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传说中的那位大人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内心一片凌乱。

    而白和希波变得兴奋起来,甚至有点忘乎所以,他们说着当年那位从“那个世界”来的人留下的种种事迹,创造的种种奇迹,然后望着天闲,就好像那一切都是天闲所做的一样。

    而他们所说的一切,让天闲有种崩溃的感觉。

    根据白和希波的描述,忽然间从“那个世界”来到这里的那个人,是不折不扣的天才,是伟大的智者,是最强大的战士,也是最仁慈的圣者……

    是这位圣者创造了“灯”,诸神年代更早的时间里,并没有灯这个概念,虽然很多生灵在意外会用火照明,但并没有灯这种东西,诸神时代的一切现在看来原始而简单,是这位圣者以光明石为原料,经过雕琢打磨,并配合简单的能量阵,创造了灯,让诸神时代的夜晚有了可控的光明。

    这是划时代的发明!

    这位圣者创造了十几种劳作的工具,包括运输的大型车辆,发明了很多种药方用以解救弱小生灵的疾病之苦,天才的他还辨识了至少上百种原以为不能食用的食材,让弱小生灵的食物更加丰富,甚至还自己攥写了一本食谱。

    同时他也懂得用学识让自己过的舒服,比如发明了摇椅,比如发明了许多饮料……

    而且,是这位圣者首先提出了“国”的概念,在诸神时代,大家各自为证,各自有着自己的地盘,自己的信徒和仆人,但并没有明确的属于自己的体系。

    是这位圣者第一个明确了自己领地的边界,并统一规划了各个阶层,设定职位高低和权能职责的多寡,最后创立了国家!

    可以说这位圣者的出现打破了诸神时代保持了亿万年的势力格局,并且让自己的领地极速壮大。

    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有那么多新奇而有效的新主意,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那样的博学,总之他所做的一切引起了一场浩大的风暴,并且迅速席卷了整个世界。

    当然,这位圣者最被人铭记的,是他无以伦比的强大实力!

    对于那些挥挥手天崩地裂,吐吐气风云变色的描述,天闲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相信,不过天闲倒是留意到,这位圣者有几件极为厉害的宝物。

    其中最为神奇也是最为可怕的一件叫做“魂盒”。

    据说,他只要用魂盒对准谁,然后启动阵法,魂盒就会“咔嚓”一声,放出一片光芒,将对方的精神力量剥离并收入到魂盒中,变成一张纸片掌握在圣者手中。

    其实在听之前的描述时,天闲就感觉有些奇怪了……

    这位圣者似乎无所不能,但他做的那些事,在现代社会来说都是用普及的知识就能办到的,如果真的来自地球的话,这些完全不足称赞。

    唯一的问题是对方怎么会有毁天灭地的力量,除非这宇宙里还有一个地球,否则的话天闲敢保证,绝对没有那个地球人可以挥挥手天崩地裂。

    而听到这位圣者的宝物的描述,天闲感到自己的头皮有点发麻……

    “那个……那个魂盒,是不是……这样,呃……这样拿在手里,然后这样……按一下……?”

    天闲两手放到眼前比量了一下,然后瞧着白和希波的反应。

    白和希波愣了下,然后那种“果然如此”的表情同时出现在两人脸上,白哈哈大笑,而希波则是一下抓住天闲双肩,激动的摇晃着,“你知道魂盒!你没见过就知道怎么用!你果然是那个世界的人!你果然是!!”

    天闲简直要哭出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老天爷!你又在玩我了吧?

    “那个魂盒,大概什么样子?”天闲哭丧着脸问。

    “在这!”

    白直接从身后拿出一个木盒来,满脸激动但又小心翼翼但放到了天闲面前。

    这盒子看起来十分普通,也没有任何雕琢装饰,但木料泛着釉光,保养的很好,看起来也颇有年头。

    “自从圣者离开后,再没有人能使用这个东西了,诸神大战时,我拼命将这件东西保护了起来,今天……终于可以……”白竟然激动的有些说不出话。

    天闲现在也没心情去管白是不是激动,是不是感慨,瞧了瞧两人,见他们没意见,直接拿过了那个盒子,小心翼翼的打开,然后往里面一瞧。

    如果不是现在有白和希波在场,天闲立马就要跳起来指天骂娘!

    ¥……≈ap;¥

    看着盒子里的东西,天闲的心中闪过一串又一串不可描述的言语,成千上万的神兽在心中奔腾而过,再回来,再奔腾而过……

    老天爷!你果然是在玩我!

    这哪是什么见鬼的魂盒!!

    天闲把里面的玩意掏出来左看右看,左摆弄右摆弄,调调镜头,看看快门,最后十分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认为,这就是一部相机!而且拍立得那种立刻成像的。

    看着手里的相机,天闲的脸拉的老长,好像涂了一层锅底灰般的黑……

    刚才白还说那位圣者除了魂盒之外还有几样宝贝,比如能毫无先兆射出强光进行攻击的短棒,蕴含一个小型世界,可以开合带有许多按钮的大号书籍……

    那短棒九成是手电筒,大号书籍,带有许多按钮,还蕴含一个世界……天闲咬牙切齿,那怕不是一台笔记本电脑吧!

    想了想,天闲迅速的又检查了一遍手里的相机,果然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找到了一个名字。

    名字是英的:彼得。

    但让天闲眼角直跳的是,英名字后边还有一串汉字:向着新世界,出发!

    再后面还有一个歪歪扭扭的图,天闲看了半天总算看懂了,这是一个草帽。

    天闲几乎立刻就明白了,这个名字叫做彼得的熊孩子多半是地地道道的炎黄子孙,而且估计年龄不大,起了个英名字,后面却用写了一句话,可见英水准一般的可以。

    至于这个草帽……那圆圆的形状,刻意画上的纹理,帽子上带子……估计这位彼得还是个漫迷!一个想要成为海贼王的熊孩子!

    天闲觉得自己实在有些支撑不住了,这个正处于崩溃边缘,整个人类处在生死存亡危机中的世界,忽然间就变得搞笑,变得不正经起来了!!

    天闲在崩溃中,可是白和希波把天闲的动作看在眼里可就感觉大为不同了。

    那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那摆弄魂盒熟练的动作,那种万事都在预料之内的气势……这就是来自那个世界的人气度啊!

    天闲瞧了瞧白和希波,嘴角艰难的咧开一个笑容,“不知道……那位圣者如今在哪?”

    白和希波的脸都僵硬了一下,那种兴奋渐渐从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两千年的惆怅,“消失了,诸神大战开始后不久,就消失了。”

    “消失了?”天闲不解,“死了?”

    “不可能!”

    希波毫不犹豫的说,“他是不会死的,那样伟大的人物是不会死的,只是或许和诸神一样,上位世界崩溃了,他那样的存在也不得不离开这个地方,只是……他离开的无人知晓而已。”

    天闲看了看手上的相机,一时哭笑不得,“那这东西是怎么留下来的呢,既然是那样强大无比的宝物,一定会被争夺吧。”

    白长叹一声,“当然,诸神大战的焦点就是那位圣者,他的宝物自然备受关注,只是他消失的无影无踪,一点痕迹都没留下,没人知道要去什么地方寻找他,还有他宝物,而这些事,只有我和少数人知道。”

    天闲疑惑的打量自己的这位岳父大人,“前辈,那为什么您……”

    白一笑,“当初,我恰巧遇到。”

    天闲瞪了瞪眼珠子,“恰……恰巧?”

    “是的,恰巧……”白的笑容有些苦涩,“这位圣者对待人类一直十分仁慈,在他的国家内,人类不被奴役,人类有自己的权力,我曾是他的侍卫,那天照常巡视的时候,在城头遇见了他。”

    “他说,这个世界已经让他苦恼,战争并不是他想要的,既然是他引起了战争,那么就离开好了。”

    天闲愣住,这算是什么话?

    白继续说道:“于是,他留下了身上所有的东西给我作为纪念,就那么……在我眼前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

    天闲不得不把眼珠子完全瞪大,“就……就这样?”

    白点点头,“就是这样,那位大人……做事向来随性,我们都揣度不出他真实的想法。”

    天闲一阵无语。

    这不就是惹了麻烦然后拍拍屁股溜走了吗?

    希波接过白的话说道:“那位大人是仁慈的,他认为这样可以不让人类受苦,可诸神却没有那么仁慈,战争没有停止,而是变本加厉,整个世界被卷入战火,之后的战争摧毁了一切……”

    语气哀伤而怀念,希波轻轻的说:“或许,那位大人如果不走,而是选择用铁腕手段镇压的话,现在的人类大陆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

    天闲实在忍不住,低声问道:“他……真的那么强大?你们亲眼见到过?还有这个魂盒,他亲自展示过它的威力?”

    一个破相机能有什么威力?丢过去砸不死一条狗!你们竟然说它是震慑诸神的宝物,这简直……

    “当然亲眼见过!”

    希波肃然望着天闲,“这一点你不是应该知道的更清楚吗?”

    天闲语塞,我正是因为知道的更清楚所以才怀疑啊!!

    白也说道:“那位圣者大人的力量当然强大,而且近乎于无敌,我们的国家之所以能建立起来,全赖那位大人以一人之力抗衡诸神,在建国日的那一天,他还亲手斩杀过来犯的神灵,从此才有我们的和平。”

    指了指相机,白严肃的说:“当天,就是以这魂盒击退了众多神灵,并直接斩杀了两个,我们所有人亲眼目睹,怎么……这件事有什么问题吗?”

    天闲心里颤悠悠的,忽然间发现事情似乎更加的复杂了……

    那个来自地球的,给自己起了个英名字的,还可能是个漫迷的的熊孩子,他难道真的拥有无人能敌的强大力量?

    否则……别的不说,怎么可能骗的过白,就算骗的过白,但也不可能众目睽睽之下骗过所有人……

    而且和诸神正面对抗,这可不是偷奸耍滑就可以的……

    力量!

    哪里来的力量?

    天闲心中一个大大的问号无法消除。

    而且……他去哪了?

    想走就走?

    天闲心中的问号越来越多,这位圣者大人居然说我离开好了,然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漫天神佛都再没找到一根毛!!

    这是早就有计划,甚至是预谋的一种消失……

    那么这种早就有预谋的,或者说计划内存在的消失……颇有一种,“老子不玩了,走了!”的意思……

    这种时候,会去哪?

    天闲心中猛烈的颤动两下,一股已经沉淀在血脉深处,久久没有翻腾过的感情一下涌上心头!

    难道……回去了?

    回去了?

    他难道回去了?

    天闲呆立在那,一时不知所措。

    天闲心中一个念头压制不住的冒上来,遇到类似的情况,我一定不会说:那我就离开好了。

    因为我根本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因为我根本没退路,没有家可回!

    着了魔一样,天闲直勾勾的看着手里的相机,‘那个家伙回去了!回去了!回去了!’脑海里全是这个念头。

    “他是不是,回到那个世界去了?”天闲低声问。

    白和希波微微一怔,因为天闲的声音忽然之间……似乎有点古怪。

    “或许吧……但这就不是我们可以知道的事了。”希波叹了口气,“但无论如何,我们都希望他再次出现,他一定能给我们再一次带来希望与和平,而现在……”

    天闲知道希波想说什么,那个家伙虽然没出现,但是我天闲出现了……虽然情况和你们想的并不怎么一样。

    坐下来,天闲轻轻抚摸着手里的相机,思索着所有的事,心中的种种疑问也开始变得条理清晰起来。

    天闲发下了一个自己和那位圣者大人最大的不同之处。

    “那位圣者大人,他是一出现就十分强大吗?”

    白的眼神微微一亮,“不是的!那位大人和你一样,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怎么展现出惊人的实力,而是在之后迅速的提升力量,达到一个无人能及的层次的!”

    天闲微微点头……果然是这样吗!
小说推荐