。

    还有就是,这杜克的火焰……果然是霸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