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崩塌的信仰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的心砰砰跳动,就算逆心诀压制了气血的活动,依旧无法压制心中的那种紧张感。

    十五个人!

    这个数字让天闲深深的震撼!

    像灵官和骑士那样的人物,竟然还有十五个!而且这很可能并不是圣灵殿全部的隐藏力量。

    如果他们每一个都有白的一半实力……不,只要有四分之一,那都将是一股不可阻挡的恐怖力量。

    而现在,天闲就在接近这可能是人类大陆最为强悍的一批人的途中。

    在距离那座未完工宫殿二十米外,天闲就不敢再靠近了,能量触手也完全收起,仅仅凭借逆心诀的力量感知空气里的微弱流动。

    十五股能量波动各异的气息从宫殿里散发出来,让近在咫尺的天闲倍感压力,这十五股力量气息分散在宫殿的不同位置,有些在一层大殿,有些在二层的房间,还有两个在顶层的阁楼。

    他们都十分安静,看来并没有察觉到有人靠近,这也让天闲不敢轻举妄动,周围的能量波动十分平稳,甚至有些刻意被这些人散发出来的气息所稳定的味道,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所有人都会第一时间察觉的到。

    靠近到这个距离,亲身感受到这样强悍的能量气息,天闲已经打算撤退了。

    想要进入宫殿去一探究竟是不可能的,那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确定了真的有这样一群人存在,立刻回去听尤金另一部分的消息才是真正的要紧事。

    教皇召唤了这么多人,看来这次是打算说不通就真的动手了!

    天闲心中沉重,忽然意识到自己小看了一年之期在教皇心中的地位,如果早能知道这些,或许还可以采取一些相应的行动。

    正打算离开,天闲忽然听到大殿里传来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正是刚才街口听到过的那个。

    “他怎么还不回来!这地方来来去去就那么点路,几个呼吸就够了,我看是借着由头自己跑出去痛快了,哼!这个混蛋把我们全晾在这,自己跑出去找乐子,不行!我要去找他!”

    说着一个脚步声就奔着宫殿外而来,天闲顿时心里一紧,这脚步声的方向正对自己,真要走的近了,不发现自己才怪。

    可是这时候想要快速撤退的话,恐怕立刻就会被发现!

    “杜克!安静一点。”

    天闲正进退两难的时候,一个沉厚的声音传来,顿时截住了脚步声。

    “我们受教皇大人召唤,在这里待命,你不要胡来,明白吗?”那个沉厚的声音带着让人折服的威严,隐隐有些责备的意思。

    脚步声停了,但是天闲却也听到它没回去,那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很快又传来,“我知道,我杜克当然知道这是教皇的命令!否则我们凭什么缩在这个鬼地方,每天哪也不能去,等着别人来送饭送水,简直就像关在笼子里!”

    “够了,杜克!”那个沉厚的声音威严的说,“教皇的命令是绝对,你没有资格抱怨!我们听从命令就是了,你要吃要喝,三心花酿那种东西有多引人注目你不知道吗?教皇也还是给你送来了,你还有什么不满!你难道不知道我们应该避人耳目!?难道你的信仰廉价到在这里躲上几天都无法忍耐吗?”

    杜克顿时没了动静,天闲放心的听到他的脚步声又反了回去,不过嘟囔声还是传了出来,“我……我当然不是不能忍耐,也知道这是命令,可那么一个小孩子至于我们全部都在这里待命吗?我看他就是在胡说,我们探索黑色大海这么多年,连一根毛都没发现,他说有陆地!哼……我才不信!”

    “那并不需要我们相信。”威严的声音淡淡的说,“我们依照命令行动,就足够了,这样的事已经不会太多,时间……快到了。”

    杜克口气软下来,“万一,我是说万一那个小子真的知道哪里有陆地,我们岂不是很没面子!这么多年辛辛苦苦,还不如一个毛孩子,现在那个教皇看到我们就像看到魔鬼一样,哼!也不想想是谁在暗中支撑圣灵殿,就他袍子上那个花纹还是当初我设计的,没有我们,哪来的圣灵殿?现在倒好……”

    “杜克!你的话太多了。”

    又一声声音传来,声调略微尖细,显得有些阴柔,“我们当初许下誓言,可不是为了让人尊敬和敬仰,一生隐藏在黑暗中,默默消失,你都忘了吗?”

    “是啊杜克,这次见面,我发现你似乎改变了许多。”这次说话的是一个女人,声调柔和,听起来十分悦耳。

    “蕾娜,你也对我不满?”杜克的声调拔高了几分。

    “我对你不满,这件事不是人人皆知吗?从最初我就认为你是个蠢货,不适合在我们这个队伍中,可惜你的信仰还算坚定,我才不得不让步而已,但是现在……似乎连你唯一可以称道的信仰也开始动摇了。”

    “臭婆娘,你说什么?我也早就看你不顺眼了!这么多年,你处处和我做对,我看你是个女人才不和你计较,你最好不要逼我把你那张漂亮的脸蛋砸的稀巴烂。”

    蕾娜发出一阵不屑的笑声,“杜克,我们斗过六次,你都是被我打趴下在地上,怎么……你已经蠢到不记得了吗?”

    “你!”杜克火冒三丈,“好!咱们现在就比比看!这次老子不打烂你那张臭脸,老子已经见到你绕路走!!”

    “哦?好啊!我也正好不想再看到你。”

    天闲在宫殿外有些愣神,这些家伙……原来也是会内讧的?

    只听宫殿里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乱响,似乎是什么东西被狠狠丢出去的声音,还有沉重的脚步声,天闲估计是杜克在清理场地。

    “来来来!!臭婆娘!今天看我怎么修理你!”杜克粗重的吼声传来。

    蕾娜又发出了一阵笑声,却没说话。

    “你这是什么意思?臭婆娘,你给我回来!!”渡婆的怒吼声又拔高了几个音调。

    “杜克!你给我适可为止!”那个威严的声音带着怒气喝了一声,“你再闹事的话,就给我从这里滚出去!再也不要回来!”

    “可是她……”

    “闭嘴!蕾娜说的没错!杜克,我看你的信仰的确出了问题,当初我们执行任务,一直在海底潜伏半个月的时间你一声不啃,现在好吃好喝的供着你,才在这里呆了几天就忍不住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知道你是听从谁的召唤才来到这里的?你还记得教皇的命令吗?”

    杜克的声音一下消失了,宫殿里陷入了难言的寂静。

    随后忽然宫殿里传来轰的一声,似乎是什么东西砸在了地上,然后就是杜克愤怒无比的吼声,“不错!是我出了问题!是我和从前不一样了!可我就是想不通!我想不通!!”

    “你想不通什么,杜克?”威严的声音带着几分寒意问道。

    杜克的**声粗重起来,天闲可以清晰的从宫殿里那个情绪激动,气血涌动的人身上大概的勾勒出他的体型来。

    这个杜克似乎坐在地上,身材粗壮魁梧,脑袋很大,现在正呼呼喘着气,双手捏在身前,一副怒火冲天的模样。

    “看看吧!”

    杜克的吼声震的宫殿没有完工的石瓦瑟瑟发抖,“看看吧!看看我们自己吧!塞洛斯!”

    天闲“看”到,杜克猛的站了起来,环绕一圈,指着大殿的每一个方向,大声说道:“看看我们还有多少人,十五个!是十五个!塞洛斯!我的塞洛斯团长!我们这里只有十五个人了!”

    杜克气喘如牛,牙齿咬的咯咯作响,“算上火叶城的三个,我们只有十八个人了,十八个!而当初……我们是整整一个编队,整整一个编队!”

    一个编队!

    天闲的心狠狠的颤抖了一下。

    圣灵殿的军队编制一直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动,从小的编制上来说,一个小队是十人,一个中队是百人,一个大队有千人。

    现在宫殿里有十四个人,那个曾经的一个编队,最小的就是向上一级的中队编制,也就是……五十人!

    五十个灵官那样实力变态的人物吗?

    想想这个数字,天闲顿时有些不寒而栗。

    杜克的咆哮声还在继续,“我们为了活下来,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我们为了履行我们的誓言,抛弃了几乎所有东西!我们是不死之身,但是你们告诉我!为什么到了今天,这里只有我们!只有我们区区十五人!其他人去哪了?那些曾经和我们一同宣誓,并肩作战的人去哪了?”

    宫殿里只有杜克粗重的呼吸声,所有人都保持沉默,更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杜克深深呼吸,“是的,他们死了……仅仅是巴尔克那个混蛋就杀了不知道多少个!我们竟然死在了自己誓言的同伴手上!那把剑竟然带走了我们忠诚的灵魂!”

    杜克放声咆哮:“为什么!我们不惜代价,不惜生命!我们忠诚!我们奉献自己的一切!为什么会被我们的信仰杀戮?”

    “杜克……”那个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却有些疲惫,“不要再说了,杜克……”

    “我要说!!”杜克愤怒的打断那个声音,“塞洛斯团长!您能不能告诉我,如果我们这些人不是负责探索黑色大海,而且人数已经少的可怜,我们是不是也早就……”

    “杜克!”

    威严的声音重重打断杜克的话,“你真的要背弃自己的信仰吗?你难道真的要怀疑曾经的一切?”

    杜克沉默了一阵,低声说:“塞洛斯……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白,还有灵官和巴尔克会留在火叶城,他们为什么不听从召唤!”

    威严的声音淡淡说道:“我不知道,杜克,但我知道我们应该听从教皇的召唤,这是当初的铁律,白,灵官还有巴尔克,他们没有听从召唤,那是他们的错误,必要的时候……我们要矫正这个错误,明白吗?”

    天闲在外面听到这里,一股凉气迅速窜上了后背。

    难道教皇这次是打算召集人手,向白和灵官与巴尔克开战?

    “塞洛斯,杀掉巴尔克那个杂种我十分乐意,但……我现在不知道这是不是依旧走在我们当初许下的誓言之下,我们的信仰依旧虔诚,但我们所信仰的事物,或许已经不在了。”

    “杜克……你再说下去,我只能现在以团长的身份对你进行制裁。”

    长长的叹气声从宫殿内传出,杜克无力的说道:“塞洛斯,我不是你的对手,也不想和你为敌,我只是说说心里话,我们……你说我们真的还有所谓的信仰吗?”

    “当然,我们有。”

    “真的?”

    “真的!”

    杜克笑了一声,“塞洛斯,蕾娜说的没错,我是一个蠢人,但我也知道,开始怀疑信仰是否还存在的时候,其实……已经来不及了,是吗?”

    沉默,宫殿里陷入了久久的沉默,再也没人说话……

    天闲等了好一阵,没有再听到说话声后,这才悄悄的后退。

    但是还没等转身,天闲忽然感觉空气一下冷了下来,像寒冷的针刺在皮肤上一样。

    天闲石化一样站在原地,保持后退的姿态,一动也不敢动,因为那寒冷的空气已经锁定了自己,细针一样的冰冷感觉紧密的贴在身体的每一处要害上。

    身后有人!

    天闲大骇,额头上的冷汗瞬间滚滚而下。

    空气轻轻飘动,一个黑色的身影慢慢从天闲身边飘到了天闲面前。

    正是刚才那个黑衫人。

    天闲的脸瞬间煞白。

    这个黑衫人浑身裹在黑色长衫中,头上带着兜帽,脸上竟然还蒙着黑巾,全身只有眼睛若隐若现,好像两点寒星隐藏在兜帽里。

    “果然是你……”

    黑衫人看了看天闲,然后居然没有停留,直接向宫殿里飘里过去,他的脚也罩在黑衫中,走起来也看不到步伐起伏,就和幽灵一样。

    “离开吧,我已经知道你来过了。”

    天闲嘴角抽动了两下,简直有点难以置信,这家伙……他,他不想抓自己回去?

    “能避开我的搜索,闯进我的结界,果然白的选择不会是随意的,告诉他我们会有准备的。”

    黑衫人就那么进入了宫殿,消失了。

    天闲愣了几秒钟,暗骂自己只顾偷听,却忘记了防备很快会回来的黑衫人,然后转身飞速离开。

    但还没走远,就听到宫殿那边传来震天价的怒吼:“什么?那个小子就在外面偷听!老子去宰了他!”

    天闲顿时心中叫苦,这个黑衫人也是个棒槌,既然已经放人了,何苦这么早说出来,这吼声显然是杜克的……

    天闲就见到背后宫殿里一道金光冲天而起,然后笔直的砸了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