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不亏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 ,最快更新逆血天痕最新章节!

    杜克限制的力量消失,天闲运转逆心诀,飞快将身体调节到最佳状态。

    虽然天闲知道,面对杜克这样的家伙,自己没有半点机会取胜,但哪怕有万分之一的机会,那也是给有准备的人的。

    好消息是,杜克显然不会轻易杀人的,天闲确定了这一点,他之前虽然那样蛮横而危险,但不过是一种伪装而已。

    天闲知道自己拖住了杜克,但想要全身而退,怕是还要另想办法。

    杜克沉默在那里,好像一尊岩石野兽,天闲能感觉到他那粗壮的身体里正酝酿愤怒的火焰,一种极度危险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天闲这才明白,这个家伙现在才是真正的想要杀人的时候。

    “曾经的朋友不在了,就那么让你愤怒吗?”

    天闲的话轻飘飘的,却好像一点火星点燃了杜克,那粗壮的身体猛然间站起,整个空气似乎都被他的身体扯的狠狠一颤。

    天闲凝视着他,没有躲闪,也没有畏惧,因为天闲明白躲闪和畏惧都毫无用处,在面对这样强大到根本无法对抗的敌人时,躲闪和畏惧救不了你,能救你的,往往是那一丝丝飘渺的机会。

    “骑士先生对此倒是没有太多的想法。”天闲继续说。

    “骑士……”杜克几乎是在低吼,他的身体颤抖,须发散发出火焰一样的光辉,“你是说巴尔克那个杂种?”

    “遵从自己的誓言,奉守自己的信念,即使可能错了,也坚定不移,从不怀疑,从不犹豫……”

    天闲用一种难以言说的目光望着杜克,“很多时候,这要比自以为是的怀疑别人,左右摇摆不定来的可贵。”

    “骑士先生这样说。”最后天闲补充了一句,并且在心中默念:虽然你没说过,但就当是救我吧。

    杜克听完之后,五官瞬间扭曲起来,一声爆吼,对着天闲就是一拳砸来!

    这一拳声势惊人,拳头未到,惊人的气息已经吹的天闲有些站立不稳,天闲还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犹如一堵墙壁般的火热拳头。

    但是天闲没有躲避也没有招架,因为这一拳不会打在自己身上,天闲深信不疑。

    火热的拳头穿过天闲的身侧,几乎贴着天闲的耳朵停在了那里,一股能量风暴在天闲背后疯狂爆发,定向的向前滚去,瞬间将成片的森林全部连根拔起,搅的粉碎。

    凶猛的能量乱流吹的天闲脸颊上的肌肉好像水波一样抖动,但天闲依旧一动没动,冷冷的望着杜克。

    杜克气喘如牛,双眼一片血红,“那个混蛋!他……是这么说的!嗯?”

    “我认为倒是没有什么不对。”

    天闲点点头,“誓言就是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打破的东西,信仰就是无论献出什么都在所不惜的东西,凡事都要怀疑,凡事都要自己思前想后,辨别一个对错然后决定去怎么做,那样还需要你的誓言和信仰做什么?”

    天闲露出了嘲弄的笑容,“你不觉得誓言和信仰,很多时候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吗?为了比自己得失更高的目标,残忍的对待自己,舍弃那些自己的东西,我想这才是誓言,这才是信仰……”

    上下打量杜克,天闲摇了摇头,“杜克阁下,请恕我无礼,我也绝对没有冒犯的意思,但从我听到的和看到的东西来看,您似乎……的确已经不在自己的誓言和信仰之下了。”

    杜克缓缓收回自己的拳头,如一尊凝固的石像,浑身杀气升腾的望着天闲,一言不发。

    天闲并不为之所动,天闲很清楚,自己不会轻易被杀的,或者说是不会被杀的。

    只要这一点是成立的,那么现在自己就掌握着主动权,当然天闲也很清楚,如果对方是有杀心的话,那么因为双方之间实力差距之大,自己恐怕也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了。

    总结就是,怕个鸟!大不了一死!

    “所以……”

    天闲也不管现在杜克是不是气的发疯,甚至是不是要恼羞成怒的杀人了,现在主动权在自己手中,不要被这在实力上碾压自己的人牵着自己的鼻子走,这才是最重要的。

    “尊敬的杜克阁下,或许已经不在当初的誓言和信念之下的杜克阁下,您今天骗走了同伴,然后单独把我抓到这里,装作鲁莽,还想要武力威逼,我实在想不通到底是为什么?”

    昂起头,挺直身体,天闲傲然说道:“和您相比,我的实力和经历不值一提,但我也有的尊严,有我的想法和心念,如果您怀有什么目的,或者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那么最好不要再绕圈子了……”

    天闲心中暗暗送了口气,现在的情况,似乎开始渐渐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了,这个杜克,显然对于曾经的誓言颇有微辞,这是一个极好的突破口。

    想到这个,天闲立刻又想起一件事来,不过这次天闲却是稍微的思考了一下,并且看了看杜克的脸色。

    “骑士先生,似乎提起过你。”

    杜克眼角一阵乱颤,“巴尔克……那个杂种,他提起过我?他说什么?”

    “他说……或许他的剑上,还少一个亡魂!”

    杜克顿时气的须发倒竖!火光四下乱窜,整个人看起来好像燃烧了起来。

    “他……他还说什么?”

    “并没有太多的评价,骑士先生没有说过你的事,只是我们聊起来的时候稍微提及过。”

    杜克的脸色看起来更加难看了,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难看,这一次他沉默了很长的时间,不是为了向天闲施加压力,而是似乎真的在思考着什么。

    天闲也不催促,而是耐心的等待,天闲很清楚,这一次自己真正的拿到了主动权,接下来杜克或许就要摊牌了,这个看似鲁莽,但是粗中有细的家伙到底是什么目的呢?

    “白,灵官还有巴尔克,他们三个都在火叶城?”沉默了很久之后,杜克终于开口了,并且问了一个有点没头没脑的问题。

    这件事圣灵殿的高层全部都知道,而且天闲记得之前听杜克和其他人说话的事后,似乎对这件事也是完全了解的。

    “不错,他们三位都在火叶城,居住的地方也很近,平时还会凑在一起喝茶聊天,如果再多一个人的话,就可以打麻将了。”

    天闲说着的时候,忍不住的想,现在可不是已经四个人了,希波女皇这一回去,肯定也是在火叶城暂时住下了,那么真的就凑够了四个人,这四个家伙完全可以聚集在白的小院里,喝喝茶,聊聊天,打打牌什么的……

    忽然之间,天闲感觉自己的火叶城怎么有点养老院的味道……

    “这三个白痴……”杜克恨恨的骂了一句,然后看了看天闲,表情僵硬起来,“那……关于希波女皇,你到底知道些什么,看到了些什么?”

    天闲暗暗摇头,杜克并没有说明今天的来意。

    但天闲也乐意这么拖延下去,自己在圣灵殿被杜克掳走,想必现在杜克的那些同伴已经四下寻找了吧,杜克匆忙之间找到的藏身地也不可能那么完美,这里被发现只是早晚的事情而已。

    “希波女皇……”天闲歪歪头,毫不客气的露出了一个有恃无恐的笑容,“你想知道些什么呢?然后又要用什么来交换呢?”

    “交换?”杜克瞪圆眼睛。

    “当然,你以为这是可以随便说出来的事情吗?”天闲大为摇头,“杜克阁下,黑色大海之中存在着陆地,这件事是人类的隐秘,除了我知道之外,无人知晓,我听到您和您的同伴很长时间里一直在寻找黑色大海里的陆地,但是一直徒劳无功不是吗?难道您觉得我的消息是可以随便说说的吗?”

    投去一个鄙夷的眼神,天闲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老神在在的说:“教皇这么重视一年之期,甚至不惜让我搬空圣灵殿的宝库,您这样就想知道那些秘密吗?”

    然后,天闲补充了一句,“我想您要清楚一件事,关于黑色大海中陆地的秘密,某种程度上来说比我的生命还要重要,没有合适的理由,我是绝对不会把这种秘密透露出去的,您明白吗?”

    杜克显然是明白的,而且对这种想法深恶痛绝,他的眼神中顿时多了几分愤恨。

    天闲却是暗暗祈祷,今天被保命说了些歪曲事实的话,虽然这在上辈子倒是没什么,但是被老天爷劈了一道天雷之后这些事就变得微妙起来了,但愿老天爷不要计较这件事。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见到了希波女皇?”杜克闷了半天,这才闷出这句话。

    “那只老鼠!”天闲毫不犹豫的回答,“如果您当初真的熟悉希波女皇,那么就应该知道那只老鼠,我说的没错吧。”

    杜克没有回答,这件事天闲已经提起过,说死话杜克只是在死撑。

    “而且……”

    天闲慨叹了一声,这慨叹的口气倒是真实的,想到那只老鼠,天闲也有一种心中悲凉的感觉,这些忠于信仰,奉献了常人无法想象的东西的人,最后居然落的这样的下场。

    “他已经变成真正的老鼠了……”

    杜克满脸震惊,“你……你说什么?”

    “希波女皇告诉我,从很久之前他就开始表现出很多真正老鼠的特征,现在他应不能再说话,也不能很好的与希波女皇沟通了,他甚至还会像老鼠那样去咬东西磨牙,会找随便什么东西就塞进肚子里,作为人的意识……几乎已经没有了。”

    “什么……”

    杜克惊呆在那里,一时间脸上全是愕然,“这……这种事情,这种事情不可能是真的,当初……当初明明说没有关系的!当初……”

    天闲轻轻打断他的话,“杜克阁下,两千年了,我不知道你曾经有没有注意到这件事,但两千年的时间足够改变很多事了。”

    杜克仰头向天,一声长叹,“是啊……是啊,两千年了,足够改变很多事,还有很多人……”

    黑暗的森林中,杜克静静站在那,好像一团火焰,却莫名带着一种悲凉的意味……

    “你要怎么样,才肯说出希波女皇的情况?”杜克忽然轻轻的问。

    天闲凝视杜克,“杜克阁下,并不是我愿意来到这里的,如果您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不妨自己说说想怎么交换。”

    杜克哈哈大笑,低下头望着天闲,“小子!虽然你的实力差劲了一些,但是性格倒是不赖,而且当初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可远远没有这种实力,哈哈!好!你这个小子到底还是不错,老子今天不杀你了。”

    天闲心里一凉,这家伙……不会真的是想要杀人的吧?在这么个荒凉地方,难道是打算杀人之后直接找个地方埋了?

    也不敢多想,天闲更不敢表现出什么,镇定的回应道:“那么,然后呢?”

    杜克目光灼灼的望着天闲,大声说:“小子!我也不怕直接告诉你!我们是教皇召唤回来专门对付你的,为的是要在一年之期的时候,万无一失的拿到黑色大海的秘密!到时候你不说的话,也再没有神启者的理由作为挡箭牌,我们可以名正言顺的抓走你!”

    天闲点点头,“这种事我想的到。”

    杜克一点也不意外,“当然,教皇也是要先用好处收买你的,圣灵殿两千年积累下来的东西,我们自己都觉得可怕,我也不知道教皇会拿出什么东西来,总是那些宝库里的财宝是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的。”

    “这个……我也能猜到。”天闲点点头。

    杜克忽然笑了,“所以,小子!我们今天不妨先做一个交易,我们谁也不亏本的交易,我保证你会满意的。”

    天闲一笑,“这么说你对于自己拿出的东西很自信了?”

    杜克扬扬下巴,“那是当然!”

    天闲有点好奇,“那你打算用什么交换?”

    杜克忽然嘿嘿一笑,指了指天闲,“小子,你也是使用火焰的,没错吧?”

    天闲怦然心动!

    火焰!

    杜克慢悠悠的说道:“当然,你那种程度在我看来,和三脚猫没什么两样。”

    “你告诉我希波女皇的事情,我教你使用真正的火焰!到时候我不会和你做对,你还得到了真正的力量,怎么样?这个交易不亏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