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前尘往事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真的没事吗?”

    宝库内,希波脸色有些难看的望着露娜掐着天闲的脖子,一副要把天闲生吞活剥的模样进行逼问,手指不由自主的一下一下抽动。

    一个精灵居然这样对“那个世界”的人,这在希波看来是无法想象的。

    “没关系,平时是这个样子的。”

    白对此见怪不怪了,他看了看宝库周围,微微一叹,“原来是这个地方,走吧,我们不宜公开露面,我带你先去火叶城落脚。”

    希波凝视着被露娜“修理”的天闲,眼神凝重又疑惑,“但愿你没有找粗人。”

    白只是笑笑,没有回答。

    两人实力深不可测,眨眼消失在宝库,谁也不知道是怎么离开的,当然了,露娜是不在乎这些的,只是在一旁的莱妮和莱娜等人有些惊愕莫名。

    “那两个家伙……”露娜到底还是注意到了似乎多了个人,想了想后揪着天闲问,“那个小不点是怎么回事?你不声不响消失,然后居然和那个家伙一起回来,而且还带着一个小女孩?”

    怀疑的盯着天闲,露娜忽然间火冒三丈,一把狠狠掐住天闲的耳朵,“死小鬼!你居然在外面有私生子!”

    天闲吃痛,同时也是苦笑不得,对于露娜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想到什么的思考回路也是无可奈何,“我说好姐姐,你看看人家都六七岁了,六七年前我还在地玩泥巴呢,怎么可能是我的私生子?”

    “谁知道你们人类男人有多可恶。”露娜不依不饶,也不放手,“那她是谁?”

    “和你一样,是女皇。”

    露娜顿时嘴巴张的老大……

    利用几分钟的时间,天闲把前后事情简单的概括了一下,这让不只是露娜,连莱妮和莱娜她们几个也是目瞪口呆……

    “黑……黑色大海里的……那里的人?”露娜吞吞口水,“那个小不点……在黑色大海里的陆地被困了两千年?”

    天闲点头,“更加具体的我也不是很了解,不过我们回去后有很多时间可以问清楚,至于现在……”

    瞧了瞧宝库,天闲一笑,“你们的宝物挑选的怎么样了,我们可是已经浪费了一半的时间了。”

    天闲在宝库转了一圈,去了一趟黑色大海,还带回了圣灵殿的第一代教皇,这些事现在的教皇是完全不知道的。

    唯一让教皇有些疑惑的是,他听说天闲在一座宝库里停留了很长的时间,也不知道在做什么,于是立刻派人拿了大概的清单核对了下宝库里的东西,确定没有什么特别珍贵的宝物后,这才放心。

    哼!随便你怎么折腾,但到了后天,你要是不吐出让我满意的情报来……

    教皇坐在窗前,悠闲的喝着茶,望着窗外的目光却有冷电闪过。

    很快有人将天闲和露娜等人离开了那座宝库的消息送到了教皇这边,教皇不以为意,甚至都没问宝库里的财宝是不是被搬空了。

    天闲倒是没客气,和露娜商量了一下,分别确认了其余几个宝库的规模之后,直接种下了剩下了地穴蔓藤种子,开始把剩下的宝库最大规模的几个慢慢搬空。

    而天闲呢,也没有做什么其他要紧的事情,现在对于天闲来说,最要紧的事情……依旧是为自己的小女人们去挑选合适的珠宝首饰,之前是这么想的,但是最后的结果是……找了一个小萝莉回来。

    这个回去还是要好好解释,如果没有找到好的珠宝首饰的话,这个事情说不好……起码凌一定会先有一些怀疑才对吧。

    挠挠头,天闲忽然发现……怎么身边的女人这么多,虽然和自己关系真正达到爱恋程度的只有几个人,但是……真的很多女人啊!

    火叶城里真是阴盛阳衰,本来白还算是顶尖的强者,不过这位希波女皇从地位来讲,实力似乎不他,但正统的地位似乎更加厉害啊!

    白居然是圣灵殿的幕后总头目……一想到这个,天闲有一种哭笑不得,甚至荒谬的感觉,这个世界可能再也不会有让人惊讶怪的事情了。

    而且现在正在搬运圣灵殿的宝物……这算不算是在抄岳父大人的家啊?

    想太多也没用,天闲索性不去想,照搬不误,同时努力搜寻自己需要的东西……

    当然了,天闲来到圣灵殿其实是另有目的的,寻找合适的珠宝首饰只是其一个目的。

    但是,现在另外一个目的因为突发事件而显得变成了鸡肋。

    天闲想去见一见尤金。

    这位原本血盟的元老级人物,现在已经成功的投靠了圣灵殿,当然……这是计划之的事情,是天闲当初帮他逃出血盟大牢的条件。

    尤金一定会受到巨大的怀疑,而且会有种种的手段来检测他说的话是否属实,他到底要怎么骗过圣灵殿的种种手段而潜伏下来,这种事情天闲并不知道,为了保密天闲几乎不会和他联系。

    不过天闲知道的是,像尤金这样的重量级人物,圣灵殿绝对会极度重视,随便杀了是不可能的事情,尤其是在目前这种血盟总部暴露,可以将他们一打尽的时候。

    尤金的存在成为了圣灵殿剿灭血盟的有力砝码,他一定会好好的活下来。

    天闲只知道他的确打入圣灵殿,并且受到了初步信任,起码没有被踢出去,这是十分值得肯定的成果了。

    现在一年之期将近,教皇的肚子里又全是花花肠子,天闲想要全面了解圣灵殿动静,这一次甚至想启用尤金这条暗线……

    但遗憾的是,现在这似乎已经不是很必要了。

    因为……圣灵殿的幕后大老板是白啊!是天闲的岳丈大人啊!

    这要是遵循古代长辈留给晚辈产业的习俗来说,白这个大老板只有一双女儿,死后圣灵殿这份“家业”自然落到了坐拥雪和凌的天闲手里,这已经是自家产业了,还有个什么好担心的?

    回去只要白一句话,圣灵殿立刻变得服服帖帖,这简直好像打游戏开了金手指!

    天闲感叹,这世界,真是世事无常,从前那样难搞的圣灵殿,忽然之间……居然变成了自己这边的人,甚至是从属自己的势力。

    不过,坐吃等死不是天闲的个性,尤金在这里的时间也不短了,天闲还是打算去看看他,起码也通知他一声,今后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生活了,算是对他吃了那么多苦的一点点补偿吧。

    之前在宝库停留那么久都没有引起怀疑,天闲自然是有充足的行动时间,在最广阔的宝库里散开能量触角,找到所有高能量反应的物品,无论大小模样全部打能量标记。

    之后天闲想了想,索性在所有的宝库里都这么做了一次,然后跑到地穴蔓藤那边,对精灵们正操控的小小秘法阵进行了微弱的改动,这才匆匆跑回了宝库。

    到了无人的宝库,天闲直接把衣服一丢,从怀里拿出早准备好的一套袍子套,然后拿出准备好的易容物品飞速进行了简单的易容,浑身一抖,高大的身材顿时矮小了几分。

    再转身过来,天闲已经变成了一个身穿神官袍,相貌平平的普通神官。

    身型一晃,天闲没了影子。

    圣灵殿总部强者云集,但实际防御却十分松懈,圣灵殿建立之后两千年的时间,这里从未遭到过进攻,也从来没有人来找麻烦。

    这里最大的麻烦是有时候过多的信徒前来朝拜,会把各处挤的水泄不通,但即使那种情况下,也不会发生骚乱。

    这里,是神圣的信仰之地。

    所以天闲穿着一套冒牌的神官袍,昂首阔步走在这信仰之地的时候,压根儿没有人怀疑,甚至那些少的可怜,而且穿着完全仪式化的守卫们都不会多看天闲一眼,他们都在努力保持最标准的站姿,展示自己鲜亮的铠甲和漂亮的披风。

    暗自然也有人监视,不过那些人对于天闲来说,是完全不存在的。

    他们根本没有任何能力察觉到天闲身的能量气息,天闲也不会靠近他们被看破身份,真正能威胁到天闲的是那些站在路的守卫,他们只要稍微盘查,天闲既说不清自己的身份,也说不出来这里理由,甚至那身袍子只要稍微仔细看一下能看出一堆破绽……

    但根本没有理会天闲,这里总是那么安静而祥和。

    天闲大摇大摆的来到了西北方向的一座宫殿前,天闲看了看地形,又瞧了瞧前面在成片高大绿树掩映的连环宫殿,闪进一个墙角,然后迅速爬了墙壁。

    虽然圣灵殿大部分地方戒备松懈,但这里不同。

    这是圣灵殿贵宾别院的后身,一片招待特殊客人的环形宫殿群。

    尤金住在这里。

    作为血盟来投诚的重要人物,尤金自然不会被关在大牢里,而是贵宾一样好好吃好喝的在这里养着。

    不过能活动的范围,仅限于他自己居住的宫殿而已。

    其实,虽然最初是天闲的主意,不过后来天闲很有些怀疑这种情况下尤金还能做什么,但是这位元老级血徒表示,算是被困在笼子里,只要人在圣灵殿,他也能把这里有多少只老鼠调查的清清楚楚。

    天闲当然也只有相信了,反正都是白得来的便宜,算没什么消息也不坏。

    这里的暗哨实力较出众,天闲也不敢大意,收敛全身的气息,小心翼翼借着高墙呃绿树的掩映摸进了宫殿。

    能量触角一扫,天闲立刻在后面花园里找到了尤金。

    这个家伙还是像以前那样粗壮魁梧,天闲出现在花园的时候,尤金正在花园里打拳,拳法十分古怪,但自有章法,虎虎生风。

    这家伙看来没受虐待,天闲忍不住心一笑,尤金之前在大牢里那凄惨的模样还历历在目,而现在到了敌人手,却被养的白胖白胖的……

    旁边石桌摆着酒菜,但一副餐具,显然只有尤金一个人吃喝。

    天闲无声无息的来,尤金也没发现,依旧起劲的练拳。

    能量触角扫过四周,确定没人后,天闲索性坐下来,尝了尝酒菜……味道的确不错,看来圣灵殿对尤金真是优待有加。

    尤金忽然转身击出一拳,然后一眼瞧见一个神官居然坐在桌前,正美滋滋的吃着自己的晚餐,瞬间是一呆。

    “嗯……接雪,不哦听……我看肿久好……”天闲吃着,模糊的嘟囔。

    尤金这种火爆的脾气哪还用多想,怒吼一声扑了来。

    天闲也没动,笑呵呵的吃着东西,而尤金在马要抓到天闲的一瞬间停了下来。

    他惊愕的望着天闲,满脸疑惑,“你……你……你是?”

    尤金虽然性格火爆,但不是傻帽,这么忽然间冒出来的神官,肯定有什么古怪,尤其是看清了这神官袍完全是假冒伪劣的之后……

    “好吃好喝,还是没让你松懈下来。”

    天闲一开口,尤金顿时吸了口凉气,因为天闲没有改变声音。

    飞速看了看周围,尤金飞快低声说:“你来这里干什么?这里有人监视。”

    “这个花园没有,或者说现在没有。”天闲懒洋洋的回答,“我来自然是找你要情报的,同时也看看你,一直以来没怎么联系,我还真怕你在这里受到虐待,嗯……瞧你肚子都凸出来了,看来过的不错。”

    尤金皱起眉,拿起旁边的毛巾擦了擦身体,还是警惕的看看四周,“你想要什么情报,然后赶紧离开,这个花园也是随时可能有人来的。”

    “我没什么非要不可的,我只是想听听圣灵殿最近的情况,你不是说算关在笼子里也能查清楚这里有多少老鼠吗?现在你这么自在,恐怕连教皇有多少腿毛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吧。”

    “圣灵殿最近的情况?”尤金玩味的看了看天闲,“你是想问,一年之期将近,教皇是不是有什么小动作吧?”

    天闲心里微微一笑,这个尤金果然不简单,他被关在这里,耳目倒是一样灵通,却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

    “差不多吧。”天闲点点头。

    尤金想了一想,忽然神秘的笑了笑,他这种看起来让人有些发憷的相貌,这种笑容显得尤为诡秘,“最近的确有一些事,我想你是非常需要知道的,啊……还有一些从前的事,我想你也会感兴趣。”

    “从前的事?”天闲一愣。

    尤金动动眉毛,“是啊,前尘往事……甚至可能已经被遗忘的,但……却至关重要。”

    天闲皱皱眉,忽然感觉……不知怎么,似乎有什么事情开始变得不妥了。

    ://..///12/1296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